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娇小萝莉沦为野男人的泄欲精壶】(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雪月樱

          字数:8265

          20200328

          这世界存在着许多枷锁,或名道德,或名法律,限制着一些禁忌的欲望,当然表面上和谐的社会离不开秩序的维持。不过虽说如此,人类社会自古而今本质上依然是一座钢铁丛林,在现代社会,金钱与权力等同于力量,若是有人拥有足够的权与力,甚至可以撕破这些枷锁,满足自己不合理的,禁忌的欲望。

          此时,在一座佛罗里达的岛屿上,展开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对话。

          “您还满意吗,mrjoe。”操着蹩脚的中文,白发苍苍的老男人带着一丝恭谨询问面前的黑发男子。

          黑发男子全身赤裸的躺在沙滩椅上,不合时宜的是他身上正坐着一个金发蓝眸的绝美萝莉,萝莉长得极美,润玉雪靥涂上一层樱色更显娇媚。她身着凸显身材曲线的紧身藏蓝色泳衣,正娇喘着沉下丰盈翘臀吞纳男人粗大的肉棒,巨根进进出出之间带出来浓稠的泡沫精浆,显示萝莉早已被中出数回。

          “是叫萝丝来着?不错的货色,我很喜欢。”男子,也就是乔逸一边回应,一边进行激烈的淫戏,他一手扣住身上萝莉柔软的芊腰,腰身挺动间,巨根狠狠的撑开萝丝幼细的嫩膣,甚至撞开萝莉软嫩的子宫,顶的萝莉呜呜娇吟。一手隔着紧身泳衣肆意蹂躏着萝丝的青涩俏乳,感受着乳肉的弹嫩。

          “主人的肉棒好大萝丝要死了咿呜呜”青涩的萝莉那里是男人的对手,被男人凶暴的抽插干得美眸上翻,香舌半吐,眼角眉梢间都溢满了春情,圆润紧致的莲腿绷得笔直,娇嫩的玉趾微微蜷缩。显然是爽到了极点。

          “给我怀孕吧,萝丝酱!”被身上萝莉紧润膣穴压榨研磨,男人也快到了临界点,低吼一声,大手紧掐萝丝软嫩的臀肉,龟头顶着萝莉未成熟的娇嫩宫蕊又一次喷发了大量的精液。

          “咿精液好烫萝丝要怀上主人的小宝宝了”强劲的精液炮弹冲得萝莉一阵痉挛,雪白美肉沁出滴滴香汗,丰腴雪臀无力的坐在男人胯间,压成淫靡的雪饼。

          男人抽出肉棒,也不看被蹂躏得腿都合不拢的金发萝莉。打了个响指,就有穿着女仆服的美少女从暗处出来,为他更衣。

          “今天就到这吧,那笔生意我做了,萝丝我不允许任何人碰,就这样,我该回国了。”穿完衣服,乔逸抛下一句话后转身离去,只留下得到男子承诺后眉开眼笑的老男人。

          临上飞机前,一通电话传了过来,男子看了看来电人,浓眉一挑接了。

          “吩咐你的事情做完了?不然你也不会来叨扰我吧。”

          “谨遵主人吩咐,秦易夫妇已经处理完了,保证没有任何人知晓,您要的人已经送到爱丽丝馆了。”

          “哈哈哈,干得不错,回头去库克那领五百万,我现在真是非常期待啊。”男子畅快的笑着登上了私人飞机,此时他不像是冷血无情的商业帝王,更像一个迫不及待的拿到了新玩具的孩子。

          伴随着刺耳的螺旋桨划破气流声,飞机停在了爱丽丝馆的停机坪上。虽说名为爱丽丝馆,可占地足够堪称为庄园,整体装修为西式风格,随处可见哥特建筑与圆形穹顶。

          男人一下飞机,就坐进了等他已久的豪华礼车。汽车奔驰,转眼间就来到了一所比这别处,尤为精致的洋楼前。

          “真是期待与你的重逢啊,我的梦璃。”下了车,乔逸微笑着推开了厚重的大门。

          尽管室内装修富丽堂皇,雕梁画栋,可无论是任何人,只要走入门内,目光都会忽略这一切杂物,被坐在椅子上看书的萝莉吸引。

          墨玉般润泽的及腰长发分出两绺垂到胸前,右侧发梢梳出一缕绑着蓝色蝴蝶丝带,梦幻飘逸如流苏的齐刘海下一双星眸似深沉的黑曜石。娇靥如玉,樱唇流丹,青涩的姿容不过十几岁,却已是敛尽风华,绝色天生。

