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起来。

  金光透过苍穹照射在大殿yi角,那金色飞舞,不输流光溢彩。

  死寂的大殿中,冥岛王尊愤怒的瞪着欧阳于飞,而欧阳于飞狠狠的对峙着冥岛王尊。

  余下,众人皆不开口,只是冷眼旁观。

  死寂的气息围绕了好半响。

  冥岛王尊的愤怒在欧阳于飞的狠眼中缓缓的消散了开去。

  面上恢复那儒雅和无尽无奈中夹杂的欣喜。

  “你啊。”

  轻轻的叹息了yi声,冥岛王尊缓缓伸手抚摸着欧阳于飞的脑袋。

  那眼中深深的宠爱和骄傲,再也遮挡不住。

  今生有弟子如此,乃他永世的骄傲。

  听着冥岛王尊的轻叹,看着他眼中涌起的宠爱。

  欧阳于飞的心yi下雀跃了。

  他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他知道。

  当下,眼中yi红,瑟瑟的叫了yi声:“师尊。”

  “不是中了你的意了,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红鼻子。”

  嘴角微微的勾勒起yi丝笑容,冥岛王尊拍了拍欧阳于飞的肩膀,缓缓笑着道。

  欧阳于飞则什么话也没在说,只是yi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冥岛王尊。

  就如那激动的孩子紧紧的拥抱着他的父亲。

  那隐藏的情意,再也控制不了,汹涌的涌了出来。

  冥岛王尊拍着欧阳于飞的背,轻轻摇头。

  站在他们身后的银家族长和左右护法,见此也难得的微笑了起来。

  以命相还7

  就好似当初他们看着直膝盖高的小欧阳于飞,缠着冥岛王尊时候yi般,那时候两人的感情就这么好。

  而他们很高兴,这份他们以为已经变质的感情。

  最终并没有丝毫的改变。

  还是那么的香醇,或者说更加的浓郁了。

  yi旁轩辕澈见此缓缓的朝琉月走了过来,两人对视yi眼。

  目光中的情绪说不出来。

  也不知道是该为欧阳于飞高兴,还是该

  欧阳于飞是跟冥岛王尊好了,可他们还是仇人呢,这

  紧紧的拥抱了冥岛王尊yi下,欧阳于飞按捺住情绪的波动,转头看向并立在yi起的轩辕澈,琉月,云召。

  松开拥抱冥岛王尊的手,欧阳于飞转身面对着三人。

  上前yi步,面色从来没有的严肃着,缓缓的道:“我知道你们与冥岛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我也知道下令杀你们,派兵摧毁你们家园的是我的师尊。”

  此话才yi出,轩辕澈和云召同时挑眉。

  冥岛对轩辕澈的赶尽杀绝,对云召雪圣国的兵临城下。

  这些可都是血海深仇,想忘都忘不了。

  “这些我都不辩解,因为没什么好辩解的。”

  欧阳于飞面上浮起yi丝苦笑,看着未出声只定定看着他的三人,接着道:“我没想过要你们拿同我的情分来抵消这债。

  因为我知道不够。

  不过,我只希望你们念在我们朋友yi场,换个角度。

  师尊对你们有仇,这子偿父债,天经地义。

  师尊跟我不是父子,但是胜似父子。

  他欠你们的,我来还。”

  “于飞。”站在他身边的冥岛王尊听欧阳于飞如此说,不由眉头yi皱,喊了yi声欧阳于飞,yi步跨出就要说话。

  大丈夫,敢作敢当。

  他当初下的令,就没想过要谁替他挡。

  不想他yi步还没跨出,欧阳于飞突然反手yi指就点在了与他近在咫尺的冥岛王尊肋下。

  以命相还8

  冥岛王尊没想欧阳于飞会对他动手。

  不由yi个不察,身体yi滞,就在行动不前,无法出声。

  而不远处的银家族长和左右护法三人,见此眉头微皱,却也没有行动,只静静的观看。

  没有回头,欧阳于飞笑看着皱眉的琉月,轩辕澈,云召,等三人。

  继续yi笑,歪了歪头道:“我想我的师尊活的好好的,可这又怎么对得起你们。

  我想不如就这样吧。”

  说罢,垂在身边的右手突然yi握拳,yi拳狠狠的就朝左胸击了去。

  轩辕澈yi见,脸色陡然yi变,yi个闪身冲出。

  与电光火石间,yi把狠狠的抓住了欧阳于飞击向左胸的拳头。

  然欧阳于飞去势太快,毫无转圜的余地。

  yi拳头虽然被轩辕澈在最后yi把抓住。

  那拳风却也已经击到了他的身上。

  当下,欧阳于飞身形yi晃,微微退后,嘴角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却被他yi口生生的咽了下去。

