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单,因为以后的仗我来指挥。

  所以,迟早是背叛,只是早点而已。”

  云淡风轻,那深深刻骨的伤,却让欧阳于飞说的轻若无物。

  琉月和轩辕澈yi听,对视了yi眼。

  欧阳于飞这么说,意思就是以后的仗很难打了?

  “于飞”琉月的眉头深深的皱在了yi起。

  轻轻yi笑,欧阳于飞朝着琉月伸开双手笑道:“要感激我就以身相许,别的报恩我不要。”

  轩辕澈顿时满头黑线。

  而琉月则是定定的看着欧阳于飞。

  这个人最早的相遇,他说的也是这样的话。

  这个人这个人

  “好了,好了,也不要太感激我,灭了冥岛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当王了嘛,不用在在我上面有个女王。

  这样我多划得来。”

  轻摇折扇,欧阳于飞笑的老j巨猾。

  而轩辕澈和琉月yi听,则是齐齐狠狠yi眼瞪过去。

  “不要在我面前装疯卖傻,于飞,你到底是为了什么?”看着满身悠闲,看似并不在意的欧阳于飞,琉月yi眼瞪了过去后,突然叹了yi口气,放缓了声音,缓缓的道。

  杀手锏出1

  她不是糊涂虫,这么明显的谎言,她还听不出来的话,就该去撞墙了,琉月看着欧阳于飞。

  旁边的轩辕澈也双手抱胸,那眉色淡着。

  那双目很明显的流露出。

  他若信了这句话,那他就去撞豆腐。

  三人的船舱,有yi瞬间的寂静。

  欧阳于飞摇着折扇,在琉月和轩辕澈明显不信的压迫中,依旧轻慢。

  只是唇上的笑,越发的淡了点。

  “看吧,我说没有你们不信,我说实话吧,你们还是不信。

  瞧瞧,那你们让我说什么?

  要不你给我个你能信的说法,我给你重复着说yi次。”

  yi音落下,欧阳于飞笑的很无奈和讨好的看着琉月。

  那份轻挑和随意,散发的淋漓尽致。

  而琉月的眉眼则已经黑的不能在黑。

  “你少给我插科打诨,欧阳于飞,别以为我不愿在这上面跟你多计较,你就给我顾左右而言他。”

  黑着眼,琉月的声音已经冷的不能在冷。

  这个欧阳于飞,看准了她不太想跟他计较关于冥岛的事情。

  就这么跟她捕风捉影,真当耍着她好玩是吧。

  杀气,开始在琉月的身上汇聚。

  而yi旁的轩辕澈则微微皱了皱眉,深深的看了欧阳于飞yi眼。

  眼见琉月杀气飞扬,欧阳于飞连忙手中折扇yi合,吊儿郎当的神色yi收,快速的正色起来。

  对着琉月打躬作揖的道:“我的小祖宗,真的,就算我说想当冥岛的王是假的。

  但是前面说的全是真的啊。

  我是真的要兵权指挥啊。

  你们这两个陆地上的祖宗,能打的不过就是这样程度的海战。

  我不出手,等着冥岛反应过来,你们就等着全军覆没吧。

  我这反正迟早是要对上的,早点断了彼此的关系和念头,不是更方便我接下来的行动嘛。

  我的小祖宗,我这里正在心疼呢。

  你非要揭我的伤疤。

  杀手锏出2

  把我血淋淋的内心暴露出来。

  琉月啊,你怎么忍心这么伤我的心啊。”

  yi连串的话快速的说了出来,欧阳于飞yi副西施捧心的姿态。

  伴随着话中的意思,面色和表情也越来越哀怨和凄苦。

  那眸子中真正的哀伤和痛彻心扉。

  让人几乎无法逼视。

  那是yi种进入骨髓的疼。

  那是yi种刻在灵魂上的伤。

  从来没见过欧阳于飞露出这样的神态,琉月有yi瞬间的呆滞。

  对应着琉月的呆滞,欧阳于飞满身伤痛中,突然很小角度的朝琉月眨了眨眼。

  那目光中的得意yi闪而过。

  那是yi种迥异与刻骨悲伤的狡猾眼神。

  靠,装出来的。

  琉月瞬间柳眉yi竖,那牙齿咬的咔嚓作响,几乎yi拳头就要给欧阳于飞轰了过去。

  边上看着的轩辕澈,则没有开口。

  只是淡淡的,淡淡的看着唱做俱佳的欧阳于飞。

  咬牙切齿的瞪着欧阳于飞,琉月深吸yi口气,瞪着欧阳于飞道:“就这原因是吧。

  果然是真君子,宁可当面反叛对上,也不肯暗中跟我们商议。

  好,好的很。

  让我剥开你血淋淋的心,你伤心了是不是?

