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极品家丁之阴阳宁乱】5-6(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初小心

          字数:10504

          20200520

          作者的话:这本书没有太监,一直在写,但本就没什么经验,写的慢,加上在外面被生活吊打,没时间写了,家里父亲又糖尿病各种并发症发作,弟弟还在读大学,后妈一看这个情况直接跑了。整个人都很压抑很迷茫,看不见未来。但人生还长,我可是00后,这本书能写完我尽量写完,我想写的东西还有很多。

          这两章也没写出多少肉戏,只是过渡,原本想多写点一起发的,但今天是个好日子,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第五章阴府之门

          在享受完宁雨昔的服侍后,于阳也终于开始办正事了,承诺别人的就要做到,人家也都被你玩成那样,自然不可能拔吊无情。

          只是之前所说的墨染花实在是无处可寻,于阳也是大伤脑筋,只好按照空行阴阳术上的记载完完整整的写好描述,并画了一张图。然后便交给有完整印刷体系的萧家进行大量拓印,然后再由肖青璇派人下发至各州县,发动大量捕快和士兵进行搜寻。

          就这样又过去三天,林府的各位夫人也越来越焦急,就连远在苗寨的安碧如师徒也赶了回来,她们已从于阳那得知,从林三倒下那刻起,若是过了七天,便是神仙也难救。

          “呃啊”刚处理完各地信件的洛凝伸着懒腰,此刻已至深夜,洛凝身上只穿着单薄的黑色内衣,再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展现出一种成熟诱惑之美,随着娇躯的摆动,洛凝饱满的玉峰高高挺起,颤颤巍巍的,与纤细的腰肢,丰腴的翘臀相映,构成一道媚丽无比的香艳风景线。

          这位洛才女年方二十二,怎会出落的如此成熟诱人?恐怕不仅仅是靠林三一个人的功劳吧?

          “这都三天过去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洛凝秀眉微蹙,收拾着书桌上的信件,其实她既然叫做才女,家中自然也是书香门第,从她太爷爷那辈开始便在文坛上发光发热,按那于公子的描述,在她家里应该会有这种奇花才是,可她从小到大也没见过啊?不仅她家没有,京城中那些天下闻名的文豪家族也没有啊?

          正当洛凝愁眉苦脸的时候,一双邪恶的大手从背后伸出,狠狠的握在那白皙的丰盈上。

          “呀!”洛凝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出一声惊叫,丰腴的娇躯不断挣扎扭动着,肉感十足的蜜桃臀反复摩擦着身后那人的胯部。那人被小腹都被磨出一股邪火,肉棒变的坚硬无比,粗鲁的顶在两片肥美之间,随着洛凝的扭动只觉得欲仙欲死。

          “救命唔唔”洛凝刚喊出两个字,后面那人一惊,赶紧蒙住了洛凝的小嘴,感受到顶在下面的惊人温度,洛凝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自己这是遇见淫贼了?

          “凝夫人别哭啊,是我!我把手放开,你先别闹。”那人见洛凝快要哭出来,急急忙忙解释道。

          听到这句话洛凝躁动不安的玉体慢慢停了下来,随着那人的手缓缓松开,洛凝回眸一看,竟是萧峰那个憨货!

          “你个死萧峰,你想吓死我啊?”洛凝气急,转身往萧峰身上狠狠地踢蹬着。到底是下人做久了,即使是跟着三哥吃香喝辣的,萧峰的体格也比刚进萧家时强健了不少,洛凝的美腿居然奈何不了萧峰。

          但萧峰还是很配合的蹲地上连连求饶:“啊呀好痛啊!主母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然而那贼眉鼠眼却一直偷看着主母踢腿时裙下泄露的风光,丝毫没有认错的样子。

          洛凝狠狠地发泄一通后,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会儿便来到门前敲着门:“洛夫人,刚才听见你这里有动静,请问有什么情况吗?”

          洛凝知道这是肖青璇从皇宫调来的御林军,不太好糊弄,赶紧踢着萧峰的屁股将他赶进床底,然后来到了门前。

          门外的士兵听里面有所异动,却迟迟没有人出来,便上前自己推开了门,一开门各位士兵就愣住,只见一位身着片缕的美熟妇正俏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黑色的内衣衬托着大片暴露的雪白使其亮眼无比,胸前硕大的乳房被挤出一道深深的黑沟,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这帮士兵何曾见过这样的尤物?

          看着士兵们瞪大着眼睛鼻血都快流出来,洛凝顿时察觉不妥,赶紧上前把门闭上只留一一道小缝,随后问道:“各位兵哥哥来此处有何事?”