  “你疯了。”

  比轩辕澈慢了yi步冲上了的琉月,见此朝着欧阳于飞就是yi声怒吼,面色铁青。

  而yi旁的云召,也深深的皱了下眼。

  欧阳于飞见此咧嘴想朝着琉月yi笑。

  却yi张嘴,那嘴里的鲜血顺着嘴角就流淌了下来。

  他本来就给冥岛王尊击伤。

  虽然没伤至肺腑,伤筋动骨,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但是,内伤还是存在。

  这么刚才拼尽全力的yi击,不由越是伤上加伤了。

  看着欧阳于飞这个样子

  琉月几乎气不打yi处来,yi脚就朝欧阳于飞踢去:“你不要命了,发什么疯。”

  看似yi脚厉害,实则却也没使什么劲道。

  踢在欧阳于飞的身上,犹如蚂蚁咬了yi口。

  欧阳于飞见此勉强的笑了笑道:“没发什么疯,只不过是想怎么让你们能够消气。”

  “消气?自毁武功就为我们消气。”

  以命相还9

  抓着欧阳于飞的手的轩辕澈,狠狠摔开欧阳于飞的手,声音冷的如冰。

  “自毁武功?”

  琉月yi听,那脸已经全黑了,盯着欧阳于飞的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她知道,这内力和她所习的功夫不是yi路。

  这要自废武功,那几乎就等于死了yi遍啊。

  欧阳于飞看着愤怒的瞪着他的轩辕澈和琉月,撑起嘴角笑笑道:

  “我没什么拿得出手,能够祈求你们原谅的。

  若是自废武功不够,这条命也可以陪上。”

  此话yi落,那被欧阳于飞点了|岤道,动弹不得的冥岛王尊。

  眼深深的红了起来,那微微能动的五指握成拳头,几乎可见手背上的青筋高高的冒起。

  “你你简直”

  琉月听着欧阳于飞的话,yi瞬间几乎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也心中微愠的找不准感觉。

  看着脸色不好的琉月和轩辕澈。

  欧阳于飞咳嗽了yi声。

  看着两人缓缓却正色无比的道:“我知道让你们看在我的情面上不在计较,很过分。

  但是,我这辈子最尊敬的就是我的师尊。

  我真把他当我的父亲看待的。

  而你们是我最看重的朋友兄弟,我也不愿你们吃亏不平。

  所以,我能给的”

  “我要你的命干什么?”欧阳于飞话还没说完,琉月就是yi声怒吼。

  欧阳于飞听言眼中涌起yi丝微笑看着琉月,却没有答话。

  琉月见此银牙狠咬了几口,磨的咔嚓作响,却也没有在发话。

  大殿中再度陷入,已经不知道是几轮下的静寂。

  良久,轩辕澈方看着完全真心诚意,并不是拿虚情假意来敷衍他的欧阳于飞,眉色陡然的yi冷。

  紧接着突然yi脚踢出,欧阳于飞顿时被轩辕澈yi脚给狠狠的踢出。

  直接在地面上滚了两圈,咳出yi声血来。

  而此时站在后面yi直没动的云召也走上前来。

  以命相还10

  冷冷的看了欧阳于飞yi眼后,跟着起脚又是yi脚。

  “砰。”欧阳于飞被踢的直接撞上身后的石柱,身下洒下不少血迹来。

  “欧阳哥哥”

  自从进入大殿就没有说话的灵玉见此,不由竖起双眉。

  王尊打,他不敢说话,凭什么给这两个人打。

  当下就要冲过去。

  不想篱落到是有点明白,直接死死抓住灵玉,不让他冲过去,两个人扭成yi团。

  而左右护法和银家族长却yi动不动,就这么看着。

  “咳咳”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欧阳于飞抬头看着轩辕澈,云召。

  轩辕澈冷着脸:“你是早就想好了这招是不是?

  你还真敢赌,你料定我们下不了手是不是?

  该死的混账,我那么多次死里逃生,你想就凭你这么就了了?

  我给你说,没那么容易。”

  说罢,轩辕澈欺近身去,朝着欧阳于飞又是yi拳。

  同时冷冷的道:“你给我记着,从此后给我为奴为婢,给我慢慢还。”

  言落,yi挥袖袍就朝后走去,不在理会欧阳于飞。

  面很冷,声很硬,但是这意思

  欧阳于飞眉角yi亮。

  然轩辕澈走过去,云召站在当地则冷哼yi声,瞪着欧阳于飞道:“没你冥岛从中作梗,轩辕澈那混账能够这么快吞并我雪圣?

  你换,你yi条命怎么还我万里江山?”

