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之花为媒】(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szq9966

          字数:6012

          20200929

          第一章:寿宴收母狗

          话说明朝正德年间,是明朝最不正经的时期了,咱们这位正德皇帝朱厚照虽是马上皇帝,但也是个心思缜密之人,虽然不理朝政,但朝廷上下一样是井井有条,而且朱厚照思想大胆,比较前卫。男女之事看的很开,比如他就要求女子16岁就必须出嫁,如果不嫁清者罚银,重者充军。还有就是不许妇人守寡,丈夫死了的寡妇必须改嫁,不然就送去青楼。皇帝如此,民间更甚。一时间全国各地民风大变,穷人卖女,富人奢淫,男子轻狂,女子淫乱,以淫为美的风气风靡全国。在这种风气下催生了很多行业,如调教坊,服饰坊,器具坊等,各坊又分高中低三个档次。

          如低级调教坊只负责下人,婢女,中级调教坊负责商贾乡绅加的女眷,什么大户人家的主母小姐,完成调教后都是骚浪淫贱无比。高级调教坊负责达官贵人家眷的调教,这个比较严谨,不仅要把她们调教的淫贱,而且还要教一些宫廷礼仪,皇家规矩,以便日后选秀之用。传言还有个终极调教坊,负责皇家太后,皇后和嫔妃的调教,这个终极调教坊最为神秘,只流出只言片语无法获知内情。

          服饰坊内有各种情趣服饰,随着风气发展,女人穿衣讲究以露为美,短裙短裤,薄纱碎布,丝袜网袜,还有穿上可以增加身高的高跟鞋,这里请的都是天下有名的能工巧匠,做工精美,品质保证,这些无耻骚货无不流连忘返。器具坊出品各种调教器具,乳环乳链胸针阴环假阳具,肛栓什么的应有尽有。传说都是由战国时期墨家机关道弟子打造,每一件器具都能让使用者神魂颠倒,欲罢不能。最近又出现一个丹坊,各种丹药琳琅满目,催情药,催奶丹,灌肠药液,不管什么贞洁烈女管保你用药后秒变骚货。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奢靡淫乱的时期。

          临安,如今的杭州,都说是苏杭美景甲天下,我们郭德纲老师的太平歌词也唱过,杭州美景盖世无双,西湖岸奇花异草四季清香。但是杭州也是个出美女的地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杭州的女子个顶个的亭亭玉立,娇艳如花。

          这一天,临安城内的王员外家张灯结彩,大排宴宴,原来是王员外今年50大寿,大门口人来人往,客套寒暄。王员外与夫人张氏在门口迎来送往,好不热闹。王员外名叫王少安,面色和善,虽说今年50了,可看起来也就四十岁上下,身材挺拔,孔武有力。其妻张氏,名叫玉莹,面容姣好,身材丰腴。上身穿一件红色无袖紧身塑腰小纱袄,大v领口隐约可以看见里面贴身只有巴掌大小的粉色心形肚兜,肚兜下一对豪乳,透过纱袄可见胸前两点凸起,随着身体走动颤颤巍巍的实在诱人,下身穿一件大红薄纱短裙,裙摆堪堪包住肥硕的大白屁股,来回走动时可见騷屄内插一根按摩棒,按摩棒尾部有丝线分别穿过阴唇上的两只阴环,可防止按摩棒因为高潮掉出来,屁眼里插着一条黑色拉珠,拉珠尾端的一颗珠子和拉环清晰可见。

          按摩棒和拉珠都是墨家机关道承制,内部设有机关,按摩棒是上好的金丝楠木制作,内部有精心培养的鸣蝉,有大有小。这种鸣蝉鸣叫时只是翅膀震动,但不会发出声音。按摩棒顶部有一个开口,尾部有按钮控制开口打开闭合,插入后打开开口,鸣蝉会咬住女性的宫颈头,吸吮到淫水后会自动拍打双翅,按摩棒就会有震动感,刺激女性多分泌淫水,拉珠球也是一样,每颗拉珠球里都有一只鸣蝉,拉珠球上有小孔,淫水或肠液流进去,鸣蝉一样会震动。

          张玉莹的淫水和肠液一直流到脚下15厘米高的高跟鞋里,表情极是淫浪,眼神上翻,小嘴微张,修长的双腿痉挛发颤,显然已经爽的不要不要了。在二人身后还站着一位俊俏的少年,是王少安的儿子,名叫王俊卿,今年20岁,小伙子风流倜傥,一表人才。