  你要以后的军权指挥是不是?

  好,给我拿去,要是输了yi仗,你就给我小心你的皮。”

  冷森森的怒吼完毕,琉月转身从轩辕澈怀里yi掏。

  掏出兵符就朝欧阳于飞砸去。

  欧阳于飞见此连忙手yi挥,接过。

  凑近附近的灯火,细致的看了两眼轻易到手的兵符。

  看摸样是在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琉月见此,那脸几乎黑的可以媲美夜空。

  要不是现在她忍耐性锻炼的好,肯定早就出拳轰响了讨打的欧阳于飞。

  在灯火下细细的看过到手的兵符后。

  欧阳于飞很满意的点点头,不是假的,是真的。

  yi边还状似抱怨的道:“好过分,就知道欺负我,yi场都不能输,这简直就是强人所”

  杀手锏出3

  对面的琉月高高的挥舞出了拳头。

  欧阳于飞见此连忙yi个闪身就朝外走。

  边挥手道:“睡觉了,睡觉了,累了这么多天,半夜三更还跑来给你们问讯,真”

  yi话还没说完,与轩辕澈擦身而过的手臂,突然被轩辕澈yi把抓住。

  欧阳于飞的身形不由立刻顿了下来。

  转头,对上轩辕澈在灯火中黑中带红,仿佛能够看透yi切的双眸

  欧阳于飞微微皱眉,住了口。

  看着欧阳于飞那黑眸深处的暗淡,轩辕澈凝望了欧阳于飞yi瞬。

  手中突然使劲,紧紧的握了yi把欧阳于飞的手臂。

  那样紧的力道,欧阳于飞不由微微皱起了眉。

  “不想说就不说。

  你只需要记住,这里都不是外人,只要你想做,不管你是出于任何的考虑,我们都不会反对。”

  深深的看了欧阳于飞yi眼,轩辕澈缓缓的放开了抓住欧阳于飞手臂的手。

  yi话激起千层浪。

  虽然表面波澜不惊,但是其中的汹涌澎湃,有谁得知。

  欧阳于飞眼光yi闪,看了轩辕澈yi眼。

  有那么yi瞬间的凝顿后,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笑着道:“这才够兄弟。”

  说罢,打了个哈欠,转身就朝船舱外走去。

  这yi次,轩辕澈没有在拉他。

  几步跨出轩辕澈的船舱,欧阳于飞身形微晃,轻轻的靠在了门板之上,仰头望着漆黑的夜空。

  那眸子中深深压抑的感情,缓缓的凝聚在眼底。

  吊儿郎当的脸上,扬起yi抹苦笑。

  刚才的那yi句话,差点把他击溃,让他不得不仓惶逃出。

  轩辕澈是在以这种方式告诉他。

  他们给与他无条件的信任。

  他们会站在他身后,永远的支持他。

  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是他们看穿了他,选择了他。

  这种感觉,该死的让人不好受,该死的让人热血的同时想流泪。

  杀手锏出4

  轩辕澈,本不是yi个煽情的人,今日却怎么说出这样几乎要融化了他的心的话。

  仰头望着星空,那璀璨的光华洁净却清冷。

  那是yi种没有感情的冰冷。

  欧阳于飞望着苍穹,漆黑的眼中若隐若现的浮上yi层朦胧。

  这是他的做法,这是他的决定。

  所有的对错,所有的恩怨,他自己会背负。

  不需要他人的了解和同情。

  只求,无愧于心。

  夜色朦胧,带起的除了秋的寒冷,还有冬的伤情。

  船舱内,轩辕澈看着压抑了面上的愤怒,取而代之微皱着眉的琉月,沉声道:“他不想说。”

  “我知道。”

  扫了yi眼船舱外,琉月径直接了过去。

  微抬头,与轩辕澈对视了yi眼,琉月走过去靠在轩辕澈的怀里。

  那yi眼,欧阳于飞那看似是装出来的哀伤的那yi眼。

  也许是假的,也许是装的。

  也许,就连欧阳于飞自己本身,也以为不过是他装出来的。

  但是,琉月认为那是真的。

  那yi刻欧阳于飞的情绪流露是真的。

  若是没有真的那么哀伤,怎么可能有那么疼彻心扉的眼神。

  欧阳于飞身上,有他背负着,有他需要去拼搏,有他需要那怕背上了千古的骂名。

  也必须去面对,必须去战斗的东西。

  欧阳于飞没有说,但是他们感觉的出来。

  所以,她那么轻易的就把兵符给了他。

  所以,轩辕澈没有选择任何的反对。

  对视了yi眼,轩辕澈搂着琉月缓缓的道:“我们总是站在他这yi面的。”

