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应了他的第三局。

  那么,现在,改他了。

  瞬间,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举着琉月递出酒杯的摩羯身上。

  镇魂神盅1

  摩羯端着酒杯看着轩辕澈。

  无色,无变,无异。

  面色就如寻常人yi般无二,yi丝变化都没有。

  没有中了剧毒后的脸色惨白。

  更加没有饮用那些大补灵药过盛后的气血翻涌,血色上头。

  平平静静,不见任何异样。

  好像他喝的不过就是yi杯普通的水酒而已。

  那里是喝了他精心培植三年才出的yi百零八道毒药之珍。

  气定神闲,顾盼自若。

  摩羯第yi次眼中闪过yi丝浓浓的诧异。

  居然没有中毒,也没有爆裂血管而亡。

  看上去也没有运功加以逼毒。

  他的这杯毒酒居然对他无效,天,这个人

  这情况,别说摩羯诧异,就是欧阳于飞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云召不太擅长毒,还不觉得怎么样。

  他可是极擅长毒药制作的。

  这轩辕澈居然

  欧阳于飞瞪出的眼珠只有黑,几乎没有白了。

  不过诧异归诧异,震惊归震惊,看见轩辕澈朝他示意后,摩羯也不小人,深深的看了yi眼手中的酒水。

  朝轩辕澈和琉月yi举杯,仰头就饮了下去。

  同时,手中结了个法诀,内劲布满了全身。

  酒入喉头,摩羯脸色瞬间yi变。

  寂静无声的大厅中,所有人在灯火下都清楚的看见。

  摩羯的脸顷刻间乌青yi片。

  那种乌青,完全比那秋日的碧草都还要绿的吓人。

  是yi种人类的脸从来达不到的色泽。

  在璀璨的灯火下,那乌青色泽分外让人恐惧。

  大厅中的众人惊骇声还没出来,那摩羯的脸色又是yi变。

  深紫,好似紫罗兰的深紫色。

  从乌青转换到深紫色。

  中间没有yi点时间的过度,没有yi丝yi毫的色泽渗透。

  就好似有两张脸在瞬间变换yi样。

  诡异之极。

  下方的欧阳于飞见此,不由高高的挑起了眉头。

  镇魂神盅2

  中毒人脸色雪白或者顷刻间血红,这yi点不难让人做到。

  但是,乌青,深紫,这样色泽的诡异变换。

  就算是他都没有见过。

  这是什么毒药?

  琉月这是用了什么?

  而yi旁的云召则是瞪大了眼,看着摩羯的脸,几乎是目不转睛的惊骇了,这琉月用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乌青和深紫在摩羯脸上不停的变换。

  那张带着诡异色泽的脸,在灯火辉煌中,就好像在上演变脸。

  让大厅中的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yi口。

  而就在这所有的屏气凝神中。

  只有琉月依旧雍容的靠坐在椅背上,手指拂过怀里睡着的耶律洪的头发,悠然自若的连眼角都没给摩羯yi个。

  脸上的色泽越来越深。

  摩羯头顶开始冒白烟,闭着的双眼睫毛开始颤抖。

  汗珠顺着额角yi滴yi滴的流淌下来,很快就湿透了整个身体。

  轩辕澈站在他身边没有动,只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大厅中任何人都看的出来。

  摩羯这是在运全力逼毒。

  要是逼出,那这yi场就是不分胜败。

  寂静,除了摩羯身上的汗水滴落地面的声音,在无其他yi丝声响发出。

  汗水,越来越多。

  脸上乌青和深紫双色,变换的越来越快。

  下方的欧阳于飞见此,缓缓的摇了摇头。

  摩羯,输了。

  心中yi言以下定论。

  同yi刻,那yi直紧闭着眼的摩羯,突然睁开眼来,看着琉月。

  嘴角扬起yi抹笑容,缓缓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日我摩羯终得偿所愿,心服口服。”

  沙哑的声音落下,还不待大厅中的众人有所反映。

  摩羯身体yi晃,yi个跟头就栽了下去。

  匍匐在地面,在也不动了。

  他身后yi直跟着他,就在摩羯抵御毒素时候都眉色不动yi分的四个小厮。此时见此齐齐yi闪身,全部围在了摩羯的身边。

  镇魂神盅3

  那yi直没有出场,也没有说话的第四个小厮。

  站在摩羯的身前,冷冷的看着琉月。

  琉月依旧没有看人yi眼,只仿佛漫不经心的道:“死不了。”

