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工口就是工商银行门口(1/2)

加入书签

  萨尔何等样人也?

  身高九尺三寸膀大腰圆碧面獠牙长得跟搞毛二哥没啥区别。

  很能打。

  有文化,爱好人类,熟读兵法谋略。

  真名古伊尔,亲生父母系出生霜狼名门,养父野心家是也。

  没错,联盟的聪明人不止卡洛斯巴罗夫一个,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原本培养萨尔的根本目的就是造卡洛斯老岳父的反。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萨尔就是按照兽人领袖的标准被养大的。

  在布莱克摩尔的计划中,萨尔就是他间接控制兽人的关键。

  毕竟作为经历过第二次兽人战争的老兵,布莱克摩尔并不想现在的小年轻一样蔑视收容所里的那些兽人,他依然清醒的记得当年的黑暗之潮是何等的绝望。

  所以他培养了萨尔。

  一个充满活力且机敏强壮的兽人。

  在萨尔的鼓舞下,从奥特兰克修路大队逃脱的老兵们开始重新打起精神。

  而萨尔也从这些战俘那里得到了更多关于过往的知识,并且心情逐渐沉重起来。

  因为巴罗夫家族十年如一日的思想政治教育不是白搭的。

  虽然不愿意给人类当狗,但是这些兽人老兵内心已经接受了这场战争是部落过错这个结论。

  这种论调也影响到了萨尔。

  更何况,萨尔在并未深入了解详情的状况下ns了一个“荣耀兽人”,奥特兰克不过轻易放过自己的。

  所以萨尔做好了应对追兵的准备。

  然而一直到他们一行隐入奥特兰克山脉的深处,也没有遇到追兵,还真是天佑的位面之子啊。

  斯巴达克斯哪里去了?

  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咯?

  当然不可能。

  能够令斯巴达克斯放弃追击萨尔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遇到了更有价值的目标。

  格罗姆什地狱咆哮。

  在耐奥祖自投罗成为巫妖王前下达的最后一个命令,就是坑战歌氏族一把。

  耐奥祖重新打开黑暗之名命令格罗姆什地狱咆哮带领族人前往东部王国烧杀掳掠,在初期确实打了方兴未艾的暴风城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卡洛斯巴罗夫虽然失踪,图拉扬等一系列将领尚在,那些百战老兵尚存,反应过来的洛丹伦诸国反应过激,直接放弃内斗碾了过去,打得战歌氏族那叫一个哎呀我去。

  也就是格罗姆什地狱咆哮多长了个心眼,没有完全相信耐奥祖的允诺,才苟活了性命。

  因为耐奥祖给予格罗姆什地狱咆哮的那颗传说中能够关闭黑暗之门阻断敌兵的宝珠,实际上是一个引爆装置。

  虽然格罗姆什地狱咆哮逃过了耐奥祖的暗算,但是黑暗之门一直到因为德拉诺关闭为止,一直处于联盟的控制之下,这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战歌氏族回不去了。

  虽然苦战数年,人员损失惨重,但是战歌氏族实力尚存。

  在雷德黑手的暗中支持下,依然有大量战歌兽人活跃在燃烧平原以北,阿拉希高地以南的广大区域。

  不过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从来不信任老黑手的那个傻儿子。

  正好因为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遇刺,乌瑟尔与阿尔萨斯率领白银之手骑士团回归洛丹伦城,战歌兽人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与萨尔一样,在听说了霜狼氏族的传闻后,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也决定去寻找盟友,踏上了奥特兰克的土地。

  斯巴达克斯察觉到蛛丝马迹,果断的放弃了对萨尔的追击,转头迎了上去。

  某种意义上来说,萨尔欠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一条命。

  年轻的萨尔虽然能打,但是在这些部落硕果仅存的剑圣面前,还是太嫩了。

  尤其是在人类世界长大的萨尔,于狩猎一道,菜的抠脚。

  斯巴达克斯最近的时候,距离萨尔不到一个山头的距离。

  “这种战斗痕迹,是战歌氏族的风格。”

  斯巴达克斯在检查一处巡逻据点的战后残骸时,做出了判断。

  “放弃我们原本的目标,你,还有你,原路返回,绕远路走大道,去最近的军团寻求增援,其他人跟我去见见老朋友们。”

  斯巴达克斯做出了最冷静的判断。

  五十人的追讨队伍用来追杀萨尔以及几个兽人逃犯,是绝对的小题大做,s以及表忠心的成分大于实际需求。

  但是如果用来迎战格罗姆什地狱咆哮,斯巴达克斯并没有必胜的信心。

  因为斯巴达克斯是剑圣,格罗姆什地狱咆哮同样也是。

  斯巴达克斯带出的手下都是忏悔罪行的兽人老兵,格罗姆什地狱咆哮身边的同样也是。

  这几乎是一场镜像般的对敌。

  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尤其是战歌氏族明显服用过恶魔之血,单兵能力上甚至会略强于斯巴达克斯手下这些“戒毒”成功的老兵。

  所以最稳妥的方法莫过于缠住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一行,然后调集重兵直接围杀。

  然而格罗姆什地狱咆哮能够带领氏族在联盟的重兵围杀当中逃出生天,对于战场与生俱来的敏锐洞察力是斯巴达克斯所不曾拥有的。

  两位剑圣不约而同的选择了ssss的战术。

  最后的结果就变成了一场遭遇战。

  这一次,客场作战,是战歌兽人数量居多。

  格罗姆什地狱咆哮随行带了十六人,而斯巴达克斯加上自己只有四十人。

  十七比四十,荣耀兽人面临着以一敌二的困境。

  但是在得到卡洛斯的谅解后,斯巴达克斯这些完成赎罪的老兵在装备上处于绝对的优势。

  战斗以叙旧作为开始。

  “格罗姆什,真没有想到是你。”

  “哟,让我想想,这声音,斯巴达克斯,你还活着。”

  “说出你的目的。”

  “告诉我,你的盔甲你的武器是从人类手里抢来的。”

  “很抱歉,如你所见,这就是我现在选择,这就是我现在的立场。”

  “选择当人类的狗?”

  “当然不,是做自己的主人。”

  “啊哈,这笑话可不好笑,你难道认为我们兽人可以与人类和平共存?这场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战歌兽人的哄笑声中,荣耀兽人的怒气值直线飙升。

  因为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所谓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