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阴暗而悲凉的气息,以及那种狰狞的气势。

  阴测测的,越发让人不寒而栗。

  好似行走在地狱的边缘。

  欧阳于飞,轩辕澈,琉月,云召,四人默默的行走着,寂静无声,很压抑,很沉默。

  “为什么?”就在这份压抑中。

  自从看见这巨坑,就yi直没有说话的轩辕澈突然开口。

  声音很沉,沉的带着难以言喻的沙哑。

  抬起头,轩辕澈深深的看着欧阳于飞,那眼中的神情太过复杂。

  “我来过冥岛,草长莺飞,蝶飞蜂绕,泉水清澈,盛世美景,那是yi个神仙府邸。

  是yi个完全超越了中原,让人可以乐不思蜀的仙境。

  不是这样。

  不是这狰狞黑山,不是这婴孩枯骨,不是这穷山恶水,不是这阴森地狱。

  欧阳于飞,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不是冥岛?”

  看着欧阳于飞,轩辕澈声音很沉。

  他来过的,他来过这里医治他的伤势。

  那时候,他所见到的是怎样yi片仙境。

  岛上居民谦和有礼,亲爱有加。

  把人性的友善发挥到了极致。

  而那岛屿上的仙山神湖,葱翠碧蓝,上面盛开着无数的天材地宝。

  yi锄头挖下去,就可挖yi百年人参的资源丰富。

  那种蜂围蝶绕的美景,是其他地方根本就不具备的。

  那简直就是海外仙山,神仙住所。

  那里是今日这峥嵘海景。

  狞恶山水,血腥气息。

  这,不是那个他记忆中的冥岛,不是。

  听着轩辕澈的问话,欧阳于飞背对着三人的嘴角勾勒起yi丝苦笑,yi丝莫可名状的苦笑。

  那里面蕴藏的是yi种悲哀。

  天堂地狱7

  没有回头,欧阳于飞再度抬头看了yi眼这天地。

  “没错,这就是你来过的冥岛,这就是那神仙府邸。

  你见过的景色没有变,没有被毁,只不过不在这里而已。”

  抬头深吸了yi口气,欧阳于飞转头身看着轩辕澈,琉月,云召,沉声道:“看见那高可万仞的冥山没有。

  那就是冥岛上的分水岭。

  那yi方,是居住地。

  而这yi方,是禁地。

  连冥岛王尊都没有权力踏入的禁地。”

  此话yi落,满面肃容的轩辕澈琉月和云召等三人,齐齐盯着欧阳于飞,那为什么

  “禁地,虽然我没来过,但是并不表示我不知道方位。

  这yi方,看守实力强大,但是是从内到外的防守。

  而不是其他地方,从外由内的防守。

  对我们很有利。

  所以,我选择了这个位置上岛。

  别在问我为什么是这样的情况,我回答不出。”

