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神官大选(1/2)

加入书签

  三月初九清晨,几声清脆的玉铃铛声叫醒了沉睡的长街,大安县祭启程前往州城参选神官,除了神殿的接引仪仗,同行的尚有大小华车三辆,亲随护卫百人。

  仪仗缓缓地出了南门,大安百姓夹道叩送,却无人知道叩送的已非大安县祭,而是闻名四海的南兴英睿皇后。

  从大安县到庆州城约莫要十来日,沿途有驿馆接待,每日走多少路程都已事先定好。晌午时分,仪仗停在官道上歇整,暮青从县祭的马车里下来,上了前头接引使的华车。

  车内甚是宽敞,四角置有斗柜繁花,中间焚着药炉,巫瑾盘膝坐在锦垫里,手中握着本古卷,抬头望来时,面容在花前香后显得有些苍白。

  暮青问道:“大哥好些了吗?路上可觉得颠簸?”

  巫瑾打趣道:“总比跟着妹妹行军舒适。”

  暮青闻言,把头一低,咳了一声。

  “县庙里都安排好了?”巫瑾这才问起了正事。

  “嗯。”前两日巫瑾闭门养伤概不见人,暮青便没拿这些事扰他,而今听他问起,她才回道,“此番借参选神官之由前往中州神殿,带着俘虏累赘,我已命人将木彦生和端木虺等人关押在了雁塔内。神道门和县庙里的护卫全都换成了神甲侍卫,庙祝等职司由景家人接手,其余侍卫化整为零,乔装前往中州。我们的随行仪仗不足两百人,挑的侍卫全都各有所长,考虑到沿途需与各州县官吏接洽,接引使就交给景子春假扮了。云老年迈,我本打算把他安置在大安县庙里,可他担心大哥,一意随行,我只好让他假扮老家院,待到了驿馆,恐怕还得有劳大哥屈尊假扮县祭的长随。”

  今早一随仪仗出城时,巫瑾就猜出了暮青之计,此刻看她穿着县祭的官袍,说着要去参选神官,他心中竟毫无波澜,甚至忍不住摇头失笑,“这天下间敢在图鄂搅动风雨的女子,除了我娘,也就只有你了。”

  暮青低着头,一板一眼地道:“我们本就不是来做客的,这风雨自是搅得越大越好。”

  说罢,暮青将手探入袖中,取出一只面具双手呈给了巫瑾。

  巫瑾愣了愣,眼瞅着暮青,手接着面具,竟一时忘了看。

  暮青仍旧低着头,说道:“衣袍傍晚会有人送进来。”

  说罢,就有下车离去之意。

  巫瑾一时无言,直到此时他才发现,暮青从进了马车就坐在门边。她一贯不是拘谨的人,今儿却规规矩矩地坐着,再回想方才那番话,事无巨细,倒有几分禀事的意味。

  “妹妹这是怎么了?”巫瑾抢在暮青告辞前问道。

  听巫瑾的声音仍旧中气不足,语气里却有关切之意,暮青不由垂首说道:“此番我一心拿下大安县庙以图后事,乃致大哥祭坛苦熬身受内伤,是我思虑不周,对不住大哥。”

  巫瑾默然,恍惚间想起暮青从前也有过这么小心翼翼的时候,那是她自刎那回,因自知对不住那人,醒来后很是乖巧了一阵子。那时,也是在马车里,只不过如今病中之人已换成了他。

  原来,他也有让人珍视之时……

  巫瑾的眸底渐渐生了暖意,却又被愧色蚀去,垂眸说道:“怎能怪你?若无妹妹,使节团连岭南都过不得,哪能走到此处?这一路上妹妹殚精竭虑,只这一回需借为兄之力,我却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样子,说来是我无用。”

  “是我不晓得用蛊之道,以为有蛊王在,轻易便能降住蛊人,却不知要损耗精血,这才将大哥陷入险地。大哥身无内力,那夜能以一己之力慑住数十蛊人,又何必妄自菲薄?”暮青一向不会宽慰人,自觉得此话不过是事实。

  却不料巫瑾听后笑了笑,笑容在药炉的袅袅香丝后显得有些苍白而苦涩,“是啊,若有武艺护身就好了……”

  此言话音颇低,亏得暮青耳力聪敏,竟听了个清楚,不由皱了眉头。她本不打算在马车内久留,以免扰人清净,而今听闻此话,不得不打消告辞的念头,问道:“大哥,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不明白。那《蓬莱心经》乃是古鄂族的无上秘籍,大哥为何自己不练,反将其赠给了阿欢?”