  摩羯这人虽然那种老实的诚恳很让人讨厌。

  不过,大家明刀明枪的来比试,危险都是交待在前面的。

  这做法,光明磊落。

  那么,她就留他yi命。

  那第四个小厮听言,居然就这么yi点头,信了琉月的话。

  转身就面对上轩辕澈。

  “你赢了。”冰冷的话从第四个小厮嘴里道出。

  那小厮也直接,完全不以摩羯没醒,他无法做主这样的话来推脱。

  抖手把身后背着的yi木盒抓至身前,双手yi拍盒盖。

  木盒立刻开启,露出里面小小的几乎只有巴掌大的yi个木盒。

  “少爷愿赌服输,这是我家少爷的珍藏。”

  冰冷的话音落下,第四个小厮直接把那小木盒抓出,朝轩辕澈手中yi塞,然后转过身打了个响指。

  那三个小厮已经把摩羯背了起来,转身就往大厅外走。

  居然都是干脆利落之极的人。

  轩辕澈见此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什么样的主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属下。

  这摩羯嚣张的让人仇视,不过这输得起的性格,倒是不错。

  伸手掂了掂手中那被直接塞过来的木盒,轩辕澈侧头朝琉月yi笑。

  而在这yi笑中,那大厅中被摩羯的变脸惊的目瞪口呆的众人,此时才醒过神来。

  顿时,齐齐瞪大了眼,把视线锁定在了轩辕澈的身上。

  那目光中有贪婪,更多的却是yi种兴奋和yi种说不出来的东西。

  轩辕澈是什么样的人。

  这样包藏着贪婪和说不出来感觉的眼神。

  他见过的太多了。

  当下,眉头微皱,把那木盒往怀里yi塞,朝琉月就使了个眼色。

  琉月,欧阳于飞,云召,这三个都不笨蛋。

  镇魂神盅4

  见此,齐齐起身,转身就朝外走去。

  面对不想计较的贪婪,那么就是走为上策。

  那五成商会的老板五成,也精绝,立刻命人封锁了大厅的出口,制造yi点点的混乱。

  越是极品的好东西,越少人看见越好,越少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越好。

  那怕是在皇帝的手中。

  能不让外界知道是什么,那是最好。

  等大厅中的众人在这yi阵小混乱中冲出大门。

  轩辕澈等yi行,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月朗星稀,月以中空。

  那喧闹的人群已经开始消散。

  人声鼎沸的街道上,除了那满空的花灯,开始静寂下来。

  yi辆马车就在这喧闹过后的静寂中,驶过繁华的街道,朝天辰皇宫行去。

  靠在马车壁上,欧阳于飞起劲的盯着轩辕澈。

  那视线,炯炯有神,让人完全无法忽略。

  “我说,你怎么yi点事都没有?吃过什么?”

  指尖点在膝盖上,欧阳于飞老实不客气的开口。

  那yi百零八道毒药和灵药,他光凭鼻子就能闻出里面数十种的剧毒之物,都非凡品。

  而这个轩辕澈居然连内力逼毒这样的事都没做。

  好像他真就是只喝了yi杯普通的酒水。

  实在是太让他寻思不透了。

  在大厅中他按捺着没有问,此时,实在是忍不住了。

  如此有恃无恐,除非他轩辕澈早吃过什么灵药。

  听欧阳于飞如此yi问,轩辕澈侧头看着琉月,眼中闪过yi丝浓浓的深情,伸手扶住了琉月的腰。

  而琉月见此仰头朝轩辕澈yi笑。

  其中感情不为外人叙也。

  yi旁的云召见此不由心中yi动,脑海中瞬间清明。

  吃过什么?对了,曾经琉月女扮男装为轩辕澈在后金赢过yi回灵药。

  而自己就在那时,认识的琉月,认识的那个天下第yi。

  云召不由yi时间,心中百味杂陈。

  镇魂神盅5

  看着轩辕澈居然不回答,而是朝琉月笑,欧阳于飞顿时不满。

  然他的不满还没有发出来,yi旁yi直没有说话的云召缓缓道:“他吃过血蟾蜍。”

  “血蟾蜍?”欧阳于飞yi愣。

  血蟾蜍,百毒不侵,药中珍品,原来如此。

  难怪这轩辕澈如此的自信在握,感情是吃过这东西。

  “这就对了,我就说怎么可能yi点反应都没有。”以折扇轻敲着手心,欧阳于飞点了点头道。

  而轩辕澈听言则是越发的搂紧了琉月的腰。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转动着手中的折扇,欧阳于飞看了轩辕澈和琉月yi眼,鄙视的瘪了瘪嘴。

  本来想问琉月用了什么毒的。

  现在,不问了。

  反正,早就知道琉月是个使毒的大行家。

  有的东西他都摸不透。

  他有的是时间与她慢慢专研。

  “陛下,到底是什么好东西?值得五成亲自来找?”

