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魔鬼特训下(1/2)

加入书签

  这一幕看得围观特训的大军静默无声,心头滚烫。

  这一刻,注目礼是最好的致敬,无需多言。

  泥潭里水声依旧,一桶一桶,冲刷尽身上的黄泥,冲刷出一身铁骨,冲刷出一腔热血和铁一般的意志!

  当暮青喊停,一拨人上来,一拨人下去,又一轮洗礼开始。

  章同跃下泥潭,他想自己入潭体验,体验她的练兵严苛,体验她的用心良苦,体验这兵法书里不曾记载过的练兵之道。

  日头东升,渐渐当头,午饭时辰将至,暮青一声令下,特训营全体集合到点将台前拔军姿!

  大兴的军队里对军姿并无统一的要求,只要兵勇能打仗,闻鼓而进,闻金而止,呼名时应,点时时到,服从主将军令,擅使弓弩剑戟刀枪,擅列军阵便可。连年征战的时期,新兵连刀枪剑戟都使不熟就要被拉去战场,哪有军队有时间训练军姿?西北军以军纪严明练兵严苛闻名于世,暮青也没有见过军姿的训练科目。行军路上,新军操练的是体能和阵列,并小规模的围剿过马匪,到了边关,新军各选了兵刃,分了兵种,每天操练的重点就是阵列和杀敌。

  暮青认为有必要训练军姿,良好的军容军姿有助于让这些儿郎们认清自己如今的身份——军人!

  军人是保家卫国的,杀敌是必练的技能,暮青分得清特训科目的轻重,她不要求特训营的兵站太久的军姿,只要求把站到那一身湿哒哒的军袍干了为止。

  春日当头,山风微寒,特训营面朝沙场而立,全军静观,没人离开,没人去伙头营,只是静默地望着特训营,头一回知道浑身湿透也可以站成大海里的灯塔,体力消磨殆尽也可以站成高山上的哨卡!

  一个时辰,仿佛站出了军人的傲然不屈,赤胆忠诚!

  不知何时起,开始有人学着特训营的军姿站立,全军肃穆,隔着平阔的沙场与特训营相视而立,渐渐的,沙场四周仿佛立起了一棵棵松柏,初春时节大泽山上的老树刚发新芽儿,山下的军营里已生机盎然。

  韩其初望着这副景象,早有预料,却仍然出乎意料。

  都督说全军休假一个月,他料想不出一个月,全军必定自请操练,可这才半日,竟有这副光景!

  韩其初摇头失笑,唯剩喟叹。

  月杀倚在点将台旁,抱臂,望天。民间有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今儿才看出这女人跟主子一样黑来。不过,水师大营里的兵倒挺幸运,苦过这一时,此生都不会后悔,而他们当初在刺月门,挨不过一时之苦的人都死了。

  初春晌午的日头不烈,莫说一个时辰,就是一下午,衣袍也未必干得透。一个时辰之后,暮青命令队列解散,特训营的人回营帐换衣袍、吃午饭,午饭后只歇了半个时辰,特训便又开始了。

  大军想要到沙场上看特训,却发现看不着了——下午的特训项目,负重越野。

  啥叫越野,起初还有人不懂,后来明白了,就是跑山路,特训营里的人每人扛着一根短圆木,听说每根重达一百二十斤!特训了一上午,人人精疲力尽,下午的负重竟比早晨精力充沛之时还要重,且跑山路费的体力要比跑沙场多,这点谁都明白,可特训营的人还是扛着圆木穿过后营,往小山子村进发。

  从南大营到小山子村约莫十里路,来回就是二十里!

  暮青和月杀策马疾奔,山风一吹,漫漫黄沙,特训营的人跟在后头跑,一喘气儿,一嘴的泥沙。

  这还不算完,暮青策马来来回回的疾驰,反反复复的问:“能不能坚持?能不能坚持?”

  “不能坚持的休假!”

  “跑不完的休假!”

