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2)

加入书签

  “我也要去,我要和封大哥一起出去,爸爸”旁边的庞峰坐在封狼身边拽着封狼的袖子,仿佛害怕自己一松手身边的人就不在了

  “峰儿,你的礼仪呢?你封大哥如果能自己走的话也就不会现在坐在这里了”毕竟西南大帅的庞家大宅其实是个迷宫是鲜为人知的,但作用也是极厉害的,如果没人带着是走不出去的

  庞峰仿佛也想到了这点,有些不情愿的松开了自己的手,让旁边的封狼松了一口气

  “现下你回去了也是自投罗网,你家少爷不在北亭在江南你去了也未必找得到,不过这之后他还会在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肯定不是北亭”毕竟江易鸿那个人,呵

  “那我家少爷有危险吗?”封狼仿佛又想到了自己拼死突围前看到的画面,有些着急

  “他有把握让你活着就有把握让自己不陷入危险,你家少爷的脑子你跟了他这么久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而且你家少爷身手也不差”

  “可”架不住人多势众啊,封狼还没说完就被方澄白挥手打断了

  ‘你家少爷既然把你交到我这里就是因为怕你的性子到时候反倒会让他陷入困境’

  “封大哥,听我爸的没错,我爸可厉害了,堂兄肯定没事的,毕竟我们家的人都是极聪明的”庞峰一脸开心的在旁边附和着

  “封大哥你要不要看看我收集的猛禽,他们都特别温顺,走吧”庞峰站起来拉着封狼就往外走

  “小白眼狼”从一旁屋子里出来的庞德福嘟囔了一句

  “这孩子倒像是随了”方澄白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可不要随了他叔叔啊

  “随我,随我,我当时也这么没心没肺,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对你体贴入微”庞德福赶忙将话题揽了过去

  “大帅,云城的援兵正在往这边赶,说不定能截住东南军队”李琦向韩通汇报到,这是这些天来唯一的好消息了,不断的沦陷让浮花城已经有些人心惶惶了,现在北上的火车都没有票了,船票更是被售卖一空,如果在这么下去,浮花城怕是要成为空城了。

  “好,让他们尽快,务必要把东南军队截在浮花城外,东南那边有少帅的消息了吗?”

  “还没有”韩通今天是心情还好,没有抬头,继续看着手中的电报

  “行,下去吧”

  李琦出门时就见一个穿着青色衣裙挽着妇人发髻的年轻女人挎着食盒往书房走来

  “这位夫人,书房是军事重地,不能进”李琦将女人拦在了外面,却听见身后的书房里传来了韩通的声音“李琦,让她进来,以后絮夫人可以自由出入这里”

  李琦让开了书房的路,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女人只是冲着他柔柔的一笑然后就走到书房前推开了房门

  “这一幕看着有些眼熟呢”李琦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最后也只能作罢

  第36章第三十六章

  这事其实还要从昨晚说起

  “你在这里哭什么?”一个浑厚的男声在絮儿头顶响起,吓得絮儿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老老爷”当絮儿抬起埋在膝间的小脸时,韩通瞬间愣了,这不是那天在雪儿那里看到的那个侍女吗?

  此刻絮儿已经擦干了眼泪,用手撑地站了起来,但可能是蹲的时间久了,所以腿一软朝着韩通到了过去,被韩通抱了个满怀,熟悉的玉兰香瞬间涌进了韩通的鼻腔。

  “念娥吗?”扶着絮儿腰间的手突然收紧了

  “念娥,小娥,我知道错了,你别走好不好,我不要你死”韩通将自己的头埋在絮儿的颈窝,絮儿能够感觉到自己颈间的领子微微透出的s-hi意

  “好”知错就好,知错才能更痛苦不是吗,最怕的就是你冷心冷肺,絮儿的手缓缓的抱住了韩通

  “看来浮花城是能保住了,听说现在东南军队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估计是到不了浮花城就会被打退了”街边茶馆一个中年男人对着旁边的同伴说道

  “是啊,这我就放心了,真是吓死我了,我这几天一直找人买车票,船票都已经被浮花城的权贵们给包了,我在政务厅上班的小舅子一张都拿不到,听说杨家那边都是买的车票,想去北亭投奔女婿呢”另一个人放下茶杯也说了说自己最近听到的事

