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我把我的婚姻,卖了!(1/2)

加入书签

  可许今欢怎么能不想多?

  她本来对北堂泽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是感觉他这个人特别热心,两人也比较谈得来。

  但被北堂漠这特意地提出来,就仿佛她是故意接近北堂泽,想对他有所企图。

  被顾炎彬伤过之后,她只想考得律师证,然后给自己证明车祸的清白,感情的事,她碰都不想再碰。

  本来北堂漠提醒一下也没什么不对,可为什么她的心里会那么堵,感觉自己又被侮辱了一遍似的呢?

  “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不会觊觎北堂泽先生。”许今欢的声音冷了下来,“如果我这辈子跟他有任何不清白的关系,随便你怎么处置都可以。”

  说完,她转身,离开的背影落寞又孤寂,还带着无言的愤怒。

  北堂漠一脸阴郁,看见她对感情的事情这么敏感,就知道她心里的伤口根本没有半点儿愈合。

  她这个人也真是奇怪!

  换做别人,现在肯定成天在家自怨自艾,而她却只是偷偷地哭,看表面,根本看不出她有什么痛苦,反倒是乐观向上得让人想以她为榜样。

  回到卧室的许今欢呆呆地坐在床上,她并没有生北堂漠的气。

  毕竟,他们家的条件她是清楚的,门当户对也是大部分人的想法,他将一份可能发生的事情先杜绝,也省得以后麻烦。

  可她却就是感觉胸口闷闷的,一想起北堂漠的刻意提醒,就特别不爽。

  接下来这两天,许今欢几乎在躲着北堂泽和北堂漠。

  大部分时间她都窝在卧室里看书,还谢绝北堂泽当她的老师,每天泡图书馆都花好多时间。

  没有人指点,自学那些律条,确实费劲。

  找不到许今欢人的北堂泽不淡定了,直接跑去北堂漠的办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