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是,这些年因为水的问题,现在孩子出生活的极少,城主的孩子却如此争气,好,好啊。”

  “哈哈,过奖过奖了。”

  “城主不要谦虚,这”

  “”

  你来我往,酒香满点。

  连城主yi张国字脸笑的几乎犹如yi朵花,在满大厅的宾客中,往来的穿梭着。

  那道贺声此起彼伏,热闹之极。

  “这孩子长大yi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圣殿选中”

  “啊”就在这满大厅的恭贺声中。

  毒尊篱落10

  厅外突然yi声惊恐之极的尖叫响起,打破了yi厅的欢庆。

  厅内顿时有yi瞬间的差异。

  就在这诧异中,yi名奴仆连滚带爬的冲进了大厅。

  “老吕,出了什么事?”连城主脸色yi沉,这是他们家的管家,平日相当沉稳,今日怎么

  “城主城主外面”那管家yi手指着厅外,面色惨白,满脸惊恐的话都说不出来。

  “外面?来人,出。”

  “不用了,我们已经进来了。”

  就在那连城主命令声中,yi道淡淡的声音响起,两道人影出现在厅外,缓缓的走来。

  面孔很生,满大厅的人交相看了yi眼,不认识。

  连城主见两陌生人进来,微微皱了皱眉后,沉声道:“你们是”

  询问的话才出口,连城主的声音突然好似被人懒腰砍断yi般,yi下就哑了声去。

  双眸陡然yi紧,定定的注视着来人中yi个人手中提的东西。

  杀气,瞬间弥漫于整个大厅。

  大厅中的来宾不由都是yi惊,这是怎么了?

  当下齐齐顺着连城主的视线看去。

  只见那进来的当头yi个青年手中,提着yi个婴孩的襁褓,上面染满了丝丝的血迹,很是凌乱。

  里面却空空如也,没有婴孩。

  这东西有什么稀奇?

  “你们那里来的?人呢,里面的孩子呢?孩子呢?”

  yi瞬间的愣怔中,那连城主突然yi步冲上去,yi把抢过那襁褓,全身都在颤抖,声音几乎惊惧的无法成形。

  改装过后的欧阳于飞,看着眼前的连城主。

  缓缓道:“我们是从禁地过来的,听城主喜事想来讨杯水酒。

  不想还没行至,在城主府外就看见几个白袍人,提着yi个婴孩襁褓如扔杂货yi般重重的砸在城墙上。

  然后我兄弟就在没听见婴孩哭声”

  “什么”欧阳于飞的话还没说完,连城主以致大厅中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啊啊,气死,传着传着网络出问题,打不开网页,哭,抱歉啊

  煽风点火1

  白色衣袍,象征着神圣。

  那是圣殿中人才能穿的圣袍。

  而整个这亚空城才出现在这里的圣殿的人,为了什么来的,在座的诸位可是清楚的不能在清楚。

  当下,所有人的脸色都白了。

  yi个个怔怔的盯着连城主抢在手里的,那沾满了血的婴孩襁褓。

  那孩子那孩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抓住他亲眼看见圣殿的人给他的儿子包裹住的襁褓,连城主yi时间几乎完全无法接受的面色狰狞的吼道。

  “对,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是啊,连城主的孩子是被圣殿选中的,怎么可能被”

  “对啊,那圣殿中的来人,我认识,不是冒充的,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

  沉静了yi瞬间后。

  大厅中的众人紧接着连城主的嘶吼,开始纷乱起来。

  那看向欧阳于飞的目光,充满了不信任。

  “说,是不是你们动的手?啊,是不是你们动的手。”

  连城主在yi厅的纷乱中,把目光锁定了欧阳于飞和他身边的云召。

  面容已经完全的扭曲。

  欧阳于飞站在大厅门口,淡淡的看着满大厅的人都看向他们,那目光好似要吃了他们yi般的凶恶。

  冷冷的扫了yi圈众人,沉声道:“我跟连城主近日无仇。

  何况,就是有仇,我们也自会向连城主报

  找婴儿下手算什么,我们还没卑鄙到那个程度。”

  话音落下,欧阳于飞双眼越发锐利的扫向众人。

  “我已经说了,今天我们刚从禁地出来,凑巧过来。

  碰上了这yi幕,又听到他们说是城主的孩子。

  所以才起个好心,等他们走了,给连城主带过来。

  没想到,反而还成了罪魁祸首。

  连城主,你们认为就凭我们两兄弟,可以是那五个圣殿中的人的对手?”

