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为什么要分手?(1/2)

加入书签

  接收到陆以笙传来的信号,北堂漠的心提了提,下意识看向夏天心,然后再看向许今欢。

  夏天心也看着许今欢。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什么都没说,只是眸光里有一片死寂的荒凉。

  “天心。”许今欢小声喊道,“你还好吧?”

  夏天心轻轻点头,紧了紧手中的包,再抽离陆以笙扶着她的胳膊,缓缓地往前走。

  “天心!”许今欢的声音不由加大。

  陆以笙冲许今欢摇摇头,示意她在这种时候不要打扰夏天心。

  “怎么了?”北堂漠问陆以笙。

  “刚才天心见到她父母了,他们说这次是有人故意陷害他们。”陆以笙轻声回道。

  “故意陷害?”许今欢有些懵。“是竞争对手做的吗?那……找得到蛛丝马迹吗?”

  “我们还没有了解事情的整个经过,暂时不好下定论。”陆以笙说,“不过,大家都会全力以赴帮助天心。”

  许今欢看向夏天心,一直以来,夏天心都在她身边帮助她。

  现在,夏天心有事了,她当然也要做些什么才行。

  “今欢。”陆以笙喊住她,“天心现在的情绪不稳定,你一个孕妇,自己照顾自己都很麻烦,就不要去照顾她了。”

  “那怎么可以?”许今欢当即反对,“我有事的时候,天心一直都在帮我。”

  “现在不一样。”陆以笙看了眼北堂漠,“这件事,我怀疑跟乐百雄有很大的关系。”

  听了陆以笙的话。许今欢一愣,而北堂漠却是很不赞同的瞪着陆以笙。

  北堂漠并不认为将这种猜测告诉给许今欢听是个正确的决定,他认为,有关夏天心的事情,他们这几个大男人暗中处理就可以了,不要牵扯上许今欢和两个还没出世的孩子。

  可是现在,陆以笙已经将话说出来了,很多事情,就都由不得他控制了。

  “乐百雄?”许今欢喃喃出声,“他怎么……”

  这瞬间,许今欢忽然想明白了。

  看来,是因为夏天心帮她,得罪了乐暮雨。所以。夏家现在才会有这样的遭遇吧!

  她是个倒霉星么?

  谁接触她都要倒点儿霉?

  “今欢。”北堂漠轻声,“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别有心理压力,知道吗?”

  许今欢点头,看向北堂漠,说:“我想帮天心。”

  “这……”

  “我会用很正确的方式,在做什么之前,都会告诉你,征求你的同意,好不好?”许今欢着急地问,“或者,我还可以拽上以笙跟我一起!”

  陆以笙挑眉,问:“你干嘛就先帮我决定了?”

  “天心是你的员工,你不帮她谁帮她?”许今欢振振有词。“考验你是不是个真男人的时候到了!”

  陆以笙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许今欢给他扣的这顶帽子未免也太大了。

  他自己的事情都没有搞定呢!

  哪里可能花全部精力陪在许今欢身边,帮她搞定夏天心的事情?

  “漠,你可真是找了个好老婆。”陆以笙很不爽的出声,“她让你可以有时间处理公司的事情,吊着我来帮天心,可真是聪明!”

  许今欢白了陆以笙一眼,说:“漠肯定也会跟着一起帮忙,但相比起来,你是大律师啊,这方面,是你的强项啊!”

  陆以笙两手一摊,“得!你强!”

  陆以笙本来是想调节一下气氛,可却不见许今欢有任何开心的笑脸,他也只能作罢。

  许今欢望着夏天心的背影,想追上去,看见北堂泽赶来了,也就不去凑热闹了。

  “漠。”许今欢看向他,轻声发问:“天心的家人不会有事,对不对?”

  北堂漠点头,“我保证,不会让你背上这个压力。”

  许今欢这才稍微放心,她知道,如果不是有把握的事情,北堂漠肯定不会这样斩钉截铁的。

  回到家之后,许今欢捏着电话想给夏天心打,又担心自己问什么也是于事无补,只能给北堂泽发条信息,让他对夏天心耐心点儿,千万要陪在她身边。

  在这种时候,如果北堂泽也离开了,那夏天心的心里肯定不好受吧!

  可是,夏天心跟北堂泽的感情却遇见了瓶颈。

  “天心。”北堂泽轻声,“吃点儿东西吧,你没有力气,怎么给你爸妈洗刷罪名?”