  快速的扔下这些话,欧阳于飞突然提速,朝着前方就冲了过去。

  那背影在苍茫的夕阳下。

  笼罩着yi股yi闪而逝的浓浓的悲哀和愤怒。

  当下,轩辕澈,琉月,云召,对视了yi眼,在未说任何话,起步就朝欧阳于飞身后跟去。

  不需要问,沿途,他们有眼睛会看。

  他们迟早会知道。

  四人身形如电,瞬息功夫就到了石林的出口。

  眼看就要出得石林。

  突然间yi股强悍之极的力量,临空犹如闪电劈射而来。

  前方当先奔行的欧阳于飞快若奔马的身体yi顿,身在半空强行yi瞬间,身体yi扭,yi个后空翻就朝后射来。

  紧跟其后的轩辕澈变招也快。

  手在腰间yi抹,软剑横空出鞘,yi剑就对了上去。

  “轰。”只听yi声沉闷的碰撞声响过。

  轩辕澈yi个抗拒不住,连连后退几步。

  然就在轩辕澈后退的yi瞬间,琉月手中匕首yi横。

  天堂地狱8

  身形如蛇,yi个斜身跨步就朝那射出来还摸样都没看清楚的人刺去。

  琉月的动作快,紧随yi步的云召动作也不慢。

  手臂yi扬,yi把撑住临空落下的欧阳于飞,脚底yi动,yi剑就朝那横空出世的人砍去。

  四人那都是久经战阵的。

  如此悄无声息,他们都到了面前都没发现的人。

  其功力,可想而知。

  他们可不能让他有时间发出信号。

  宁杀错,不放过,齐攻了上。

  身如泥鳅,电闪而至。

  琉月yi匕首横空就朝那射过来之人下腹刺去。

  攻击弱点,yi击必杀。

  琉月下手又快又狠,绝不拖泥带水,犀利之极。

  那飞身而来的男子见此眉间yi冷,手中长剑yi剑横劈,就朝琉月砍去,那速度比琉月还快。

  而左手食指yi竖,yi指就朝琉月眉间点去。

  看似无风无浪,却杀气暗含。

  快速绝伦,琉月还没刺中,该人的攻防几乎已经攻到了琉月的身上。

  琉月是识货人,这两招她岂敢硬接。

  当下,电光火石间。

  琉月变招也快,手中匕首不等刺下,那yi直戴在手腕上的天蚕丝,突然砰的yi声射出。

  如此近的距离,直取来者双目。

  同时身形yi扭,头yi低,不退反进,朝着来人的方向就撞了过去。

  来者见琉月天蚕丝来的太快,直取他双目,不由头飞速的yi扬,手中立刻就缓了那么yi秒的时间。

  刹那,就是这点时间,琉月瞬间yi闪而过。

  而就在她头顶,那犀利的yi剑。

  几乎是擦着她的头皮砍过去。

  只听砰的yi声,长剑横砍入地。

  那怪石嶙峋的黑土上,立刻爆裂处yi条深深的口子,几乎有人手臂宽。

  而那yi指点想琉月眉间的食指,则直直对上了琉月身旁的石山。

  “砰。”轻轻的yi声轻响。

  天堂地狱9

  那食指如切豆腐,直直插入了琉月身旁的石山,直没入指跟。

  好犀利的指风和力量。

  yi个直冲与那热擦身而过,琉月冷眼yi斜。

  手指在已经射出去的天蚕丝上yi点,那被那男人避开的天蚕丝,立刻yi个饶头,直接横过了那男人的颈项。

  琉月顿时反手yi抓,yi把抓住了天蚕丝的两头。

  就如当日她用琴弦杀人yi般。

  天蚕丝快如闪电的yi下横陈在了那人的颈项之上。

  琉月狠命yi收,就朝下勒。

  该人眼中冰冷之色yi闪,不顾颈项上的丝线,反手就朝身后的琉月脑门抓去,势要抓出几个窟窿。

  两人距离本近,这yi抓下眼看琉月就要难逃毒手。

  那带剑狂砍而上的云召和斜身攻上的轩辕澈同时到了。

  手中双剑合璧,气息惊人。

  瞬间,只见血花yi闪。

  那人的胸腹同时开了两个大洞。

  而反掌去抓琉月的手,被欧阳于飞yi剑横拦了去。

  血色迸裂,那处在四人围攻中的男人,喉头咕咕连声,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只是那恶毒的眼,满含怨怒的眼,深深的锁定欧阳于飞。

  就算是气绝身亡,也没有转动过yi秒。

  “靠。”收了手中的天蚕丝,琉月突然骂了yi句脏话。

  视线扫中了那对面的石块,上面yi个深深的大洞。

  要是刚才她慢了yi点,那么此时早脑浆迸裂了。

  这么个守大坑的人都是如此武功。

  还要他们四个人出手,简直就是无语。

  “没事吧?”轩辕澈走近琉月。

  “没事。”

  “这就是那无相金刚的弟子。”琉月的话音才落下,欧阳于飞就冷冷的出口道。

  点点头,云召没有答话。

  就看这人临死也那么恶毒的看着欧阳于飞,就知道身份差不了多远。

  欧阳于飞也不需要轩辕澈等回答。

  直接yi剑挑起这守卫这里的无相金刚的大弟子,朝着巨坑扔下去。

  yi边沉声道:“走。”

  这是禁地,防守的人很少,这是yi大优势。

  天堂地狱10

  不过,那防守的人都是高级别的。

  碰上yi个还好应付,要是被这打动声吸引来几个,那他们估计立刻就要玩完。

  琉月等三人听言,立刻二话不说跟着欧阳于飞就没入了石林外。

  天上的金乌缓缓的西沉。

  那种日暮,把这黑山黑土映照的越发的阴森。

  “冥岛分三层防线,三层防线上有三道必过的关卡把守。

  第yi层防线,就是海岸和这外岛百里范围,是第yi层,相对比较薄弱。

  第二层,是紧接着这百里范围在往内推两百里,这四海第二层防线,那防守与第yi层不可同日而语。

  至于第三层,那就是王宫所在的冥岛中心。

  那里的防御,等我们过了这两层在说。”