          一脸书卷气,只是眼中不时闪现淫光与他的相貌堂堂的模样不太符合,右手拿一把折扇,一般的扇骨都是下窄上宽,下圆上方。他这把扇子的扇骨却是上下一样粗细,并且上下都是椭圆形状,不知为何做得有些古怪,左手抓着一把透明丝线,丝线连接着张玉莹的奶头騷屄等敏感部位,随着王俊卿的动作,张玉莹身体不断的摆动,有时还会出现痉挛。张玉莹双腿忍不住一阵开合,每次开合都有骚尿狂喷出来,【啊……儿子,别玩了,客人都来了,你这样让妈怎么接客呀!嗯……】

          【我操,接客?你个骚逼婊子想进青楼卖逼是不是?】

          说这手中丝线一阵猛拽,【啊……啊……】张玉莹瞬间身体狂颤,双腿大开腰肢来回挺动,努力的把騷屄向前递,像是再递一点就能得到无尽好处一样,下一刻又像退却的潮水一般腰肢突然向后收回,瞬间腰肢再度爆发,双腿再次大开,来回数次,终于在双腿极限大开騷屄前递到最大时一股激潮喷薄而出,按摩棒底部穿在阴环上的丝线瞬间断开,随着骚尿被喷出騷屄,掉在两米远的地上。

          张玉莹的淫叫戛然而止,眼球上翻,小嘴大张,一条穿着绿色舌钉的小香舌耷拉在嘴角,津液顺着舌头低落,胸前已经阴湿一片,可见大奶上两个奶头穿着乳环,心形小肚兜原来是用丝线穿在乳环之上。好半晌,张玉莹才又发出【喔……】的一声,终于在高潮中缓了过来。吸着气【嘶……嘶……噢噢……喉……】【儿……子,騷屄妈妈被你玩死了……噢……小屄上天了……噢,喷尿了……喷尿了……假鸡巴……啊……都喷丢了,啊……又来了……又来了……】说着騷屄里有喷出不少骚尿,王俊卿看着张玉莹大开双腿挺着騷屄的姿势,右手折扇顺势捅进了她的肉屄,【啊……儿子,不行了……让妈缓……缓】张玉莹屁股后缩想要躲开,啪……的一声,雪白肥美的大屁股就挨了一巴掌,臀肉被打的波纹荡漾。王俊卿淫笑道【贱屄骚婊子,别以为你是我妈就蹬鼻子上脸,居然敢把假鸡巴喷出来,哼……】【啊……对不起儿子,妈错了,你就饶了妈这一回吧】【呦呵……给脸不要脸是不,当着大伙的面说说……你是个什么东西】

          张玉莹一见儿子这么问,瞬间明白他想在大门口当着客人的面羞辱自己,心中忍不住窃喜【还是我儿子好,知道騷屄要调教羞辱才舒服,不像老爷就知道肏,一点情趣也没有】随即向前走了两步,抬手撕掉上身的薄纱小袄,又把短裙撩至腰既,挺了挺乳环上挂着心形肚兜的骚浪大奶,笑吟吟道【各位贵客大家好,我叫张玉莹,今天是我家老爷50大寿,感谢各位光临,刚刚我儿子问我是什么东西,各位贵客给做个见证,还能是什么东西呀?当然是老爷的騷屄老婆,儿子的贱屄妈妈,浪屄婊子,是看见鸡巴就走不动路得痴女,是一天不挨肏就不舒服的骚货,是勾引下人肏屄的婊子主母,是想去青楼接客的淫娃荡妇,是奶子骚騷屄浪屁眼贱,谁都能肏,谁都能奸,连骚嘴喉咙都想被肏的淫贱母狗,啊……儿子,骚逼贱货大婊子妈妈想做母狗,快给妈带上项圈狗链,牵着騷屄妈妈到大街上遛狗啊】张玉莹越说越兴奋,一张揉着大奶子,一手扣着那还插着扇子的肉屄。回过头来对着自己的丈夫王少安满脸羞涩的撒娇道

          【老公,我想给儿子做騷屄母狗,你不会怪我吧!你也知道我太骚了嘛,一天不挨肏浑身都不舒服,騷屄里不插点东西连睡觉都睡不好呢,好老公,你就让我做儿子的騷母狗嘛~好不好嘛~】