  夏天心没有说话。

  但她知道,有句话她必须要对北堂泽说,只是,她熬到现在都还没有勇气将那句话说出来。

  “天心。”北堂泽继续劝,“多少吃点儿,大家都陪在你身边,会替你解决问题的。”

  “你把饭菜放那儿吧,我会吃的。”夏天心轻声,将眼泪一擦,语气又变冷了几分,“还有,我们分手吧。”

  “天心?”

  “我说,我们分手!”夏天心对上北堂泽的双眼,“我再也不想跟你在一起,我累了,不想再整天围着你打转。”

  北堂泽曾经以为,当有一天夏天心愿意主动跟他分手的时候,他会很开心,毕竟,终于甩脱这个他不爱的包袱了。

  可是,他现在的心却是揪着一疼,张了张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走吧。”夏天心下起了逐客令,“我想一个人待着,仅仅只是看见你都觉得累。”

  “天心……”

  “你就只会叫我的名字吗?”夏天心哭着吼道,“你有为我做过什么吗?有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吗?我们俩在一起这么久了,你甚至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我就像是个跳梁小丑一样,整天想着怎么哄你开心,怎么让你多看我一眼,北堂泽,我真的累了,你走吧,现在就走,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烦你了。”

  房间突然就安静下来,夏天心跟北堂泽对视着,两人的目光里都是深邃。

  终于,北堂泽率先开口,打破了房间的安静,轻声说:“你冷静点儿。”

  夏天心移开眼,说:“现在应该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冷静的事情了。”

  “……”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爱你,可跟你在一起之后,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那种很开心的心情,我成天惶惶度日,比之前还要提心吊胆,总想着怎样才能做到最好,患得患失地让自己快疯了。”

  夏天心说着,吸了吸鼻子,又继续说:“其实我没有什么很大的出息,也没有想要做什么很大的事业,经历过我爸妈这件事,我也该长大了,总照着自己的性子来,根本不行,不仅让你讨厌我,就连我自己都讨厌我。”

  “我没有讨厌你。”北堂泽轻声,“天心,你心情不好,我能理解。”

  “这根本就不是心情好不好的问题!”夏天心拉着北堂泽就往门口推,“我说得还不清楚吗?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喜欢你,我就是一直没追到你,所以我郁闷,我不想放弃。现在,都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我还有什么好郁闷的?我们分手吧!以后,连普通朋友都不要做!”

  说着,夏天心将门重重一关,然后坐在地上,背贴着门,以鸵鸟的姿态抽泣着。

  北堂泽站在门口,这扇门是他跟夏天心之间的阻隔。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他很乱,当期待中的那一刻来临的时候,他不如想象中那么轻松,这更是让他慌乱。

  可是,夏天心已经这么决绝地推他出来,让她冷静地安静会儿,也是件好事吧?

  想着,北堂泽长舒一口气,再看了眼紧闭的大门,说:“天心,那你要记得吃饭,吃完饭后,好好睡一觉。”然后就迈步离开。

  夏天心抬起头,脸上满是泪水。

  犹豫了会儿,她赶紧起身,走廊上却根本没有了北堂泽的人影。

  他果然,很庆幸她能先说分手吧?

  夏天心的心绞痛得厉害,她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是,一想到父母在监狱,未婚夫也不要她了,她就只能嚎啕大哭。

  ……

  天边亮起了一丝丝亮光,许今欢醒得很早,她看着在身边的北堂漠,往他的胸膛贴了贴。

  “醒了?”北堂漠慵懒的声音响起。

  “漠。”她很主动地抱着他,“你今天不用送我去公司了,我想去天心那儿看看,毕竟泽粗枝大叶的,也不怎么会表达,我担心他们。”

  北堂漠想了想,才说:“那我送你去天心家。”

  “你去忙公司的事吧!没关系的。”许今欢说。

  “我送你去。”北堂漠坚持。

  “哎呀!”许今欢不耐烦,“别墨迹了!以后有你需要帮忙的时候,所以,现在这些小问题你先交给我,像你这种大人物,肯定要出现在重要场合才行嘛!”

  北堂漠抱过许今欢,小声说:“那你要答应我,别被她的悲伤情绪感染,你怀个孕,成天没想什么开心的事情,到时候孩子生出来,眉头就习惯性地拧着。”

  “好,我答应你,我会苦中作乐,让自己保持很愉快的心情。”许今欢保证,“那我去看天心啦。”

  “还有一个条件。”北堂漠抱着许今欢不肯松手。

  “又怎么了?”

  “这几天吗,还是让保镖在你身边守着吧?他距离你远远的,很多时候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