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女人的小心眼(1/2)

加入书签

  听了夏天心的话,许今欢的眸光黯淡下来。

  每次跟夏天心对比的时候,许今欢就会觉得自己对北堂漠的感情特别渺小。

  看看夏天心,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会想着北堂泽,想着要怎么爱他才最好,而许今欢,做得最多的,好像就是从北堂漠那里索取。

  “天心。”许今欢轻声,“你别这样,有时候,人的一个憧憬只是虚的,真真实实得到的,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夏天心摇头。她并不想在去做什么努力和尝试,她该要为了这个家,为了自己的父母考虑。

  她终于想通了,与其一直耗着考不过律师证,不如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找一个爱她的男人,也能让父母祝福的男人。

  一段能够让家人和朋友都看好的感情,才会幸福和长久下去。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夏天心冲许今欢轻轻一笑,“放心吧!我跟泽会彼此找到真正的幸福,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嘛。”

  许今欢还想说什么,只听夏天心的手机响了起来。

  “以笙?是吗?真的!那太好了,我现在就赶过来!”夏天心的表情瞬间就开朗起来。

  挂断电话之后,许今欢赶紧问:“天心,怎么了?是不是有消息了?”

  “对!我现在就赶去警察局!”夏天心急道。

  “等等我!”许今欢赶紧拉住她,“你先吃点儿早餐。马上就好,不然你会没力气的。”

  “不用了,到时候去外面随便买点东西吃就好了,今欢,我现在迫不及待想马上见到以笙,他能帮我,他一定能帮我!”夏天心着急地恨不得现在就飞到陆以笙身边。

  许今欢无奈,只能去把火关掉,然后跟着夏天心一块儿赶去警察局。

  关上门的那刻,许今欢简直是恨死了北堂泽,竟然磨蹭了这么久还没来!

  他是走路吗?

  许今欢边看手机,边期待北堂泽快点儿来,她现在已经感觉到了夏天心想要离开北堂泽的想法。如果他不快点儿来。夏天心真有可能跟他说再见啊!

  许今欢都已经急坏了,夏天心偶尔看看她,并没有说话。

  夏天心知道许今欢在急什么,但是,很多事情其实真的是没办法,她跟北堂泽,就注定是要分开,不能在一起的。

  感到警察局之后,夏天心见到陆以笙了,北堂泽才打电话过来。

  “今欢,你们在哪儿?”北堂泽问,他都已经敲门半天了,也没见有人来开门。

  给夏天心打电话她不接,他就只能给许今欢打了。

  “你才打来!”许今欢简直是气得想骂人。“北堂泽,你到底把天心放在什么位子啊?她家里出事了,你不陪着她,喊你来,你还磨蹭这么久!”

  北堂泽汗颜,轻声回了句:“路上堵车。”

  堵你妹!

  许今欢简直想爆粗口。

  “我们在警察局呢!你快点儿过来吧!泽,我告诉你,失去天心,你绝对会后悔的!”然后,她气鼓鼓地挂断电话。

  许今欢再次走回到夏天心身边,夏天心已经跟陆以笙聊了很久,两人边说边写的在纸上记录着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能救人。

  许今欢也不知道该帮什么忙,索性就跟保镖一块儿出去给夏天心买份早餐。

  一想到夏天心要跟北堂泽分手,许今欢的心里还是惆怅。

  她边走边叹气,眼下,摆在她面前的难题太多了,乐百雄和乐暮雨对北堂漠的虎视眈眈,夏天心父母的含冤,加上北堂泽跟夏天心的感情,还加上乐烨和顾炎彬的纠缠,还有那好久没出现的唐美玲。

  这些人让许今欢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

  为什么他们就这么擅长找麻烦呢?

  不远处有卖包子的,许今欢走过去,知道夏天心爱吃老面馒头,便给她买了几个,想着陆以笙可能也没吃,就又买几个。

  她再回头问身边的保镖:“你吃了没有?”

  保镖一愣,他保护了这么多人,还没有谁会问问他有没有吃过早餐。

  “没吃吧?你要吃什么?自己挑。”许今欢很豪爽的说。

  保镖回过神来,冷酷出声:“我吃过了。”

  许今欢努嘴,难道保镖就都要是这副不苟言笑的表情吗?

  “那你吃饱了没?还要不要多吃点儿啊?”许今欢继续问,“你早上应该没怎么来得及吃吧?”

  保镖打量了许今欢一圈,声音依旧冰冷:“不用了。”

  许今欢彻底闭上嘴,这个保镖比北堂漠还冷。

  不不不!

  北堂漠根本是一点儿都不冷嘛!

