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却也遮挡他不住。

  五成商会7

  仅仅yi个背影,却高于任何人,疏离任何人。

  翩然出尘,却清冷无双。

  琉月心中yi凛,yi把拉紧耶律洪,起步就朝那个方向快速追去。

  “咦,琉月,跑这么快干什么?”

  身后跟着的欧阳于飞,陡见琉月加速更改方向而去。

  不由yi声诧异,朝琉月的前方看去。

  什么也没有,很平常啊。

  琉月跑这么快干什么?

  “跟上去。”欧阳于飞的微yi诧异间,随后的轩辕澈也走了上来,递出yi句话。

  三人顿时紧跟着琉月就朝前方挤去。

  接踵摩肩,街道上人太多了。

  纵然,四人都是yi身的功夫,也完全施展不出手脚。

  拉着耶律洪yi通快跑,追过那高高的桥梁。

  在追了几个街道,琉月陡然停步。

  扫了眼四周,没有那个身影。

  没有那份味道,没有那个气息。

  她擅长追踪,擅长捕捉气息。

  但是,并不擅长在这么人挤人的情况下,还能准确的追上她要追的人。

  拉着人,站定在丽河下流的yi排精美殿宇前。

  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琉月皱了皱眉。

  “怎么,你在追谁?”随后站定在琉月面前,轩辕澈侧头看着琉月问道。

  什么人值得琉月去追?

  抬头看了面色微讶的轩辕澈yi眼,琉月沉吟了yi瞬间,缓缓的摇了摇头:“可能是我看错了。”

  “看错了?你看错谁了?”

  随后跟上的欧阳于飞挑眉道。

  云召听言却在欧阳于飞身后狠狠的扭了yi把。

  有些话,有些人,有些事,也许不能当着轩辕澈的面说的。

  欧阳于飞显然话yi出口,也觉得孟浪了。

  当即闭口,硬生生吞下云召的狠命yi捏。

  “独孤夜。”

  没想云召和欧阳于飞为琉月考虑,琉月到是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直接扔了出来。

  “他来了?”轩辕澈有yi瞬间的惊讶。

  五成商会8

  惊讶过后,就是双眼yi眯,恶狠狠的道:“可惜,没追上。”

  看着迥异与他们想象的反应,欧阳于飞和云召对视了yi眼,齐齐扬眉。

  “爷,你们怎么在这里?”

  两人正扬眉间,yi道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充满了惊讶和惊喜。

  轩辕澈回头,只见眼前yi个矮胖胖的中年男人,正满脸恭敬笑容的看着他,毕恭毕敬的站着。

  “五成。”轩辕澈按捺下面色的波动,恢复冷漠。

  yi旁的琉月听言,抬头看了yi眼面前阁楼的招牌,五成商会。

  怎么跑到五成商会的基地来了。

  “我正通知了秋爷,没想爷居然亲自来了,请,爷和夫人请里面请。”

  那五成脸上笑眯眯的看着只是尊敬,实则内里的诚惶诚恐。

  几人完全感觉得到。

  轩辕澈听五成这么说,眼微微转了yi下。

  这五成商会,本来是傲云国,雪圣国,后金国,天辰国,南宋国,五个国家的yi个民间的结盟商会组织。

  这里面的大商人,来自这五个国家。

  无不财大气粗,与皇家有密切的关系。

  而现下,其他几国早已经不存在。

  五成商会,此时已经演变成完全属于轩辕澈手里的商会组织了。

  普通的货物,商品,他们自己就可以操纵和待价而沽。

  而今日,居然通知了秋痕。

  是什么大买卖?

  轩辕澈有yi瞬间的诧异。

  “走,走,反正无事,开开眼界去,我还没进去过。”

  欧阳于飞什么人,那是天上的事知九分,地上的事全知道。

  yi看这牌子五成商会,就知道这是属于轩辕澈直系的商会,欧阳于飞拽着琉月就往里拉。

  这里面,可没小玩意。

  需要禀告秋痕的,更加不会是什么低等东西。

  今日误打误撞,来都来了,那就进,到底有什么好货色。

  琉月与轩辕澈对视了yi眼。

  五成商会9

  两人都无所谓的同时yi示意。

  反正无事,既然来了,那就好了。

  当下,几人在那五成的带领下,朝五成商会里走去。

  还是那庸俗的不能在庸俗的品味。

  不过较之后金的五成商会,天辰这本部规模大了yi倍不止。

  大约yi千平方米大小。

  中央是yi个展示台。

  展示台前yi共有九把黄金大椅。

  此时,那黄金大椅上坐了三个人。

  而他们的身后,黑压压的yi片,已经坐满了人。

  人人都是yi副压抑着兴奋,却又相当沮丧的表情。

  轩辕澈虽然是五成商会的最大幕后老板。

  但是,认识他的除了那刚在商会门前准备迎接秋痕,名为五成商会大老板的五成外。

  其他在座的人,还真不认识他。

  因此,轩辕澈等yi行人坐下。

  其他人,还都只以为五成找来的是有权有势的贵族,还真没人理会他们。

  “爷,东西绝对是好东西,我们的人从他们进入中原,就盯上了。

  可惜,yi直战了几场。

  硬是yi场没赢。

  对方武功高深莫测。

  抢不了,偷不到,赢不了。

  这yi次,把他邀请到这里,就是想请秋爷亲自出马。

  没想到爷亲自来了。”

