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时间里。

  已经相当清楚和了解。

  不过,此时看见他气的是他们的敌人。

  那心里yi下就爽快了。

  虽然,现在这场景怎么看,怎么还轮不到他们喜笑颜开,松懈下心来。

  不过摩羯这家伙来了。

  不知道怎么的,这心反而踏实了。

  他的功力,可比琉月这个半调子好的太多。

  天空夕阳西沉,红的似血。

  照耀在脸都气白了的音尊身上,煞是有趣。

  看着音尊气的不再开口,直接手中玉笛yi横,就要凑至嘴边。

  摩羯方扬眉yi笑:“喔,我明白了,你是问我是谁吧?”

  这般的绕口令yi样的东西yi出。

  不远处,看见突然来了人,打乱了这里的步骤,把塞在耳朵里的东西取下的灵玉和篱落。

  同时噗嗤yi声笑出声来。

  这个什么漠河人好搞笑,他难道是专门来气音尊的?

  神秘来人3

  两小在这边笑容满面,那厢音尊脸已经铁青。

  手臂微动,五指就要按上那玉笛。

  他已经不想在跟他们废任何的唇舌,yi下手底下见真章。

  看着音尊已经冒火,摩羯眼中的笑意方到达眼底。

  yi挥手,朝琉月等人做了个退后的手势。

  yi边轻轻的摇晃了yi下手中的镇魂神盅

  朝音尊道:“我是谁对你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我才是这镇魂神盅的主人。”

  此话yi落,音尊眉间yi下就蹙紧了。

  “虽然我打赌把这小破东西输给了他们,有点不甘心。

  不过,那四个也算我的徒弟呢。

  徒弟被打,我这个做师傅的心情很不好。”

  摩羯说道这,手指突然在镇魂神盅上轻轻的敲打了几下。

  yi股无形的风刃骤然疾飞而出,朝着音尊急射而至。

  来的势如闪电。

  比之琉月的攻击,简直高了不是yi个段数。

  音尊见风动,立刻yi个斜身就避让了开去。

  瞬间只听砰砰的细微碰撞声响起。

  yi阵尘土飞扬,音尊刚才站立的白玉台阶,被生生的割出几道痕迹,深入石心。

  音尊脸色瞬间yi变。

  收起了任何的淡漠愤怒之色,转换成完全的严肃。

  而另yi边,看着摩羯的手势开始往后退的琉月等人。

  听见摩羯居然大言不惭的说是他们的师傅,不由齐齐的翻了个白眼。

  不就是教了他们两天镇魂神盅的指法,而且还没教好,就敢妄想当他们的师傅,简直是岂有此理。

  不过,在鄙视的同时。

  看着摩羯只那么指尖几动,威力就已经不知道比他们大到什么程度。

  欧阳于飞等聪明的没有给与任何的反驳。

  退后,让他们的临时师傅摩羯去对付。

  “镇魂神盅的主人,好,那本尊就领教领教你到底比你徒弟高明得到什么地方?”

  冰冷的声音响起。

  神秘来人4

  音尊白金色的长袍无风自动,黑发飞扬而起。

  整个人的气势已经变了。

  若说对付琉月等的时候是用了百分之五十的力量。

  那么现在。就是百分之百的状态了。

  摩羯见此,面上依旧是灿烂的笑容,眼中却也严肃了起来。

  手指开始在镇魂神盅上有yi下没yi下的敲打。

  那清脆的铃声,划破寂静的空气,隐隐约约而来。

  “呜呜”

  “玲玲”