  这个疑惑在她心里存在很久了,以前时机不对,今日话赶话说到了武艺一事上,暮青见巫瑾对习武一事耿耿于怀,索性便问出了口。

  却见巫瑾听闻此言竟僵如猝死,唯有那捏着古卷的手尚存着几分力道生气。

  马车里忽然就静了下来,撕开半页的纸声仿佛寒刀割开了久远的记忆,窗外的人声马声刹那间化作无数鞭声、淫语、辱言、恣笑,连身前身后的香丝花影都仿佛无数粉面脏手,从四面八方聚来,撕扯不休。

  巫瑾猛地抬袖,大力一拂!

  啪!

  药炉登时翻倒,带着火星儿的香灰泼出,古卷的残页从半空中飘下来,眼看着就要落进香灰里,暮青眼疾手快,一手去捞书页,一手从身后的花罐子里拔了插花!花被扔出车门之时,暮青已捞住书页往身旁一拍,从怀里摸出块帕子往花罐子里一浸,往香灰上一扔!

  噗!

  香灰扑腾而起,帕子下滋啦一声,火星儿灭了的那一刻,暮青伸手关上了车门。

  车门外传来了月杀的声音,“主子,出何事了?”

  暮青道:“没事,我不慎碰翻了药炉,你去打盆水来。”

  “是!”月杀应了一声,脚步声随即便远去了。

  马车里静了下来,巫瑾垂眸坐在香灰后,面色苍白,额上见了汗,声音比暮青来时虚弱了许多,“叫妹妹见笑了。”

  暮青道:“我当初从郑家庄里出来时也是狼狈至极,也没见大哥笑话我。”

  巫瑾淡淡地牵了牵嘴角,没吭声。

  暮青接着道:“是我莽撞了,那些旧事大哥不想提就算了,切莫伤着身子。”

  巫瑾依旧没抬眼,只是含糊地道:“一些腌臜事罢了,说出来污了妹妹的耳朵,不提也罢。”

  暮青是何等聪慧,见巫瑾的应激之态,再一听此话,也就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她曾听说巫瑾初入盛京为质那些年里很是受了些欺辱,直到后来他一心钻研医术药理,得了圣手之名,京中的贵人们才渐渐的以礼待他了。但医道一途岂是数年就能有大成的?可想而知在那之前,他一个既不被南图皇族接纳又不受图鄂神殿待见的质子,生得这般姿容,在盛京会遭受何等的对待。

  蓬莱心经大成之前须是童子之身,怪不得他不练,怪不得他好洁成癖!

  真恨当初杀那安鹤老贼时,没让他受尽折磨!

  暮青目光萧寒,唇抿得刀子似的,直到月杀把水打来了,她才脸色稍霁。

  巫瑾好洁,不近生人,暮青没命护从进来洒扫,自己亲自收拾了药炉香灰,又把马车四角摆的繁花全撤了下去。

  摆设一撤,马车里顿时空荡了许多,巫瑾坐在窗旁,似玉雪堆的人,越发显得孤单冷清。

  暮青心中自责,命人呈了新的被褥锦垫来,一边铺换,一边没话找话,“对了,大哥,还有件事我一直想问,阿欢有旧疾,说药在图鄂,可有此事?”

  暮青挑此时问起此事,一来是想转移巫瑾的注意力,二来也是心中一直记挂着。此番出来,本以为会先到南图,没想到中途改道,既然来了图鄂,那药方之事不妨问上一问。

  巫瑾过了会儿才道:“……哦,是。”

  暮青听此话颇简,不由停了手里的活儿,望住巫瑾问道:“是何旧疾?怎么落下的?”

  巫瑾垂着眸,话音轻飘飘的,“哦,是他初练功时急于求成落下的,后来因江湖争斗,他妄动神功,累下了病灶。发病时看似是心脉沉痛之症,实则发于经脉,有些复杂。我从前制了一味香药,他常年熏着,如今神功大成,已能自行调息将养。妹妹放心,待此间之事了了,为兄寻来那味药,自会为妹夫根治痼疾。”

  这话跟步惜欢当初之言一模一样,暮青却定定地看着巫瑾,半晌没接话。

  她该信的,可若此话属实,大哥为何不敢看她?

