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3晨风(1/2)

加入书签

  窦玄这一问,问的满场皆惊,难道大家又要一起出手对付照妖镜吗?

  窦玄回头一看,竟然有些不认识的高手默默退场,跑了!

  是啊,谁不想活下去呢?这是个让我一直自量的问题!

  和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的照妖镜作战,那诸葛易与浣北海不就是下场吗?

  看的窦玄怒眼圆瞪,诶了一声,走到洞壁前一拳砸了上去,“我窦玄一生就是杀人而已,从未想过还会救人,还会与人并肩作战,刚才与东洋人厮杀,感觉大家都将指挥的重担交给我,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同胞、什么叫保护!连我窦玄这浑人都想明白了,怎么还有人跑路了?”

  窦玄说完,又朝洞口看去,惊的下巴也跌下来了,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又溜走了不少人。

  我看着人间众生相,有些好笑。确实,还有好多人什么都不懂!

  凌杰西将叉子一扔,“哎,没想到啊,原来事情的结局是这样!我回国之后想要报效中华道门,却是卷入了这么多纷争,屡次被利用,还做下了错事!不过楚前辈要是不说我们不会立刻灭亡,也许他们就不能陷入温水煮青蛙的思维。”

  凌杰西坦言不会立刻灭亡,又有些人走开了。

  搞的凌杰西一扇自己嘴巴,多说多错!

  却听诸葛旭嘿嘿笑道,“是不是诸葛易打开照妖镜的方式不对,这里面其实藏了好东西,你们故意诓我们呢!”

  没想到还有死不悔改的人,被诸葛羊一个大嘴巴子抽的一对吴钩当下落地,“现在你还看不清现实吗?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里面有什么了?”

  诸葛羊以为自己打醒了诸葛旭,却让不少人连最后对照妖镜的幻想也没了,更是默默的离开了,瞬息间,搞明白了一切的人,走了七八成,只有少数人还肯留下,观望一下事态的发展。

  这种人真的还有必要去救吗?我如是问道!

  董瀚麟长笑一声,“够了,还有这么多人肯留下来作战,我想将来还有希望!”

  董瀚麟拉起童菲菲,拥抱了一下,对所有人抱拳说道,“望诸君继续努力,不要让中华道统消亡!瀚麟拜求了!”

  说完董瀚麟咬牙取出自己的阴阳钱,捏了手印,这就要往岩浆之中跳去!

  “不要啊,瀚麟!”童菲菲拼命抱住了董瀚麟的一条腿,董瀚麟本就受了重伤,差些摔倒。

  我也扶住董瀚麟,“其实,我明白了,应该是轮到让我去完成重任了吧!或许这就是我机缘巧遇走到今天的意义!”

  这话听在他人的耳朵里,都是一愣,可又理所应当!

  “表哥!你法身其实不是也已经碎了吗?”我无情的揭穿了这个现状,站起来,就看见楚时招已经走到我身后,抚摸着我的额头,“小天,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起名叫小天吗?”

  “因为在这个大天之下,只有你是我的小天啊!如果你肯原谅爷爷……”

  我没有说话,退开了楚时招的身前,楚时招的眼睛里有一丝失望。

  我走了一步,楚时招突然叫道,“小天!去吧……”

  我点点头,又走了一步,忽然说道,“爷爷,保重!当你的孙子,我很自豪!”

  我不知道他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或许有些惊讶或者欣慰!我猛然一踏步,突然从胸口上扯下那块玉来,丢向董瀚麟,“表哥!帮我复活以甜!”

  同时我掐着一道阴阳钱法印,在照妖镜面前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吸扯力,灵魂也离开了身体!

  我回头,看见我自己倒下,我正视,照妖镜的召唤!

  斩妖除魔,为报苍生!

  我双手捏出九字真言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荡平……”

  我剩下的声音渐渐消失,照妖镜精光一闪,打开了一个通道,我就进去了!

  时光流转,隧道扭曲。

  噗通一声,我貌似摔进了一片茂林之中,摔的我额头生疼,抬眼一瞧,湛蓝的天空上飞着许多长了翅膀的牛,此处一望无际的箐箐绿草,走过一条长了几百只脚的蛇,“这、这是哪里?”