  此话yi落,欧阳于飞也被堵的说不出话来,苦笑yi声。

  “我能”

  “少说废话,你能还个屁。”云召暴出yi句粗话。

  后冷冷的瞪了欧阳于飞yi眼:“我怎么认识你这个人?我怎么认识你们这yi群人。

  算我倒霉。

  你给我记着,以后我但有所命,你给我跑快点。”

  yi音落下,云召又瞪了欧阳于飞yi眼。

  这话这意思听着刺耳,但是

  欧阳于飞面色苍白,但是那双眼中流露的笑意,却渐渐的感激交加。

  当下,不由把眼缓缓的对上了琉月。

  最yiss1

  而琉月yi直就没移开看着欧阳于飞的眼神。

  两者缓缓的对上。

  看着欧阳于飞眼中的希翼,琉月眼很深。

  轩辕澈和云召先后动了手,发了话。

  看似凶恶,但是却是以行动原谅了欧阳于飞。

  或者说是冥岛王尊。

  如此大的仇恨,本是不共戴天。

  但是,这中间夹着的是欧阳于飞。

  是那个陪伴了他们yi路,为他们立下无数功劳,是他们可生命相托付的欧阳于飞。

  或许,轩辕澈和云召对欧阳于飞的感情还要淡点。

  但是她,她与欧阳于飞,那可算是过命的交情。

  她更加知道那挥洒天地间,风流倜傥的欧阳于飞那有些没有说出口的东西。

  他夹在中间,以命来相要挟或者说恳求。

  让他们如此能如何做出选择,如何做出别种的选择。

  换其他任何人,可能都不能干扰他们的决定。

  但是,眼前这个人是欧阳于飞,是欧阳于飞。

  琉月看着欧阳于飞的眼,在心底无声的叹了yi口气。

  她不用回头看轩辕澈,也知道轩辕澈能够撇开冥岛王尊害他这么多次的仇,有看在欧阳于飞的面上。

  但是,更多的是看在她的面上。

  他知道她跟欧阳于飞是什么样的感情。

  所以,他选择亏待他自己,而原谅冥岛王尊。

  心中说不感动是假的。

  但是,她知道,这没关系。

  因为他是轩辕澈,因为他是她的丈夫。

  他们之间不说什么感激,为了她而委屈他yi点,轩辕澈他自己愿意。

  这,应该就是轩辕澈想的。

  而云召,那么轻易的原谅。

  这,也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吧。

  只是,对轩辕澈她不言欠,但是对云召,她

  云召那话陈述的重。

  雪圣国确实是因为冥岛的介入,而让轩辕澈有机可乘,最后yi锅端了。

  这万里江山,这皇族的没落,万千黎民的血腥杀场。

  最yiss2

  这用什么还?

  这其实是yi人情可以抵消的。

  然而云召选择了原谅,选择了看在她的面上的原谅。

  虽然他没有说,但是她知道,是因为她而选择的原谅。

  这样的情分,欧阳于飞还不起,而她又如何还的起。

  心中如斯想,那看着欧阳于飞的眼神,缓缓移动看着身旁的云召。

  这样大的恩情,她怕云召虽然现在看在她的面上原谅了。

  但是内心却依旧

  看着琉月的目光看过来,云召仿佛也明白琉月在想什么。

  当下笑着摇了摇头:“谁叫你是我妹子,我的兄长不能当假的啊。”

  在天辰,轩辕澈给他的可是琉月义兄的名号。

  听着云召这么yi说,琉月目光中光芒yi波动。

  而她对面的欧阳于飞也支持着坐起来。

  看着琉月轻笑着道:“我这欠你的人情欠大了。”

  琉月听着欧阳于飞如此轻笑,回头狠狠的瞪了欧阳于飞yi眼。

  “在有下yi次,你就等着。”琉月竖目。

  欧阳于飞听言抬头目光扫过姿态各异站立的琉月,轩辕澈,云召,三人

  眼中浮现yi丝光彩流离的笑意:“谢了,兄弟们。”

  回应他的则是三声冷哼。

  看似轻挑也并不隆重的话,以及那冰冷的回答。

  却让欧阳于飞在那哼字落下后,红了眼睛。

  虽然尽力遮掩,但是依旧看得见里面的波澜起伏。

  他们真的选择了原谅。

  琉月见此恨恨的吐了yi口气,yi伸手,就搀扶着欧阳于飞要站起来。

  yi边道:“大男人,少来这yi套。”

  微低了头的欧阳于飞听言。

  那翻涌的感激|情绪来的快,他压抑的也快。

  此时听琉月这么yi说,再度扬起的脸上眼中,已经没有了那波澜翻滚,只剩下潇洒依旧的笑容。

  笑嘻嘻的道:“那有人还要我为婢呢,我这也需要练习的嘛。”

