• 【欲望都市】第二十九章 酸酸甜甜(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异世界管理员

          字数:3757

          20200615

          第二十九章酸酸甜甜

          郝医生,段明现在状况怎么样?看到郝冷从急诊室出来,胡可儿焦急地

          上前询问道。

          郝冷摇了摇头病人的身体状况很不理想,我们能用的手段都用了,如果他

          自己意志坚定尚有一丝希望。但如果病人自己放弃,那就希望渺茫了……

          不会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胡可儿眼中泪光莹莹。余楠楠却又把这最后的

          一丝希望给浇灭了。段明的身体伤得太重已经不能通过做爱治疗了。

          胡可儿只能守段明的身边,白天她就坐在段明的身边,讲他们刚认识的时候

          的事情,虽然短暂,但也奇妙温馨。只可惜他们相处的时间太短,很快就讲完了。

          她便开始给段明讲自己的过往,她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自己的母亲多年前

          因为病重变成了植物人,可是她自己从没有想过要放弃。

          段明,我相信你,你答应过我的一定会回来的。胡可儿扑在段明的怀中

          无声地流着泪。

          擦干眼泪,她决不放弃。段明被安排在vip套房区,这里好像只有段明在住。

          胡可儿搞不清楚原因。而且外面也一直有着士兵守卫站岗。白天难免有护士和医

          生会来查看一番。入夜后胡可儿便脱下段明的裤子,准备帮助他打手枪,希望他

          的弟弟早点恢复功能。

          但她并不知道,病房里装了数个微型摄像头监控着屋内的一切动静。闪着微

          光的银幕旁,郝冷皱着眉头看着胡可儿为段明又一次开始打手枪。另一侧的

          生命体征监控仪上则时刻地显示着段明的各项身体数据。——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样真的有用吗?从自己的专业出发,郝冷并不相信有人可以通过这种方式

          恢复残破不堪的身体。但是作为一个国安局的特工,她又了解那些超能者的神奇

          能力。

          她只是希望,这个人如果可以恢复,可以感恩国安局的帮助,从而站在普通

          人民的一边,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弱了,每一份力量都显得格外珍贵。

          每天晚上会试着帮段明打一次,如果太多对身体只会是负担。前两次都是坚

          挺了两天分钟便萎靡下来,今天却有些不同,已经十分钟了,坚挺的肉棒仍然直

          挺挺地树立着。

          胡可儿只觉得手臂酸痛,两只手轮流的抚弄着越发粗壮的肉棒。行了,看

          来有希望。胡可儿满脸的喜色难掩笑意。

          看着坚挺的金枪,可是就是不射。两臂已经酸痛难忍的胡可儿凑到肉棒跟前,

          试着用舌头来刺激肉棒。

          她的经验并不多,仅有的几次除了捆绑却也没有尝试过口交。不过她却也在

          影片里见过。尤其是和段明欢好之后,更是收集了很多小电影和书籍,想要学习

          点相关知识,进步增强欢愉的美好体验。果然不愧是老师,从理论到实践,按部

          就班循序渐进。

          结合书籍上和小电影中口交的相关知识,胡可儿先是用香舌在肉棒上来回得

          摩挲。滑嫩的小舌顺着阳径然一路而上,在龟头出打了几个圈,调戏的肉棒顿时

          又粗壮了几分,胡可儿将精神的肉棒含入口中。

          只是她毕竟没有多少经验,试了很多种姿势方法,也不知道那种让对方舒服,

          只能不断的舔蹭,摩挲,裹挟。

          肉棒在不断地刺激下,又膨胀了几分。胡可儿觉得肉棒又变长了。也不知道

          那些人是怎么将一根根巨大的肉棒全部含入口中的。她尽力地将肉棒送入口中,

          直到马眼顶住了喉咙的嗓子眼,小舌头便不断地在阳根上舔磨。

          郝冷在屏幕前看着画面,有一些反感厌恶的情绪浮上心头。对于有洁癖的她

          来说,口交什么的完全不可接受。嘀嘀嘀,突然一侧的生命体征仪上有了反应。

          ——这……难道是成功了?

          噗呲——巨量的浓稠精液从马眼处喷涌而出,胡可儿有些猝不及防,精液喷

          涌而出,精液顺着嗓子眼而下,下意识地吞下去了不少,但是仍有很多精液在口

          中,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她正在犹豫间——嘭嘭嘭,敲门的声音响起。

          顾不得多想,胡可儿将溢满嘴里的精液全部吞下,又提起段明的裤子,急匆

          匆地回应道:来了,谁呀?

          打开门,穿着一身白大褂的郝冷站在门口。

          郝医生,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段明的身体数据有没有什么变化。

          哦。

          郝冷指了指胡可儿的嘴角你这里有什么东西。

          胡可儿立即明白过来,肯定是刚才的精液溢出挂在嘴角了。急忙解释道:

          我刚才在喝酸奶呢?说着小舌头就把嘴角的白色精华舔了干净。

          哦,味道怎么样?

          啊?胡可儿一阵心慌。

          我是说酸奶的味道怎么样?

          酸酸甜甜的,味道挺不错的……胡可儿砸了咂嘴回味道。

          是吗?什么牌子的,下次我也试试。

          额,是……那个名字好像是……小明同学。

          这个牌子郝冷倒是在超市看到过,如果不是自己在视频里亲眼见到胡可儿吞

          精的画面,说不定还真能被这个小丫头一脸没有吃够的表情蒙混过去。

          数据和昨天差不多,没有明显的起色。郝冷对着身体检测的仪器冷静地

          说道。

          没有吗?一点也没有?

          没有……

          胡可儿心中失落,明明是已经射精了呀,看来口交还是不行,一会自己把门

          锁好,试一试做爱能不能恢复。

          送走了郝冷,反锁上房门,胡可儿就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她脱掉自己的丝

          袜和短裙,爬到床上,小心翼翼地避开段明受伤的部位,先是用手将无精打采的

          小弟弟唤醒,然后将慢慢耸立起来的肉棒送入自己早已经水汪汪的蜜穴之中。

          一连两日,胡可儿不辞辛苦,让段明高潮了二十多次,身体的各项数据都已

          经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

          奇怪的是医生们对这种奇迹般地恢复速度并未表现出太多惊讶,应该是余楠

          楠早有交代过吧,这么说他们其实都知道自己在屋里做了那些羞人的事情?想到

          这里胡可儿巴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这下可好了,半个医院都知道我和你在这里男欢女爱了。等你醒了,有你

          好受的!胡可儿对着仍然在昏迷中的段明做了一个鬼脸。

          骨骼大部分都已经逐渐愈合,脏器器官也都慢慢地到正常准平。但是段明却

          迟迟未有苏醒过来。胡可儿却再也折腾不起,拖着酸痛的身体,和郝医生打了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