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1/2)

加入书签

  “哎呀,这宅子倒是都别致的很,也不怪各位大帅进来了就不愿走,就是我也想在这小住几日啊。以阁主招揽人的能力,我看着炎黄统一指日可待嘛”江易鸿看着院子里并不是多么出彩的景致赞叹道,也不知是在讽刺这主人还是这院子

  “多谢江大帅夸赞,便是来这里常住也是欢迎的”此时方凌烟正好从客厅里走出来和迎面走来的江易鸿打了个照面

  “阁主这么忙,我可不敢多叨扰,此刻怕是除了我,其他人都到了吧,阁主这魅力可真是够大的”江易鸿继续笑着讽刺道

  “不敢不敢,主要大家殊途同归,所以也就卖了我们解忧阁一个面子在我这里多住了几日罢了。若说魅力那是不及江大帅的,男女老少,人鬼魔妖,什么样的不是江大帅勾勾手指就能得到的?”方凌烟也笑着怼了回去,话里带的深意知道内情的都能听出一二。

  “哎呀,时间不早了,让江大帅进去签个字吧”庞德福在旁边状似看了看才微微升起的太阳说道

  “是啊,这见证书上可就差江大帅的大名了”此时欧阳微也从里面出来,冲着江易鸿点了点头就拉着方凌烟离开了

  “你昨天晚上留我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一出吧”屋里那群人在知道他是欧阳丞相的儿子时,可是热情的不得了呢。

  “你若是没用我那客房给你住不就浪费了”

  “你这嘴真毒”两个人说着话向远处走去,江易鸿也进了大厅。

  此刻大厅里摆着一张极长的桌子,众人正围着桌子说着什么,见他来了,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又开始讨论,小五走过来递给了江易鸿一份文件

  “联合声明?”江易鸿看了看文件的标题,找了个位置坐下看了起来,这份文件是各族联合的声明,各大军阀身为见证者都会在后面签字,而且最后一条说的是无论将来谁统一了炎黄都不会强制将各族融合,各族只需在政治上与统治者保持一致即可,其他可保持本族原样,江易鸿摇了摇头拿笔签下了自己的大名,拟这份文件的人当真是好算计,如果不签字,怕是之后自己的统一之路就比那些签了字的难许多吧。

  “这虽与江大帅之前的计划有些出入,但都是为了和平嘛,也算是殊途同归了”旁边的庞德福拍了拍江易鸿的肩膀说道

  “确实,江某不如诸位智多近妖,只想着靠蛮力解决啊”江易鸿叹了一口气,想着这哪是有些出入,简直就是给他全盘颠覆了。

  “我那亲家母庄夫人好像昨天和大帅出去听戏后就再没回来了,叨扰了大帅这么长时间,我一会儿把她接回来的好,毕竟我这亲家母可是个好听曲还好演戏的人,我还真怕演出点什么来吓到大帅了”曹林走到江易鸿什么,靠着旁边的椅背意味深长的说道

  “也好”打不成了自然人留着也就没用了,江易鸿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走去,自己竟然忘了林梦蝶不是个普通妇人,自己不在这一会儿她还真说不定能给自己演出点什么来。江易鸿看着跟上了的曹林回头说道“曹大帅不用跟着我,我一会儿自会将你的亲家母送回来”

  “今天我和费格族长出来看到地上倒得那一片人真是吓了一跳”此刻大幕已落,方涵和江影向楼上走去。

  “看出来了,那族长指着我的手都在发抖”就给他剩了那么一个卫兵是清醒的,当时那族长差点厥过去

  “你知道那迷药是谁给我的吗?”江影一脸神秘的说道

  “谁”

  “就是要送你银链子的那个”

  “你,不会”方涵停了下来,有些迟疑的指着江影

  “嗯,我管他多要了点,以后涵美人若是不从我还能来个霸王硬上弓”江影站住楼梯上靠着栏杆一副纨绔样,让方涵有些扶额,他就知道,江影即使不是真的纨绔子弟,但纨绔子弟的本领却学了个十成十。

  “不如我现在就从了江大少”方涵站到江影旁边,身体前倾两只手握住江影身后的栏杆,江影有些不自然的向后仰了仰,又被方涵拉了回来

  “小爷我可是说道做到的人”话音刚落江影就微微踮脚冲着方涵的唇吻了上去,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江影就想退开跑路,不想本身就在方涵怀里,哪里跑得了,直接被方涵按住加深了这个吻