  最yiss3

  此话yi出,气的轩辕澈狠狠的瞪了欧阳于飞yi眼。

  可那嘴角若有若无的却浮现yi丝笑意。

  旁边的云召则也轻笑了起来。

  婢女,那不是女人才能做的。

  秋风吹过,金色阳光飞扬。

  空旷的大殿上,yi直阴森死寂的气氛。

  此时整个的消弭了开来,取而代之的是温情。

  那丝丝各种情意回荡在其间,让这深秋的风也不冷了。

  被点了|岤道的冥岛王尊站在欧阳于飞不远处。

  见此,整个眼都已经红了。

  有太多的感动,有太多的心酸,有太多的喜悦,也有太多的感慨,种种复杂的情绪汇集在yi起。

  却不能言语不能动。

  yi切只化作那通红的眼,深深的望着欧阳于飞。

  他今生何德何能,能有这样yi个弟子。

  能培养出这样yi个徒弟。

  老泪缓缓倾泻而下,他今生无憾也。

  大殿上,站在高处的左右护法和银家族长。

  yi直看着纠缠的欧阳于飞和琉月等人没有阻扰,此时方齐齐的对视了yi眼,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该说王尊教养了yi个好弟子。

  还是说欧阳于飞教了几个好朋友。

  相逢yi笑泯恩仇,说来容易,实则却太难,太难。

  而今日,他们看见了。

  再度对视yi眼,左右护法和银家族长眼中都闪过yi丝微笑。

  不知道是为欧阳于飞等人笑,还是为冥岛王尊笑,或者说是为了他们自己而笑。

  秋风飞扬,殿内的气息越发的温润了。

  “好了,好了,不打了。”

  就算灵玉智慧不高,但是小孩的感觉分外灵敏。

  此时黑溜溜的眼珠子yi转,立刻拍着手掌笑嘻嘻的叫了起来。

  他身边的篱落也搓着手,笑的弯了眉毛:“不打了,真好。”

  两小这么yi闹腾,殿内的欧阳于飞与琉月等对视yi眼,那眼中的笑意也凝满了。

  “咳咳,真无缺,都没捞着对手。”

  最yiss4

  而就在这yi殿的温润当中,自从进了殿就没有说话,yi直双手抱胸看热闹的摩羯。

  瘪了瘪嘴,慢条斯理的走了上来。

  云召听言,顿时朝摩羯道:“那边还有两个,我们跟他们没交情。”

  却是朝摩羯示意那左右护法。

  边上的轩辕澈和琉月yi听,yi点也不反对。

  想当初他们大婚的时候,这左右护法可是来势汹汹,对他们两他们可yi点好感都没有。

  而欧阳于飞则是无语的笑。

  摩羯听言点点头,yi边朝前走,yi边道:“我也觉得,那两家伙的气息在这里是最强的。”

  边说话边就朝左右护法的方向行去。

  轩辕澈等人见摩羯居然真的要朝两人走去,不由眉间齐齐yi挑。

  怎么?他真要动手去过过瘾?

  欧阳于飞见摩羯与他擦身而过,正欲走过冥岛王尊身前,视线望着左右护法。

  不由又好气又好笑道:“要切磋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可”

  yi话还没说完,走至被欧阳于飞点了|岤道,还不能动的冥岛王尊面前的摩羯。

  突然出手,yi掌狠狠的印在了冥岛王尊的胸口。

  摩羯的武功,在场的人没人跟他印证过。

  到底有多高,他们谁也不知道。

  而这么闪电般的yi出手,猝不及防的冥岛王尊yi口鲜血狂喷而出,身形被直直击飞出去。

  朝着左右护法的方向就砸了下去。

  变故发生在yi瞬之间。

  欧阳于飞反应最快,转身yi个猛扑就朝冥岛王尊扑去,yi边骇极大呼道:“师尊。”

  同yi刻左右护法也反映过来,连忙双手跃起接住冥岛王尊。

  而银家族长则眉色yi冷,yi把摸出腰间长剑。

  朝着摩羯飞身就扑了过来。

  根本没想到有这yi变动的琉月,轩辕澈,云召,齐齐瞪大了眼。

  这是什么意思?

  摩羯和冥岛王尊有仇?

  这么的老远的有仇?

  最yiss5

  而这想法才在心中过了yi次。

  就见摩羯根本不接银家族长的攻击,身形yi闪,yi个飞身回旋,居然躲在了琉月的身后。

  此yi举动,让琉月等三人又是yi愣。

  “敢袭击王尊,受死。”银家族长怒火冲天,yi剑劈空就要冲来。

  “等yi下。”轩辕澈见此还没伸手把琉月护在身后,欧阳于飞的叫声就已经响了起来。

  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