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1/2)

加入书签

  “这一届的最佳新人奖名单里,也都是非常厉害的,虽然他们出道时间不长,却活跃在众人的面前,带给所有人新的体验,并且迎接一个又一个未知的挑战……获得本届影视最佳新人奖候选的是……”

  “《识面不识君》剧组蒋昌殷……”

  “《浪人》剧组侯嘉惠……”

  “《心锁》剧组傅鹓……”

  “这位获得最佳新人的,可谓是一路风风火火。出道时间不长,作品并不多,可每一部都获得了极高的称赞,我至今还记得有一个非常迷信的贴子,说得到了他的小运势扣,就可以好运连连,这件事到底是真的假的,或许只有本人可以告诉大家了吧。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位演员在剧中j-i,ng彩的表现,请看大屏幕。”

  “我觉得很可惜,之前对你好的时候,你倒是没什么回应。现在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你又说我原来假惺惺。”“不是我变了,只是我懂了,有些人真的不配我好生待一辈子。”“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杀了她不成?”“别劝,你的那些大道理我听了十七八遍,你再说……我也会杀了你。”“你要的江阖?呵,他早就不在了。”

  “本届影视最佳新人奖得主——傅鹓!恭喜!”

  场内的灯紧紧锁住了坐在位置上表情有些淡然的年轻人,并没有像其他得了奖一样的人面露欣喜,似乎得奖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特别激动的事情。

  “上去吧,”唐铭江收回了手,“好好发言,我这个大粉丝可是在台下看着呢。”

  傅鹓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嗯。”

  主持人递过话筒,含笑看着他,“看表情并不是很激动啊,方便说一说此刻的心情吗?”

  傅鹓想了想,“我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我的粉丝跟了我这么久总是被人说风凉话,能得这个奖,我非常开心。”

  “身为一个出道不足一年的演员,就能获得国内的新人奖,是什么支持着你一直努力?”

  傅鹓歪了歪头,突然笑了,“因为……”

  “我有一个非常好的老师。”

  番外-长佩文学网

  唐铭江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烦恼,这个烦恼就如一颗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看着被狗仔n次拍到的照片传到网上,而标题上写着大大的《师生/兄弟情浓厚》,倍感无奈。

  原来还是好好的一个兄弟情,自从傅鹓得了新人奖那晚开始,直接给他跨了一个辈分。

  这满满都是禁欲play的气息……

  回去后把傅鹓摁在沙发上好好的蹂♂躏了一番不说,还引诱着人开口喊他老师。喊也喊了,叫也叫了,倒是抚平了他当时内心的不满,却在这身份奔向悬崖勒不了马的时候如梦初醒。

  “你最近到底在愁什么?”黄耀歪在沙发上,脑袋枕着童养夫的膝盖,一边被喂车厘子一边斜眼看沙发对面的男人,“小鹓不就出国十几天么,瞧你急的跟个老妈子似的。”

  唐铭江十指交叉,手肘撑在膝盖上,抬起眼看对面那人惬意无比的模样就不爽,“你到底什么时候出柜?”

  黄耀一愣,抬眼看着头顶小男生未成年的模样,无比心虚,“我就算了吧……”

  他关上门,转身进了1802,晋黎拿着一根竹竿在搅和鱼缸里的热带鱼,鸽鸽坐在办公区正拼命地和粉丝团在筹备傅鹓回国的接机事宜。

  两人见了他进门,齐刷刷站起了身,还没等开口打招呼,唐铭江先问了晋黎,“怎么出柜?”

  “……”晋黎半张着嘴,手一抖竹竿沉进了缸底,一脸白痴相,“我没经验啊?”

  鸽鸽手别在身后揪来揪去,她粉的cp终于要出柜了吗!可是总觉得私底下藏起来更甜?“要不七夕节画一个结婚图,到时候扩得广一些?”

  唐铭江无言转身离去。

  去年前年不都是这么做的吗?有效果吗?没有。

  怎么出柜,以什么样的方式自然而然地出柜,这个问题唐铭江非常地发愁。

  傅鹓的粉丝群异常地活跃,讨论着接机当天要穿什么小裙子,化什么妆,举什么样的牌子,还一传十十传百要求所有粉丝一定要素质在线,不可以在公共场合大吵大闹。

  ——小鹓这次出去很累的,等见到他的时候都乖乖的!

  ——一定要排队!排队!听从指挥行事!

  ——不可以给小鹓丢脸!

  傅鹓这次去b国,和导演商定演戏事宜,还要拍摄一支香水的广告。近几年来他的粉丝已经跨越了三个年龄层次,从粉颜值的年轻人,粉演技的中年人,粉书法的老年人。

  还有不少迷信可以转运的。

  看着她们一言一语全都在围绕着傅鹓,唐铭江有些心痒。

  想见他了。

  两个人有时差,唐铭江早上八点给他弹了个视频。视频里的青年刚洗完澡,穿着一身浴袍坐在酒店的大床上,脖子上还挂着他很久前送的chocker,旁边摆着一支高脚杯,里面装着……

  “八点……你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