  月杀端坐战马上,被吹了一脸的黄泥。

  “不休!”

  “跑死老子也要跑!”

  “爬小爷也要爬回去!”

  山路上呼号声此起彼伏,还有人大笑,“啥不休?听起来跟休媳妇儿似的!”

  此言一出,满营哄笑,儿郎们苦中作乐,咬着牙跑回水师大营时,全军都在沙场上等着,有人算着,约莫用了大半个时辰。到了沙场,人人扔下圆木瘫倒在地,但两千多人,无一人掉队。

  两刻钟的歇息时间,不许躺着,只许坐着,坐姿亦有讲究。

  两刻钟后,全体进泥潭,这回不再是圆木压身,仰卧起坐,而是俯卧撑。泥潭上午时倒进了不少水,俯卧时岸上依旧有一拨人拿桶泼水,黄泥水激荡如浪,每次俯身下去,泥水溅起糊在眉眼口鼻上,那窒息感比越野行军时跟在战马屁股后头吃黄沙还要难熬。

  暮青仍旧在岸上问:“撑不撑得住?撑不住休假!”

  这回没人扯着嗓子嚎了,一张嘴黄泥水就往嗓子眼儿里灌!谁能说得出话来?

  沙场四周围观的大军受不了了,“娘的!都督这不是挤兑咱吗?”

  “老子受不了了!老子要操练!”

  “找都督去!”

  “走!”

  西北军的那些都尉们心里挂念着挨打的同袍,这一天都在医帐外,大军里今日军职最高的将领是屯长,几个屯长陌长被推举出来,厚着脸皮进了沙场,还没到暮青跟前儿就被月杀给拦了下来。

  “回去。”月杀面色冷峻。

  “越队长通融通融,我们也想操练,让我们见见都督吧!”

  “回去。”月杀还是这句话,他就不知道什么叫通融。

  暮青远远瞧见,大步走了过来,问:“想特训?”

  几个屯长陌长面露喜色,点头如捣蒜。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回答对了,我就让你们特训。”

  “都督问!”

  “此地是军营还是菜市场?”

  几个将领一愣,原还以为都督要问啥高深的问题,竟然是这不着边际的话。

  “自然是军营!”几人齐声答。

  暮青闻言,面色一寒,冷声道:“此地是军营,你们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军令为天职!罚全军休假一个月,此乃军令!你们觉得可以像在菜市场一样讨价还价?”

  “呃……”

  “你们知道此地乃是军营,却没有身为军人的自觉!”暮青撂下此话,转身就走。

  几个将领面面相觑,都知道捅了篓子,斗志昂扬地进了沙场,灰头土脸地回去了。

  全军一听传回来的话,傻了眼。

  沙场上,泥潭里熬过了五百次后,一拨人爬出来,一拨人下去,这项目特训完后继续拔军姿,一个时辰后回营里换衣裳吃饭。

  饭后半个时辰,沙场上又闻鼓声,特训营再次闻鼓集合!

  早晨特训开始前,暮青已经说过,这一个月乃是魔鬼特训。鬼是啥,特训营的儿郎们都知道,魔鬼却从未听说过,当时寻思着,兴许是着了魔的鬼,又兴许是妖魔鬼怪。这一日的特训下来,早就没人有闲心去想啥是魔鬼,只知道头顶星月立在点将台前时,从未觉得一天如此的漫长。

  众人以为还要操练,暮青却命他们坐了下来,自己跃上了点将台,立在熊熊火光里,问:“有谁自认为身手好的,上来!”

  章同闻言要起身,暮青看了他一眼,“你不算,我说他们。”

  “凭什么我不算?”章同气得心口发堵,当初在青州山里时,他输给过她,她就觉得他会一辈子输给她?这些日子以来,他勤练武艺,为的就是把当初的败绩讨回来!

  “都督不让末将上去,可是军令?”他问。

  “不算。”暮青答。

  话音刚落,章同一跃而起,敏捷地翻上了点将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