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2)

加入书签

  百里碧瑶还真是亲自下厨做了几道小菜。

  “怎么都是辣的?”惠安公主吃了一口,连忙吐了出来,惠安身边的丫头春菊怒声问道。

  百里碧瑶有点无奈的问道:“怎么,惠安公主不吃辣的东西吗?这,这臣妇还真是不知道,若是知道一定不会做辣的东西的。”以前听苏陌尘说起过,杨氏皇族的人都有一个习惯,便是不大喜欢吃辣的。当然也有列外的,便是大长公主,杨家的人除了大长公主,其余的人都是不吃辣的,为此每一次的宫宴,大长公主的菜都和别的公主皇子还有娘娘们的不一样的。

  “你是故意的。”春菊冷声说道:“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公主最是不喜欢吃辣的。”

  百里碧瑶很无辜的带着淡淡的委屈说道:“这位姑姑,你都会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可是公主殿下也应该明白,臣妇并不是京城的人,只是一个偏远的南方小山野的农家女,对于京城中那些贵人娘娘的吃食习惯还真是不知道。”

  “还请公主殿下恕罪。”百里碧瑶说完之后走到一旁去福福身子,很真心实意的向惠安请罪。但是心里就是在说着,本姑娘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你能奈我何?

  惠安公主要是这个时候还看不出百里碧瑶的把戏,那还真是蠢笨了。当下只能是强忍着呛得流泪的感觉,说道:“不知者不罪,起来吧。本公主看来是没有口福吃到苏夫人做的饭菜了,这就打道回宫。”

  说完之后便温婉的对黄家老太太说道:“老夫人改日本宫再来看您。”

  黄家老太太急忙的说道:“公主殿下何必这样着急的回去,这就让阿瑶去为公主殿下做一些清淡一点的菜。”

  惠安公主想了想,随后淡淡的说道:“这,会不会太麻烦了。”

  黄家老太太说道:“有什么麻烦的,不就是做几个小菜。阿瑶赶紧去做了着人端上来,莫要让公主等久了。”

  百里碧瑶嘴角微微的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知道这个情敌公主不是一个很笨的人,还是可以玩玩的,随后点点头:“是的,外祖母,我这就去做,亲自为公主殿下下厨,赔罪。”

  惠安公主淡淡地笑了笑:“有劳苏夫人了。”

  “没事,公主殿下这般尊贵的客人,是我苏家求也求不来的。只不过是一顿饭罢了。”随后便带着人离开了。

  “夫人,您还真是亲自下厨去做饭啊?刚刚已经是做了饭菜,她自己不吃罢了。”玉晴有点怒了,夫人一回来便开始下厨去忙活,做出来的饭菜还被人嫌弃。他们家主子都没有这么大的架子,只不过是一个小公主罢了,有什么那么大的能耐?

  百里碧瑶淡淡的说道:“公主殿下难得喜欢吃我做的饭菜,要是不好生招待一下,到时候你家爷回来指不定得说我不懂得待客之道呢。”

  玉晴为苏陌尘辩解:“爷才不会这样说夫人呢。”

  百里碧瑶但笑不语,下厨去重新做了几道小菜:卤香鸡柳,鸡蛋炒芽豆,红烧肉,酒醉鸭。这些都是平日里比较常吃的菜。

  确实没有人知道在这些菜端上去的时候,惠安公主的脸色可以说是有那么难看便有那么难看了。鸡鸭都是惠安所不喜欢吃的,据说那是因为小时候惠安公主得罪了逍遥王杨远,被杨远扔去了御膳房后面养鸡鸭的地方里去,足足待了大半天,宫里的护卫才把惠安公主找到。当时惠安公主身上可是都是沾满了鸡毛鸭毛,看起来狼狈极了。从哪时候开始惠安公主的饭桌上就绝对不能出现有鸡鸭这两样食物。

  “怎么是这样的菜?”春菊的眉头又一次的深深皱起?难道就要公主殿下吃这样的菜?要知道公主殿下是从来就不会吃这样的菜的,这百里碧瑶根本就是故意的。

  惠安的脸色也微微的变了变,每一次看到鸡鸭便会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一段不堪的过去,想起自己明明才是父皇的嫡出公主却是要被一个该死的妃子所生的孩子给压制得翻不了身。每一次杨远淘气,除了事情,父皇都会很严肃的批评。而自己和皇兄和其他的兄弟们却是不一样,父皇完全就是放任的态度,对自己是这样,对皇兄是这样。做错什么事情,父皇只会说母后这位嫡母没有管教好孩子们,却是从来不会呵责自己半句。

  惠安公主知道,那不是因为父皇有多宠爱自己,而是因为父皇对自己和皇兄们从来就不会有多深厚的感情。因为不爱,所以便会放任自由。不管做得对还是不对,也不会多看一眼。

  “怎么,这些菜还是不合公主殿下的意?”百里碧瑶缓缓的问道。

  惠安知道要是自己再说这些菜不适合自己,那么传出去一定说自己是故意为难这个女人的。当下也不想再这里等下去了:“没有,闻起来很好吃,只是本宫突然想起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就不在这里吃饭了。”

  说完之后便站起来,向黄家老太太告辞了。黄家老太太还想要挽留惠安公主,可是想到今儿这些事情,当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叮嘱百里碧瑶亲自把公主殿下送出去。

  对于黄老太太那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态度,也没有多加在意。她若是想要自己伏低做小让她在外人的跟前有面子,自己做便是了。对于百里碧瑶来说这算不上什么事情。只要她不想着办法在这里折腾就好了。

  惠安公主走在前面,百里碧瑶跟在惠安公主的身边,只是慢了半步。身份摆在这里,百里碧瑶是没有资格和公主殿下并肩行走的。是以只能是慢上半步。

  “百里碧瑶是吧。”惠安公主扶着春菊的手,气质高雅的慢慢的行走着。不疾不徐,还真是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样子。

  百里碧瑶走在后面,人闻言,浅笑:“臣妇在呢。”

  惠安公主停下来,看着百里碧瑶:“你是第一个在本公主手上抢人的人,苏陌尘是本公主看上的。今儿过你只是出现得比本公主早点,他日,本公主一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百里碧瑶呵呵的一笑,随后淡定的说道:“公主殿下,大话谁不会说?难道公主殿下不知道,我家夫君和臣妇早就生死相许了,任何一个女人也不可能插足在我们之间。”

  “是吗?难道你就不知道,有些事情是没有绝对的。身份,这个景云,没有人比得上本公主。美貌,本公主比你美。势力,本公主是陛下的女儿。而你百里碧瑶什么都不是。充其量只是苏陌尘身边一个暖床的,日后有本公主,便不会有你的存在了。”

  惠安的脸色有点冷,有点怒。

  百里碧瑶却是看向苏家大门外的豪华马车,随后笑着说道:“公主殿下,豪华的马车,碧瑶的确是坐不起,也不需要。这样华丽丽的马车,并不一定比得上苏家的老马拉的马车脚程快。就如公主殿下的身份,碧瑶也不需要。因为碧瑶已经是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了。我的夫君,他就是上天赐予我最好的一切了。”

  惠安公主的脸色越发的苍白,最后淡淡的说道:“走着瞧,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喜新厌旧,那是男人的本性。”

  惠安公主说完之后在春菊的搀扶下上了马车。百里碧瑶看着浩浩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