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禁脔的悲哀】1-2(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jihua3000

          字数:21057

          20201023

          第一章悲喜两重天

          滨海市,一个集商业、文化、休闲、旅游为一体的城市,周边交通发达,距

          离南边最近的南通市100余里。

          今天是滨海市十大商界名流的颁奖日子,滨海市人民礼堂里面,人潮流动,

          座无虚席。在荧光灯的照射下,主持会议的嘉宾宣布:“下面请滨海市金字塔集

          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田朴珺女士上来领奖”,看台下的人为这位商业女强人抱以热

          烈的掌声……

          田朴珺今年29岁,金字塔商业集团的董事长兼任总经理,丈夫王石也是当

          地一家跨国公司的部门经理,在旁人眼里,他们可以说是模范夫妻、恩爱夫妻。

          可实际上,田朴珺在某种程度上却生活的并不是很开心。事业上的成功为她

          赢得了不少的荣誉,可是工作上的压力,让她有急流勇退的想法,并让自己的丈

          夫接收自己的商业集团。

          但是王石并这么想,他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他不想让别人说他是一个依靠

          老婆而养活自己的人。况且他似乎长期忽略了妻子在感情上、生理上的感受,只

          顾埋头奋斗自己的事业,这样让田朴珺时常面对空旷的住房伤心不已。

          颁奖结束了,田朴珺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中,看见自己的丈夫正在收拾

          行李,她不解的问道:“你这是干什么?”王石说:“公司准备派我出国到国外

          的一家分公司接手那里的管理工作,我觉得这是一个提高自己的机会,接受了公

          司的任命。”

          田朴珺听了非常的生气,“你就知道你自己的事业,你自己在家里安心的待

          了多少天……”说着,田朴珺就掩面哭了起来。

          对田朴珺来说丈夫太缺少对她的关心和呵护。她对物质上几乎没有什么追求

          了,因为她已经是身价千万的甚至是数亿的商业集团的董事长了。她缺少的关心

          和爱护,缺少的是丈夫和她之间的感情交流。这一点本应该是丈夫王石所应该给

          予的的,但恰恰王石没有做到这一点。

          田朴珺她自己似乎也对这份爱、这份感情渐渐的迷失了方向。这也许就是董

          文倩堕落的一个原因吧。

          王石坐在田朴珺的身边安慰她说:“你也不希望我一事无成吧,你也不喜欢

          听到别人说我是靠老婆过日子的人吧。”经过一天的劝说、争吵,王石不顾一切

          的要出国工作了,他自己知道这样是对不起自己的妻子,但是对他来说只有自己

          事业的成功才是对妻子最大的关心和爱护。

          田朴珺在丈夫出国后的一段时间里,感到情感上的空虚,可是她依然将公司

          的业务打理的井井有条。丈夫也时常从国外给她电话,这点到让田朴珺感到一丝

          的安慰,这至少证明了丈夫的心里还是有她的。但这并不足以聊慰田朴珺那个寂

          寞的心!!

          可是田朴珺没有注意到每天上下班,都会有一辆黑色的跑车跟着她……

          晚上,无所事事的田朴珺给身在南通市国税局的大学同学李茹菲打了电话,

          她们聊的很开心,当然田朴珺也把自己的苦楚向李茹菲倾诉。这点得到了李茹菲

          的同情和安慰。电话中田朴珺希望李茹菲能够来滨海市看望她,李茹菲爽快的答

          应了。

          挂上电话,田朴珺决定去滨海市有名的休闲中心咖啡吧去坐坐,她和她

          的丈夫就在那认识并最终结为连理的。也许在那可以找到往日和丈夫在一起的温

          馨一刻吧。可是正是这个想法,让田朴珺从明天开始了恶梦般的旅程。

          咖啡吧,滨海市有名的休闲中心,远在南通市也有它的分店注意:杨

          潞为了从对方手里拿回自己的裸体写真也是在咖啡吧。

          田朴珺只身一人来到咖啡吧,她的到来让吧里的男人投来了异样的眼光,也

          让吧里的女人投来了嫉妒的眼神。这点田朴珺当然是看在眼里,她显的很骄傲很

          自信。点了1瓶啤酒,田朴珺就孤独的一个人坐在吧台上,听着钢琴曲,想起悠

          悠往事,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幽怨的表情。可她丝毫没有感到在吧里的某个角落

          里,一个男人露出了淫秽的笑容。

          突然,田朴珺听到了背后有人在说。

          “我的钥匙哪去了啊,我的钥匙呢?”