  想到北堂漠,许今欢的心情又舒畅了些,她拿出手机,给他发出一条短信:要吃早餐哦!

  今天早上她出来得匆忙,都没有来得及跟他一块儿吃早餐。

  她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着他们出生之后,那个华丽的别墅里将会有更多的欢声笑语,她就打心眼儿里感觉幸福。

  不过,眼下,让她感觉幸福的最大阻碍就是乐百雄和乐暮雨了!

  许今欢的眼睛微微一眯,夏天心那边有陆以笙和北堂漠在操心,那么,乐暮雨这边,她能不能帮忙搞定呢?

  这么久了,她也没做出什么帮大家减轻负担的事情。

  想着,许今欢就开始酝酿自己该做些什么。

  当许今欢提着早餐回到警察局的时候,北堂泽已经到了,他跟夏天心离得很远,看起来,是夏天心故意躲着他。

  许今欢倒是觉得夏天心这样虐虐北堂泽还不错,但前提是,他们两个不要分手。

  她总感觉,像许今欢和北堂泽这样的情侣,是不应该分手的。

  许今欢将早餐递给陆以笙和夏天心,然后再走去北堂泽身边,问:“吃早餐了没?”

  北堂泽摇头。

  “哪,虽然你的各方面表现都让我不满意,但想着你曾经是我师父,早餐还是给你买了。”许今欢说着,将馒头和牛奶塞给北堂泽,“好好对天心,等到失去了,你后悔都来不及呢!”

  北堂泽轻轻点头,可现在的问题是,不是他不想对夏天心好,而是她根本就不给他机会了。

  他刚才来警察局,她就没理过他,反倒跟陆以笙是一对的感觉。

  许今欢将北堂泽拉到一旁,问:“泽,你跟我说说,你对天心究竟是个什么感觉?”

  北堂泽一愣,没想到许今欢会问这个问题。

  许今欢皱起眉头,问:“没答案吗?”

  北堂泽犹豫了会儿,再很颓然的摇头。

  他昨天一晚没睡,就是在想他跟夏天心之间的问题,可是,一直想到天都亮了,他还是没有答案。

  “你怎么能这样?”许今欢不满,“天心是怎么对你的?你又是怎么对她的?现在她最需要的人就是你,可你就是这么对她的?”

  北堂泽没出声,对夏天心,他说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心态。

  许今欢只能干着急,现在分明是北堂泽都没看清楚他自己的心,她跟着凑合,或许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

  而且,夏天心现在估计也没有心情去解决跟北堂泽的感情问题。

  会不会就因为这样,他们两就分手了呢?

  许今欢不解的看着北堂泽,冷冷出声:“失去天心,你肯定会后悔!”

  北堂泽没有说话,望着许今欢愤愤离开的背影,他只是难受地将唇角一扯,然后再看向不远处的夏天心。

  ……

  日子忙碌的过了两天,陆以笙答应做夏天心父母的律师,公司的很多事情就只能先交给许今欢做。

  许今欢扶着腰,坐在陆以笙的办公室里,她现在就像是个小老板似的,陆以笙完全不管她,也不需要她汇报,就像是把公司拱手让给她似的。

  她在心里直乐,再看向时间,已经快到中午吃饭点了。

  每天一到这个时候,北堂漠就会让人给她把饭菜派送过来,然后两人视频,一块儿吃饭。

  虽然是两个不同的地方,但也感觉像是在一起。

  打开视频,就露出北堂漠那张帅气的脸。

  “你先吃,我还有一份文件,看完我再吃。”北堂漠轻声说。

  许今欢点头,再看向那一旁的午餐,也就先不打开,想等着跟他一起。

  不然,一个人吃饭,那是件多么无聊的事情呀!

  北堂漠太忙,也没注意许今欢现在有没有吃,他还在跟那份合同较劲,看究竟该怎么签才能让自己处于优势地位。

  许今欢也不催,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北堂漠,她喜欢看他工作时的样子,那么认真,那么成熟,而且,有一股运筹帷幄的感觉。

  这个男人,她其实到现在还没明白他是怎么喜欢上她的。

  不过,他喜欢她,真好!

  许今欢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遇见像北堂漠这样的男人,在跟顾炎彬离婚之后,她一度认为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到了,可原来,上帝在为你关闭一扇门的时候,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而很显然,这扇窗是许今欢认为最合适的。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北堂漠突然抬眼,才看见许今欢正呆呆地看着他。

  他懵然想起,赶紧问:“你吃完了?”

  “你忙完了吗?”她小声问。

  她不敢太大声,万一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