  “大师这是要去往何方?庄某本只想出去散散心,但临出门时就听见了礼佛声如今又遇见大师,看来是上天注定了啊,不如和大师走一段。”庄勋不想再做告别,就直接趁着天还没亮从后门出去了,这一开门就看到一个眉须皆白的老和尚,所以也就有了这一幕。

  “阿弥陀福,能陪施主走一段是老衲的荣幸,不过老衲随心而走再归来时已不知何日,施主当真能抛却这墙内的一切?”老和尚仿佛洞察了一切似的,问庄勋能不能真的放下这些

  “我这一生,有过风光无限的时候也有过孤立无援的日子,无论金戈铁马还是恩怨情仇也都一步步走了过来,现在我也算是了无牵挂,如何不能抛却这墙内的一切呢”庄勋双手合十回了一礼。

  “阿弥陀福,既如此,那施主便随我先走一段吧,日后何去何归施主还是要早做打算为好”

  “多谢大师提点,庄某记得了”

  等到江易鸿急匆匆的下了车走进落脚宅子的大厅时,就见花卿灵眼眶微红,一脸的凄然绝望,手边放着鹃啼杯和一把匕首。而被他下令关在客房的林梦蝶此时却好正无暇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哟,江大帅回来了”林梦蝶放下茶杯用手帕擦了擦嘴角。

  “江某自问阅人无数,但庄夫人确实出人意料啊,不愧是前朝太傅的女儿”江易鸿拍了怕手,他感觉这一早上让自己出乎意料的事还真多,他回过头吩咐季荷“送庄夫人回曹府,这戏瘾也过了,再不回去庄先生会担心了”

  “是,庄夫人请”季荷对坐在沙发上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那鹃啼杯本是烟哥哥送与我的,如今我就送你了,我知道你想把人哄好了让他自愿给你心头血,但是这人呢,在绝望的时候也会因为心灰意冷而做出点平时不愿做出的事,不用谢我”林梦蝶走到江易鸿身边时,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拍了拍他的胳膊就和季荷出去了。

  “不劳庄夫人费心,我这回来的路上可是听说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庄先生出家了”走到门口的林梦蝶脚步顿了一下,突然加快了脚步。

  “她都跟你说啦”江易鸿脱下军帽将外套扔给旁边的侍女就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是啊,现在想想我这一辈子啊,哈哈哈”花卿灵笑的很大声,眼泪都笑了出来“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花卿灵微红的眼看着江易鸿。

  第78章第七十八章

  “问吧”江易鸿端起手边的茶却又想起这是刚刚林梦蝶喝过的,就又将茶杯放了回去。

  “有的时候连我都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你是如何肯定我不是方凌烟的呢?”

  “因为,就是再给他一世以他的性格都不会和我在一起啊”江易鸿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又继续说道“我一直都在想,当年死在我怀里的那人会不会不是他,因为因为他从来不会对自己做不到的事做出许诺,即使是一个子虚乌有的来世他都不屑给我,而那时的他却许了我来世,我每每午夜惊醒时分都在想是不是我认错了,那个人根本不是他”

  “既然不会和你在一起为什么你还非要复活他呢?”花卿灵有些激动,为什么有些东西别人嗤之以鼻,自己却无论怎么努力都得不到呢?

  “因为我爱他,,自从他离开以后我所有的理想就只剩下了他,纵山河再美,与我何干”江易鸿动了动唇想起林梦蝶临走时的话,最后冷冷的说了出来,果然花卿灵脸上只剩死灰。

  “好,好,好,江大帅是个深情的人儿啊,是我糊涂了,我当真是白活了两世,但凡明白一点,或许我现在就是这乱世芸芸众生中极不起眼的一个”花卿灵笑的有些悲怆,他摇摇头拿起手边的玉杯,通体莹白的杯子只有那雕上去的杜鹃嘴角有一点红,红的刺眼,他又想起今早林梦蝶在门内跟站在门外的他说的话,或许吧,江易鸿从始至终都未认错人,是他记错了自己的身份

