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捅江山】11母姐妹纯爱(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夜不能魅

          字数:2710

          20200414

          可公布信息:出场女性会有生母,岳母,姐姐和妹妹,时代背景架空历史类,

          风格依旧是纯爱长篇再加ntr别人,其次开山之作《丑儿和血亲熟女们》不会太

          监,原水准更新。

          …………………………

          大盛朝之一溪村。

          是少夫人的轿子!

          快看。

          ……

          听到大伙的喧闹声,正赤足在田间,埋头插秧的李柏夫直起腰,弯腰太久,

          这直的太快,让双眼都发昏,后背更是一阵酸疼。

          就见远处踏实的路基上,正有四个轿夫卖力的抬着一顶轿子,轿子随着前行,

          上下轻微晃动着,好似翘板,轿子前还有几个丫鬟仆人开路,浩浩荡荡一行人,

          甚是壮观。

          也就在这时,轿子悬挂的侧帘被挑开,一张精致的瓜子小脸暴露出来,凤眼

          薄唇玉柱小鼻配上福气象征的双耳,当真是十里八村闻名遐迩的美人儿。

          她是本村唯一员外的儿媳,原名叫陆有雪,不过现在得叫她张少夫人,一溪

          村所有的农田都归张员外家所有,财富的积累,得以让张公子能找到这么好看的

          女人,也能让这个女人养尊处优,容貌不逝。

          少夫人,快把帘子放下,别让那些泥腿子占了便宜。一个贴身丫鬟跑到

          轿子旁,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那些外来目光。

          春儿,我就透透气罢了,好啦,我晓得了。张少夫人轻笑一声,把帘子

          放下。

          轿子继续不疾不徐的前行,随后消失在屋栋后。

          虽然只是一瞬,李柏夫却是眼力劲极好,把刚刚轿子上的人儿给看的清楚,

          胯间的肉杵一下子就硬涨起来,少夫人他也就是看过两次,加这一次是第三次,

          每一次看见对方那容颜,身体里的欲火总是能瞬间点燃,不能自控。

          李柏夫原来家境还算不错,老爹是秀才,有亲娘还有两个姐姐,可一切都因

          为老爹生了肺痨,老娘丢下他和老爹,带着两个姐姐消失在他的前半个人生中,

          而这一切的信息还是老爹临死前,含泪告诉他的。

          二十载过去了,他由一个不知人情的小儿变成了一个埋在田头的青壮年佃户,

          没错!他把自己卖身挂靠在张员外家,为他家种田,只为了讨口饭活命。

          张少夫人可真美啊,跟个天仙女一样,我如果能找这样一个婆娘就好了。

          哈哈哈,就你!有个母猪嫁给你,都算你家烧高香了。

          开张少夫人的玩笑,想死啊你们!赶紧插秧。

          听着这些非议,李柏夫暗叹一口气,心中的那团欲火也随之浇灭,继续弯下

          腰插秧,等到晌午,天大热,这活儿就得歇下来。

          中午吃了一晚带谷壳的粗粮饭,下午又干到天黑,这才算是完成了一天的活

          儿,此时李柏夫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那家,由于没有钱财修葺,这原先好

          好的房子,随着风吹日晒加雨淋,也越发的破绽百出,离倒塌估计也远不了。

          家都快没有了,还想着讨媳妇,痴心妄想,我李柏夫这辈子怕就是得这样

          老死一人了。拽过黑的发臭的被褥盖在自己的身上。

          这一躺到床板,一股子凉意直接冲整个脊梁骨,能冻的人直打哆嗦,盖因床

          板没有任何的褥子垫垫。

          身子蜷缩在一块,凉意让人辗转反侧睡不着,睡不着脑子就得乱响一通,李

          柏夫的脑子里就在想着今天上午见到的张少夫人,二十多栽积攒的欲念,今晚再

          次复燃,胯间的软虫因为血液的充盈,变成一条怒龙,将单薄的麻裤撑起好大一

          个包。

          嘿!李柏夫一个翻身从躺着变为坐着,手挠了挠脏兮兮的头发,身体里

          的那团欲火就这么干烧着,让人坐立不安,渴求发泄。

          草鞋上满是干涸的泥浆,李柏夫手抓着鞋子磕了磕地面,将泥浆块跺掉,将

          布满老茧的双脚套了进去。

          既然睡不着,不如去村里转转散散心,其实他是有一丝大逆不道想法的,干

          佃户的能娶上媳妇的很少,谁家有姑娘怎么可能把自家的女儿嫁给一辈子没出息,

          吃不饱穿不暖的佃户,给大户做丫头小妾不香吗?

          所以都是大老爷们的佃户们,就想了一些馊主意,去找放牛郎小三,张员外

          家养了几头牛,其中也有雌的,只要给小三一袋杂粮,他就睁只眼闭只眼。

          李柏夫抓着积攒许久的一袋杂粮饭,心中那叫一个犹豫不决,他是一个人,

          找那畜生做那事,那是驳斥人伦的,他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基本的伦常还是分

          的清,在那些佃户里,他算是高知人员了。

          去青楼的话,先不说路程远,去了能干啥?他没钱,没钱没到连找年老色衰

          的窑姐,他都没这个资本。

          就在这种内心极度挣扎的情况下,李柏夫来到了村子外,看着黑漆漆的野道,

          阵阵的凉风吹拂过来,让他的身心发寒,抬头看向星空,天上满是星星,最亮的

          当属月亮。

          我想出人头地,我不想这样下去。李柏夫喃喃一声,随后又垂落下头,

          除了一身在田间地头苦干出来的一把力气,他其他的都不会。

          留恋的看了一眼宽阔的村道尽头,那是通向外面世界的唯一去路,就在转身

          要走的时候,黑漆漆的夜晚,出现了一朵星光,晃动着。

          李柏夫转过身,目力凝聚,却是看不大清,常年没法吃上肉食的他,让他在

          黑夜里有着绝大的劣势,他只能借助月光瞧见有星光在村头尽头,一朵……两朵

          ……三朵……越来越多,宛如一条推进的长舌。

          李柏夫心头猛地一紧,这那是什么星光,这是一群人在举着火把前进,目标

          就是一溪村。

          黄鼠狼给鸡拜年,无事不登三宝殿,非奸即盗……这大晚上这么多人举着

          火把过来,怕不是土匪山贼吧。李柏夫拽着为数不多的文化词儿,心头肉狂跳,

          他可不认为远处那些人是来寻友踏青的。

          肯定是要出大事了,跑跑跑……李柏夫回身看向村里,除了最显眼的张

          员外家门口挂着璀璨的灯笼照亮夜晚,其余家皆是黑漆漆一片,村子里安详且死

          寂。

          本来想一个人跑,但李柏夫好歹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小半辈子,还是于心不

          忍,双脚灌足力气,打算去敲村里的大钟,这口钟以前只有张员外家的人能瞧,

          一般都是通知村民该干啥以及官府老爷指示。

          噹噹噹……宁静的村子里响起急促的钟声,惊醒了一个个睡梦中的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