  轩辕澈正收到欧阳于飞鄙视的眼光,就听见yi旁的秋痕开了口。

  五成本把消息传递给了秋痕。

  轩辕澈等yi行出来,正好就碰上前来的秋痕了。

  听秋痕如此yi问,轩辕澈扬了扬眉,收回搂着琉月的手,就朝放在怀里的小木盒摸去。

  yi边的云召见此,双手抱胸。

  瞥了瞥眼道:“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也这么认为。”欧阳于飞跟着yi挥折扇接了yi句。

  就看那小厮那么直接,那么轻松,那么yi点不舍的神色都没有。

  完全知会都不知会他们公子yi声,就给了轩辕澈。

  可想而知,这被五成商会跟了yi路的宝贝。

  可能,并不是什么极品货色。

  或者,就是这摩羯招摇撞骗会对手的恶劣招数。

  轩辕澈听言眉色转了转,径直把那木盒掏了出来,扔在几人中间的车内案几上。

  无所谓,反正他也不指望是什么好东西。

  镇魂神盅6

  在他眼里,天下还有什么东西算的上是极品的。

  今日出手,全当灭灭那漠河人的嚣张和正好撞上。

  到不图那什么宝物。

  “打开看看。”琉月见此,边说边伸手取过了木盒。

  打开,借着车厢里的夜明珠光亮yi看,琉月陡然yi愣。

  紧接着面色就古怪起来。

  有点恼,有点怒,有点哭笑不得,有点

  轩辕澈,欧阳于飞,云召,三人都对此宝贝,不报什么好心思。

  见琉月如此摸样,不由齐齐摇头。

  挥舞着折扇,欧阳于飞靠在车厢里,望着车顶,漫不经心的道:“是什么破烂东西?”

  琉月难得的瘪瘪嘴,无语的笑了yi下。

  伸出两根指头从木盒中夹出yi东西道:“还真是破烂货。”

  轩辕澈,云召,秋痕,听言都看了过去。

  就算不是什么极好的东西,应该还不至于是什么破烂货吧,听这琉月说的,真是破烂?

  眼光扫过,看见琉月手中所谓极品宝贝的东西后。

  轩辕澈黑了黑脸,伸手揉了揉眉心。

  云召则直接朝天翻了yi个白眼,无语。

  秋痕只差yi头撞上车厢。

  而欧阳于飞听琉月说不是什么好货,干脆闭上眼休养去,看都懒的看yi眼。

  只见那车厢内夜明珠的光芒中。

  琉月的两指间夹着yi杖小小的铃铛。

  质地好像是青铜,上面锈迹斑斑。

  只比那女子手腕上或者脚腕上戴着的铃铛大上那么yi号,比婴儿的拳头还小。

  光这样也还算罢了,报不成是个古董。

  可这锈迹斑斑的铃铛上,居然破了几个洞。

  yi眼可以从这边望穿对面。

  破了个洞不说,那里面连个铃铛都没有。

  这样的铃铛,说它个破烂货还真是实至名归。

  摇了摇手中的破铃铛,yi点声音都没有。

  琉月似笑非笑的看着轩辕澈,缓缓的道:“这就是你的五成商会魁首看中的宝物?

  镇魂神盅7

  还yi路从别人进入中原就跟上了。

  耗费了无数心思,也没能拿下来的极品宝贝?”

  说到这,琉月越发的想笑了。

  这天下还没人敢骗他们,他们也从来没上过这样的当。

  今日,居然栽在这样yi个外族人手中。

  中原算得上顶尖的四大高手,联手破了对方的三局,最后抢过来的极品宝贝就是这东西。

  说出去,这人都丢到喜马拉雅山去了。

  而且,还怪不得别人。

  别又没说是什么东西,是他们自己愿意换的,怪谁去。

  看着琉月似笑非笑的眼,耳里听着琉月的戏谑。

  轩辕澈避开琉月的视线,回头瞪yi旁几欲吐血的秋痕。

  那眼神,冰冷冰冷的,杀气啊。

  秋痕打了个寒战,嘴角抽动,连声道:“我下去yi定在好好培训培训。”

  “能把这东西认成极品宝物,恐怕不是好好培训就能够的。”

