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你属狼狗的(1/2)

加入书签

  两人靠得极近,男子低着她,眉眼好看得如一幅春画,眸光如夜湖,湖心似有风浪翻涌,仿佛轻易便能覆了她这一叶小舟。

  小舟却偏不惧,迎着风浪而上,与他相搏,胜负难分。

  不知多久,她道:“好。”

  他微怔,烛光一晃,眸底霎那掠过金光,电般慑人,随即点头一笑,也道:“好!”

  话音落,他将她抱起便往榻上去。

  暮青仰面朝天,盯着步惜欢好看的下巴,问:“不是你要雌伏?抱我作甚!”

  步惜欢不接话,将暮青往榻上一放,顺势解了她的衣带。

  暮青目光一变,眼刀嗖嗖的,“你说你要雌伏的!你想食言?”

  步惜欢笑得漫不经心,手上却动若雷霆,将那衣带一扯,少女被迫在榻上一滚,他手中提着条雪带,而她已趴在榻上。

  暮青怒而起身,“你说你要雌伏……”

  步惜欢将她的后脑勺一压,重新将她压回榻上,一手将她的衣衫刷的一扯!

  少女玉背半露,眸底蹿出火苗,“你说你……”

  男子往榻旁懒洋洋一坐,半个身子一倾,重量尽数压在了她身上。

  少女胸口存着的空气霎那被压尽,气息不足,清音低哑,“你……”

  男子低低一笑,一口咬住了她的玉肩!他笑意如风,温柔缱绻,下口却重,疼得她嘶的一声,拳头握着,明明可以将袖甲里的解剖刀拿出来威胁,却愣是忍着没动——他内伤未愈,百日内与世间普通男子无异,解剖刀锋利,她实不想误伤他。

  但刀未动,暮青却动了手。

  她拳头忽松,掌心一翻,反手握住了步惜欢的手腕,使力便拧——格斗术有些日子没用了,今夜正好练练!

  看着她试图反击的小模样,步惜欢伏在暮青肩头悠悠一笑,任她手上使力,他不慌不忙,只咬着她的玉肩不松口,舌尖儿轻轻一勾。

  这一勾,缠绵婉转,和着男子喷薄的气息,温热挠人。她如被雷电击中,麻软了一条胳膊,再使不上半分气力。

  她原以为他百日内不能动武,应与普通男子无异,若战一场,他不该是她的对手,却未曾想到世间还有这等化力之法,甚是无耻,也甚是……聪明!

  少女伏在榻上,眸底斗志未休,恼意未尽,又生出些赞赏,诸般情绪皆在眼底,如黑夜里绽开一簇烟火,绚烂遮了清冷,终见一丝人间热闹颜色。

  半帐微拢,烛光幽黄,她青丝半湿,还沾着桃花皂角的清香,他隔着青丝摩挲她的玉背,帐中渐生汗香,少女的玉背上覆了层薄光,那光景难述,只见青丝、薄唇、雪背,艳色交织,滋味蚀骨。

  不知多久,他轻轻抬头,咬一截青丝在唇齿间,哑声笑问:“如何?这雌伏滋味可好?”

  “竟还不错。”她难得肯如此说,他眸光微亮,心中刚生出喜意,便听她又道,“怪不得你喜欢。”

  步惜欢气得一笑,若非修养甚好,当真要气得背过气儿去。他轻斥地看她一眼,咬着她的青丝惩罚般的扯了扯,她顿时疼得嘶的一声,怒道:“步惜欢,你属狼狗的?”

  又咬又扯的,她是他嘴里的玩具吗?

  “属什么也比你这小没良心的强。”步惜欢笑骂一声,放开了暮青,“你还真以为为夫雌伏过?”

  “我知道你没有。”她道。

  “没有还说!”他没好气地道。

  “我只是想研究一下你的反应。”暮青实言道。

  “嗯?”步惜欢扬了扬眉,心里忽然生出不妙之感。

  研究?

  暮青道:“我只研究过犯罪心理,尤其是变态者的犯罪心理,但对正常人的心理没有特别研究过。为了更多的了解你,以及增进我们之间的默契,我觉得你应该让我研究一下。”

  “如何研究?”她把他当成刀下的尸体了?

  “各方面。”

  “哪方面?”

  “比如雌伏,你对此事反应甚大,但并未真的恼我。考虑到天下人在此事上对你的误解可能让你不快,我日后会少提此事,但不保证心血来潮时不提。”

  她不是喜欢玩笑之人,但对于他,她总忍不住会生出这些心思,这种心态她觉得甚是幼稚,但不可否认,她觉得愉悦。因此,此事在无伤大雅的情形下,她会拿来开个玩笑,但仅是他与她之间的私房事。

  “你还会心血来潮?”步惜欢听后一笑,忍不住打趣暮青。

  他还以为她事事都冷静自持。

  “当然,只是少有人能让我心血来潮。”

  “如此说来,我还应该觉得甚是荣幸?”

  “那倒不必,这只能说明,你对我来说甚是特别。”

  她诚实的话,让他眸底忽然便生出明光,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