  “杨家,就是当年那个将军府的杨家”

  “是啊,说起来他们家还真是败落的够快的,这女儿虽然嫁了个元帅,可是也没看到过这江元帅帮衬杨家啊”

  “哎,这种世道谁也指望不上只能指望自己啊”

  “小二,结账”突然一个男声响起,声音里透露出一些柔媚

  “好嘞,客官”

  “废物,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竟然还失败了,还下落不明了,气死我了,这下可算是压错牌了”花卿灵有些心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介入才会让韩非玉下落不明,但是东南军队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不然上一世哪来的浮花大战,要不自己直接去找韩通献计?

  花卿灵打定主意朝着军部走了过去,但在路过一个僻静的小巷时却觉得后脑一疼,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哦?被带走了?”面具男子拿着茶杯的手顿了顿“这小子还真是谨慎,不错,我喜欢,不用管了,他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是,阁主”站在厅中的小五冲着解忧阁阁主拱了拱手就出去了

  “现在的孩子呀,做事比我们那个时候缜密的多了”身后的齐老感叹了一声

  “谁说不是呢?影儿和江家那小子怎么样了?”

  “还在韩非玉的别庄里住着呢?当真沉得住气,和阁主您年轻时一样啊”

  “哎,可别恭维我,随那两个孩子去吧,毕竟我答应她了”解忧阁阁主展看手中的扇子,竹片上刻着“自由”两个字,这扇子应该有些年头了,扇子上糊的纸都已经起了毛边

  “阁主真不想小少爷继承这解忧阁?”齐老有些不确定

  “齐老莫急,时机和缘分都还未到啊”解忧阁阁主摇了摇扇子,又拿起了手中的白玉棋子吃掉了另外一枚黑子

  “大帅,援军到了,在城门口和东南军队打了起来”李琦进书房向着正在和一众将士研究战术的韩通汇报到

  “好,开城门”这边话音刚落

  “大帅,不好了,东南军队的船已经快到港口了”一个焦急的声音响起,让书房里的人都静默了一下

  “什么,怎么回事?”

  “我们把守港口的士兵发现一艘战船向着港口这边驶来,船上c-h-a得是东南的军旗”那个来报信的将士将自己得到的消息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快,先别管城门,组织人先去港口,不要让他们上岸”韩通对着那个报信的将士挥了挥手,那人就赶忙出去了“李琦,如果援军那边的战斗结束了,就赶紧开城门让他们进来也去援助港口”李琦领命也走出了书房

  却见那个絮夫人又提着食盒走了过来,身上还是青色的衣裙,但看料子却比以往的都要好,而头上那只玉簪,那是大帅当时亲手雕刻的还让自己去外面找了很多样式

  对,这女子竟像极了元夫人,记得大帅和元夫人新婚后的那段时间元夫人就是经常来这给大帅送饭,是可以进书房的,这是大帅后来抬为平妻的继夫人没有的待遇

  李琦要抬起来阻止的手顿了顿又放下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但是,也罢

  “大帅,东南军队的战船将我们的巷口攻破了”

  “大帅,城外援军已将东南军队打退,现在正往港口赶去”

  “大帅,港口的东南军队上岸了”

  “大帅,”每传来一个消息都让韩通的心情跌宕起伏,他突然有点累了

  “走吧,回府”已经几夜都在军部的他突然想回韩府看看了

  李琦没说话,行了个军礼就去外面备车了,港口那边的枪炮声震天响,街道上早就空无一人,想来走不了的都只能躲在家里祈求炮火不会落在自己头上

  花卿灵这几天过的不太好,为什么说是不太好呢,因为自那日被打晕后,醒来就被关在了这个屋子里,打晕他的人没来看过他也没捆着他,只是不让他出去,有个哑巴仆人会每天定时给他送水送饭,他也试图闹过,但是外面毫无反应,好像这里是被隔绝的。

  “到底是谁呢?”花卿灵努力思考着到底是得罪了谁或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才会被人绑到这里来,这时,他听到了枪炮声“浮花沦陷了?”花卿灵有些心慌,他听不出枪炮声到底离他有多远,但也正是这样才更让人焦躁,还有什么比困在这里等待更可怕的,花卿灵决定拼一把,他又去那凳子砸了一下门,这次,门竟然开了,花卿灵也只是诧异了一瞬,便赶忙跑了出去