          好奇的田朴珺转过身来,出于自己的个人修养,田朴珺帮忙在自己的位置下

          找到了钥匙,在归还失主时,却没有发现失主报以她的是一种奸诈的微笑,双眼

          闪露这淫秽的眼光。田朴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却为发现

          在喝之前,酒杯底下无缘无故的泛起了许多细小的泡沫……

          在钢琴的伴奏下,田朴珺感到了睡意,她以为今天的酒喝多了,可是睡意却

          更凶猛的向她袭来。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了。此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

          声音:“董事长,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之后,就再也不知道了……

          在一间客房里,田朴珺似乎躺在床上熟睡,黑色丝织长裙穿仍然在身上,肩

          上的一根带子已经滑落了下来,露出部分黑色蕾丝边乳罩。裙角向上翻起,洁白

          的大腿一览无余。田朴珺似乎并没有睡过去,她轻轻的发出呻吟的声音。

          “王石,你回来了啊,你知道我多么不希望你走啊。我真的好想你能够留在

          我的身边,陪着我。”田朴珺在昏迷中喃喃自语道。

          “亲爱的,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不走了,就留在你的身边陪你好吗?只是你

          要听我的哦。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好吗……”一个陌生的男人说道。

          “好,我答应你!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别离开我……”田朴珺依然

          昏迷且喃喃自语道。

          “很好,来吧,亲爱的。我来帮你!来吧……”

          说着,陌生男人从背后慢慢的解开田朴珺的衣服,那是一具匀称、丰满的美

          艳少妇的赤裸胴体: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她的脑袋周围和肩膀上面,给人以一种臃

          懒、怜爱的感觉;雪白的背部肌肤没有一点儿瑕疵,像一块柔软、光滑的美玉,

          诱惑着男人来抚摸、来亲旎;从被挤压得暴露出来的一点儿白皙的乳肉来看,董

          文倩的乳房一定是硕大无比而又充满弹性,揉捏起来一定会无比畅快……再往下看

          ,少妇高翘的臀部浑圆、丰满、光滑、雪白,引诱着他去抓捏、去揉挤、去亲吻、

          去……更为诱人的,是那两片臀瓣之间的若隐若现的沟壑,娇嫩、鲜红,仿佛是一

          朵含羞躲藏起来的花朵,引诱着男人们去采摘,去品尝……

          "啊……我要……"陌生男人搂抱着动情后娇躯火热的美妇,早已勃起的阳

          根在修长温软的裸足间连翘了几下。

          "老公……好老公……我要……啊!……"田朴珺呢喃着将火热的巨根吞入

          了自己的小口中,然后左右摆动脸蛋,让滚烫的阳根一点点滑入修长的玉颈间,

          一直到唇瓣紧紧贴到了小腹为止,娇媚的脸蛋完全埋入了黝黑的毛丛中,剧烈的

          快感一波波的袭上了陌生男人的心头。

          "唔……唔……"诱人的红唇吸咬着硕大的肉茎,不时发出满足的吟唔声,

          细长的舌片从结合处间挤了出来,托着鼓胀的春带左右扫动着,唇瓣还不满足的

          贴在田朴珺的小腹间左右乱印,娴熟舌技加上田朴珺沉浸在幸福中的表情更是令

          人欲火高涨阳根狂跳。

          "妈的!……这淫妇太骚了!……"陌生男人实在忍受不了了,双手迅速分

          开田朴珺的大腿,握着那早已快要张裂的阳具,向田朴珺那泥泞般的花径插了进

          去。

          "啊!……啊!……"田朴珺美目紧闭着,睡梦中突然感到一双火热的大手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