          说着这骚货居然满脸清纯模样,双手抓住王少安的一只大手左右摇摆。王少安很少无奈的笑着,满眼宠爱,伸手在张玉莹胯下撩了一下,低头闻了闻手上的气味,点头道【呵呵~还真是骚的不得了,老公我年纪大了,精力有限,就依你吧,哎~说实在的你这骚货我还没玩够呢,也就是俊卿,换了别人我可不答应】

          听闻此言张玉莹笑嘻嘻的在王少安脸上啄了一口,【老公最好了~嘻嘻~就知道你会答应我的,你放心老公,就算我做了儿子的騷屄母狗也可以让你玩我吖~你想怎么玩都行,别把骚货老婆玩坏就行~呵~】

          回头都是一脸淫荡的对着王俊卿到【儿子~你爸都同意了,你就收了騷屄妈妈吧!求你啦~】【嘿嘿,好,今天我就收了你这只大奶骚母狗,以后自称騷屄母狗,尊我为爷,去~给各位贵客请安,然后选一位贵客,求他把你屁眼里的拉珠拽出来,爷好给你安个尾巴,母狗怎么能没尾巴呢?不过~你要是敢把騷屄里的扇子掉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哈哈哈】

          张玉莹魇笑如花,对着王俊卿跪下,大奶贴地肥臀撅得老高,恭恭敬敬道【是~騷屄母狗记住了,以后您就是騷屄母狗张玉莹的爷,一切听爷的吩咐,騷屄母狗这就去给贵客请安,回来请爷给騷屄母狗带项圈狗链安母狗尾巴,汪~汪~】

          说完已经进入的母狗角色,学起了狗叫。站起身对着在场的宾朋飘飘万福,身子刚刚下蹲就感觉肉屄里的扇子向外滑落,【騷屄母狗张玉莹给各位大爷请安~啊~~】

          急忙双腿紧绷收缩肉穴止住扇子滑落,可也只是用騷穴夹住扇子头一厘米多点,整把扇子在胯下左摇右摆随时都有掉落的可能,但是“万福”的动作没做到位,也不能停止,啊~~张玉莹双手叠在腰上,又不能用手把扇子捅回騷屄,只能强忍着高潮的侵袭继续做下蹲动作,半尺多长的折扇在肉屄下来回悠荡,张玉莹浑身打颤,想对着众人笑可这情况又怎么笑得出来,只见她一会嘴角上扬一会微蹙娥眉表情说不出的精彩。做完标准的“万福”动作已经累的香汗淋漓了,暗暗用力夹住扇子继续说道【祝为各位大爷金枪不倒,御女无数。刚才各位都听到了爷给骚屄母狗布置的任务了,不知道哪位大爷愿意帮騷屄母狗拔了这拉珠呢?】说着还朝大伙抛了个媚眼。【我来~】【凭什么你来?要来也是我来呀!我爸李刚。】【切!李刚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是李天一,今天我看谁敢跟我抢!】一时间大伙争执不下。

