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寿宴〔上(1/2)

加入书签

  一百零七寿宴

  十月十七,正是贺老太太六十大寿。@樂@文@小@说|因是整寿,贺府着意大办一场,请了不少的亲朋故旧。贺峥作为长孙,尽管和贺老爷不和已是括苍县人尽皆知的事,明面上还是要过去充个孝子贤孙的。而作为契兄弟的舒忱自然也是要一同前往。

  天未亮两人便早早起了,早半个月就裁了新衣,此时穿戴整齐了便往贺府老宅去。

  “要是困,就到了府上找间房歇着,等开宴了再出来也不迟。”贺峥瞅着舒忱倦怠的样子,有些心疼。这段时间舒忱经历了许多事情,加之之前刚去府试,身子很是有些亏空,最近都好生在家将养着,还没有起的这么早过。

  “哪就这么娇贵了。”舒忱失笑,“再说了,今日是祖母大寿,你二娘……总是要出来露面的。指不定有什么事儿呢,我躲着睡去了,留着你一个人我可不放心。”

  二人虽相识时间并不是特别长,但一起经历的事情却不少,相互扶持的经历使得彼此早已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还能把我吃了不成。”贺峥捏着舒忱一只手在手心里搓揉着,揉得舒忱烦了他要挣脱开,这才换成十指相扣的手势老老实实的握着。“再说了,外祖母说了这事儿她来动手,我不躲着点,还怕坏了她老人家的事儿呢。”

  两人到了府上,贺府早已一片张灯结彩。可见得虽然贺府这一年来生意不算太顺遂,家底还是有的。贺老太太、贺老爷都还未起身,按照规矩贺峥得先去贺老爷门前请安,待贺老爷起了,父子再一同前往老太太院里请安。

  贺老爷虽对这个儿子诸多意见,但今日是母亲的大寿,也不好在这好日子上教训贺峥,没的冲撞了。也不用贺峥伺候,只让二人等在门外。不多时,贺嵘、贺岼也来了。

  贺嵘贺岼许久没见贺峥,不禁有些意外。贺岼还好,与贺峥并无什么过节,安安生生地跟大哥请了安。贺嵘便不同了,一张脸颇有些扭曲,但到底记得规矩,也冲贺峥舒忱一拱手。

  二人对视一眼,贺峥眼中颇有几分不怀好意,特特装作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去跟贺嵘寒暄,还句句话往小李氏身上扯:“许久未见二娘,前些日子给祖母挑选寿礼,正巧看到些适合二娘用的玩意儿,今日也一并带来了。听闻二娘身子一直不适,你忱哥母家外出跑商拿来了许多燕窝,也正和二娘吃。一会儿让厨房炖上一些,早饭正好祖母和二娘都尝尝。”

  贺嵘毕竟年纪小,功力不够,心里憋气全显在脸上,对贺峥十分的冷淡:“母亲自有大夫调理膳食,大哥不必费心了。”

  正说着,贺老爷从房内出来,见贺峥和贺嵘站在一处说话,面色倒稍霁。冲他们点了点头便,父子一行人往老太太院里去。

  贺老太太已经起了,女眷们起的更早些,贺二太太、三太太,几位小姐、姨娘也都围在老太太屋里,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贺二老贺贺三老爷也立在院中,待贺老爷来了,才跟在身后一起进了屋。

  先是大家一起给老太太磕头行礼,之后互相问安。贺峥奉上早已准备好的寿礼,一件孔雀羽配上金线织就的大氅,这个时节穿上正好。老太太喜欢的不得了,当即就试了一试。舒忱又拿出几个各种毛皮做的手捂子送给女眷们,这才像是刚发现似的问道:“咦,二娘呢?——给老太太做大氅的孔雀羽剩了些,契兄说之前不懂事惹得二娘不悦,特意陪着织锦做了件斗篷给二娘赔礼。怎么,”舒忱笑道:“老太太的好日子,二娘还躲懒不成?”

  原本有说有笑的众人都僵了一下,还是贺老太太开了口:“她身子不适,今日也不好让她操劳。你们两个孩子有心了,她今年身子不好,也出不得门,这斗篷留着也是白糟。峥儿拿去给你舅母吧,这颜色趁着她合适。”

  “这怎么行,”贺峥连连摆手:“舅母那里自然还有别的孝敬,既然二娘身子不适,我便寿宴之后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