  稍微有些破败的小院微微敞开着门,院里一个人都没有了,花卿灵猜想可能是院里的人都在听到炮火声时就逃跑了,他也着急起来,推开院门,外面的街道不仅破旧还很清冷,可能是在远离城中心的地方吧,花卿灵只想赶快回到自己下榻的客栈找些钱财回北亭,他匆匆忙忙的向着能隐约看到高楼的地方跑了过去

  第37章第三十七章

  “战争开始了,想来不久繁华的浮花城港口就会被血水染红吧”江影看着港口的方向

  “别着急,我听着这炮火声并不是特别急,甚至还有点特别”方涵侧耳认真的听着,因为这里远离港口,所以更容易让人听出不同来。

  “嗯?你还能从炮火声中听出什么不同来?”江影这次没有打趣方涵,只是好奇的看着他

  “有些时候炮火声也是有规律甚至说是有节奏的,只要认真听你可以从中听出很多内容来,比如现在的炮火声应该是在真刀真枪的上”方涵话音刚落就被江影的手肘杵了一下,杵的方涵抱着肚子退了一步

  “你这不是说的废话吗?”

  “你别急啊,我还没说完”方涵揉了揉肚子“浮花城外的炮火声就更像是某种暗号或者交流了”

  “嗯,看来这里面猫腻很多吗,有没有可能是非玉?”

  “没准啊,我还是那句话,那小子没有八成的把握是不会贸然去送死的”方涵呲牙咧嘴的揉着肚子

  “我就轻轻地戳了一下,你至于吗?”江影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方涵

  “至于啊,你是不知道自己手劲多大啊”

  此刻的韩府却乱成了一团,千秋雪正在指挥下人们收拾细软,韩非成也没胆子出去找他的狐朋狗友了

  “大家静一下”秋雪苑的门口站着一个青色的身影,只见那人手里攥的一打纸突然都挥到了天空中“这是你们的卖身契和银票,不用再伺候这娘俩了,都拿着去逃命吧”,院里的下人停了一瞬就冲着天空中飘着的纸跑了过去,只是一会功夫这里就没了人,而千秋雪和韩非成却被絮儿控制了起来

  “这么多年,你享受着我姑姑该有的东西是不是很开心啊,你踩着我姑姑的尸体成为了这韩府的女主人,可是有什么用呢,我就凭着这张脸就进入了你一辈子都进不去的军机处,那是你一直都想进去的地方吧”,最后一句话让千秋雪瞳孔一缩,此刻的絮儿那里还有在韩通面前的温柔小意,她嘲讽的看着被捆在凳子腿上的千秋雪母子

  “知道我为什么不堵你的嘴吗?因为没有人会来救你了,韩通那个老匹夫估计现在还在军部发愁浮花沦陷的事呢,感觉是不是很好,你的大帅夫人到头了”絮儿挑起了千秋雪的下巴,待了甲套的指甲用力在千秋雪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扔下惨叫的千秋雪,将手上的甲套扔在了地上“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死的,我们王家这些年怎么过的你们都会感受到的”絮儿的表情温柔下来,仿佛嘴里正说着什么安慰的话

  “你在干什么?”韩通一脚踹开了大门,院子里一个下人都没有,老远就能听到千秋雪的惨叫声

  “干什么?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的好姑父”絮儿开心的笑了起来,笑的极其畅快

  “你叫我什么?”

  “你,你是王家”韩通后退了一步,絮儿却走上前来

  “我娘说自我出生之后就没享受过一天世家望族小姐该有的待遇,而造成这一切的人就是你,我叫絮儿,我为什么叫絮儿呢,因为我注定这辈子是不能有根了,只能像柳絮一样被风吹着忽东忽西,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事就是让王家败落的罪魁祸首不得好死”最后四个字絮儿说的极重。

  “不,我不是故意我只是”韩通往后仰了仰头仿佛想要避开絮儿的质问

  “是,你不是故意的,你就是跟我姑姑闹脾气,真好,你闹个别扭就让我姑姑无药可吃病死在这繁华的韩府,你闹个脾气,我们王家上百口人就都要遭殃,你的闹脾气可真是让人承受不来啊”絮儿眼眶红通通的看着韩通,韩通动了动嘴角最终却也什么都没说