  冰冷的话带着愤怒。

  煽风点火2

  而在这愤怒中的最后yi句,实在是问道了点子上。

  圣殿中出来的都是yi等yi的高手,两个对五个,他们没有胜算。

  这样浅显的道理。

  不说出来,想不到

  yi说出来,就算是盲目的不想去相信圣殿动的手的人,也不得不相信,这yi点说的不错,观其势力不是对手。

  当下,纷乱的大厅,又yi下就沉静了下来。

  死静。

  “孩子,我的孩子”

  就在这诡异的沉默中,yi道尖利的嘶吼声从大厅后厅传来。

  紧接着,几个侍女奴仆搀扶着yi个跌跌撞撞,弱不禁风的女人,快速的冲了过来。

  那是,刚生下孩子的城主夫人。

  秀丽的城主夫人,披头散发的从后厅冲过来。

  yi眼见到连城主手中的婴孩襁褓,yi声尖叫,身体yi软yi下就倒了下去。

  “夫人”

  “啊。,城主夫人”

  大厅中瞬间又引起yi阵混乱。

  昏倒只是yi瞬间就复苏醒了过来。

  那城主夫人倒在地上,抓着跃至她面前的连城主手中的襁褓,双眼血泪狂飙而出。

  满眼仇恨的厉声尖叫道:“报仇,给我儿子报仇。

  你yi定要给我儿子报仇,我的儿子,儿子啊”

  凄厉的叫声,几乎震破苍穹。

  那份凄然,让大厅中的众人全部动容。

  “好,报仇,这仇yi定要报,年轻人,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圣殿会这样做?为什么?”

  双目血红的连城主,到底是yi城之主。

  虽然如此悲痛,居然还能理出个头绪,并不莽撞。

  欧阳于飞听言面色很沉,看着大厅中又把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的众人,缓缓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做,所以我们才过来给城主提个醒。

  城主,你不要急,听我说完。

  他们为什么针对婴孩,我不清楚他们的动机。

  但是”

  煽风点火3

  说到这但是两个字的时候,欧阳于飞的面色越发的凝重。

  让大厅中的人都几乎憋着了yi口气。

  “但是,此去禁地搜查那叛徒,我们兄弟没找到那叛徒欧阳于飞,反而发现了禁地中的yi处绝大的秘密。

  所以,我们两兄弟才顾不上在搜查那叛徒,冲出了禁地。”

  说到这欧阳于飞深吸了yi口气,沉声道:“在禁地的最外围东北角上,我们兄弟发现了yi个万人坑。

  里面全部是婴孩的尸体”

  “什么”

  欧阳于飞的话音还没落,大厅中的众人几乎齐齐震惊出声。

  那种震惊,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欧阳于飞满脸沉痛,看着震惊的几乎不知道怎么开口的众人

  再度沉声道:“那坑长宽都达到十几丈,里面的婴孩尸体,有的还很新

  我们兄弟就是发现了这个。

  今天又看着这情况,才冒着风险来找城主。”

  “那么大的坑,那要多少婴孩这这”

  “不对,那孩子们,孩子们”

  “啊这怎么可能”

  大厅中的众人,此时yi个个寒毛直竖,纷纷的震惊和不安了。

  “那么多的孩子,这是从那里来的”

  就在这纷乱中,大厅外突然走进几个人,当先yi个中年人,满脸铁怒沉声开口道。

  欧阳于飞转头yi看,连飞,连城主的父亲。

  “爹”

  “不用说,我进来的时候听见了。”

  那急着赶过来见孙子的冥岛与欧阳世家并列的连家当家,连飞。

  此时眉色冷沉如冰,满脸杀气,朝着连城主就是yi挥手。

  见连家族长前来,大厅中的纷乱都静了下去。

  yi切为此处身份最高贵的连飞马首是瞻。

  连飞yi稳定住场面,立刻转头死盯着欧阳于飞,沉声道:“此话属实?”

  “若有半字虚言,天打雷劈。”

  煽风点火4

  欧阳于飞回的斩钉截铁。

  连飞yi听那满脸的杀气开始狂飙,再度看着欧阳于飞开口道。

  “可那么多孩子,那里来的?”

  欧阳于飞闻言yi耸肩,正想说他那知道。

  旁边突然响起yi温润的声音:“连族长,这些年圣殿招收和确认死亡的孩子,可不少。”

  大厅中人听言,立刻朝发声处看去。

  只见大厅的角落里,yi人缓缓的站了起来,居然是欧阳出尘。

  不过众人并不惊讶欧阳出尘在这里,连家,yi直与他有莫大的牵扯。

  连飞yi听,眉头快速的皱了两皱,看着欧阳出尘道:“你的意思?”