          声音寡淡清冷,令各位士兵头脑清醒过来,那位御林军小队长赶紧道:“洛夫人,方才巡逻时听见这边有异响,所以特来问一下情况,请问洛夫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没有,我方才刚刚睡下,并没有听见什么异响。”洛凝淡淡道,脸上却露出一抹羞红之色,刚才自己的娇躯被他们看光了吧?想到这里洛凝继续说道:“若是没事的话各位还请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吧,不要没事乱推夫人们的门。”

          话说到最后,警告之色言益于表,队长哈着腰,不断点头道:“夫人教训的是,既然这里没什么情况,那属下们就先行告退了。”说完赶紧挥手带着其他御林军士兵走了。

          “队长,那位洛夫人穿的好骚啊”一个士兵跟上队长桀桀笑道,引起其他士兵会心一笑。另一名士兵也笑着说道:“那身亵衣便是萧家所制的名唤胸罩,丁字裤的东西吧?早有耳闻这种内衣穿上去性感妩媚,风骚无比,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家里那位也买上一身。”

          “闭嘴!”队长狠狠地瞪了这帮不着调的下属一眼:“这里可是林府,那位可是林大人的夫人,太后的姐妹,岂是你们能乱嚼舌根的?”

          士兵们顿时噤若寒蝉,老老实实的跟着队长巡逻,不敢再乱说话,只是那位风骚的洛夫人那惊鸿一现的娇躯却是深深的印在了他们心底,令他们的小兄弟躁动不己。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渐远,洛凝松了口气,若是让他们发现自己房间里有个野男人,那自己的名声可就坏了。想到那个萧峰洛凝就一阵牙痒,她迈动白皙的玉体走到床前,手往下一伸扯住萧峰的耳朵,不理萧峰的哀嚎直接将他拉出来了。

          “说吧,你来有什么事,不是说我很忙这几天没事别找我吗?你知不知道刚才差点就被发现了?”想着刚才被士兵看光的一幕,洛凝气愤不已,却又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刺激。

          萧峰盯着洛凝因为生气而起伏的酥胸不断的吞咽着一口一边道:“夫人,我又想要了。”说着便指了指胯下的小帐篷。

          “想要?想要我就得帮你弄?”洛凝气极反笑,玉手又往萧峰的耳朵上揪去。

          “夫人不要啊!我知道你在忙什么,你桌上那个图我看过了,那个花我有!”萧峰连连告饶,他什么都不怕,就怕洛凝揪耳朵扯蛋蛋。

          “你确定?”洛凝听到这话小手顿时停下,她连忙把书桌上的画拿来展开放在萧峰眼前道:“你好好看清楚,这花都长在书香门第,你一个家丁真的有这种东西?若要是骗我的话”洛凝伸手做了一个抓握旋转的动作。

          萧峰顿时一个激灵,他最怕的就是这招了,上次惹了凝夫人不高兴,直接被整的死去活来的。

          在洛凝强大的气场下萧峰有些唯唯诺诺的说道:“真的有,真的有!我家十代单传,祖上都是读书人,但都没考上功名,轮到我这代,便是家徒四壁,为了讨个生计我才加入萧家的。”

          听到这洛凝心中便已是信了八分,这萧峰平日里憨厚老实,对她也是忠心耿耿,想来是不会骗她的。

          想到这里洛凝心情大好,把萧峰从地上拉起来后开始穿衣服,一边说道:“既然有那就赶快带我去拿。”

          萧峰看着洛凝外泄的春光,小腹燃起一阵邪火,他腆着脸笑道:“凝夫人,你看我立了如此大功,是不是该给点奖励啊?”

          “奖励?什么奖励?”洛凝故意茫然的看着萧峰,萧峰看着凝夫人这幅模样心里焦急不已,他吃了三哥给的那药后鸡巴就一直软不下来,拿了公款去窑子爽了一下午后本以为没事,可没过多久就又硬起来了,但公款又花光了。

          欲火难耐的萧峰便把注意打在了凝夫人身上。自从两年前洛凝自慰被他撞破之后,两人关系便暧昧不清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勾引的谁,反正凝夫人上下都被自己玩遍了,却一直没有进入到最后一步,凝夫人是说什么也不肯。

          然而跟凝夫人说了之后她却理都不想理他,他也知道洛凝是在为三哥的事操劳,便只能作罢。但萧峰今天偶然在凝夫人房里看见那张图,一向耿直的萧峰突然开了窍,他意识到这是拿下凝夫人最后一关的天赐良机!

          也许是老天爷可怜这十代穷苦的书呆子家族,他家是真的有那朵花的,若是以此要挟,哪怕凝夫人不从?

          抱着这样的想法萧峰也不害怕了,直接说道:“奖励就是给我操!”