  就在那隐约中,笛声和钟声同时呼啸而出,震破整个这yi方虚空。

  就在那笛声下,停顿的蓝衣人。

  此时再度复苏,挥舞着长剑,朝着摩羯yi步yi步而来。

  摩羯见此,嘴角扬起yi抹笑意。

  手指飞速的在镇魂神盅上敲打,那指法是琉月等人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

  他们还完全没有学到那里的高深指法。

  刹那之间,钟声yi出。

  那朝着摩羯走来的蓝衣人,突然yi停顿,然后缓缓的转头,挥舞着手中的利剑,居然要朝着音尊走去。

  这是夺魂摄魄。

  这样的比拼可是摄魂神盅的拿手好戏。

  琉月和欧阳于飞的眼睛yi亮,镇魂神盅的反制开始了。

  同yi刻,轩辕澈扫了yi眼场面,朝云召等三人使了yi个眼色。

  时间不多了,摩羯看样子不会输。

  那他们是不是衬次机会,先闯过去在说。

  四人yi个对手,齐齐点头。

  当下,四个人转身就朝那矗立在他们身旁的白玉宫殿冲去。

  然而,轩辕澈等人才迈出yi两步。

  那笛声和钟声,同yi时间齐齐拔高。

  那尖利的音刃就好似要扎破脑袋。

  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朝着脑海里面钻去。

  瞬息之间,轩辕澈等人就感觉好似脑海中犹如被万千的针扎。

  疼的是入心入肺。

  当下,急忙抱元归yi,全副心神全部用来抵抗笛声和钟声的纠缠

  神秘来人5

  在没有多余的力量,抬步朝宫殿外冲。

  而看着有了帮手来的灵玉和篱落。

  在摩羯第yi声钟声敲响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厉害。

  yi溜烟的跑不见了,此时人影都不见yi个。

  笛声,钟声,层叠而起。

  就好似那海中的巨浪,在不断的翻滚,不断的碰撞。

  风浪越来越大,那激烈的碰撞也越来越强,

  那毁天灭地的能力,几乎要撕碎yi切的东西。

  被夹杂在那两股风浪中间的蓝衣人。

  上yi刻,被笛声指挥着,要挥舞着长剑砍向摩羯。

  下yi刻,又被钟声操纵着,要冲向音尊。

  那种两种力量的夹击,几乎要让他们疯狂。

  笛声,越来越高,几乎要冲破天空。

  钟声越来越轻,摩羯碰撞在镇魂神盅的指法,几乎已经快的让人看不清。

  周围,三里之内。

  人烟绝迹,虫鸟远飞。

  攻击和反攻击,操控与反操控,诱惑与反诱惑。

  音乐同样也能够做到淋漓尽致。

  在这庞大的精神能量与魔幻之音中。

  音尊的额头上,汗水yi滴yi滴的滴落了下来,坠入地面,那张脸已经白的不能在白。

  反观摩羯虽然面孔严肃,却还是好整以暇,游刃有余。

  斜眼扫了yi眼边上已经坐到在地的琉月等人。

  四人眼中都已经云集起了风暴,双眼血红的瞪着他。

  这样的音乐和攻击力,已经听的他们要爆炸了。

  当下,摩羯朝着音尊缓缓的耸了耸肩膀:“我的徒弟们已经受不了了。

  若是在继续下去,恐怕要不是我废了他们,就是他们暴动废了我。

  我估计我废他们的成功率不会很高。

  而他们废我的成功率会很高。

  所以,抱歉,只能牺牲你了。”

  彬彬有礼,仿佛带着无法言喻的诚恳和惋惜。

  让听在耳里的音尊,yi瞬间几乎气的吹错了音。

  神秘来人6

  然不等音尊爆发,摩羯突然手腕yi挥,双手结了yi个花印,把镇魂神盅轻轻的抛起。

  紧接着十指齐出,砰的yi声齐齐弹奏在镇魂神盅上。

  没有爆破音,也没有震耳欲聋的高音。

  无声,那是yi道无声的绝对攻击。

  “噼啪。”就在摩羯这yi击出手,对面的音尊突然间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那被凑至他唇边的白玉玉笛,突然发出噼啪的声音。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脆裂开来。

  变成yi块yi块的残片,跌落于地面。

  笛声瞬间停歇,在无声响发出。

  那被夹在在两音之间的蓝衣人,砰的yi声倒了下去。

  抱着头,在地上不停的呻吟,在没有任何的威胁力。

  没有了进攻武器的音尊,那就等于是yi只羊,在没丝毫的菱角。

  笛声停息,钟声无声。

  刚才还是风起云涌的你来我往。

  瞬息之后变的鸦雀无声,整个场面都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风过轻声的响动。

  头疼欲裂的轩辕澈等此时也方缓了过来,各自擦了yi把额头上的汗。

  “如何?”轩辕澈最担心琉月。

  他们都抵抗的费力,此时的琉月

  “没事。”琉月转头朝轩辕澈yi笑,那神情看起来比较神清气爽。

  轩辕澈见此不由微微yi扬眉。

  他们都大汗满身,神情憔悴,怎么琉月反而感觉神采飞扬,精神奕奕的?怪。

  琉月见轩辕澈扬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先她听着是感觉很头疼。

  不过后面听着听着,全身上下反而涌起yi股跃跃欲试,精神越来越振奋的感觉。

  不知道三个多月会不会胎动?

  但是她就是感觉到她腹中的孩子好像很喜欢,好像在跳舞?

  在这样的魔音当中跳舞,喜欢?

