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〇章 背叛(1/2)

加入书签

  “池田辉政?!这和池田家又有什么关系?”德川家康狐疑地望着荻野昌之,喃喃道:“你知不知道,老夫可是辉政殿下的岳父,在我面前诋毁他,你不想活了么?”

  “小人岂敢诋毁池田殿下,个中缘由还请您听小人细细道来。”荻野昌之连连磕头,近乎哭咽地恳求道。

  见荻野昌之这般卑躬屈膝,德川家康也稍微消了消气,轻声道:“你先说说看吧。”

  “多谢主公!”荻野昌之激动地再次拜服下去,哆哆嗦嗦地回答道:“小人尾随大田原政清一路来到大宫城,本打算趁着天黑动手,正好栽赃嫁祸给足洗家,没成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还没动手便被小宫山晴胜麾下的户隐忍者现,八十多人啊,任我等如何厮杀都难以突围,最后除了小人,全都阵亡了。”

  “方才你便提到这是小宫山所为,可万万没想到,他麾下的那批忍者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户隐忍啊。”本多正信不无惊讶地对家康说道:“不知主公是否还记得,当年武田家灭亡后,这些户隐忍者宁可四处流浪,也不愿接受本家的延揽,他们对武田家的忠心让人印象深刻啊。”

  德川家康点了点头:“没错,我几次三番派人去寻觅户隐忍者的踪迹,最终大都是无功而返,没想到,他们竟会投效在小宫山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角色麾下,真是让人想不通呐。”

  “主公您有所不知,”荻野昌之继续说道:“那小宫山晴胜并非是小宫山友晴的嫡子,而是武田家的余孽啊!”

  “你说什么?!”此话犹如晴天霹雳,将德川家康和本多正信劈得是外焦里嫩,两人面面相觑,冲着荻野昌之斥骂道:“混账,你胡说什么。武田家早就已经灭亡了,哪还有什么余孽?”

  荻野昌之赶忙磕头谢罪,说自己惊吓了二位确是有罪,可所言非虚,那小宫山晴胜确实是武田家的后裔。“主公有所不知,他就是武田胜赖的三子武田胜亲,天目山之战前被小宫山友晴护送出甲斐,后得到池田家庇佑幸免于难,如今为了恢复家名,他投身右府麾下。鞍前马后,无不尽心尽力啊。”

  “主公,”本所正信听罢点了点头,向德川家康分析道:“若真是这样,那招揽户隐忍者之事就合情合理了,只是没想到,池田家当年竟会背着信长公做出这样的事情。”

  “池田恒兴乃是信长公倚重的有力家臣,老夫也是万万没想到啊。不过这也不是不能解释,当初本家不也是冒着天大的风险招揽武田遗臣么。不过这和直接庇佑武田后裔的池田家真是没法比啊。”

  “不过就凭这点来判定池田侍从悖逆本家,臣以为还为时过早吧?”本多正信慎重地思量道。

  “请恕小人冒昧,”荻野昌之继续说道:“那天夜里,臣假意归顺小宫山。方才从他口中得知,自打小人在馆林城补充给养,其后的行踪便被小宫山了如指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