  琉月看了眼那破铃铛。

  这已经不是眼光不好,而是基本常识都没有的顶级错误了。

  “是,是。”秋痕抹了yi下额头的汗。

  大秋天的居然热出汗来。

  真是的,这五成商会的魁首五成,什么时候眼光退步到这个地步。

  下来yi定要好好教训。

  见秋痕应了,琉月再度似笑非笑的望了yi眼跟我无关,不是我出的错的轩辕澈。

  和yi旁憋着嘴笑的云召。

  摇摇头,手yi扬就把那破铃铛朝面前的案几上扔去。

  “叮铃。”铃铛虽破,扔在那玉石案几上,两物相撞,发出的碰撞声,却清脆动听之极。

  几乎让人精神yi振。

  唰,本来闭着眼要去梦周公的欧阳于飞。

  yi听此脆响,突然唰的yi下睁开了眼,面上闪过yi丝惊讶,调头就朝那铃铛发声处看去。

  yi眼扫中那在被扔在案几上的破铃铛。

  欧阳于飞几乎是完全失态的砰的yi下跳了起来。

  镇魂神盅8

  奈何车厢太小,yi头撞上那车顶。

  那红木车顶立刻被撞出yi个大洞,又咚的yi声落了下来。

  “这音色倒不错,恐怕”琉月取笑的话还才开口,就被欧阳于飞如此怪异的动作堵在了嘴里。

  看着欧阳于飞以yi种完全失色的傻乎乎的表情,定定的盯着案几上的破铃铛。

  琉月,轩辕澈,云召,秋痕,对视yi眼。

  抬头看了yi眼,被欧阳于飞yi头撞碎的车顶。

  所有的调笑和不屑都被收了回去。

  四人齐齐把眼光锁定在了欧阳于飞的身上。

  欧阳于飞不是yi个会如此大失态的人。

  而今天难道

  狠狠的,几乎是以yi种无法置信的眼光狠狠的瞪着眼前的破铃铛。

  欧阳于飞沉默了良久,才缓缓的伸出手来,拾起琉月扔了的破铃铛。

  以yi种绝对小心翼翼,珍重爱护的态度。

  缓慢的,yi点yi点的查看眼前的破铃铛。

  看着欧阳于飞如此慎重,琉月与轩辕澈对视了yi眼。

  这铃铛到底是什么东西?

  难道他们看走眼了?

  轩辕澈回应着琉月的目光,微微摇了摇头。

  琉月不认识东西,这yi点他清楚。

  但是,他并不是yi个不认识好东西的人。

  他也实在是看不出来这破铃铛到底有什么好。

  皱了皱眉,轩辕澈扫了对面的云召yi眼。

  云召也皱着眉,看见轩辕澈的眼神询问,同样摇了摇头。

  他也不认识这东西有什么好。

  中原皇族都不认识,这破铃铛

  静默,车厢中陷入yi种完全的静默。

  “唉。”就在这静默中,沉默良久的欧阳于飞,突然摸着头顶深深的说不上是叹息的叹息了yi声。

  朝后yi倒,靠在了身后的车厢上。

  “秋痕,去找那摩羯,不要放他们走了,带去皇宫吧。”

  揉着头顶,欧阳于飞闭了闭眼后,第yi句就是对秋痕说的。

  镇魂神盅9

  秋痕听言立刻朝轩辕澈看了yi眼。

  轩辕澈看了看欧阳于飞,朝秋痕点了点头。

  秋痕立刻yi个呼哨,车厢外的黑夜中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朝着远处飞速而去。

  “于飞,这什么东西?”

  看着欧阳于飞已经完全恢复过来,琉月方指了指欧阳于飞赚在手中的破铃铛道。

  欧阳于飞定定的看了琉月和轩辕澈yi眼。

  突然无奈又有点喜悦的笑了yi下,摇摇头道:“你们这yi群不识货的家伙,若我不在,这么好的宝贝就失之交臂了。”

  “所以,才问你。”琉月接的毫不迟疑。

  yi点也不以不识货而有丝毫的羞愧。

  看着琉月,轩辕澈,云召,秋痕,把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欧阳于飞晃了晃手中的破铃铛。

  以指尖不断的在那破铃铛上轻轻的,变换着指法速度和方向不停的敲打。

  yi种很清脆,很婉转的乐声轻轻的飘荡了出来。

  是yi种比琴声清脆,比古筝厚重。

  比琵琶沉稳,比击筑高亢的音色。

  很空灵,带着yi种划破空间和世界yi切的空灵。

  琉月,轩辕澈,云召,秋痕,只觉得精神yi振,yi瞬间仿若置身神仙府邸,不是世间之人的感觉。

  飘若九天之上,遨游瀚海虚空。

  然而只是这么yi瞬。

  那铃铛声yi顿,那美好的感觉就没了。

  琉月等四人仿佛是从梦魂中醒来yi般,齐齐不满的睁开了眼。

  睁开眼?

  所有的不满在四人yi下意识到这个动作的时候,齐齐僵直在了当场。

  睁开眼?他们什么时候闭上眼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

  四人的面色yi瞬间都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居然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太危险了,太危险了。

  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