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九章全面进攻(1/2)

加入书签

  由于武士位置靠前,使得这令人震惊的一幕并未被身后的二十余名足轻觉,就连相隔不远处的两名移动栅栏的足轻也为察觉到异样,倒是检查完马车正往回走的两名足轻目睹了这一切,可还没来得及呼叫,便被身后冲上来的数名“农民”按到木材上一通砍杀。免费电子书下载

  也许是注意到了栅栏外的异常,栅栏旁的一名足轻厉声呵斥道:“薪次郎怎么回事?!”

  谁知过了片刻竟无人应答,足轻觉得不妙便走出栅栏前去查看,这时位于队伍后面的农民纷纷敲碎木料底部,将事先藏好的兵器依次抽出,暗中递给前面的农民。

  “你们俩趴在车上作甚?”足轻一边喊着一边朝车队靠近,见来两人依旧没反应,且周遭的农民正渐渐朝自己聚拢,他顿时提升了警惕,试图转身退回哨卡。然而为时已晚,农民一个箭步冲到他身后,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利索地将刀刃戳进了他的胸膛,足轻表情痛苦极尽扭曲,扭动着身子试图挣脱,可随着鲜血从胸口喷出,他很快失去了力气,绝望地瘫在了农民的身上。

  “有人偷袭!”目睹了这一切的另一名足轻急忙转身朝身后的足轻喊道,商人见状,立即冲上去一刀隔断其喉管。

  “行动!”商人推开武士的尸体大吼一声。

  “喝!”得到命令,那些农民立即摘去斗笠,露出武士专有的髻,怒目圆瞪,举起各式刀具山呼海啸地朝哨卡袭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那些半睡半醒的足轻全都惊慌失措,别说是奋起反抗,就连武器都没拿便呼号着慌不择路地四下逃窜。

  “杀,一个不留!”商人从背后抽出太刀。身先士卒冲入四散的逃兵。由于多次探查,上杉家对朝日军道上的九个哨卡全都了如指掌,哪里有路,哪里能藏身全都摸得一清二楚,况且此番是二百四十名精锐武士出马,更是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活口。

  在商人打扮的武士的带领下,二百多人蜂拥而入,按照事先熟悉的路径四下搜寻捕杀逃跑的最上家足轻,不到两刻钟,哨卡内的二十余人全部被斩杀。按照商人的吩咐,尸体全都藏在路旁的树林中,另留下二十余人驻守该哨卡。

  与此同时,相同的杀戮也在朝日军道的另一头展开,驻守庄内尾浦城的上杉家家臣下次右卫门吉忠率领三百人突袭了障子岳、三角峰、以東岳、三方境、寒江山等五座哨卡,而假装成商人的鮎貝城主中条三盛也乘胜追击,一连拿下了鳥原山、大朝日岳、西朝日岳、龍門山等四座哨卡。第二天下午,也就是庆长五年二月初二,两方军士在龙门山北麓会师。至此,朝日军道完全被上杉军占领,庄内、会津两地全线贯通。

  当天傍晚,朝日军道全线陷落的消息传至山形城。最上义光大惊失色,他没想到上杉家在此刻竟还敢做出这等无视法度的恶行,愤恨之余,一面向边界诸城调兵遣将。一面派使者向上杉家责问,三子清水义清也再次被派往大阪向秀保求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