  琉月也有yi点黑线,估计她是不是感觉错了。

  夕阳最后的光芒笼罩在静立的音尊身上,

  神秘来人7

  那翟然yi身的孤标,越发衬托的吸引无情。

  缓缓的低头,看着脚下碎了yi地的玉笛。

  “噗。”音尊突然yi张口,yi口鲜血急喷而出。

  溅落在那白色的玉阶上,鲜明的让人感觉狰狞。

  内功比拼无力,已然内伤。

  摩羯见此笑笑,收起镇魂神盅朝着琉月等人走去。

  “赢了?哇,好厉害。”

  “居然打败了这个冰块,好咧。”

  这当口,早跑没影的灵玉和篱落从远处跑了过来,见此不由兴奋地手舞足蹈。

  这家伙可是yi直压在他们头上的。

  今天居然也被打败了,爽,爽啊。

  “走吧。”站起身,琉月朝几人示意了yi下,过关最重要。

  其他的先放yi放,等yi下在说。

  轩辕澈,欧阳于飞,云召,知道琉月的意思。

  当下与着摩羯和两小,或高兴,或嬉笑,或指手画脚喜笑颜开的朝白玉宫殿里而去。

  身后,夕阳落下。

  最后yi缕金光缓缓的从屹立不动的音尊身上没过。

  黑夜,笼罩了第三关。

  夜色婉约,星空耀眼。

  清凉的秋风在天边飞舞,带起丝丝婆娑之声。

  “在这里休息yi下,时间还很充足。”

  过了第三关的白玉宫殿,进入第三关后殿外的小树林,欧阳于飞突然停步转身开口道。

  轩辕澈听言点了点头。

  摩羯破了第三关,他们根本庆祝都没有,喜悦也按捺了直接走人。

  就是为了预防第三关那宫殿里,万yi又出现什么阻挡,不要高兴的太早。

  而现在,看来第三关是真正的过了。

  在没有任何的阻拦,那么可以稍事休息。

  “头疼。”yi屁股坐下,云召按着太阳|岤,抱怨。

  “我也觉得有点晕,这镇魂神盅的威力实在有点超过我的预料了。”

  欧阳于飞揉着眉心,也附和道。

  这也便是他要停下来的原因,镇魂神盅和魔笛的交锋后遗症,他们都还没有解除。

  神秘来人8

  冒然去闯那碧晶宫,得不偿失。

  按着脑袋,轩辕澈靠在身后的树干上,直接闭目调息。

  yi众人神色都有点不好,唯独琉月那个精神。

  看看调息的轩辕澈等人,琉月不去打搅他们,转过头来看着摩羯。

  双手抱胸,眼神犀利:“说,你是怎么上来的?”

  刚才没时间问他,现在她可有时间。

  这个摩羯是怎么跑到这的?

  她记得他们走的时候,摩羯可是被留在了中原天辰本土。

  而不是跟着他们来了这冥岛海域。

  她还为防万yi,轩辕易等制不住他,留下她的心腹杜yi名为陪伴,实为看守着他。

  而现下居然跟他们差不多前后脚跑到第三关琉月皱眉。

  摩羯见琉月问,笑了笑挥挥手,很诚实的看着琉月道:“我知道你的指法不过关啊。

  我不来,你肯定会败的。

  要知道,平常武功动用不了镇魂神盅。

  要是动用了,那肯定是对方拥有魔笛。

  既然对方有魔笛,你那三脚猫的指法,绝对成不了事。

  我担心你们啊,我的徒弟怎么能被别人欺负。

  所以我就来了。”

  说罢,还相当优雅的朝琉月笑了笑。

  示意着,看吧,我真是个好人,知道你们对付不了,所以我就来帮你们来了。

  如此坦诚的老实眼神,看的琉月咬牙切齿。

  “你少给我装,说,到底为了什么?”

  摩羯的老实,骗鬼去吧,琉月对着摩羯狠狠的握起了拳头。

  目视着琉月的威胁,摩羯不由摸了火红的头发,无奈的笑了道:“真是的,干什么那么精明。

  天辰没你们就没意思了,我yi向喜欢热闹。”

  琉月yi听,知道这下是实话了。

  不由暗自翻了个白眼,居然把他们辛辛苦苦在外打仗,当做是凑热闹,真让人想杀人。

  深吸了yi口气,琉月盯着摩羯道:“怎么上来的?”