          突然一声铜锣响,大路上来了一乘八抬大轿,正是临安知府刘玉州大人的轿子,原来王少安和知府刘大人相交甚好,刘大人也是给王少安贺寿的。大伙急忙近前来迎接,王少安和张玉莹王俊卿也都过来见礼,刘大人下轿和王少安客套几句便要进客厅落座,忽然有人道【都别争了,没看见刘大人来了吗?这事还得刘大人办才是】刘玉州停下脚步询问道【不知何事要本府处理啊?】张玉莹急忙摆动骚臀进前回话【刘大人,时方才騷屄母狗认了我儿做了主人,主人吩咐騷屄母狗要在众人中选一位大爷帮忙拔出騷屄母狗浪屁眼儿里的拉珠,主人好给骚母狗安狗尾巴,各位大爷都想帮贱母狗拔出拉珠,所以争执不下,刚好刘大人驾到,騷屄母狗求刘大人帮忙拔了浪屁眼儿里的拉珠,各位大爷没有意见吧?】说完张玉莹倒身下跪,一张俏脸贴到刘大人鞋上,骚浪的大屁股撅到刘大人腰际,还淫贱的左右扭动。刘玉州两眼淫光闪烁,伸手用力在那雪白肥硕的浪腚上抽了一巴掌【啪……】打的淫臀浪腚剧烈颤抖。【啊噢……】张玉莹感觉像触电一般大屁股疯狂抖动,强忍着快感使劲夹住扇子不让它掉落。【叫什么叫,你不是让本官帮你拔出拉珠吗?看你一身骚肉,拉珠上都是你这母狗的骚浪淫水。让本官拔出来的不可能了,不过本官可以打到你把它拉出来~哈哈~哈……】张玉莹一听暗暗欢喜,心想【哎呀~这刘大人真是会玩,要这样折磨我把拉珠拉出来,哎呀~羞死人了呢~不过我好喜欢呐~张玉莹你这騷屄母狗,大奶淫妇,浪屁眼儿贱货就该让人这么玩,玩的越狠你越骚,听见大人要打到你拉出拉珠,看看你的騷屄都湿成什么样了,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婊子,噢~不能在想了,騷屄就快夹不住扇子了~】张玉莹微微抬头,满面娇羞的对着刘玉州一笑道【刘大人您说的对,拉珠上有骚货的骚水怎么敢让刘大人动手拔呢,大人的法子好,抽騷屄母狗的大屁股,让母狗自己把拉珠拉出来,大人请稍等一下,母狗騷屄里的扇子要掉下来了,这扇子是儿子主人插进母狗騷屄里的,可不能弄掉的,騷屄母狗求求刘大人先帮母狗把扇子往騷屄里捅一捅,然后在抽骚母狗的浪屁股可好?】【哼~你个大奶騷屄贱货,扇子上也是你的骚水,自己想办法吧!】张玉莹一见刘玉州不肯帮忙,有些失落随即眼珠一转笑吟吟道【既然大人不愿帮忙那騷屄母狗也不强求,就请大人稍等片刻吧】说着只见张玉莹跪在地上的双腿渐渐离开地面,两只手臂撑起身体呈现倒立状,騷屄朝天,扇子垂直插在两片骚肉中间,双腿张开成一字,騷屄突然想婴儿小嘴一样蛹动起来,一点一点的把插在里边的扇子吞了进去,这操作看的大伙是目瞪口呆,【我艹,这騷屄神了啊,这样都行。】【牛逼,这功夫肯定是高级调教坊调教出来的】大伙不禁拍手叫好,刘玉州一边鼓掌一边说道【呵呵~不愧是高级调教坊调教出来的骚货,这倒立一字马騷屄吞折扇已尽显你这骚母狗的功底了,既如此你就倒立拉肛珠吧,哈哈哈哈】说完已是一巴掌抽在肉臀之上,噢~张玉莹一声浪叫,双腿绷得笔直,微微有些颤抖,刘玉州左右开弓,啪啪声不绝于耳,顷刻间雪白的大屁股上满是手印,红粉相间。

          【哈哈,骚货爽不爽?本大人打的你舒服不舒服,騷屄小婊子,今日本大人不光打到你拉出肛珠,还有打到你喷尿,正好你们府门口少一座喷泉,今天就拿你当喷泉,哈哈~画师,一会这骚货喷尿时给我画下来,回头找工匠赶制一座这个騷屄母狗的喷泉,送过来算作贺礼】【是,大人】刘玉州身后一人答道,张玉莹被打的双腿不断痉挛,一会曲起一会伸直,嘴里更是淫叫不断【啊~騷屄母狗谢刘大人,刘大人

