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主都是小变态】6(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金丝边小眼镜

          字数:5334

          20201022

          车子还没发动,电话就打了进来,一看是女儿的。

          爸,爸你在哪儿呢。才接通,刘启帆就听见刘甜甜大叫的声音,还夹杂

          着其他女孩的欢笑声。

          刘启帆一边挥挥手示意发动车子,一边笑道:在回去的路上。

          爸,你猜我在哪儿?你肯定猜不到?你猜你猜?

          刘启帆笑的更欢了不知道,你在哪儿?

          福莱大酒店,总统套房,爸,我告诉你哦,房间超级超级大,而且在43

          楼,外面就能看到整个城市。哈哈,你想不到吧。还没等父亲回答,她又说道:

          我们的节目得了第一名,可以去市里比赛,学校的一个校友作为奖品,整个舞

          蹈团的女生,1间总统套房,2间行政套房,自助早餐,天呐,太开心了。

          刘启帆问道:那男生呢?

          哈哈,就普通房间,老师不许他们上来,你是没看到李明浩他们的表情,

          笑死人了。

          恩,那就好,别玩疯了、

          嘿嘿,悄悄告诉你刘甜甜压低声音我们偷偷把冰柜里的酒喝了。

          刘启帆脑门一阵突突,提高音量道:你们一帮姑娘家家的喝什么酒,胡闹!

          你喝了没?

          没事没事,是吴西子出的钱,我就喝了一点点,但如清,哈哈,爸,她喝

          多了,非抱着我说喜欢我,拉都拉不住。还有吴西子,喝了酒就在那边哭,说没

          人爱她,你不知道她平时可高冷了,哈哈还有还有···。

          听着女儿在那边兴奋的唠唠叨叨,刘启帆不忍打断她,就听着她没有头绪的

          说着平时积攒的话,不时传来其他女孩打闹的声音,最后直到刘甜甜又被人拉走,

          连电话都没挂断,传来的都是一帮少女疯癫的欢呼声。

          刘启帆打通酒店的经理,让他派服务员去照顾下,顺便把冰柜里的酒都撤了,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放下心来,一看,申燕子打了5、6个电话了。

          燕子,怎么还没睡啊?我晚上12点到g市。

          和谁打电话呢?有事都黄了。申燕子抱怨道。

          和甜甜打电话呢。

          哦,今天她表演怎么样啊?你有没和她说我实在抽不出时间。

          说了,放心好了,她说没事的。

          唔,她早就和我说了一定让我去,可我这她突然语气一转道:不像有

          的人,总能抽出时间。

          啊?哈哈哈,那个你有什么事?刘启帆打哈哈道。

          6号别墅里的女的···?申燕子悠悠的说道。

          刘启帆一阵头大:燕子,你是不是派人盯着我啊?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忘了你的信用卡都是我负责的,绑定的是我的邮箱,我收到一个大额消

          费通知,以为某人盗刷了你的卡,买了一台钢琴,于是我就自作主张的查了下·

          ··。

          你这丫头···。

          哥···申燕子突然变了一个称呼,语气也充满了怨艾我···,为

          什么你···我···我到底有什么不好。随后就是沉默。

          刘启帆抿着嘴,叹了口气:燕子,我知道,都知道,可我,是我对不起你,

          是我一直拖累你。

          ···我不怪你,一切我愿意的,我还有事,你先休息吧。申燕子挂了

          电话。

          刘启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仿佛当年申野狼的血还在手上,粘稠,带着

          一丝温意,这感觉已经渗进了自己的掌纹里,融入自己的血液里,只有在此时,

          它们又带着当时的恨意流边自己的全身,当年到底是谁对谁错?他不知道。但现

          在他知道是对不起燕子。

          刘启帆握着拳头沉声问道:到樊秃子公司的人去了没?

          已经去了。

          让他们给我加把劲!

          我现在就打电话!

          此时的樊小明坐在达西公司的漆黑的办公室里面,一点红光随着抽烟的吱吱

          声在黑暗中一闪一暗,现在他才明白什么叫兵败如山倒,刘启帆的攻势一波接着

          一波,才半个月时间自己就被压的死死的:从签合同开始刘启帆就在合同里挖了

          陷阱条款合作期间,未经另一方同意,任何一方不得对外转让或变卖合作股权

          限制了樊小明资金的来源的方式;工地所谓的古墓是刘启帆釜底抽薪的阴谋,借

          着文物局的手,他光明正大的将整个工程停摆,每天窝工,损耗的成本就数以万

          计,也间接的让合作方对樊小明失去了耐心;那么钱宁的出走简直是直接打在樊

          小明心上的致命一击。虽然只是财务会计,放在整个个工程里只是一个微乎其微

          的小人物,但整个生意场都知道钱宁和樊小明是初中同学,从创业到现在有十几

          年,可以说是樊小明的左右手。当钱宁提出辞职时,樊小明把辞职信扔在他脸上,

          整个个办公室都听到樊小明暴跳如雷的怒骂,钱宁全程没有做声只在走之前道:

          我已经45岁了,我只是给自己一次机会。

          当晚,钱宁就借人之口放出话来,达西的资金链有严重的问题。

          第二天开始,开始陆续有小供货商到达西公司对账,第三天,询证函,第三

          天邻市的公司专人要求核对欠款事宜···达西公司要破产的传言越来越盛,直

          到供应商全部停止供货,开始堵厂门要求还款。

          今天才是第七天了,车间已停止了生产,工人都已经放假,只留了10几个

          年轻员工看着大门和车间,劳动监管大队也来了几次了解情况,追问经营问题·

          ··谣言渐渐变成了事实。

          随着门一下被推开,外间办公室的灯光只能投印出一个高挑的黑影,她被房

          间内浑浊的空气呛的连连咳嗽咳咳咳,这烟味,呛死人了,樊小明,你在里面

          吗?

          樊小明有气无力的答道:还没死。啊!灯突然被打开,一下子刺的樊小

          明眼睛疼,他遮着眼提高声调道:费琴,快把门给我关了。

          费琴面无表情道:我可不想闷死在这房间里。

          樊小明拿起桌子的啤酒罐猛的喝了一口,然后重重的拍在办公桌上,大声道:

          你们是不是都想着我死,我死了谁最开心?他眯着眼问道:是不是你,老

          婆。

          这下连费琴的脸上也变了颜色道:我管你怎么样,和我没关系,还有,请

          在公开场合叫我费律师。

          嘿嘿,费律师,费律师,都他妈的使白眼狼,养不熟的白眼狼,你是,钱

          宁是,还有那刘启帆的王八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费琴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深吸了一口气,脸上

          压出一丝笑意:是让我听你继续怨天尤人,还是商量下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樊小明斜了一眼问道::费律师还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招?我还能做下去?

          费琴的柳叶眉挑了一挑,冷笑一下道:继续做你就别想了,刘启帆摆明着

          想把你踢出去,而且,他所有的计划一环套一环,最关键的一环居然是出在最最

          冷门的文物局,没刘启帆发话,鉴定组这结论···谁也不知道工地什么时候能

          开工,那这项目就是个无底洞,谁还敢往你着投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