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万险千难终出城(1/2)

加入书签

  两人在等援手,此时前有禁卫后有追兵,镖师们舍命堵住了禁卫军,但仍有追兵拦在退路之上,虽短时间内不至于腹背受敌,但仍需杀出一条血路。这等险境里要保护妇孺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唯有且杀且等——等刺月门中的死士杀到!

  受制于地形,三千禁卫清理起来颇费时辰,死士们还有多久能到,血影和绿萝都不敢推测,在暗无天日的密道里闷头拼杀,两人对时间的感知都已迟钝。

  镖师们豁出性命求得的一线生机不可辜负,血影深深望了眼那些扎满长刀的义士,来不及道别,只从牙缝里挤出一字,“走!”

  此时,杨氏提着剑和镖师们一起抵挡追兵,已然招架不住,一个镖师一刀削断了墙上的油灯,猛力拍出,烛火点着了灯油,火舌在半空中划出,落向追兵后方,照见黑压压的人潮退如潮落。

  杨氏之围暂解,望见黑压压的人,心却霎时沉了下来。

  丈许外的弯道墙后,忽有寒光一现!

  镖师们的目光被追兵吸引,谁都没有察觉那微若远星的寒光,血影那一声“走”势如石破山崩,拉回了镖师们的神智,却听见一道咻音,尖啸如哨,促似疾电!

  袖箭!

  仅凭声音,江湖经验丰富的镖师们便知是何暗器,但念头虽快却不及箭速,谁也来不及躲,眼看着便要死一人!

  血影忽然回身,横臂一抓!这一抓是虚非实,内力如风,非罡风之猛缓风之柔,却含着股子缠力。血花如期而至,却绽在血影手心里,隐约可见箭羽割碎了掌心,露出森森白骨。他面不改色反手掷出,带血的袖箭射向来处,只听轰地一声,弯道处的墙壁炸开人头大的破洞,洞后血花一绽,闷声起落,一条人命就此了结。

  这支袖箭一来一去不过眨眼的时辰,墙穿人死,火舌落地,火苗并未烧起来,窜了几下便灭了。

  密道之中迅速归于幽暗,血影却倒吸一口气——火光明灭的一瞬,穿开的墙洞后,隐约可见星光一片!

  有埋伏!

  血影一瞥四周,心头乍凉,这四周只剩下自己人了!

  追兵追入密道中时,卸甲轻装而行,腕下绑了袖箭,却受制于地形,未能出手。与都督府及镖师遭遇后,密道里顿时展开了一场混战,为防伤及自己人,袖箭越发派不上用场。然而刚刚万镖头等人舍命挡住了禁卫军,火舌逼退了追兵,密道中路只剩下血影一行人和镖师们,退去远处的追兵趁机分出一路藏于弯道后,列阵备箭。

  镖师在前,形同箭靶,已无处可躲。

  血影连出声示警都没来得及,尖锐的箭声便刺破沉寂,雨点般射来!

  这一刻,大多数镖师没发现埋伏,唯有一个和血影站在同一角度的老镖师瞥见了墙洞后的杀机,身处绝境,无处可躲,老镖师一脚踢出面前的一具尸体,那身披甲胄的禁卫尸体在半空中翻了几圈儿,接连挡下数箭,大风吹得箭雨生生一偏!

  如此急智,只解得分毫之围,箭雨虽偏,镖师却仍有伤亡。

  几乎同时,血影愤然杀至前方,这是此生第一次,他抛开主子之命,与镖师一同抗敌,只为还身后那道“人墙”的恩义。

  绿萝咬牙坚守后方,嘴里弥漫开血腥气冲得五内俱焚,她死死盯住前方,也是此生第一次,竟因分神没看见一人也跟着血影冲向了前方。

  “小姐!”直到香儿的声音传来,绿萝才悚然回神,看清那奔向前方的人竟是姚蕙青!

  “我乃都督府姚氏,前方将士住箭!如若不然,便将我一同射杀!都督乃重情重义之人,侯爷若想与都督从此成仇,今日便屠尽都督府中之人!”姚蕙青握着一支发簪,簪骨尖锐,其锋利丝毫不逊于袖箭,她拨开镖师,未至前方,那尖锐的簪骨已刺在颈旁。

  她乃姚府庶出之女,因无母族恩庇,行事从来小心稳妥,从来不赌。但这一次,她赌,赌那人纵然要反,纵然要杀尽圣上之人,却不至于杀都督的人。这一赌,若赢,镖师之围可解,若输……她死,但不会白死,盛京城里无人不知侯爷与都督间的情义,她一死,那领兵之将必定担心侯爷怪罪,军心不稳,箭攻必停,这时间对于绿萝等人来说,兴许可有作为。

  不论生死,此赌皆值!

  女子之声在尖啸如哨的箭声中并不算响亮,却清晰有力,那搁在颈旁的利刃和坚定不停的脚步,赴死之意惊了敌我。

  其实,她终究是赴死之心多了一些,不为别的,只为心头难以抹去的愧疚,如若不是她献策有失,何至于死伤惨烈?她曾自傲才智不输士学,如若生为男儿,必有一番作为,如今看来终究不如男儿,难以承受这战场之上的无数人命之重。

  一支袖箭在她拨开人群时射来,身旁的老镖师没来得及砍开,她的肩上绽开一朵血花,刺骨的疼痛传来,她却紧握簪子逼颈不动。

  “停!快停!”

  “啧!都督府里的女人都是疯子!”

  “小姐!”

  密道里充斥着混乱的人声,已分不清是谁,只隐约能辨出有传令之声,但开弓没有回头箭,箭已齐发,半路难收,一支袖箭迎面而来,雪寒的箭光让人想起盛京冬月里的雪,莹白刺目,寒意侵骨。

  她阖眸静待,感觉这一刻无比漫长,寒光逼近,细风拂过耳畔,血腥弥漫开来,疼痛却未如期而至。

  姚蕙青诧异地睁开眼,细风如丝般掠回,捎着一串儿血珠,泼向后方。她下意识转头,见那细风依稀入了一个男子的袖中,男子身穿夜行衣,貌不惊人,却有一身内敛的气度,如鞘中之剑,不见其刃,却知其锋。

  箭声渐消,有那么一瞬,密道里静得可怕。

  一道闷声从远处传来,如重石落地之音,却砸出浓烈的血腥气。

  姚蕙青随镖师们循声望去,见追兵阵前倒着一人,不知被何物从当中劈成两截,昏暗之中虽看不清淌出的五脏肚肠,却能闻见浓烈的血腥气。

  死寂里,不知谁喊了一声将军,追兵顿时大乱,乱潮般退散而去,看来那惨死之人应是将领,方才传令停止放箭的便是此人。

  暂时化险,镖师们望向黑衣人,惊意仍在,唯独血影松了口气,抱怨道:“总算来了,可真慢!怎么就你一人?”

  来者是老熟人,曾和血影一同在祥记酒楼里当伙计,步惜晟服毒一案后,酒楼被烧,血影假扮成杨氏之子崔远进了都督府,鬼影和其他人则易容成了其他几个远赴江南的寒门学子,时常出入望山楼,打探和传递消息。

  “其他人还在清道儿,这地儿不好清理,拖的时辰再长些,恐怕元修就要发觉有变了。为防再生事端,我便先行过来了,禁卫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