  “大帅,港口的东南军队都被歼灭了,但是”

  “不用说了,还是我来说吧”这时门口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阻止了李琦继续说下去的话

  “与东南的混战中,江南以微弱之势取得胜利,全歼浮花城内的东南军队,但其缘由是因为前元帅韩通教子无方和治理能力不足,所以韩通已被罢免元帅之职”

  “爷爷留过信,说你被罢免元帅之时,就是被从韩家族谱除名之日”此刻的韩非玉再也没有了平日里温润如玉的样子,像是一把开封的利刃,散发着摄人的寒气,而韩通却在这个刻仿佛佝偻了些许,他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好,成者王败者寇,我没什么可说的”他突然挺直了腰杆

  “你可不可以”将我和你娘葬在一起“算了,没事,我死后将我的骨灰”突然竟不知道死后自己该葬在那里,养父对自己失望,发妻恨死了自己,唯一留在自己身边的现在想来更是当真可笑,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做的是对的。“将我的骨灰撒到浮花城的港口里去吧”韩通终究没有说出自己最后的愿望,毕竟当初是自己将人磋磨死的,故意苛待他们娘俩,就是为了让她低头。听下人说她病得很重最后都吐血了呢,即使自己后来全力救治也没能救回来,更是让眼前这个儿子恨透了自己。这就是报应吧

  “别,你还是留着你这条命吧,以后和您的心上人和你们的好儿子好好过日子,只是从此之后韩家再没有你们,你们已经被除名了,你若在这死了我岂不是还要背上个弑父的罪名,为你当真不值得”韩非玉冷笑了一声,挥了挥手让人将三人带了出去

  “表姐又是何苦呢,我说过我来就可以的”韩非玉在面对絮儿时有些无奈

  “有什么比亲自动手更痛快的呢,只是看着可不是我的性格”此刻的絮儿脸上不再是清冷的表情,整个人显得更加真实和鲜活了“总算能告慰我王家的列祖列宗了”

  “小玉,你是个好孩子”絮儿深深的看了韩非玉一眼就向门外走去

  “姐,你去哪里”

  “去,一个可以当局外人的地方”

  “姐,你别想不开啊,你的日子还长呢,是不是我爹他”

  “想什么呢,你爹他就是看着我画姑姑的画像,他就是真想做什么你觉得我会让他得逞?”絮儿回头踮起脚用手指戳了一下韩非玉的额头

  “等着吧,有缘我们会再见面的”

  第38章第三十八章

  “东西呢?怎么什么都没有了?这群贱人竟然趁我不在卷走了我所有的东西”此刻外面的炮火还在继续,花卿灵一身狼狈的在屋子里翻找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狰狞

  “别让我在看见你们”又是一声炸响,吓得花卿灵蹲下躲在床脚瑟瑟发抖,心里暗恨自己为什么要趟这浑水,现在韩非玉死了,自己也困在了这里,早知道还不如在北亭呢。

  “为什么会这样,这让我和东瀛人怎么交代,怎么咱们的军队帮着江南打退了东瀛人?”屋子里是各种器具碎裂的声音,方景候发了很大的脾气

  “不用跟他们交代了,是江南打退了东南的军队,从此之后江南和东南将合为一体”书房的们被推开

  “老胡,你,为什么”方景候看着在方府待了这么多年的老管家,有些不可置信,指着老胡的手都在发抖。

  “哎,我也是没办法啊老爷,侯爷临终曾对我说过大少爷和二少爷他都没什么放心不下的,就是您太容易走错路了,侯爷让我看着您,可是我屡次劝您不要和东瀛合作你都不肯听,侯爷说方府可以消失,但不能成为被人唾弃的存在,我看江南的韩家大公子资质不错,东南给了他应该也能打理好,所以我就和他里应外合打退了东瀛人”老管家仿佛在这一刻身上又有了当年指点江山的气势,是了这个老管家曾经也是跟着崇奉候南征北战的人啊。

  老管家看着方景候不可置信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毕竟也是自己看大的孩子啊,可是方家不能被扣上和外敌合作的帽子,那会毁了已逝的侯爷一世英名,从自己被侯爷从乱棍下救起的那刻起,自己这辈子就只有一个侯爷,那就是方崇然

