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老臣直谏(1/2)

加入书签

  看到此人起身,秀保身旁的青木久矩大惊失色,厉声呵道:“祖父大人,是非公正主公自有定夺,休要无礼!”

  “祖父大人?”秀保明白了,想必此人便是青木纪伊守一矩了,虽说智略和武力皆是平平,但是说起他的经历倒是让人颇有些敬佩。

  青木一矩的母亲乃是秀吉养父竹阿弥的亲族,他便因为和秀吉、秀长的从兄弟关系得到重用,跟随秀吉东征西讨,在贱岳会战、九州征伐之后便成为了秀长的席家臣当时可能只是与力,与其一同转封至大和,因功获得了大和入江城一万石的知行。

  历史上秀长和秀保死后又被转封播磨立石城,在秀吉死的同一年又被转封越前北之庄城八万石,为的便是防备北6对近畿的威胁。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会觉得此人无非是靠着裙带成为大名,并无长处,可是他在关原合战期间的表现却证明了秀吉当初没有看错人。

  关原期间,他与独子青木俊矩、嫡孙青木久矩毫不犹豫地加入西军,与丹羽长重、山口正弘一起构成阻击东军前田利长南下的防线。当山口正弘在加贺大圣寺败死、丹羽军在加贺浅井畷惨败惨败后,青木一矩在北之庄笼城死战,在前田家臣山崎长德和长连龙的轮番猛攻下北之庄城始终屹立不倒。但是当西军在关原战败的消息传来后,不得不在大野治长、土方雄久和茶道老师古田重然的中介下向前田利长“剃”出降,最后在古田重然的庇护下渡过余生;而青木俊矩则在前田家领内隐居终老,至于他的孙子,也就是现在的青木久矩则在多年后的大坂之阵中再次为丰臣家效力,最终战死,用忠心耿耿来形容青木一族实不为过。

  相比较那些手握几十万石的大大名,青木一矩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是他一门三代为丰臣家尽忠的决心又有谁比得了呢?因此,当秀保知道此人便是青木一矩时,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秀保拍了拍久矩的肩膀示意他无需激动,之后便谦逊地询问一矩道:“纪伊守殿下有何意见,秀保洗耳恭听。”看到秀保如此恭敬,青木一矩倒是为自己刚才的表现羞愧了,他双拳撑地,低着头回答道:“请主公恕臣无礼,只是有些话憋在心里不吐不快,还请见谅。”

  见秀保依旧fqxs恭敬地看着自己,一矩便继续说道:“臣认为入选家老评定会的七位大人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家中栋梁,臣对此绝对认可,但是如果家老团内部没有代表亲族利益的家老的存在,是否有欠妥当呢?”

  “亲族?”秀保明白了,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家老团中的七个人没有一个和自己有亲族关系的,这倒真是有些不妥,想当初威震天下的武田家、北条家、毛利家、岛津家以及织田家,哪一个不是拥有大量一门众和谱代的,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把权力都给了外人呢?就算福岛高吉勉强算是一门众,桑山重晴、藤堂高虎f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