          听着这赤裸露骨的话,即使是洛凝这个自认风骚的狐媚子脸上也止不住的布满了红霞。

          “你还真敢说啊。”洛凝想不到这个在她面前一向唯唯诺诺的糙汉子居然真的敢说出这种话,看来实在是憋疯了。相公啊相公,你怎么就给这浑人吃了那药汤呢?再把那药丸给他吃一点点不就直接万事大吉了吗?现在却逼到我这里来了

          当然洛凝也知道若萧峰真的死了她就真的可能找不到墨染花了,看着萧峰赤红的眼睛洛凝知道自己这顿操是挨定了,但相公的事紧急,她只能承诺道:“放心,要是真能用那药救回相公,你想操那就给你操一回吧!”

          说完,洛凝的脸上已是红的能滴出血来,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也说出这种不堪入耳的话来了?难道我本来就是个骚货?想到这洛凝羞得把脸都快埋在胸上了。

          萧峰听见洛凝的那句骚话顿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看着洛凝春情涌动的样子胯下的肉棒更硬了,真想直接扑到凝夫人身上把这个骚货大干一番,操她个爽!

          但萧峰知道在洛凝心里林三的事情更重要,虽然有些酸溜溜的但还是同意了先去拿花救人,毕竟三哥对他还是很好的,不然自己也没机会玩三哥的老婆。

          待洛凝整理好衣物后,两人赶紧找到了肖青璇,说明来意后几人带着一队人马来到了萧峰的老家,在萧峰家后院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墨染花。

          “这就是墨染花吗?”肖青璇惊奇的看着眼前妖异美丽的花朵,此花呈黑白两色,如同彼岸花一般,凌乱诡异,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萧峰适时出来说道:“这花小人自打记事起便一直在这,如此十几年过去,也没见这花凋零,反而愈加茂盛,不过最近几年好像没怎么长了。”

          能盛开十几年的花自然不是什么凡物,肖青璇仔细观察确认八九不离十后对萧峰说道:“萧峰啊,真是谢谢你了,解了我们燃眉之急,你可想要什么嘉奖?”

          嘉奖?听见这话萧峰不着痕迹的看了洛凝一眼,洛凝也是脸色一红。

          既然有人早就许诺了奖励萧峰也不好意思在洛凝面前丢人现眼讨要些什么钱财,只能憨笑道:“能为林府分忧是我的职责,三哥以前就是就是这么教我的,小人不需要什么奖励。”

          相公真是调教出来个好下人啊!肖青璇看着这憨厚老实的萧峰满意的点点头,只可惜她完全不知道这是一个觊觎凝夫人身体的恶狼,更不知道两人早就私通了。

          “这可不行,有功就要奖,这是林府的规矩,也是林三说过的话,既然你对林府如此忠心耿耿,眼下副管家之位有一空缺,便由你补上吧!”肖青璇笑道,萧峰自然不会拒绝这等好事,连连点头。

          萧峰闻言狂喜,同样是最早跟三哥的,能力出众的四德早早的便提拔为大总管了,而自己的升迁之路却是崎岖坎坷,三年了还是个管事。萧峰也知道自己除了读书其他地方都显得有些呆,对此早已不抱希望,反正三哥对自己也很好,虽无高级职务,却也有一些话语权,拿的月钱都比其他人多几倍。

          但没曾想趁这个机会可以更进一步,做上副管家,那岂不是有更多时间去找凝夫人了?想到这,萧峰不禁淫笑着看了那如花似玉的洛小姐一眼。

          众人拿到墨染花后赶回林府找到于阳开始一起准备仪式。

          说是一起准备其实还是于阳一个人忙来忙去的布置,萧家姐妹和洛凝巧巧四人则是打打下手。

          安碧如好奇的看着于阳一言不发的在府里逛来逛去,在地上门上柱子上画着各种各样的奇怪符号,她戳了戳一旁肖青璇,询问道:“师侄啊,这就是那个叫于阳的阴阳师?看上去好像挺神秘的啊,他脾气怎么样?我上去仔细观察他不会说什么吧?”

          肖青璇面露迟疑,仔细想想,于阳好像的确没有在她面前有过什么不良情绪,似乎性格还算不错,便开口道:“脾气应是不差的,怎么?师叔对这阴阳术感兴趣?”