  欧阳出尘缓缓走过来,yi边皱眉沉声道:“这小兄弟不提,还不觉得,他这么yi说。

  我到是想起yi事,众位,这些年,有谁家有新生婴孩出生,圣殿的人没有到场?”

  此话yi出,大厅中的人在纷纷的摇头中。

  脸色都越发的不好看了起来,背心yi股寒气直冒。

  所有人都感觉到,接下来的话会让他们毛骨悚然。

  欧阳出尘见此点点头,脸色也很沉重道:“没有,只要有小孩要出生,圣殿的人绝对在旁边。

  那么,你们家的孩子,第yi眼是圣殿的人见到,还是你们?”

  此问yi出,大厅中更加安静的听的见呼吸的声音。

  “是圣殿。”

  就在这寂静中,连飞身形也开始不稳起来。

  欧阳出尘抬头看了连飞yi眼,恩了yi声接着道:“是的,圣殿。

  孩子出生,第yi个接手的就是圣殿,而不是为人父母的。

  圣殿的人决定他们是不是资质出众,能够进入圣殿。

  还是资质平庸,只能进入普通学堂。

  甚至是死胎。”

  所谓无风不起浪。

  本来湖水深,丝丝风浪掀不开它的底。

  所以,所有人都认为它纯洁的不染尘埃。

  但是,当yi个石头砸下去,那翻涌的浪花,发现有yi丝浑浊。

  煽风点火5

  那么,起了疑心的人,立刻就会拨开它,立刻就会开始猜忌。

  因此,听着欧阳出尘的话,大厅中的众人yi瞬间面色精彩极了。

  “对啊,是他们决定了我们孩子的yi切”

  “好像真的是,我的孩子我都没见到,他们就抱走了”

  “不说不觉得,yi说,我的孩子当时我都听见他哭了,圣殿的人结果说是死胎,都在哭,怎么是死胎”

  “我的也是这样”

  “啊,这”

  不说还好,这越说大厅中的人越震惊和惶恐。

  他们中间有很多的人的孩子也被圣殿带走了。

  “我yi直觉得,我们吃的东西都无毒,为什么生下的孩子死胎如此之多?而能被圣殿看中带走的也不少。

  却能留下来的普通孩子,极少。”

  欧阳出尘皱着眉。

  他旁边站着的连飞,笼在袖子中的手不断的颤抖,咬着牙接过话去道:“因为孩子活着的少。

  所以圣殿开始挑选孩子,开始记录谁要生孩子。

  开始为他们优先接生。

  我们都认为这很正常。

  然然而”

  “然而,我们的新生孩子却是入了那虎狼之口,进了万人深坑。”

  欧阳出尘yi口接过连飞说不出来的话。

  轰,此话yi出口,整个大厅的人都暴了。

  他们中并不是每yi位都生育过孩子,但是亲戚有,朋友有,家族中有,他们都见过这样的事。

  这在冥岛地盘上这就是规矩,毫不新鲜。

  而他们也yi直信奉着,好像这就是天道。

  但是,现在有人告诉他们,他们错了。

  他们信仰的人错了,他们那被以为天道的规矩背后,是裸的黑暗,是黑血的杀戮。

  他们的新生代没有死。

  他们可能是被圣殿的人杀死了。

  被他们引以为神圣的圣殿杀死了。

  他们被挑选中的孩子,不是殊荣的生活在圣殿。

  煽风点火6

  而是,早就已经死了,被丢弃在深坑,连掩埋都没有。

  这样的惊天消息,让所有人都狰狞了。

  “难怪,禁地以前并不禁止进入,而十几年前突然禁止任何人进入,原来”

  欧阳出尘摸着下颚,那轻飘飘的话,却如那惊雷,轰的yi声炸响在所有人的心上。

  拳头握的咔嚓作响,连飞脸色铁青,怒吼出声:“这件事情我yi定要追查个水落石出,否则,决不罢休。”

  “必须追查,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孩子死的不明不白。”

  “对,我要进入禁地”

  “进入禁地,必须查,必须查”

  “我去找帮手,yi起去”

  连飞的话音才落下,整个大厅都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狰狞的犹如恶鬼,那血红的眼中散发出的是鱼死网破的凶恶。

  欧阳出尘听言伸手作势压了压声浪。

  后沉声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连族长,我看你亲自带人前去禁地查看,到底此小兄弟说的话是否属实。

  我和连城主则负责联系各方人士。

  只要yi经确凿,此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圣殿在强,我们几大家族联手也不怕他。”

  “对,就这么办。”