  “其实当年韩公明并没有背叛侯爷,那样一个守了侯爷半辈子可以为了侯爷去做任何事的人怎么可能背叛呢,侯爷觉得这东南的大片版图不能一直都在一个统治者手中,所以让韩公明假装叛变,划走了江南的区域,为的就是有一天这两个统治者中如果有一个走了岔路另一个还能将这东南保住”老管家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背过身不再看方景候

  “我有什么错,父亲根本就不信任我,他到死都没告诉我宝藏在哪,方家这么多人,我拿什么养活,你们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你们眼里只有那个死去的方凌烟才是你们最中意的继承人,哈哈哈哈,可惜他是个短命鬼,而且我方家的地盘你有什么权利送人,你做不了主的”方景候笑的很疯狂,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笑话,明明得到了一切,但其实却一无所有。突然他的笑戛然而止

  “他做得了主,因为我早就将这方家的事情全权交于他了”一个儒雅的声音响起,酒红色的袍角出现在门口

  “你,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方景候有些不可置信,这一会儿时间里就发生了很多颠覆他认知的事情。

  “我什么时候死了?我怎么不知道?我方凌烟的生死可不是你能说了算的”此刻的解忧阁阁主没有带着他银白色的面具,姣好的容貌和成熟的气质让他变得更让人移不开眼球,站在方景候面前却比这个弟弟还年轻

  “看在你可能后半辈子都会被囚禁在这里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二十年前死的是方寒烟,对,就是那个你未曾谋面只能在祖宗祠堂看到牌位的那个二哥,好了,我就是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我需要帮忙的,毕竟我们兄弟一场”方景候捂着胸口倒了下去。

  “老头子怎么找了这么个人?真没用,要不直接处理了吧”方凌烟看着地上的方景侯嫌弃的说道

  “不可啊,大爷,侯爷曾说过,应景为侯,忘本成囚”胡老看着有些不忍,替方景侯求情道,方凌烟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胡老,告诉韩家那小子,东南可以给他但是方家的一切要保持原样,方府就交给你了,这是你应得的,你做的很对”方凌烟转头对着看着自己长大的老管家说道,没有再看老管家激动地红了的眼眶走了出去

  “不,不,老头子会给侯爷和大少爷看着的,但是绝对不能要”老管家摆了摆手。偷偷用手指擦了一下眼角s-hi了的地方

  “大少爷”你还会再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吗?老管家的声音让方凌烟顿了一顿

  “想找我的时候去宗阳城的一品居传个信”方凌烟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走到门口时,说了一句“还有,无聊的时候可以找一品居的齐老板下下棋喝喝茶”

  “齐老板?是齐澜吗?”老管家有些迟疑的问道,自从二十年前他这个老伙计跟着大少爷潜伏北亭后就再没见过了

  “我不希望我出现的事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知道”

  “好,大少爷放心,这次也没准备什么,我记得您最爱吃我做的蜜汁烧r_ou_,下次我给您做”

  “嗯,不用下次了,一会儿多做点去一品居找齐老板吧”说完方凌烟就大步离开了,身后的老管家用袖子擦了擦眼角,又恢复了严肃的模样,吩咐人将方景候看了起来,然后自己一路小跑去了厨房。

  “你其实还是不放心老胡的吧,才会亲自赶来”

  “你若放心的下会跟我同来吗?这么多年没见,我刚刚可是看见胡老说到你的名字时眼睛还亮了呢”方凌烟此刻正坐在一品居的包厢里喝着茶

  “哎,算起来我和这小子也有二十年没见了,想来现在肯定也是老态龙钟了吧”

  “不不不,将军还未迟暮呢”不然如何能c,ao控全局合并东南呢?“我先去睡会儿,一会儿胡老送蜜汁烧r_ou_时记得叫我,不然你就不用提前颐养天年了,跟着我继续东奔西跑吧”方凌烟的话让齐老瞬间放弃了想要独吞的想法,不急不急,反正以后这么近,还怕没得吃?