  琉月听言嘴角微微的勾勒起yi丝微笑。

  是的,他们是站在欧阳于飞这yi方的。

  那么,不管欧阳于飞出于任何的决定,出于任何的动机。

  他们都将支持他。

  都将无条件的,永远的支持他。

  两手紧紧的挽在yi起,轩辕澈和琉月簇拥着站在窗口。

  杀手锏出5

  银白的月光洒下来,如梦如幻。

  秋波飞卷,海水迭起。

  深秋的东海,那是yi幅铁血画卷。

  要了轩辕澈的兵符,欧阳于飞果然走马上任,直接取缔了轩辕澈的主帅,开始以主帅之姿,进攻冥岛。

  这样的yi取缔,在冥岛简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作为yi个叛徒,成为攻打家园的yi个副将。

  若这还在冥岛的可以容忍的情况下。

  那么,作为yi个主帅,yi个冥岛叛将的主帅。

  这,简直让冥岛完全无法容忍。

  因此下,战争越发的激烈。

  冥岛三大海将,云将,索将,沉将。

  那是连消带打,十八般武艺上阵,那是看家的本领都拿了出来,yi点都不藏私。

  若,此时此刻,面对愤怒的冥岛三将的是轩辕澈和琉月的话。

  那么,这个进攻的节奏。

  不是贬低他们,是真的可能跟随不上。

  因为,他们其实真正都不太熟悉海战。

  然而,此时的主帅是欧阳于飞。

  那个,与冥岛三大海将同出yi脉,都受教于冥岛王尊的人。

  那yi腹的文韬武略,那yi脑的进退攻防。

  不差冥岛三大海将丝毫,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的针锋相对下。

  兵士占优,战船占优,先机占优的天辰兵马。

  几乎是yi点yi点的压制住只占了地利之优,却等于没什么优势的冥岛三岛兵马。

  而冥岛兵马,节节败退。

  消息在三岛间飞速的传递。

  战事,在风云间变幻。

  冥岛三岛风起云涌,厮杀yi片。

  而此时,冥岛主岛上却依旧欢歌笑语yi片。

  仿佛yi点也没受到身外战争的马蚤扰。

  金菊灿烂,三大极品,五种小极品,七种珍品。

  此时,在温热的冥岛主岛,欧阳世家的地盘上,正盛开的灿烂。

  各氏族往返留恋,各自赞不绝口。

  这yi届的赏菊会,又以欧阳世家的这几种极品金菊,给占了风马蚤去。

  杀手锏出6

  左护法府。

  依旧yi身白衣的左护法缓慢的喝了yi口清茶,缓缓伸了个懒腰,才赏完花会,腰都累疼了。

  周身骨头咔嚓咔嚓的响了yi阵后。

  左护法方停歇了下来,那犀利的眼角淡漠的扫向yi旁端正站立的冥岛参将,冷冷的道:“说罢,又打到那里了?”

  那参将见左护法发了话,连忙咳嗽了yi声,清了清嗓子,毕恭毕敬的快速开口。

  “回禀左护法,叛徒欧阳于飞已经拆散了三大附岛之间的联系。

  此时三将已经处于各自为战的地步。”

  左护法听着此言,眉头都没有扬yi下。

  只指尖轻轻的敲打着手边的案几,眼中闪过yi丝冷笑。

  冥岛三大附岛,看似没有任何的联系,也不可能有任何的联系。

  实则,三岛之间相辅相成。

  攻可连在yi起进攻。

  退,可yi起进退。

  yi岛失守,另两岛可立刻以秘密航线,加以救援。

  说的简单点,就是三岛浑然yi体。

  单独攻击下任何yi个岛屿,都只能招来反扑。

  要想胜利,只能同时压制三岛。

  这yi点,外人绝对不知道,也做不到。

  而现在,这欧阳于飞果然不愧是王尊亲自调教出来的。

  直接卡了三岛之间的路线。

  让三岛不得融合成为yi体,必须各自为战。

  这样的各自为战,可是把冥岛的杀招,完全抑制在了萌芽状态。

  好你个欧阳于飞,还真是反叛的彻底。

  如此不留余地的进攻。

  左护法冷冷的yi笑,淡漠的道:“继续。”

  那参将立刻接着道:“连轻在欧阳于飞的指挥下,已经攻入天雨岛北端,卡死了沉将的后退之路。

  两方的战事进行的相当激烈。

  现在正在争夺天雨岛中端的战线。

  若是被连轻拿下天雨岛中端。

  那么整个天雨岛就完全不可能在与水生岛和火焰岛形成连线。

  杀手锏出7

  势必会被连轻吞噬。

  这是天雨岛的最新情况。”

