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元终结】非绿的纯爱后宫谢罪版本79-81(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风的残响

          字数:9376

          20210906

          第79章风雨来

          车队突然停了来旁的侍卫停中的滔滔不绝满怀肃穆之地注视

          前方

          龙翔随着马匹的前而点的动作也终于止住在获取到想要的报

          后他不得不承那名侍卫对圣不带重样的溢美之词早已是后悔不迭如今

          可算是获得了解放

          打起神抬张望他们似乎来到了通往临光世家府宅或者说一座城中城

          的面前矗立的巨门透露出岁月的沧桑但正面墙的浮雕依旧栩栩如生

          面所刻印的一切宛如就发生在眼前

          巨门右侧门柱的是一名高举手中权杖的子在她的脚是波般起伏的

          线条;子似是在踏而行目光坚毅地看向前方那里似乎有着什么在等待着

          她而左侧门柱的依旧是那名子只不过她此刻已经被涛吞没整个

          呈现一副朝的缓缓沉之姿然而她向伸出的手却散发出一量将

          周围压迫来的涛挡住似是在表达自己绝不屈服的抗之意

          这似乎是记述了什么故事但龙翔翻遍脑袋也没有找到任何绪

          穿过这扇门远错落有致的建筑群随之映眼帘而正中央的那座建筑

          最为宏伟而又富丽堂皇:紫的玛瑙镶嵌于金黄的琉璃中在落余晖的照耀

          散溢出柔和的光彩竟是给一种似是能包容一切的错觉

          凭借自己过的目龙翔隐隐约约看见窗玻璃似乎有许多纹其中

          似乎

          项兄走吧别愣着?

          将马的缰绳给一旁恭候着的类似仆役的那名话唠侍卫——龙翔记得

          他似乎是洛河——拍了拍龙翔的肩膀随后翻马

          ——项兄?

          看见龙翔没什么应洛河有些奇怪地又喊了他一声

          因为项是自己的假名龙翔半晌才应过来随即一个翻也是轻巧落

          地有些歉意地看向洛河

          抱歉实在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派的建筑

          哈哈哈那项兄你可真是惊讶得太早了!

          洛河对龙翔的说辞毫不怀疑笑着拍击他的肩膀这个没什么心眼的

          汉在和龙翔的一番流假如单方面的叙述也算流的话后已经完全

          不把他当外了

          洛兄看样子你我要暂时分别了

          指了指一名俯在轿前倾听随后直起子向自己走来的侍龙翔笑着

          那名侍很来到两近前躬行礼随后开说道:圣吩咐由我

          来为您带路前往暂居之地

          还请麻烦带路前往

          龙翔极有礼貌地还礼随后再次略有遗憾地同这位河老兄告别转跟

          着侍拐另一条道路

          不同于从正门通往正中建筑时四周那宛如镶嵌着珠宝般闪耀着的派豪华

          这条路就显得有些朴实无华沿途树木葱郁相当静

          在来到一栋清楼前侍再次微微躬行礼:还请客在这里暂居几

          圣将会在近期召见阁

          多谢了

          呜!你——!

          嗯?

          龙翔满脸疑惑地看向突然面涨红一片的侍等待着她的文

          客你的手!?

          抱歉呐一点不太好的习惯

          面如常地将放在侍部捏的手收回龙翔歉意一笑然而话语间却

          听不出半点歉意

          见他如此无耻侍得牙压抑不住的怒火直冲膛可却无从发

          泄只得瞪了一眼龙翔随后愤然转离去

          看着她逐渐远离的影龙翔脸那漫不经心的微笑也逐渐收敛他自然

          不是无端想要黄他龙翔什么美没见过会如此饥?

          眼前离去的这个虽然材算得高挑但瘦直本没有什么起伏的

          线条或许她部的曲线还要比前更明显一些

          部肌实看样子经常行武道锻炼应该实不弱可是她并

          非魔却对自己这般举动分外容忍

          龙翔静静分析着一个愤怒时的应往往会露很多信息而她恐怕是

          得到了圣的意思务必要客对待自己

          ——不合常理

          龙翔无论如何思考都觉得这不合常理那名侍明显和圣关系很近

          应当算是贴侍一类负责照顾圣的起居出行假如圣是神的话她

          又怎会不是魔?

          毕竟光看面貌她也算得五官端正面容秀就拉斯那家伙的品

          会不放过这么一个优质潜?

          然而任凭自己如何胡猜想也绝无可能就这么直接清楚一切

          想清楚这点龙翔决定暂且先躺平静观其变针对他的阴谋虽然隐秘

          但在异族频频出招的当龙翔敏锐察觉到看似密集的攻势中同样蕴藏着

          他击的机会而他当需要做的就是沉住等待敌露出破绽的时候

          然而之后一切的发展比想象中要或者说与圣的会面直接引发了之

          后的一切而这是此时的龙翔所万万所没能想到的

          ——————

          采佩西我希望你不要再手这件事!

          投影而出的魁梧子在宽敞殿中急促地来回踱步左颊的肌不住颤抖

          随后蓦然止步有些陷的眼睛盯住高高宝座慵懒斜倚的少

          ~拉斯你这话说的就有些无趣了我何曾手过你的事?

          那个凌祁的子他本来早该了结果竟是被你自转化为裔还

          破了我在整个北境的布局!你竟敢说你不知!?

          我应该明确告诉过你了凌祁是我当初一时兴起所救玩腻了也就放他自

          由至于他后来所做的一切我自然不知

          少漫不经心的回答似是彻底怒了拉斯他闻言住拳簌簌

          颤抖着声吼道:一句你不知你就能置事外了吗!你怎能够如此推

          !怎能够!怎能够!怎能够!!!当初她出事时你也是——

          够了!

          少漫不经心的表不再双瞳闪烁着摄的光芒低俯视着高宝

          座方的拉斯冷冷开道:拉斯吾承认当初救凌祁是有不妥之

          但吾应该也补偿过你了!你想要知道龙翔的动向吾也已经派查明并且告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