  “那我今天就成全了大帅吧,毕竟大帅对我不薄,多谢这些日子的照料,给了我一个美梦”花卿灵缓缓的拿起手边的匕首,他将匕首对准胸口,他想等,却也不知道到底在等什么,或许在等江易鸿反悔的声音,可是不可能的,那人根本没看他

  花卿灵一咬牙,迅速将匕首推进胸口,血喷ji-an进旁边的玉杯中“大帅,拿好您的药引子——还魂之人自愿献出的心头血”花卿灵呵呵的笑了两声就倒了下去,江易鸿迅速跑过去接住了他,让人去找医生,他看着杯子里的血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你这也算是在这片土地上有个一官半职了”

  “呵,您老亲自造出来了这么一个族领,给我我就要接着吗?”欧阳微气的想骂人,各族想推举一个共同的首领,方凌烟就迅速把他推了出去,问题是各族首领竟然没有一个反对的。

  “族领,各族首领的意思啊,你想想,手下多了这么多人,恩,以后出去多威风啊”

  “威风,你自己上啊”

  “唉,你上是众望所归,你忘了各族首领看你的眼神了”方凌烟得意的看了欧阳微一眼,拿起旁边的橘子剥了起来

  “你这家伙果然天生就是个y-in谋家,这天下就没有你破不了的局吧”欧阳微即使生气也不得不承认方凌烟的谋略

  “过奖过奖,你给他们的迷药还有吗?给我也来点”方凌烟把手伸到了欧阳微面前

  “没了没了,我今天本来是给小白的,哪有你们什么事”欧阳微一偏头,做出一副死也不给的样子

  “来吧,我知道你肯定有,小白管你多要你就给,我是不是还要请小白过来帮我要”方凌烟眼看着前方,但手却一点都没转移方向

  “向秦,给他拿点我做的迷烟”欧阳微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冲着站的很远的向秦喊道

  “哟,你做的呢,不简单”

  “不,你小侯爷才是不简单,我觉得你只要摘下面具振臂一呼,炎黄统一岂不是信手拈来的?”

  “唉,现在还太早,再等等吧”

  “为什么呢?”方涵好奇的问江影,只听啪的一声,江影手中的瓷杯摔在砖石上碎成了几片

  “这杯子只要掉落就会碎成几大块,但是想让它碎的更厉害还容易吗?”方涵摇摇头,江影这么一说他到好像更明白了些方叔叔迟迟没有动作的原因,如果想统一,以现在的形式肯定手到擒来,怕是还有什么顾虑吧

  “我也只是猜测爹或许是这个原因才迟迟没有动作”江影端详着手中的碎片说道

  “这一路走来确实比在战场上的时候还累,能让方叔叔迟迟没有动作的事想来之后肯定更加棘手。”

  “放心吧,再棘手,我不也把他们都药倒了”

  方涵想起这事也笑了起来,刚刚有些沉重的氛围也被冲淡了不少。

  “庄勋,庄勋呢”林梦蝶一下车就冲着她在曹府的院子里跑了过去

  “庄勋呢?”林梦蝶看着迎面而来的常妈焦急的问道,常妈叹了口气将手中的信递给了林梦蝶

  “这是老爷留在书房的,我看他昨晚书房的灯亮了一夜,今早进去时,人却没在,只留了一封信”

  “其他地方呢,他是不是去找涛儿或者去找曹林了?”林梦蝶手指颤抖着想要打开信封,却总也打不开,一心急直接将信封撕开了

  “伶仃朝暮,寥寥数笔不成行

  庄周梦蝶,不过一场黄粱

  纵红线缠绑,却欲随风而往

  勿念,庄勋”

  “他是不是跟一个和尚走了”林梦蝶看完信生气的将信纸团成一团扔在了地上,然后一边问着常妈话一边飞快的向书房的方向走去

  “这个老奴就不知了,曹府没人看到老爷是什么时候走的”常妈在身后回到,她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纸,小心的舒展开叠好放到了袖子了,有些人啊只有失去了才知道重要。

  “曹林呢,涛儿呢?”

  “他们昨晚根本就没回来,所以老奴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你在这里等着吧,我去红缨那里问问”林梦蝶说着便想往曹红缨的院子走了过去,却在路过一处小佛堂时停下了脚步

  “嗯?庄夫人?”