  我赶紧爬起来,正要拍拍衣服上的杂草,就觉得肩膀一重,被人拍了一下,我一回头,我草!哪里来的丑八怪,这梳小辫的男人有一半脸都是枯萎的!另一半脸还算正常!

  不过也不能因为人家长的丑咱就有偏见不是?

  我挠挠头,他就问我了,“你是谁?从哪来的?”

  “我叫……呃……”我忽然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挠我,低头一看,就抱起一只肚子圆滚滚的大猫来,“好大的一只山猫啊!”

  “山猫?”那个丑八怪、不!那个陌生人就笑话我,“你这年轻人怎么这么没见识,这是饕餮啊!”

  “饕餮?我草,你骗谁呢!”我看这玩意就是一只猫啊!不过管他呢,说不好这人是个神经病,我就把这山猫给扔了。

  我又看见天上飞了几只长了一只脚的恐龙,连忙躲到那人后面,那人赶紧说,别害怕,这个飞的叫夔牛,很温顺,不伤人的!

  “夔牛?哇,好高级耶!这是哪啊?赶上动物园了!”

  “动物园?那是什么?”

  我挺好奇,这家伙怎么连动物园也不知道,这个丑陋的男人就拉着我向前走,和我吧啦吧啦的讲起来,“小兄弟,看你是新来的,我好久没和人说说话了!给你介绍一下!”

  他一指前面下棋的两个人,“那个叫玉皇大帝,那个白胡子的叫太白金星!”

  又指着前方一个高大威猛的人,“他们名字都不记得了,那个站在树上发呆的叫托塔天王!时间太久了,都站傻了!”

  我恍然大悟,好像都是很厉害的人,但是这些外号似乎在哪听过!

  这个还能说话的家伙问我,“小兄弟,你到底叫啥?”

  我挠挠头,“我叫……我草!我想不起来了!”

  “啊!你也想不起来了?哈哈哈……都想不起来了!那我叫你无量天尊吧!”

  “行啊!那你叫啥?”

  这个男人连忙神秘的叫我靠近他,“我呀,我知道我的名字!我进来的时候带了一个玉佩,上面刻着我的名字!你看!”

  我一瞧,“你叫林灵素?”

  “昂!你瞅瞅你身上带没带什么能告诉你叫啥名字的东西啊!”

  我赶紧摸了摸,好像口袋真有个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个小巧的粉色手机,咦,这是哪里来的?我仔细的想啊想,忽然脑子里现出几个模糊的镜头,大雪纷飞,一只小手悄无声息的将这个手机塞进了我的口袋!

  我打开手机一看,里面只存了一个电话号码,写着念甜两个字!

  “不会吧!我叫念甜?这也太扯了吧,好像女人的名字!”

  林灵素估计没见过手机,老问我这是啥,我也懒的和他说,想要拨出去,但是没信号!

  接下来的日子很安逸,我可以自由奔跑在绿色的平原上,不用为三餐发愁,因为不会感觉到饥饿,托塔天王是个棒槌,一直站在树上不动,偶尔我也逗饕餮玩,时间久发闷就看看玉皇大帝和太白金星下棋,我指点一步棋他们根本不理我,可能已经不会说话了!

  这让我很恐惧,会不会有一天我也变成这样呢?

  我躺在山坡上的草地上,渐渐开始思考,我从哪里来、来干什么?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没有夜晚,天上有两个太阳,轮流交替!

  镜外……

  一个戴着眼镜的胖子手里提了一瓶酒,还拿着一袋花生米,慢慢坐在一个石墓上,呷了一口酒,“啊……好酒!”

  刚把酒瓶放下,就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人路过,顿时惊叫一声,“你是秦苏!”

  只见这名为秦苏的人穿了一身运动衣,身材蛮不错,还故意把衣领拉开,很时尚,秦苏一指胖子,“刘大能!”

  “哎呀,秦苏!”

  “大能!”

  两人拉着手十分高兴,刘大能问道,“你、你这是来祭拜老爷子来了?”

  “是啊!你是来看以甜来了吗?”

  刘大能把玩着手里的酒瓶,“嗯啊,拜完了老爷子就顺便来看看!从那天开始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