  “……好,那就有劳大哥了。”看着巫瑾苍白的脸色,暮青终是没忍戳穿逼问,甚至连久视都不忍,生怕自己审视的目光会让巫瑾有压力,对他养伤不利。

  暮青接着铺起了被褥,而后将药炉重新燃上,置在了车门旁的角落里。下车前,她端了身干爽的衣袍来,说道:“大哥先歇着吧,我过会儿再送午膳来。”

  巫瑾已有脱力之态,靠着窗子强撑着笑道:“好,有劳妹妹。”

  暮青下了马车,迎面就见景子春和云老朝她施礼,想来是方才的忙乱惊动了二人,于是不待二人询问,她便说道:“没事,药炉碰倒了,已经洒扫干净了。大哥现下乏了,不必去问安了。”

  说罢,暮青便去了县祭的马车旁,上车前望了眼前方,只见春日高照,巫瑾的马车停在蜿蜒无尽的官道上,风卷过,尘土没了车轮,马车似悬于路中,上不着天,下不及地,叫人眼瞅着,心里竟也跟着没着没落的。

  暮青蹙了蹙眉头,把目光一收,上了马车。

  大哥的话里虽有不实之言,但他既然说了会寻药,她终究还是信的。

  只盼此去神殿能速战速决。

  *

  庆州城乃图鄂四州之一,傍晚时分,晚霞烧红了半城。古道两旁,红英遍开,马蹄踏着落花缓缓地进了州城。

  神庙矗立在城央,红日在上,无山与齐,举头望去,如见仙府。

  驿馆在古道下方,车队上了古道,盘行不久就到了驿馆。

  大安县的车马是最后抵达庆州的,其他县的应试生早就到了,连日来诗会酒会不断,拉拢试探不绝,已将各族保举的人摸了个底。明天就是州试之日,大安县祭今日傍晚才到,一些贵族子弟估摸着车马随从已然安顿下来了,便纷纷命人前去递送名帖,请暮青夜饮茶酒,畅论国政。

  却不料,所有递送名帖的亲随都没能进得去大安县祭下榻的院子,看门的随从倨傲得很,不论相邀之人是何身份,回绝之言都一样,“明日州试,县祭大人舟车劳顿,今夜歇息,恕不见客!”

  说罢就将门一关,有几个亲随退避得慢了,鼻子险些没撞上门板,夹个包出来!

  众亲随回去将事情添油加醋地回禀了一番,一干贵族子弟心生恼意,夜里不由聚在一处议论。

  “听说此人沉迷酒色,胸无大志,他爹当年对木族立下了大功,木老家主才叫他在大安县当了个县祭。”

  “我也听说了,此人被打发到那偏远之地安身立命,本不该有出头之日才是,也不知木老家主打什么主意,竟举全族之力推举一个草包。”

  “诸位也知当今时局险迫,以往景木二族虽有盟姻之好,可暗地里也不乏争斗,莫非是时局所迫,景木两家终于同心,木家故意弃选,以保景少宗夺那尊位?”

  “若果真如此,各族也不是傻子,到了天选之时,群起合攻景少宗,景少宗岂不更险?若真想保他,木家何不举荐个像样的子弟,与景家同担天选之险?”

  “这……”

  “莫非景木两家已然离心,木家此举意在移祸?使景少宗成为众矢之的,坐看众族相互残杀,好借此渔翁得利?”

  “这倒像是木老家主的做派,不过……木家若真有这心思,举荐一个平庸的子弟倒也罢了,举荐一个草包,纵然为他铺平了州试之路,他又如何能过得了殿试,进入天选?”

  这话倒有些道理,众人一时默然,皆暗忖木家之举有自相矛盾之处,三言两语之间还真猜不透。

  这时,忽听一人道:“诸位兄台怎知大安县祭定是草包?众口相传之言未必可信,南兴帝亲政前不也被天下人骂做昏庸?而今如何?天下人都看走了眼!诸位怎知大安县祭不是在韬光养晦?”

  众人循声望去,见说话之人竟是藤泽!

  当年,盘、景、木、谷皆为大图的大姓豪族,后来,盘、谷二族把持南图,景、木二族虽然声势稍逊,但二族在鄂族仍旧势如老树盘根。在当今的长老会中,除了景、木二族,便数姬、藤二族势大了。神官大人出身姬家,故而姬家不会争夺这届的神官大位。此番神官大选,数景少宗和藤泽最有可能夺得大位,而此前有传闻称,神官大人早有属意的继位人,那人便是藤泽。

  藤泽竟把木兆吉比做南兴帝,这未免过于高看他了,可细一思量,他的话不无道理。若果真如此,倒也能解释木老家主为何要择定木兆吉参选神官。

  “可今日傍晚之事,看得出此人狂得很,不像是个心机深沉之辈。”一人道。

  “你又怎知他今夜不来赴宴,不是意在防备我等的试探?”藤泽笑了笑,抬头望出长厅,眼底幽光似剑,刹那间明灭,“他想藏也藏不了多久,明日州试,有无才学,一试便知。”