          安碧如点点头,眼中异彩连连,兴奋道:“这阴阳术虽听你们说是于阳在东瀛所学,但这画符手法,布阵思路都能看出道家的影子,莫不是古时道家的术法传了出去,被人保留下来,我苗寨部分术法也参考过道家的理论,若能习得一二,说不定能互相印证,还能原道家部分失落的传承。而且要是学会这个,以后相公或者姐妹们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也有新一种解决的办法。”

          安碧如越说越起劲,竟是拉过秦仙儿嘱咐道:“仙儿,你的聪明伶俐为师从你小时候就知道,现在上前去看看那个于阳是怎么做的,把他的法门学来了才好!”

          秦仙儿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个不着调的师傅,委屈道:“怎么是我?师傅自己去不就好了吗?”

          安碧如轻咳一声,继续蛊惑道:“仙儿,你看那个于公子年轻英俊,我一把年纪了也不好上去搭话啊!你不一样,你年轻貌美,这种自认风流的公子哥最喜欢跟你这样的美少女说话了,你看那于公子跟洛凝聊的多愉快啊?你只需稍微套一些话就好了。”

          说到底就是放不下身段嘛,秦仙儿嘟嘟嘴,人家也是有夫之妇了啊,这种事也不太方便啊!

          但秦仙儿最听师傅的话,只好无奈的上前,静静的观察着于阳的操作。

          于阳奇怪的看着这个没见过的小美女,衣着精美,容貌姣好,莫不又是林三的老婆?

          想到这里于阳无趣的摇摇头继续布置着,要勾引一个宁仙子在各种因缘巧合下都如此艰难,再来一个他也受不住啊,而且这种事干多了,容易被人打死。而且眼前这位美女虽然姿势已是世间少有,但跟宁仙子也是有点差距的,况且宁仙子最吸引人地方不单单是容貌,还有那出尘缥缈的气质。

          秦仙儿专心致志的看着于阳的动作,时不时还拿出小抄记录,只是由于太过专注,娇俏的小脸几次都怼到于阳的脸上去了,于阳实在忍无可忍,对秦仙儿说道:“我说这位小姐啊,你既然这么想学就拜我为师吧,你这么抄也不是个事啊,一知半解的容易出问题!”

          秦仙儿啊了一声,不好意思道:“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已经有师傅了。”

          “有师傅了?哪个?”于阳好奇道。

          秦仙儿指了指不远处正在观察他们的安碧如,于阳抬头一看,得!又是一个人间尤物,而且这姿色跟宁仙子比毫不逊色,气质却又是截然不同,一个像是天上圣洁的仙子,另一个则像是人间邪魅的妖精。

          看着安碧茹依旧在观察他所画下的符文,丝毫没有理会他们的样子,于阳嘴角微微抽搐。

          “这位小姐,冒昧的问一句,你和你师傅都是林三兄的夫人吗?”

          秦仙儿俏脸微红,这事说出去实在不太好意思,但还是微微点头道:“不止我师傅,还有我师叔宁雨昔,姐姐肖青璇。”

          姐姐?还师叔?尼玛德为什么!看着周围林三的一众美丽夫人,高贵妩媚清纯傲娇小家碧玉,应有尽有,于阳简直想吐血!

          见于阳憋成猪肝色的脸,洛凝掩嘴笑道:“相公在这方面的确有些惊世骇俗。”

          就连对林三一向乖巧顺从的巧巧也赞同的点点头,大哥的确是很多情呢,上次找人家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随着时间推移,仪式准备工作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于阳带着众女来到了林三的房间。

          而宁雨昔正在守着林三,看着宁雨昔略带疲惫之色的小脸,于阳有些酸溜溜的说道:“哎呀宁夫人,你守在这干嘛?等会我们可是要一起上路的,你看看你现在这状态,是对你和我的不负责啊!”

          “什么?师傅也要跟你一起走?”肖青璇吃惊的看向宁雨昔,宁雨昔点点头,玉手抚上林三的脸庞,没有多说。

          于阳见状解释道:“你师傅没跟你说吗?我的条件其中之一就是这一趟我跟她一起走,她来保护我的安全。”

          “师傅”肖青璇泪光点点,上去抓着宁雨昔的柔夷道:“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既然师姐可以去,那妾身安碧如也跟于公子结伴而行如何呢?”安碧如笑道,笑容妩媚诱惑,迷的于阳有些头昏目眩的,差点就要答应,还好于阳及时清醒了过来。

          这个骚狐狸!于阳看着这个妖精一般的女人有些后怕,这人莫不是修了什么媚术?

          安碧如见于阳清醒过来也不恼,继续笑吟吟的问道:“于公子觉得如何?我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与师姐的功力相差不大,多个人也多一分安全嘛~”

          于阳略微惋惜的拒绝道:“这位姐姐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惜我这术法开的阴门只能让两人通过。”

          宁雨昔也展颜一笑,安慰道:“没事的,师妹不用担心我们,说不定其实并没有那么危险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