  “啊,原来是老夫人啊,你起得可真早”林梦蝶冲着曹老夫人问了个好便也冲着那佛像拜了拜,却听见身旁的人说“世间安得双全法,庄夫人你想要的太多了,佛祖也帮不了啊”

  “老夫人所求不多不也得不到嘛”林梦蝶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第79章第七十九章

  “红缨,快,现在关城门,不然你公公就真的出家了”林梦蝶来时,曹红缨正在吃早饭,见林梦蝶来了赶忙拉她坐下

  “娘,您慢慢说,到底怎么了”曹红缨见林梦蝶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总之你公公糊涂了非要和一个和尚出家,已经和那和尚走了,你快封城,别让他们真走了”林梦蝶握着曹红缨的手急的不得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您在这等着”曹红缨一听这个也觉得要大事不好,赶忙出去找人封城

  “虚无大师这个时间应该已经走远了吧”曹老夫人问旁边的风铃说道

  “差不多该出城了”

  “虚无大师行踪缥缈,估计我是最后一次见他咯”曹老夫人被风铃从蒲团上扶起来坐到了旁边的梨花木椅子上

  “是啊,估计那庄老爷也是心灰意冷了,不然也不会直接跟着大师走”

  “这要做成一件事啊,时机有了再推上一把还有什么不成的?雪岭的仇也算报了”老夫人端起手边的茶抿了一口继续说道“我希望你们能学回我的手段,但是永远都用不上,老婆子我护不了你们几天了”

  “老祖宗别这么说,我们一辈子都要跟在您身边让您护着”风铃撒娇似的晃了晃曹老夫人的手臂,曹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

  “说什么傻话呢”

  “怎么样,他醒了吗?”江易鸿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

  “花先生已经醒了,就是伤的有些重,需要好好疗养,不过”季荷回答道,他有的时候也不明白江易鸿到底是为什么,与其复活一个根本就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人为什么不能惜取眼前人呢

  “不过什么?”江易鸿转过头来看向季荷

  “花先生自从醒来之后就拒绝治疗,看起来是存了死志的”季荷想起自己来汇报前花卿灵跟自己说的话“你不必劝我,我本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小人物,难得硬气一回,你就成全了我罢,只不过还要拜托季副官一件事,我死后墓碑上不用刻名字,只刻一行字就行,咳咳,就写‘轮回覆辙,始于心妄,止于重霜’”此时的花卿灵虚弱极了,仿佛一碰就碎,季荷虽看着不忍,但也确实无能为力。

  “这是他说了算的事吗?用最好的药给我治”江易鸿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但看到季荷有些惊讶的眼神时,轻咳两声想挽回点什么就又说道“这我怎么知道之后是不是还需要他的心头血”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口有什么落地的声音,季荷跑了出去,江易鸿就听见季荷在外面说着什么,隐隐约约能听到花先生之类的,江易鸿猛地站起身来,但听到走过来的虚浮脚步声时,他又坐了回去。

  “想不到我一个无情的戏子有一天却栽在了一个比我更无情的人手里,当真是报应啊,江大帅放心,我就是死也会将我的心头血保存的好好的给您留着”花卿灵拂开季荷扶着的手走到江易鸿面前狠狠的说道

  “希望你能有这样的自知之明”江易鸿有些不自然的抖开手边的报纸,认真看了起来

  “大帅,报纸拿反了,您这又是何必呢?”季荷看着花卿灵踉踉跄跄向外走的背影提醒道。

  没有人知道离去的花卿灵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不是说活人比不过死人吗?方凌烟让你痛彻心扉,我就让你痛入骨髓,江易鸿

  我这一生都活下别人的局中,如今我不想玩了,就是豁出这条性命我也要给别人设个局,让自己也过一把掌控别人喜怒哀乐的瘾。

  “大幕已落,为何曹伯伯反倒将城门封了?”饭桌上江影问方凌烟道

  “因为有个不该离开的人离开了呗”方凌烟没说话,是旁边的欧阳微说的

  “谁?”方澄白也有些好奇,本来都打算收拾东西拉着方凌烟去西南过年了,结果竟然封城了

  “肯定跟曹伯伯有关系的人,不然他不会如此紧张,刚刚解除危机就封城”如果解释不好估计会让这城里的宾客起嫌隙,方涵在旁边猜测

  “是啊,他们这些人,一大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