          身着清凉的蓝色连衣裙,萝莉修长的雪颈,圆润的香肩尽数暴露。茁挺的雪腻娇乳将丝质衣裙撑起了圆润的弧度,因为衣裙过于轻薄,甚至能隐隐看到两点柔润的粉色。似透非透间却像是故意勾起男人的邪欲,诱惑男人的品尝。

          细窄的腰肢盈盈一握,蓝色裙摆下顺滑皙白的裤袜将萝莉圆润纤细的腿部曲线完美勾勒,雪腿并拢,显露主人良好的家教。包裹着白丝的丰盈美臀坐在椅面上挤出一个淫靡的饼状,可以想见萝莉的臀肉该是有多么绵软柔嫩。

          手捧着艰奥晦涩的古籍,凝眸思索的模样分外惹人怜爱。萝莉细嫩玉白的纤指不时划过书页,响起了沙沙的翻书声,却也惊醒了男人。

          “梦璃,好久不见,还记得你乔叔叔吗?叔叔刚从美国回来就来你这儿了,我可想死你了。”

          尽管内心惊艳萝莉的美色,可他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城府自然极深,微笑着对萝莉打了个招呼。

          “是乔叔叔啊您好。”萝莉闻声放下了手中的书籍,不冷不热的回应了男人。

          “关于你父母的事情我深感哀痛,肇事司机已经抓住了,他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你父亲生前是我的好友,于情于理,他的女儿我都要”关照”一下。”乔逸装作一副哀痛的模样对梦璃道。

          “父亲生前的确多次对我提起您既然如此请容许梦璃在这里停留几日”虽然萝莉看起来很平静的回复男人,可被戳到痛处的时候,声音也低沉了下来。

          “这个时候了啊,让我们去用餐吧,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早点走出去。叔叔以后会像你爸爸一样呵护你的。”低头看了下手表,然后绅士的向萝莉递出了手,邀请她去参加晚宴。

          “”梦璃没有出声,不过却温顺的将手交给了男人。

          好软好嫩的手,好想用精液玷污这双手啊

          仅仅是触摸到萝莉的玉手,男人脑子里就涌现了邪恶的念头,甚至胯下都为之一热,可见梦璃对他的吸引力。握住萝莉的手不禁揉捏起来,感受着那份柔软滑嫩。

          “”梦璃樱唇微启,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又放弃了,仅仅从她嫣红的耳根能看出萝莉的心情并不如表面那般平静。

          男人携着萝莉走进吹奏着优雅音乐的厅堂,有些诡异的是,椭圆形宴客用的桌子却只配了两张挨得相当近的椅子。男人率先坐上了主位,梦璃微微疑惑后,坐上了挨着他的次席。

          摇了摇放在手边的铃铛,穿着女仆装的美丽少女们便端着菜肴呈了上来。菜肴的风味绝佳,梦璃也不禁吃了一些。男人则笑着欣赏家教良好的萝莉优雅安静的用餐,饮下了如血的美酒。

          乔逸虽然努力的想展开对话,可萝莉往往默不作声,只是安静的听着男人讲述自己和她父亲当年的种种过往,直至用餐结束。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男人站起身,温和的笑道。

          奇怪总感觉有些热呜

          “有劳您了。”虽然有女仆可以引路,但不知怎的,听到男人浑厚的嗓音,嗅到他混着酒气的雄性气味,萝莉小小的胸腔跳动也快了一拍,鬼使神差的同意了下来。

          “呀,叔叔”征得梦璃同意之后,男人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牵着她的手,而是直接揽住萝莉幼细的纤腰。萝莉被男人轻浮的动作弄得心慌意乱,扭动嫩躯想挣脱,却哪里抵得过男人的力道,只得无奈的任由男人搂着她。