  ……

  神官大选乃图鄂二十年一遇的盛事,州试的场所设在城东的官衙,那是大图朝所建的州衙,后经大改,前衙平阔,中设高台,四面围有看台,看台上方建有阁廊,可容纳看客三五千余,与其说是官衙,倒不如说像极了演武场。

  庆州城的百姓一大清早就涌进了官衙,携家带口,你争我挤,没半个时辰,四方看台上就挤满了人,放眼一瞧,乌泱泱的。

  州试的主考官来自长老会三司,由州祭监理、各县接引使观考,为期五日,择录三人。

  庆州此番入选州试的共有十人,十中取三,名额历来是世家子弟的囊中之物,众考生对此心知肚明,许多人只求一个在三司长老面前展露才学的机会,以期神官大选之后,新神官招贤纳士,自己能为人所用,一展抱负。

  县试为卷考,州试考的则是断讼决疑,一桩疑案,每人仅有半日的时间审断。

  断讼决疑不同于提笔论策,纵是偷鸡摸狗的小案,也不见得半日就能审结,更别提杀人命案了,故而州试所考的皆是已经查察过,人证、物证、验状、供状俱全或稍缺,疑犯数人,皆未认罪的案子,有偷拿盗抢、杀人害命的,也有嫁娶通奸、继承之争的,哪日州试、抽到哪桩案子,全凭运气。

  吉时一到,州祭陪同三司长老于东阁入座,十位接引使坐于左右,阁廊四周皆是望族看客。下方高台之后是原先州衙的公堂,十位考生就坐于堂内,一个少年门子捧着只签筒到了考生们面前。

  在场的十位州试生中只有两位县祭,一是木兆吉,一是藤泽,二人皆是世族出身,官职相当,因木兆吉非木族主家嫡脉,血统不及藤泽尊贵,故而坐于其下。

  门子先到了藤泽面前,将签筒呈上前时,那手看似是扶着签筒的,实则是稍抬衣袖,挡了外头看客们的视线。

  藤泽抽了一签,随即递给了门子身后的门童。

  门子看了一眼,高声报道:“藤县祭,第十签——”

  看台上哗的一声,庆州百姓议论纷纷,藤泽面色如常,转头看向了下首。

  门子将签筒捧到了暮青面前,同样是扶筒抬袖,巧妙地遮了遮,只见签筒之中赫然有支签子稍稍高出了半寸!

  暮青不动声色地将其抽出,同样递给了门童。

  门子高声报道:“木县祭,第九签——”

  看台上人声鼓动,百姓议论得更热切了些。

  州试抽签里的猫腻,景子春早在路上就对暮青言讲过了,签号为应考的顺序,第一签是第一日上午,以此类推,第九签是第五日上午,第十签是第五日下午。

  神官大选乃二十年一遇的盛事,可想而知百姓对开试日会抱有怎样的热情,案子审得不好必有嘘声,就算审得精彩,后几日也难免会被人遗忘。图鄂以神权治国,百姓视官如神,州试准百姓观审显然意在为一些权贵子弟造势,例如藤泽。

  藤泽最后一场应试可谓占尽好处,因为按规矩,州试生应试之后便不必再来州衙,神官既然属意藤泽为继任人,他最后应试,不仅可以观看所有考生应试时的表现,为日后招贤纳士做准备,还可以在自己应试时审一场漂亮的案子,精彩收官,大获民心。

  藤泽要审的案子必是事先安排好的,而木家安排木兆吉与藤泽同日应试,也是为了投靠神官,脸都不要了!

  众所周知,木兆吉是个草包,木家为他安排的必是偷鸡摸狗的小案,这种鸡毛蒜皮的案子就算审明白了也不会夺了藤泽的光彩。十位州试生中,唯有木兆吉与藤泽同日应试才能最大限度地显出藤泽的才学来。木家堂堂世族,为了投靠神官,真可说是极尽逢迎了。

  暮青心中冷笑,面儿上却神色如常,由那门子捧着签筒去她下首,继续让人抽签。

  报喝声接着响起,藤泽的目光却一直落在暮青身上,见她毫无与人寒暄之意,不由先声笑道:“木兄与在下同为县祭,竟同日应考,说来真巧。”

  暮青看向藤泽,见他含笑扬眉,身子微微倾向自己,举止神态都在诉说着他对自己有兴趣,这让暮青不由生疑——藤泽要是知道木家已经投靠了神官,以及木兆吉在此次大选中扮演的角色,那他绝不会把她放在眼里,而今如此试探,只能说明木家倒戈一事极为机密,连藤泽都尚不知情。

  这等机密要事,不知圣女是否知情,可有防备?

