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夜入顺天府(1/2)

加入书签

  夜并未深,但随着秋日的渐浓,天也渐次暗得快了起来。

  戌正刚过,天就完全暗了下来。

  眼时昏暗的夜色中,月隐星稀。

  柳双离紧随着殷学正、许行,还有一个相貌精干,名唤孙欲的龙行卫,一起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顺天府。

  顺天府高大的院墙,并未对四人造成任何阻挡。前引的龙行卫孙欲熟门熟路的翻越院墙,寻过厅门,再几个起落跨过落个院落,不一刻就领着殷学正三人,来到了顺天府后院的刑堂处。

  四人来到刑堂外院,并未随之入内,只在院中隐蔽处落了身,然后前引的孙欲两指伸入嘴中,轻鸣了一声。

  鸣声刚落,原本无人的堂屋前现出了一人。

  “孙欲?”那人轻唤。

  暗处的孙欲答应了一声,问道:“可有外人?”

  “无。”那人回道。

  孙欲答应了一声,看向殷学正。

  殷学正向孙欲微微点头,同时看向柳双离,轻声示意道:“你别动,在这等着。”

  说完,殷学正领着许行,随孙俗一起从暗处走了出去。

  “这是”堂屋前的人见孙欲后还跟着两人,刚要出声寻问,突然辨出殷学正,立时惊得两步上前双手着地跪下,“属下段文贵拜见指挥使大人。”

  殷学正沉声道:“起来吧,今天都有谁来了顺天府寻人?”

  段文贵答应一声起了身,却不敢站直,只半躬着身子垂首回道:“具属下所知,从申时开始,一共来了三拔人。一拔明的,两拔暗的。具要求查证今晨押来顺天府的女子,是否真为天香阁妓子花折。”

  “都得见人了?”

  段文贵点点头:“都是有来头的人,顺天府不敢得罪,都让见了人。”

  殷学正冷笑:“都是什么来头的人?”

  “明的是刑部的人,暗的两拔,一拔是宫里的来人,还有一拔是建宁侯府的人。”

  其他两拔还罢,都是殷学正预料中的人,只

  “宫里的?是什么人?”

  刑部来人明正言顺,也等同田家的人。田家知了情况,那王方两家也差不多是知道了。而宫里的人?还暗着来?难道王太后又有什么顾忌,要背着田家?

  可此事和银钱关系不大,王田方三家应该没有矛盾吧。

  所以,宫的人,极可能不是王田方三家的。

  “是”段文贵一时句塞,小心翼翼的看着殷学正,顿了好片刻才小声回道,“是惜薪司的掌事太监陆公公。”

  “竟是惜薪司的人,好,很好。”

  殷学正阴森森的一笑,吓得段文贵双脚一软,险些瘫软在地,幸得孙欲及时伸手扶了一把,才没狼狈的栽倒在地。

  知晓前事的人都知道,龙行卫有多恨惜薪司的那帮狗太监。

  先帝当政时,因对龙行卫的信任有所防备,特赋予了常往来于皇城内外的惜薪司太监于监视之职,监视的主要对象正是龙行卫。

  十年前大野圃一案,龙行卫大换血,势头因此大减。那几年里,惜薪司可谓春风得意,权势几乎凌驾于龙行卫之上。甚至有三年独立了出来,被人称为内厂,虽然办事场所仍在惜薪司所属之地,但行事却是直接对圣上负责。要不是因为后来,当时的司礼监掌印太监,也就是内厂的直接领导人,不知原何被先帝猜忌,流放出宫,内厂也随之被撤。这个由太监组成的内厂,估计就能取代了龙行卫的职责。

  那么如今的龙行卫还能不能存在,都是个问题。

  所以,只要是龙行卫的人,都本能对惜薪司的太监极是仇恨。

  段文贵却非龙行卫的人,他身属顺天府,任通判之职,分管着刑堂诉讼。只因暗地里接了龙行卫的贿赂,做了龙行卫的暗差,为龙行卫暗中提供各方消息。又因为官职过小,才会在殷学正面前称一声属下。

  所以,他无法和龙行卫的人感同身受,却也多少知道这中间的问题,所以回答得很是战战兢兢。

  “惜薪司的人都问了什么?你细细说来?”

  段文贵见殷学正没有牵怒,暗舒了口气,定了定神,细细回道:“惜薪司只来了两人,一个就是掌事的陆公公,还一个是他的随从。具陆公公说他来是为了私事,所以不便多带人。说是因为他在天香阁有股,虽然不管事,但也帮着外地的侄儿在那都某了差事。而他有一个小侄儿,其相好不巧正是服侍花折的两个小丫头之一。花折出事后,她身边服侍的那两个小丫头也跟着着了罪,现在就被关押在顺天府的牢房里。陆公公说,他那小侄儿为这求到了他这里。他来此就是想私下问问顺天府,花拆既然被抓到了,她的罪是否审清了,她身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