          “怎么了吗,小梦璃?”男人故作不解,搂住萝莉腰肢的力道却重了起来,一副恨不得将她揉到自己身体里的模样。

          叔叔刚从美国回来呜也许这是一种礼仪可叔叔的手好烫

          “没没什么呜”萝莉攥着裙角,想装作平静的回复,可男人却不知餍足,伸出的手臂竟然微微下移,触及到萝莉丰盈弹嫩的翘臀时,还是让她小小的惊呼出来。

          就这样,男人一边暗自欣赏萝莉染红的稚嫩娇靥,一边隔着薄裙体会着萝莉娇软如脂的浑圆玉臀。

          “到了吗,这段路可真短啊。”送梦璃回到房间,乔逸也不得不松开了手臂,失去萝莉软嫩臀肉的触感,让他有些遗憾。

          “谢谢您今天的招待”萝莉虽然被吃了不少豆腐,浑圆酥嫩的雪臀都被压得微微泛红,可依旧秉承自幼受到的良好教育,举起裙角优雅的对男人行了一礼。

          “招待吗?真正的招待现在才要开始呢。”此时此刻,乔逸终于撕下了面具,反手锁上了房门,而后迈步向萝莉走去。

          “叔叔您这是要做什么”虽说梦璃年纪稚嫩,可当男人带着邪笑走了过来,萝莉还是本能的向后退去。可偌大的房间,又能退到哪儿,转眼间已被压入墙角。

          “做什么,当然是和小梦璃做爱啊。呼,叔叔我啊,最喜欢炼铜了,自从去年见到你,我就发誓一定要把你弄到手里。”深深吸了一口稚嫩萝莉独有的如蜜乳般的奶香,男人直接低头吻住了梦璃樱花般柔润的唇瓣。

          “叔叔嘤咛”被男人带着强烈酒气的嘴吻住,稚嫩的萝莉意识一瞬间近乎空白,纤纤玉手无力的推上男人的胸膛,却哪里推得开。男人则不失时机的顶开萝莉的牙关,粗长的大舌卷住萝莉软滑的香舌,风卷残云的吸食萝莉甜美芳醇的玉津。

          伴随着啾噜啾噜的水声,萝莉被男人抵在墙上恣肆的品尝樱唇。与此同时,男人的双手也不闲着,借着身高差距,右手很轻易的滑入连衣裙微敞的前襟,将萝莉不大却饱满上翘的茁挺秀乳掌握在手,丰挺的乳肉腴嫩滑润如极好的酥酪,又紧致弹手。左手则顺着萝莉纤软的腰肢,按在她浑圆酥嫩的白丝翘臀上,只觉满手的绵滑细致,萝莉的娇软雪臀像灌满了乳浆般,手掌微微一掐,软绵的白丝臀肉就柔顺的从指间溢出。如此极品的白丝萝莉翘臀简直生来就是用来后入的,真想用肉棒把这白嫩的臀肉抽得通红。

          呜好热叔叔的手好害羞好奇怪的感觉可是又有点舒服

          良久唇分,一条银色的丝线黏连在两人唇间,男人舒爽的砸了咂舌,似是回忆萝莉甜美的嘴穴。可怜萝莉娇嫩的唇瓣都被他吸得有些肿胀,此刻这绝美俏嫩的萝莉星眸迷离,无力的依在男人的胸前,柔嫩胸脯微微起伏,本该推着男人的手不知何时垂了下来,纤腰微弓,玉足踮起,似挣脱,却更好的迎合了男人的淫弄。

          “梦璃酱才十几岁吧,可发育得已经很好了呢,这胸这屁股,啧啧好软好香,叔叔我很喜欢哦。”一边调戏着怀里的稚嫩萝莉,炽热的双手一边贪婪在萝莉嫩躯上流连。

          “叔叔我们不能这样妈妈说过嗯啊”萝莉刚想劝阻男人,可却被男人陡然收紧的双手捏得娇躯一颤,疼得萝莉月眉轻蹙,拒绝的言语随即被刺痛淹没。

          “别和我提那个贱人,当年我爱她那么深,她却投入到你死鬼老爹的怀抱!哼,哈哈哈,不过也好,留给了我这么可爱的梦璃酱,天道轮回,母亲的债,就让女儿肉偿吧!”被戳到痛处的男人眼神一厉,不由得加重力道蹂躏萝莉的软嫩美肉来发泄。

          “疼求您轻点呜呜”萝莉软语哀求男人的宽恕,可乔逸现在正心火熊燃,哪里压抑得住,野兽般的揉捏萝莉的雪嫩娇躯,甚至隔着白丝都能窥见鲜红的指印。

          酒意上涌间,欲望再也按捺不住,刺啦一声,白丝裤袜便已经被男人以暴力撕破,暴露出萝莉纯白可爱的胖次,点点春露打湿胖次,将萝莉稚嫩饱满的玉蚌曲线勾勒出来。

          “哼,和你的母狗母亲一样淫贱,居然打屁股打出水来了,啧啧。”男人伸出手指隔着丝质胖次摁压萝莉纯洁的溪谷,感受着指间传来的湿润软滑,心头涌起快意的同时不禁刻薄的调戏起萝莉。其实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晚餐可是添加了不少兴奋剂的,现在的梦璃感官比平时会敏感得多。