  金乌落下,月宫东升,朦朦胧胧的黑开始弥漫天地。

  欧阳于飞领着轩辕澈,琉月,云召,yi边朝冥岛王宫所在地飞奔,yi边快速的介绍道。

  琉月yi听,这下好。

  十日时间,也不说沿途受到的阻拦,光这道路就是三百多里。

  还真是项艰巨的人物。

  “第yi层防守,我们主要要注意”

  夜色中,欧阳于飞疾奔的身形突然停下,好似yi道利剑戛然而止,那种感觉诡异之极。

  然而,同yi刻,飞奔的轩辕澈,琉月,云召,三人也同时停下。

  四个人瞬息之间,就好似那石头,整个的僵硬了。

  月光透过树梢从天空中洒下。

  把四人前后左右的景色都照耀的纤毫毕现。

  在这月色中,只见琉月等四人前方。

  与那无相金刚弟子穿着同yi款黑色长袍的人,正从林间缓缓的走出。

  密密麻麻,yi眼看上去,几乎有百来十个。

  缓步而来,朝着他们,那黑色袍子在夜色下,升腾起无边的狰狞。

  悄无声息就包围了他们。

  yi个无相金刚的弟子,就要他们四人联手绞杀。

  此时,上百个此等功力的人,他们

  月色皎洁,令人窒息的压抑在空中蔓延。

  月怀孕了1

  yi种寒毛直竖的感觉从背脊升出。

  轩辕澈,琉月,云召,第yi时间摆出了最尖锐的攻防姿态。

  避让不了,那就只有死拼。

  “不要碰他们,快,后退。”

  就在轩辕澈等三人摆出攻击姿态的yi刹那,欧阳于飞突然出声,并且快速就朝后退。

  不要碰他们?后退?

  琉月等三人不由yi愣,这啥意思?

  然而不等他们揣摩过来,暗影中的百来人已经走了近来。

  那眉目轮廓在月色的照耀下,纤毫毕现。

  看清楚面前众人的容貌,轩辕澈,琉月,云召,齐齐震撼在当地,动都不知道动yi下。

  只见那洁白月色中,身穿黑袍的人看似缓慢,实则飞快的行了过来。

  他们yi个个步伐呆滞,关节僵硬。

  离的近了,还隐隐约约能够听见咔嚓咔嚓的摩擦声。

  月光照在他们的脸上。

  天,那是什么脸。

  方方正正的脑袋上,双眉浓黑而僵硬,双眼就如那死鱼,呆板的不是yi点半点。

  鼻子挺翘着,但是怎么看怎么是个摆设。

  双唇红艳着,却是人体怎么也达不到的色泽。

  这这

  这是yi群木头人。

  琉月嘴角急抽,不敢置信的眼光顺着那木头人的脑袋看下去。

  木头的颈项,那低垂着握着长刀的手,是木头。

  那笼罩在袍子下,看不见,但是凭借着如此僵硬的步伐。

  也不难看出,也是木头。

  这百来十个是木头人,真真切切的木头人。

  难怪欧阳于飞喊不要碰他们,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居然敢出声。

  这就是因为他们听不见,他们没有耳朵。

  天啦,琉月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木头人。

  第yi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而在琉月震惊的同时,轩辕澈和云召更是呆愣的眼都不知道眨yi下。

  “这到底是什么世界?”

  轩辕澈懵懵懂懂的冒出yi句话。

  月怀孕了2

  向来理智的他,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震撼了。

  “不知道,太太”

  云召目不转睛的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木头人,回答不出。

  这简直比看见yi群被人控制了灵魂的僵尸,都还要震撼和可怕。

  特别是他们越来越近。

  他已经可以很清晰的看清楚。

  他们各自间没有任何的牵扯东西,没有任何可以操控他们的东西。

  他们之间都隔着yi定的距离,队列保持的相当整齐。

  没有绳索,没有丝线,只有空气。

  他们,完全是自己在走。

  云召悲愤了,那双脚钉在原地,几乎都不知道动。

  “往后退,不要拦他们的路。”

  欧阳于飞眼见如此,不由朝着拦路的云召,轩辕澈和琉月就大喊。

  被欧阳于飞的话震了yi下,琉月和轩辕澈下意识的往后退。

  而云召连下意识都被震惊了,没动。

  “木牛流马?”yi步退后,琉月死盯着那木头人的双眼,突然侧眼看着欧阳于飞。

  “什么东西?”欧阳于飞yi愣,回看着琉月。

  琉月听言嘴角抽了抽,是她错了,怎么朝欧阳于飞冒这样的话。

  她记得她看过yi本历史书。

  中国古代三国两晋南北朝中的三国时候,yi个著名的人物诸葛亮,能掐会算,懂天地变化,知人世玄机。

  曾经就制作出过木牛流马这个东西。

  木头制作的牛和马,自己会动,帮着诸葛亮运送物资,始称木牛流马。

  对其他琉月记得不清楚,因为她实在没什么兴趣。

  不过到是真的记得了这个木牛流马,原因就是太过稀奇。

  而没想到今日居然见到这样同样原理的会动的木头人。

  琉月觉得自己圆满了。

  没懂琉月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从琉月的眼神中看出来琉月要表达的,天才。

  欧阳于飞缓缓道:“冥岛从来不缺天才。”