          啊~~想的真是周全,嗯~啊~使劲儿~对,使劲儿抽母狗婊子的大屁股,啊~刘大人抽的婊子好舒服啊~噢……拉珠要出来了……要来了……要来了……啊~~】张玉莹满脸潮红,眼神迷离,双腿一字大开,“噗”……张玉莹的屁眼慢慢扩大一颗梨子大小的红色拉珠被挤出肛门,上面沾满的乳白色的肠液,拉珠上一根线绳深入肛门,挂在肛门上随着有些打摆的雪白肉体来回晃荡,【噢……呼~】刚刚拉出一颗肛珠的张玉莹仿佛有些脱力,身体微微颤抖,努力的来回摆动两条大腿保持平衡,稍微平稳了一下又把大屁股挪到刘玉州眼前,浪声道【刘大人好厉害~抽的騷屄母狗都拉出来了,刚才那一下差点要了母狗的命呢~舒服死母狗了,刘大人~母狗还要……要大人抽母狗骚屁股,还有两颗肛珠呢,刘大人使劲抽……使劲打……一定要让母狗都拉出来啊……还要抽到母狗騷屄喷尿啊……画师哥哥,一定要把本夫人……噢不……是骚母狗……把騷屄母狗画的骚一点,越骚越浪越贱越好……你要是画好了本夫人……啊不不不,本母狗可以让你随便玩噢,嘻嘻……啊……刘大人你好坏啊,人家正和画师哥哥说话你怎么就打人家大屁股呢……啊……害人家……噢啊……话还没说完呢】刘玉州顿声骂道【妈的骚货,你真是够骚够贱,刚才被打的爽了是不是,让你骚,让你贱,今日本府就让你爽到极点,尝尝本府御豚连环掌的厉害】刘玉州双掌上下翻飞,掌中隐隐有淡红光晕闪现,内劲直透张玉莹的大屁股,刘玉州还可控制内劲入侵直肠,刺激的张玉莹大腿瞬间绷直,臀肉被拍的大幅度摆动,被内劲刺激的直肠已经收缩痉挛,眼看肛门里的拉珠就要破门而出,刘玉州控制内劲强制肛门收缩,不让拉珠喷出,来回数次把张玉莹玩的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啊……哦……噢噢噢……大……大大……人呐,騷屄母狗的屁眼要被玩坏了,噢噢……啊……受不了……了……大人饶了母狗吧……啊……不行了……啊……】刘玉州不为所动,双手继续施为。张玉莹全身打颤,勉强支撑着保持倒立,娇俏骚浪的脸上已是泪流满面,已经被玩哭了,【啊……啊啊……大人……快住手……母狗不行了……呜呜……母狗受不了了……母狗想拉屎……求大人让母狗拉出来吧……啊啊……喷尿了……母狗要喷尿了……】一道水箭自騷屄喷出,飚起三米多高,随着张玉莹臀腰扭动,水线在空中甩出一道道弧线方才落下,騷屄里的扇子亦被喷起一米多高,落下时刚好砸在张玉莹阴蒂头上的阴环上,扇子的吊穗正好挂住阴环。飚尿的騷屄被扇子砸了一下蒙地收缩,骚尿戛然而止。张玉莹被刺激的有些歇斯底里道【噢噢……受不了了……大人你玩死我吧……活不了了……啊……騷屄母狗要被玩死才舒服啊……噢……噢……玩死我……玩死我……噢……又来了……又来了……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刘玉州见火候已经差不多了猛然撤去内劲,张玉莹屁眼失去内劲控制随即大开,噗……噗两声,一黄一蓝两颗拉珠连带着乳白色肠液被喷出肛门,騷屄里一大股骚尿也激射而出,屁眼里的肠液和骚尿形成两道水线,您别说,还真有点喷泉的意思。张玉莹保持着小腿曲起大腿一字打开像两只螃蟹钳一样的姿势,屁眼和騷屄不停的向外喷着肠液和骚尿,足足喷了三分钟才慢慢停下,但时不时的身体抖动一下,同时骚尿和肠液也会随着身体抖动喷出一点,浪叫也变得有气无力【噢……爽……噢……爽死了……噢……太爽……爽了……大人……您太会玩了……把骚屄玩的欲仙欲死……死去活来的……我虽然是儿子的母狗……但也请大人收我做个骚奴,大人您公务繁忙,但也要抽时间过来玩玩我的騷屄,屁眼儿,大骚奶……騷屄母狗怕您不玩我就活不了了,所以大人您一定要收了我,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肏就怎么肏,骚货答应您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合,只要您想玩我,骚屄我一律服从】【呵呵,你这骚货是想与本官做个靠山吧!看你骚劲儿还行,姿色也还不错,本官收你做个公用衙奴,衙内所有捕快衙役都可随意使用你,衙内无事你可在家中,有事必须衙内听用,你看愿意?】张玉莹一脸淫荡【州府衙内捕快衙役都有百十人,想想騷屄都要流汤了,骚奴愿意。】刘玉州道【既然你自己愿意,那好,明日去衙内领取服装和腰牌,还有即是衙奴在衙门做事也要有个职位和名字,职位么做个行走好了,名字嘛……全称“欠肏的大奶騷屄浪屁眼儿,不要脸的母狗婊子张玉莹张大騷屄”你看如何】张玉莹腰肢一扭,双腿着地一个铁板桥站起身来,对着刘玉州撅着屁股跪下道【衙内行走欠肏的大奶騷屄浪屁眼儿,不要脸的母狗婊子张玉莹张大騷屄叩见刘大人】【哈哈,起来吧,今日你家老爷大寿,不必多礼,明日衙内报到,本官再教你衙内礼仪,好了,吉时已到,王员外寿宴开始吧!】霎时间门口鞭炮齐鸣,屋内大排宴宴好不热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