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帷幕卸后始觉梦(1/2)

加入书签

  牛成猛吸了口烟,扔掉烟头,张臂抱起女儿,尽享天伦之乐。日亲日近,日远日疏,舒金花素颜素衣悄悄看他。袅袅香烟里,簿簿雾蔼中,往日英俊倜傥的男人,如今头发失去了光泽,髯须冒出,风度还是那么优雅,人依旧那样注重仪表,真是百折不饶她心疼地说:“你瘦啦。”牛成站了起来,满脸羞愧,“家宽出少年,这一连串不顺心的事,有什么办法。”舒金花似乎罪孽深重,小心翼翼地问:“兰姐去年做了手术,没想到那么不堪一击,还是走啦。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是不是没钱医治造成的”

  舒晟左手牵爸爸,右手牵妈妈,舒金花用纸巾擦了下瓷砖面,三人坐在花池上。往事不堪回首,牛成难以启齿,“她主要是病情进入了晚期,复发后癌细胞扩散至骨髓和内脏;当然,有钱及时治疗也会好一点。前两个月我打过你电话,两次都没有打通,我估计你换了号码,加上已经借了那么多钱,哪能老指望你,那不成了敲诈。”

  舒金花惭愧道:“那号码欠费,很久没用了,我以为兰姐手术大病痊愈,再往来对大家没有好处,于是锁在抽屉里。你真糊涂,兰姐治病是大事,你电话联系不上可以找我啊,我们是什么人你帮了那么多,何况我们伤筋动骨,刻苦铭心爱过一场,还有个晟晟,就是二十万、三十万也应该拿呀。我早就说过,宁叫钱吃亏,不让人吃亏,到头来还是弄出这个下场。”

  牛成追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悔恨交加,“我计划尽量先找别人借,不行了最后还是要找你的,谁知道她受不了折磨会寻短路。”舒金花内疚生悲,眼睛渐渐濡湿,“兰姐多好一个人啊,我对不起她,今生今世还不了啦。”牛成反过来安慰她,“事已过去,覆水难收,说得再多也毫无意义。只是你去年冬季借给我的那五万元,欠条上写明两年内还清,看来今年和明年还不出,要推后啊”

  此时,舒金花才知道老人家从中又做了手脚,气嘟嘟地说:“妈喜欢长嘴长舌,这点钱打什么欠条,回去后我让晟晟把那借条撕掉,你别放在心上早知道有那么大的变故,我再熬一年,和衷共济,也不至于这样。现在有老巫了怎么办”

  “你别自责,世上很多事不能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你也别顾虑重重,我不会打乱你的既定生活。你同老巫组成了新家庭,我没有资格,更不忍心插上一杆子。从良心的层面讲,我帮过你,你也帮过我,咱们谁也不欠谁,并且晟晟还由你带着,我知足了。所以,我决定还是出去打工为好。”

  人生坎坷,天命难违;命中八尺,难求一丈。两人踌躇不展,无可奈何。站楼上的自鸣钟一声一声荡漾,时间已是七点。胖哥打来电话,“牛成,还没有到马上要进站了的,你抓进时间,我在二号候车室等你。”牛成抱起女儿,抽噎着说:“晟晟,爸爸不能经常来照顾你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