  月怀孕了3

  耳里听着琉月和欧阳于飞的交谈。

  轩辕澈侧了侧头看着琉月,以眼神询问,啥意思?

  然不等琉月解释,那按照这yi定路线走过来的木头人,已经走到了云召的面前。

  而显然云召还在愣怔中,让也不知道让的同时,居然伸出手去摸面前走进的木头人。

  像是要辨认他们的真假。

  “你不要命了,快让开,快。”欧阳于飞斜眼看见,不由脸色大变。

  陡然的大喝,让云召yi惊。

  然而,他的手也已经摸上了最近的那yi个木头人。

  “咔嚓。”yi声轻微的响动声起。

  然而就在这yi声轻响中,离的如此之近的轩辕澈和琉月,都没看清楚这些木头人是怎么动的。

  那紧握在他们手中的长刀,就已经临空朝着云召的方向就砍去。

  yi百多把大刀,手起刀落。

  云召到底也是云召。

  yi听欧阳于飞大喝,立刻感觉不妙,身形yi扭,yi个地堂滚贴着地面,就朝木头人的阵营外射去。

  同yi刻,欧阳于飞动作也快。

  想也不想yi把抓起脚边yi磨盘大的石头,朝着木头人阵营中,云召的方向投掷而去。

  “砰。”静怡的夜中yi声清脆之极的大响。

  yi百多个木头人同时出刀,同时收刀。

  然后,开始沿着固定的方向,机械的朝前走去。

  夜风清凉,呼呼吹过,让人背脊发寒。

  没有人说话,轩辕澈和琉月死盯着云召刚才站立的地方。

  石片,薄薄的,几乎只有手指头那么宽,手掌那么长。

  相当的规律,yi片大的也没有,yi片小的也没有。

  全部都是如此的大小,厚薄。

  yi共yi百多片,洒落在地面上。

  在月光下,散发着冰冷的洁白。

  在另yi边蹲在草地上的云召,嘴唇煞白,那瞪着这些石片的双眼,几乎要凸出来。

  那yi块磨盘大的石头,就这么yi刀,被分割成了这么多大小均等的石片。

  月怀孕了4

  要yi击击碎这样的大石,很容易,不具备惊讶的力量。

  但是,要把易碎的石头,如此分割的平平整整,大小均yi。

  这个配合度,这个力量

  云召的脸惨白着,刚才要不是欧阳于飞提醒的快。

  现在恐怕这地面不是石片,而是他的肉片。

  yi片yi片大小均yi

  yi想道这里,云召的脸越发的白了。

  这厢,轩辕澈和琉月瞪了半响后,同yi刻转头,对视了yi眼。

  然而,齐齐的摇头。

  要杀这木头人不难。

  就算这木头人制作的在怎么精良,也不可能有人的智慧和应变能力,及高强霸道的武功。

  但是,这样的配合,天衣无缝的配合。

  他们就是来个十个同样的高手,也打不破。

  毁十个,还有九十几个,毁二十个,还有八十多个

  他们,那里来这么多分身。

  看着轩辕澈,琉月,云召,脸上变色。

  欧阳于飞轻笑了笑道:“无妨,他们虽然厉害,不过你们不要去碰他们就好了。

  这东西,毕竟是死物。”

  打不过,我还躲不过,木头人是厉害,不过终有限制。

  夜风呼呼刮过,树梢沙沙出声,琉月,轩辕澈,云召,都不说话,跟着欧阳于飞就往前走。

  这地方,简直就是诡异。

  希望,驻守第yi关的不是这些个木头人。

  虽然心中震撼,不过四人的速度还是很快。

  在石林,树林,草地中飞射而过,在月色下只见残影无数。

  走这个方向果然有利有弊。

  虽然遇上的都是极品,但是沿途确实没有什么人。

  欧阳于飞等人奔走间,相当的快捷。

  黑夜笼罩,琉月等没有停,十日时间不多,能利用起来就利用起来。

  漆黑笼罩大地,银白月光皎洁。

  把着山河笼罩的除了黑就是白和红。

  红?这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