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奇袭岛田城(1/2)

加入书签

  此后,根据山内一丰和有马丰氏的情报,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秀保联合掛川、横须贺以及亲秀吉豪族的军势,以惩处加贺爪家同党的名义大肆没收当地豪族的领地,这极大地损害了以远江长上郡中田氏和骏河有渡郡大森氏为的亲德川豪族的利益,使得他们不得不采取行动改变这一局面。

  掛川会议两天后,秀保便命令山内一丰和新归附的东远江豪族出兵,将大井川畔榛原郡的强力豪族象岛氏攻灭,并且占领了相良城,作为干涉骏河的桥头堡。

  知道远江与骏河联系的6路通道被阻断,中田氏的当主中田时政自是不能坐以待毙,一方面派出信使向骏河的大森治长求援,一方面试图煽动东远江一揆以对抗秀保。但是这两条计谋都没有成功,就在象岛灭亡的当天,有马丰氏便联合诸豪族包围了中田氏的本领长上郡,派出去的信使全都被抓住了,这些信也成为秀保插手骏河事务的一个极好的借口。至于煽动一揆更是痴人说梦了,早在两天前,那些亲德川的远江豪族便被秀保正法了,剩下的要么中立要么亲秀吉,怎么会为他卖命,就连他派出的煽动一揆的家臣也都被当地豪族捕获交给了有马丰氏。

  见到自己的计划彻底破产,中田时政别无他法只能死守居城了,但是秀保连守城的机会都不给他,围城的当天便下令强行攻城,战斗只进行了两个时辰,城池便被攻破,中田时政切腹自尽,为了给远江豪族敲响警钟,中田城上下五百余人全部被屠杀。事第二天,包括井伊谷的井伊家在内的远江二十余个豪族纷纷向山内递交了誓书并且送上了人质,至此,远江一国的国人暴动基本平定。

  事实上,在家康退往关东后,暗中任命加贺爪忠澄、中田时政以及大森治长为骏远三的三大旗头。现在东远江旗头加贺爪氏、西远江及东三河旗头中田氏皆已伏法,秀保下一个目标自然是西骏河旗头大森氏。

  在三大旗头中,最为跋扈的就数这个大森治长了,仅仅万余石的知行,却丝毫不将骏河总代官中村一氏放在眼里,当初中村家转封骏府城时,便是他率领骏河及东远江的部分豪族在花泽一带拦截了中村氏的仪仗,威逼尚未入国的中村一氏签署了《骏州诸法度》,获得了极大的自主权,之后又经常依靠德川家的幕后支持,肆意煽动一揆对抗新封大名。中村一氏投鼠忌器,只能忍气吞声,任由他在骏河国拉帮结派,甚至连自己的封地中,都有不少地区已经被纳入骏河国人众的势力范围,俨然和自己形成了分庭抗礼的局面。

  文禄五年元月十二日,也就是中田城落城的第二天,大森治长向整个骏河的豪族布了动员令,要求各豪族率领内军势协防大井川,以防止秀保联军渡河。为此,他命令岩本和涉河家前进至大井川左岸,进驻牧之野台地一带的牧之野砦,自己则将本阵设在右岸志太平原一带岛田城。

  可能是秀保先前的强硬态度起了作用,位于西骏河的诸多豪族纷纷无视大森家的召集,有的甚至派人前往掛川城向秀保表示臣服。因此等到大森治长一切准备就绪时,才现自己所召集的军势尚不足当年围堵村中家时数目的三成,仅有一千八百余人。

  与此同时,秀保集结了以山内家为主的近五千军势,并在牧之野东南方向的相良城设下本阵,等待时机渡河。

  元月十五日,以有马丰氏和远江众豪族组成的联军打响了战斗的第一枪,携着消灭中田氏的高昂士气,三千人的大军不到一个时辰便攻克了仅有五百足轻驻守的牧之野砦。身为守城大将的骏河豪族岩本道盛被讨取,涉河赖之率十二骑逃回了岛田城,此役彻底将大森氏的势力赶回了骏河。

  见到形势于己不利,大森治长便胁迫骏府城的中村一氏出面调解,十六日傍晚,中村家的家老小仓正能携十余名武士经岛田城顺大井川南下抵达相良城拜见秀保。

  中村一氏之所以愿意从中调解,其中不乏大森治长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