  “走了?知道他们怎么走的吗?”韩非玉看着江影和方涵留下的书信,皱了皱眉,询问着旁边过来送信的仆人

  “这个不太清楚,两位客人说这里已无战事,之后您会更忙就不叨扰了,我本来说送两位客人,可是他们说他们自己走就行,不让我们跟着,看他们出门的方向应该是去车站的方向。”

  第39章第三十九章

  “哎呦,我可是看见了,咱们这韩少帅真是太厉害了,那高头大马,东南军队被打的溃不成军啊”茶馆里面热闹非凡,大家都在讨论之前的战争,一扫之前的y-in霾。

  “我听说,韩少帅让自己的军队穿上了东南的军装,东南的军队还以为自己窝里反了呢,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就是就是,听说韩少帅用兵如神,不然怎么这快就让东南和江南合并了呢,而且听说韩大帅直接将自己的位置给了少帅”

  “哎呦,这,岂不应该叫大帅了,哎,你家闺女是不是也到年龄了”

  “哎,不敢想不敢想,这要搁在古代就是公主都配得,我们这种小门小户那里配得了”被说到的男人摇了摇头

  “前朝都亡了,人家现在年轻人兴的是自由恋爱”旁边的男人继续打趣道

  “你看,好多事情传着传着就走向了另一个方向,这就是我为什么让你将写好的东西交给说书先生的原因”

  “当然你这故事编的也不错,还弄个了偷梁换柱的反转,你这名立的不错”热闹茶馆的角落里,一个老者和一个年轻人聊着天,仿佛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家常事

  “说到这故事,还真不是我编的,是我认识的一个人,在我去前线之前给我献得计策,我当时就很奇怪,因为他的故事在某些方面和你我一开始商量好的布局太像了,如果不是我一直派人盯着他,我还以为是咱们的布局被窃取了呢”韩非玉压低声音向胡老解释了一下花卿灵的事情

  “哦?那这人还真是奇怪,有机会到是要见一见,对了,明天我就将东南那边的事情也都交接给你们,只是宗阳城方家的一切我要求都保留原来的样子,其他的你随意”

  “您真的就放弃了这唾手可得的权利?”韩非玉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并不是很老的男人

  “哎,一把老骨头了,干嘛瞎折腾,做人啊,要惜福,我这个年纪就是看着你们这些小辈打拼了,我和老友钓钓鱼喝喝酒就好,要是公明还在,侯爷还在,该多好啊”胡老看着前方有些发呆,当一道身影从他眼前走过时,他却失态的站了起来。

  “老人家,您?”江影看着眼前老泪纵横的脸,有些不知所措,这老人家突然冲到自己面前叫了一声主子,江影看向方涵,方涵冲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认识。

  “太像了,尤其是这双眼睛,让我这老头子以为主子回来了呢”胡老仿佛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接过旁边韩非玉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眼睛,一行人朝着角落里的小桌走了过去

  “表兄和小影怎么没跟我告别就走了?”四个人刚一坐下韩非玉就问了出来

  “本来以为你合并东南肯定会日理万机,就不想让你在分心管我们两个,我们打算坐火车回北亭,但是想想也没怎么转过浮花城呢,所以就又转了转”两个人本来想从密道直接去东南,可是自从从韩非玉的别庄出来身后就一直有尾巴,所以两个人就打算去个热闹的地方甩掉尾巴再做打算

  “哪想到你竟然还有时间在这偷闲”方涵看了看韩非玉又看了看他旁边的老人,想起这人说的眼睛,有些明了想来这人就是东南那边过来和韩非玉交接的人

  “韩少帅的表兄?可是那个北亭城江元帅的养子?”?胡老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有些激动,这倒是是让韩非玉起了疑,他看的清清楚楚,胡老是冲着江影去的,胡老这么激动只能说明江影比方涵更像方家人

  “咳那个老人家您是?”江影有些好奇,想来应该是自己这张脸和老人认识的人长得像才会让老人如此激动吧

  “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既然大家都在不如去大帅府坐坐吧”韩非玉看了看嘈杂的周围和有些激动的胡老提议道

  “韩非玉没死?还是那个偷梁换柱的计策?这不对啊,这不对,我明明看到城里的东南军队很少,根本就不需要韩非玉大费周章去搞什么偷梁换柱”花卿灵觉得自己的脑子快炸了,明明一切都朝着前世自己听说的那样在发生着,可是却跟自己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全都不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