  诸般念头在暮青心中一掠而过,面对藤泽的试探,她只是冷淡地应了一声,“嗯。”

  嗯过之后,就没后话了。

  藤泽倒能没话找话,“那就期待拜学木兄之才了。”

  “嗯。”

  “那……先祈祝木兄得中州试。”

  “好。”

  “……你我最后一日应考,这几日闲来也是无事,不知木兄有无空闲,一同把酒夜话?”

  “没空。”

  “……”

  藤泽出身世族,一向善于攀谈,自认为阅人无数,却没想到今日会碰个钉子。这木兆吉哪怕多说个一言半语的,他都能顺梯而上,可此人寡言至极,每每都能把话茬儿给堵死,叫人聊不下去!此人好歹也是木家子弟,怎的如此孤僻?莫非是因其幼年丧父,又被发配到边县之故?

  正当藤泽一肚子困惑之时,抽签已经完毕,首日首位州试生起身理了理衣袍,走向了公堂门口。

  看台上人声鼎沸,那州试生冲阁楼上打了个深恭,高声道:“学生周县尹礼,恭请案卷!”

  话音落下,一个门子从旁厅出来,捧着案卷上了高台。高台上已经摆下了法案,惊堂木、令签、文房四宝等皆已备齐,门子将案卷放到了法案上,而后尹礼便上台入座,审阅起了案卷。

  人声渐消,公堂里更静,尽管从公堂往外看,只能望见尹礼的背影,暮青仍然对以神权治国的图鄂官员如何审案有着浓厚的兴趣。

  一桩陌生的案子,从审阅案卷、熟记口供、翻看物证、洞察疑点到开堂审理、断凶定罪只有半日时间,这不可谓不苛刻,但尹礼从审阅案卷到开堂审案只用了半个时辰。

  告人、被告及人证被带上高台之后,经尹礼一番询问,暮青在公堂内就已对大致的案情了然于心了。

  案子并不复杂,说的是庆州皋县有户周姓人家,娶了个新妇赵氏,婚后不久便腹大如鼓,周家恼赵氏失节,将赵氏休弃之后,又将赵家告上了县庙,不但要求赵家返还聘银,还想请县庙将赵氏沉塘处死。不料此案尚未判决,赵氏便在家中自缢身亡,赵家又反将周家告上了县庙。

  赵家称,赵氏并未失节,而是患了肿病,周家起初为赵氏请过郎中,因得知赵氏患的是恶疾,命不久矣,便心疼聘银及请医问药之耗,于是不仅狠心将赵氏休弃,还栽赃其失节,致赵氏不堪羞辱自缢身亡。

  如此,两家各执一词。

  赵家有个证人——稳婆李氏,据李氏说,赵氏被休回娘家之后,她受赵家之请曾去看过赵氏的肚子,赵氏虽然腹大,却非有孕之相。

  周家也有个证人——稳婆王氏,王氏称,她受周家之托看过赵氏的肚子,她成婚刚刚三个月,却有五六个月的身子了。

  两个稳婆同样各执一词,而赵氏已死,万万没有剖其腹验其身之理,于是,赵氏究竟是有孕还是有疾,关键供词就落在了郎中身上。

  可郎中说他从未去周家为赵氏问诊过,并说赵家是误信了坊间传言。

  赵家喊冤,疑郎中被周家收买,郎中也喊起了冤,这桩案子就这么扯起了皮。

  尹礼将周、赵两家人及三名证人都询问了一遍,比对过供词之后,便沉吟了起来。

  看台上的百姓听明了案情,不由议论纷纷。

  这时,郎中道:“大人,小人的确没去周家问过诊,周家人不曾到小人的药铺子里抓过药,此事药铺里的两个伙计都可以作证!偷奸养汉素来是坊间爱传之事,这事被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小人不怪赵家听信传言,可……可小人也实在是冤啊!”

  周父道:“是啊,大人,儿媳起初肚大之时,小人家中都以为是喜得双胎,故而请了稳婆来。稳婆说不是双胎,但的确是有了身孕。既然人是有孕而非有疾,小人怎还会去请郎中?”

  这话的确有道理,前排的百姓往后头传着话,不久,看台上就发出阵阵附和之声。

  赵父耳闻声势,面色悲愤,指着王婆子对周父道:“你们周家连郎中都买通了,买通个婆子算什么稀奇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