  那参将说道这顿了yi顿后,紧接着道:“至于水生岛,此时情况也不乐观。

  前日,这yi方的天辰将领轩辕澈和云召,偷袭了水生岛南端。

  索将出战,赢的很漂亮。

  但是却中了欧阳于飞的调虎离山之计。

  在索将全力对付轩辕澈和那云召的时候。

  欧阳于飞以琉月为首,抄了索将的后路。

  此刻,已经占据了水生岛南端,与火焰岛的天辰兵马形成了连线。

  彻底卡死了水生岛和火焰岛的联系。”

  快速的禀报声说到这,那参将额头冒汗

  看了眼不动声色的左护法,手有点颤抖,不敢在接着禀报。

  大厅,顿时陷入yi丝沉默。

  嘴角冷冷的yi勾,沉默中,左护法冷冷的yi笑,缓缓的道:“不愧是王尊看中的天才。

  这冥岛这么多年间,就这欧阳于飞所学最广,最是聪明。”

  “也最会用。”

  左护法yi话音才落,yi道冰冷的声音就接了过去。

  只见大厅门前人影yi闪,右护法yi身冷酷的走了进来。

  “右护法。”那参将立刻恭敬的叫了yi声。

  而那右护法理也没理这参将,径直走过来,直接落座在左护法的身侧大椅上。

  “三岛之间的连线全卡了,三将打不起来联合,三岛必败无疑。”

  右护法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冷冷的看着左护法。

  对上外人,三大附岛还可以拼yi下。

  还可以在周旋yi阵。

  但是对上知根知底,现在撕破了脸,亲自上阵的欧阳于飞。

  这杖打到现在这个地步。

  已经没有周旋的必要了。

  输,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左护法听右护法毫不留情的评判,淡漠的yi笑,也靠在椅背上,点了点头道:“是啊。”

  “原本以为他就算迷恋那琉月,还分的清楚好歹,

  杀手锏出8

  会作为yi个旁观者。

  没想到,他现下连在暗中出力都不肯。

  直接亲自来,这到是我的计算失误。”

  左护法淡漠着缓缓的沉声道。

  右护法闻言冷冷的yi瞥左护法:“王尊很冒火。”

  “我清楚。”

  被自己最得意的弟子,被自己引以为儿子yi般培养的人背叛。

  那种心情,那种心伤和愤怒,他了解的很。

  “你才从王尊那里过来,王尊有没有什么吩咐?”

  看了yi眼右护法,左护法挑了眼角道。

  “没有。”右护法微微皱了皱眉。

  他今日就是特意去王尊那里,看王尊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命令吩咐。

  结果,从头至尾,听了外岛欧阳于飞的所作所为的王尊。

  只是充满了愤怒和心伤。

  却什么特殊的命令都没有颁布。

  这意思,是因为太过愤怒,致使他不在管欧阳于飞,不在给他任何的机会,完全放弃了他。

  让他们直接出手灭了他吗?

  这yi点,他有点不太确定。

  左护法听右护法这么yi说,眉头也微微的皱了yi下。

  任由欧阳于飞主战到现在这个地步,他们没出手。

  就是不明白王尊是什么意思。

  是要留欧阳于飞yi命,还是要彻底的灭掉?

  所以,才有今日三岛被完全的牵制,变成必输的结局。

  而现在,王尊的意思

  是太过失望,所以,把欧阳于飞交给他们处理了吗?

  左护法和右护法对视了yi眼,两人眼中都有点迟疑。

  这个没有命令的命令,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来处理。”yi眼对视后,右护法突然起身。

  不管王尊是什么意思,对于欧阳于飞这样的叛徒,绝无纵容的道理。

  “不,还轮不到我们出手。”

  左护法摇摇手指,缓缓的道:“我自会安排。”

  五字带着绝对的冰冷,响彻在左护法大厅。

  杀手锏出9

  透着yi股冷酷的阴森。

  窗外,秋风飞舞,带起金黄落叶翻飞。

  天青如碧,海蓝如织。

  秋日的金阳洒在海面上,那翻涌的浪花朵朵,带起粼粼波光。

  那yi种悠闲和静怡,这是大自然的魅力。

  而此时,东海海面上火焰岛近海却杀气腾腾,没有yi丝静怡之态。

  旌旗招展,号角轰鸣。

  整片海域,三方对持,杀气滔天。

  只见那黑色的冥岛战船,横陈在火焰岛这yi方。

  刀剑出鞘,战船齐备,所有武器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