  立刻,大厅中的人就开始朝外面汹涌,焦急的要朝禁地冲了。

  欧阳出尘见此,突然拔高了声音,大声道:“众位,在听我yi言。

  我不是为我们欧阳家的叛徒欧阳于飞说情。

  只是,我相信大家的判断。

  欧阳于飞能乱yi时,乱不了我冥岛yi世。

  但是,我们新生代若是没了,我们冥岛肯定就这么垮了。

  孰轻孰重,大家心里有数,这事情的轻重缓急,各位,弄清楚了。”

  欧阳出尘话音落下,连飞沉声yi吼道:“世侄说的对,轻重缓急我们还分的清,

  欧阳于飞有王尊去应付,我们不参合。

  目前,我们就解决这件事。”

  煽风点火7

  “对,就这样办,事不宜迟,走,闯那禁地。”

  “走,闯”

  这方案yi决定下来,整个大厅里的人立刻就四散而动,迅速绝伦的冲了出去。

  闯禁地的闯禁地,分发消息的分发消息。

  安稳人心的安稳人心。

  大厅须臾就空了,只剩下欧阳于飞和yi直没说话的云召。

  看了眼空荡荡的大厅,欧阳于飞微微勾了勾嘴角。

  圣殿这个事情,有几大家族来揭开,这比任何人来的都会猛,都会好。

  “走吧。”微侧头朝云召道了yi声,欧阳于飞转身就欲走。

  “欧阳于飞。”

  yi步还没跨出,厅外突然传来yi声淡淡的喊声

  伴随着这声喊声,去而复返的欧阳出尘堵在了欧阳于飞的前方。

  欧阳于飞见此看了眼欧阳出尘,没有答言也没有反驳。

  欧阳出尘淡淡的看了yi眼欧阳于飞:“下次要装,把身形改了。”

  欧阳于飞yi听知道在瞒不过他,当下笑了笑道:“多谢堂兄帮忙。”

  今日,若无在各大世家或者说在整个冥岛名声极好,就算他反叛也没给他带累了极好名声的欧阳出尘出口帮忙。

  恐怕,这事情也没这么容易就煽动。

  欧阳出尘皱眉看了欧阳于飞yi眼,沉声道:“到底是真是假?”

  “真。”

  “确定是圣殿做的?”

  “我以项上人头保证。”

  听欧阳于飞如此斩钉截铁,欧阳出尘沉吟了yi瞬间。

  突然抬头看着欧阳于飞:“你早就发现了?所以才有今天的反叛?”

  欧阳于飞闻言笑笑,却并不答话。

  欧阳出尘见此也不追问,只淡淡的道:“原来是因为这样,难怪我总觉得不对,你这小子并非忘恩负义之人。”

  欧阳于飞听言深深的看了欧阳出尘yi眼。

  那眼中只有淡然,并没有厌恶和假装,他们欧阳家族最聪慧的人,他从来没有看错。

  煽风点火8

  当下嘴角高高的勾勒了起来,但其中的苦笑却不为人知。

  欧阳出尘见此看了欧阳于飞yi眼,出口道:“孩子呢?”

  yi直看戏没有出声的云召,听欧阳出尘如此问,方露出了丝丝惊讶,好个细心的人。

  “跟我来。”

  反观欧阳于飞并不诧异欧阳出尘猜中,笑着当先就朝厅外走去。

  云召和欧阳出尘立刻跟上。

  且说欧阳于飞在这边煽动

  琉月和轩辕澈以及灵玉和篱落,却在另yi边正对付那圣殿中人。

  黑压压的城门外山坡上,篱落踢了yi脚毒倒的五个圣殿中人。

  朝琉月道:“解决了,他们不经毒的很。”

  那口气就好像在说,这大白菜不好吃的很,那叫yi个举重若轻。

  琉月抱着从五个圣殿中人手中抢过来的婴孩,听篱落如此说,不由笑着摇头。

  她就够嚣张了,没想真正嚣张的家伙在这里。

  yi出手,五个圣殿中人连还手都没有,就直接倒下了,结果还被篱落批评不好。

  “小娃娃。”

  没有理会篱落,灵玉好奇极了的立在琉月身边,看着那皱巴巴的婴孩。

  琉月顺手抱了抱婴孩,朝轩辕澈道:“冥岛这些人到底想做什么?”

  他们晚上行来,正好碰上那圣殿五人要掐死这婴孩,欧阳于飞见此就插了yi脚。

  把孩子抢过来后,襁褓染了点圣殿人的血就带走了。

  他们则来收拾这五个人。

  不过圣殿为什么要杀这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