          “呜呜梦璃才不是求求您不要继续了嗯”萝莉羞得雪颈都红了,原先沉静如湖的纯真星眸此刻水光莹润,双手交叠捂住樱唇,却依旧抑制不住苦闷的甜美娇喘。

          “本来是想慢慢进行的,可小梦璃你实在太棒了,好想快快肏进你的萝莉幼穴啊。”停下了手指的揉捏挤压,舔了舔嘴唇,男人一把将萝莉抱起,以公主抱的姿势向大床走去。梦璃先是挣扎,可当男人不耐的狠狠拍了一下她的白丝美臀时,萝莉也安静下来。任由男人把自己放在床上。

          谁来救救我呜呜

          “呜呜乔叔叔不要求求您了”先前初见时如宁静深湖的模样已经崩溃,梦璃讨好的堆起甜笑哀求着男人。

          可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么淫靡,绸缎般的墨色发丝轻漫双肩,剪水星眸迷离荡漾,涌起点点愁绪。雪靥樱红,似涂了一层胭脂。嫩唇鲜艳莹润如玫瑰花瓣,诱人品尝。

          萝莉紧夹着俏嫩美腿靠在床上,淡蓝色丝质连衣裙已被男人蹂躏得有些残破,一边肩

          带已经扯断,让两朵娇艳粉润的红樱暴露在男人视线下。裙摆上翻,能清晰的窥视萝莉丰腴的白丝翘臀。裆部的白丝裤袜由于被撕破,萝莉丰隆的香胯仅仅由一条雪白胖次守护,可胖次中间渗出一道深色的水痕却将丰满鼓胀的蜜贝曲线纤毫毕现的出卖给男人。

          让人惊讶的是,明明身材不高,仅有一米三的样子,萝莉的雪嫩美腿却堪称修长,占据了身体一半以上的比例,曲线圆润紧致的纤细莲腿即使在白丝裤袜的包裹下也透出一分酥白,可见其白嫩,真想被这双白丝雪腿夹住腰然后从正面狠狠的肏着这绝色的萝莉。萝莉玲珑的玉足也堪称纤巧完美,足背雪润光洁,玉趾幼嫩圆润,配合白丝像极了雪糕,倘若是将这对萝莉足糕捧在手中吮吸,相比甜美不逊真正的雪糕吧,又或者命令萝莉用这双玉足侍奉自己的赤黑巨根,绵软的白丝嫩足夹住肉棒套弄又该是何等销魂蚀骨的绝妙享受呢。

          “小梦璃你真美,叔叔都不忍心肏你了。”男人明明双目都快要喷出火来,却还假惺惺的诓骗萝莉道:“这样吧,用你的小脚让我射出来,今天就不给你开苞了,不过时限只有十分钟哦。”

          “十分钟我知道了希望到时候您会履约”梦璃无奈应承,事到如今也由不得她了,比起被破处,用足让男人射出来显然是更好的选择。不过眼前的男人可是素以诡诈闻名,萝莉能逃出他的掌心吗。

          “放心,叔叔我不至于骗你一个小孩子。哦,好软好暖的脚,梦璃你的脚真棒啊~”达成协议后,男人干脆利落的脱光衣服躺在床上。萝莉羞得雪靥酡红,却还是低着螓首,伸出绵软玉足踩上男人粗大的雄根。

          伴随着噗嗤噗嗤的淫靡水声,萝莉的白丝足糕生涩的在男人肉根上套弄,粘稠的先走汁玷污了萝莉娇嫩的白丝嫩足,肉根的火热更是烫得萝莉嫩足酸软,男人粗大得肉棒不甘被萝莉柔嫩的脚掌夹裹,屡屡穿透萝莉白丝嫩足合拢而成的美妙足穴。

          呜黏黏糊糊的叔叔的肉棒怎么这么大脚好酸

          “好热好奇怪的感觉”

          梦璃天资颖悟,玉足起舞间逐渐熟练起来,无师自通的用足趾剥开男人的包皮然后夹弄起来,两只白嫩的雪足贴在男人赤黑的巨根上捋动着,时而用饱满的脚跟软肉抚摸男人高高鼓起的精囊,时而用柔嫩的足心挤压狰狞的龟头。直爽得男人龇牙咧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