  神秘来人9

  “很简单,杜yi送我上岸的。

  他认为我在天辰是个危险,所以把这个危险送到你们身边比较好。

  所以,我就上岛了。”

  摩羯说的很委屈,很无奈,他怎么会是个危险,他yi直没有想通。

  搞了半天是杜yi送上来的,难怪

  “沿途”

  “沿途很乱,这里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朝yi个地方跑,yi点没有杜yi说的严重和森严,过来的很轻松啊。”

  摩羯直接打断琉月的话,摊了摊手。

  这里,好像与他想象的热闹不yi样。

  也没什么高强的人物,险恶的关卡等着他去闯。

  让他有点,不,是十分的失望。

  琉月听摩羯说过的轻松,微微皱了皱眉。

  却不知道,因为他们过了第yi第二关,那洛河什么的,自然桥梁重新延伸了出去。

  从桥上过来的,自然很是轻松了。

  知道摩羯是怎么过来的,琉月也不再问了。

  只要摩羯不是因为跟冥岛有交情,所以轻易上来找到他们的就好。

  其他的,目前不重要。

  多个摩羯,他们还动了yi个助力。

  “可以走了吧?”琉月问话刚完毕,轩辕澈就睁开了眼。

  同yi刻欧阳于飞和云召也睁开了眼,同时点了点头。

  看样子,对镇魂神盅和魔笛的后遗症已经完全的消除。

  冷风飞扬,树梢沙沙作响。

  银月冷钩中,那前方万仞神山高可绝顶。

  就在这月色下,冲破层层黑暗,矗立在几人的前方。

  看上去,几乎是伸手就可触摸到。

  几人对视了yi眼,此时就连yi向嬉闹无形的灵玉和篱落,也难得的严肃和拘谨了起来。

  三关已过,前方就是最后的地方,也是冥岛权力颠覆的所在,碧晶宫。

  冥岛王尊所在的地方。

  “走吧,早yi刻到达,早yi点准”

  领头yi步踏前的欧阳于飞,yi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yi步顿下,话音乍然而止。

  “什么味道?”同yi刻篱落鼻子yi动。

  神秘来人10

  “有危险。”琉月的手也已经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沉喝出声。

  虽然没有看见任何的东西,也没听见任何的响动。

  但是她能够感觉得到,有致命的危险在靠近他们,来的很快。

  轩辕澈等全都是死亡线上混过来的,同yi时候全都感觉到了不对。

  立刻,yi个攻防yi体的阵营yi下就林立了起来。

  夜色清冷,朦朦胧胧。

  那冷月的光笼罩在大地之上。

  此时让人感觉不到温软,只有杀气,阴森的杀气。

  “丝丝”

  就在琉月等全力戒备的当口,轻微的好似是风吹过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飞速而至。

  丝丝,丝丝,那是yi种死亡的掠夺声音。

  月光银白如雪,把大地照耀的纤毫毕现。

  就在这月光中,琉月清楚的看见。

  就在他们的前后左右,那葱翠的草地,繁茂的树林。

  正以yi种绝对枯萎的姿态凋零。

  那地面上yi层深红的东西正翻滚着前来。

  吞噬yi切,所过之处万物凋零,不复任何存在。

  从四面八方而来,把他们包围在其中。

  yi见如此情况,轩辕澈等人齐齐变色,其中更是以欧阳于飞最甚。

  无法置信的神色完全的暴露出来,那眼中的惊讶,那脸上的沉痛,那不敢相信的不断摇头。

  几乎让站在他身边的琉月感觉到,下yi刻欧阳于飞就会崩溃。

  怎么回事?

  在自己的父母兄弟面前背叛,欧阳于飞没有崩溃。

  在自己的家国百姓面前背叛,欧阳于飞甚至还在轻笑。

  此时,如此深红出现,欧阳于飞居然濒临崩溃,这

  琉月yi下皱紧了眉,想也没想的伸手yi把抓住了欧阳于飞的手。

  “完了。”

  就在琉月握住欧阳于飞手的瞬间,篱落紧皱着眉低语yi声。

  同时yi步跨出,手yi扬,yi薄沙瞬间飞舞而出,在众人身前布下yi个圆圈。

  风声婆娑,yi道脚步声伴随着篱落的动作,缓缓显现。

  假冒偷袭1

  月夜阴森,红光涌动。

  把这银月弯钩,更加勾勒的冰寒入骨。

  红色飞速的蔓延而来,被它覆盖过的yi切生物,以看的见的速度枯萎,消融,最后化成红色的液体。

  朝着前方蔓延。

  以yi种看似不快,实则逼人的速度,靠近。

  杀气腾腾。

  矗立在篱落的白色薄沙圆圈里的琉月,轩辕澈等人,yi眼见此不由眼中厉色yi闪。

  他们见过这样的毒阵。

  当年药王在天辰施展的就是这个。

  而欧阳于飞最开始遇见琉月的时候,也显示过这东西的厉害。

  不过那时候是黑色的,而现在是红色的。

  但是,看其原理应该是yi样的。

  眼中厉光闪过,琉月紧接着冷声yi哼。

  快速的从怀里掏出她随身携带的药物,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