  五成的声音在轩辕澈,琉月,欧阳于飞,云召的耳内回荡。

  五成商会,在座的几人都知道有些什么手段,有多厉害。

  居然进入中原就被盯住了。

  却yi直从北到东,这么远的距离都弄不下来。

  这样的事情,还没在五成商会听说过。

  而且,若是知道对方手中是什么东西,还可估价。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是好东西。

  却,就是yi眼都没看见过。

  这般的神秘和肯定,以及厉害。

  因此下,别说早就很兴奋的欧阳于飞和云召起了心思。

  就连沉稳如轩辕澈和琉月,也微微被调动了yi点感觉出来。

  五成商会10

  “砰。”就在满大厅细微的交谈声中,yi声开门声响起,yi人背负双手就走了上来。

  身后,跟着四个小厮摸样的人。

  手中,都抱着yi大大的木盒。

  yi见此人,轩辕澈,欧阳于飞,云召,齐齐yi愣。

  只见那人yi头火红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yi身绝对不是中原人也不是草原人的穿着。

  衣襟比较短,上面雕刻着铁扣,很是贴身。

  脚下着装的是yi双长靴。

  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爽利和彪悍,有yi种利落的风情。

  然而,穿着不是三人愣怔的原因。

  而是,那人眼睛是浅蓝色的。

  很浅,就好似那大海的蓝yi般,妖艳的几乎夺了人的心去。

  鼻子高挺,眉骨内凹。

  那种刀削斧刻的五官轮廓,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微微yi怔后,轩辕澈,欧阳于飞,云召,对视yi眼。

  这是什么人?

  而yi旁的琉月则比较平淡。

  不就是个蓝眼睛,外国人见多了,这实在是不具备让她吃惊的可能。

  “漠河人。”而就在轩辕澈等人惊讶中,耶律洪却轻轻的吐出三个字。

  漠河,翻过整个草原的那边就是漠河。

  时常有人过来跟他们买卖,所以他认得。

  不过从漠河跑到中原来,这岂止是万里之远,难怪轩辕澈等没见过这漠河人的惊讶了。

  就在几人的惊讶中。

  那漠河人利索的很,几步上前直接往那展示台上yi坐。

  目光扫过下方的众人,以yi种极顺溜的中原话道:“听说你们中原的国都就是这天辰。

  希望这yi次不要让我失望。

  能够有人交换走我的宝贝。”

  口气很狂妄,但是却真的不是以yi种嚣张的口吻说出来。

  而是很期望,真的期望如此yi般。

  那目光中甚至露出yi种渴望,渴望被打败的渴望。

  但是,这样的眼神在轩辕澈等人眼中看来。

  五成商会11

  简直就是欠揍。

  没有人应声,不知道是被他yi路胜利过来。

  早就免疫了,还是觉得没有回应他的勇气。

  伸手拍了拍手,漠河人肆意的挥了挥他火红的头发,直接道:“还是我的老规矩。

  只要赢了我三次,我的宝贝就任由拿走。

  不过,若是败下阵来,那么我的条件,就是你必须付出我认为满意的代价,才能离开。

  当然,你也可以跟我叫板。

  设置你认为可以难道我的关卡,让我来破。

  如果我破不了,那么我的宝贝,也会送给你。”

  说到这,那漠河人高高的勾勒起yi个笑容。

  “我知道你们中原讲究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我给大家机会,请。”

  说罢,yi挥手,那站得离他最近的yi小厮,抱着木盒就走了过来。

  把木盒往展示桌上yi放,开始解锁。

  展示台下,轩辕澈,欧阳于飞,云召,齐齐挑了下眼角。

  好嚣张的话,好狂妄的语气。

  真正是目空yi切,藐视所有了。

  三人,缓缓靠着椅背,不怒,反而笑了。

  站在中原的地盘上,却如此嚣张。

  那么,就让我们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如此的嚣张。

  yi旁的琉月也感兴趣的指尖轻轻点着椅子扶手。

  真正的嚣张和狂妄。

  不是说几句狠话,挑起什么事。

  而是yi种真正的发自内心的诚实。

  他诚实的认为,没有人能够从他那里拿走他的东西。

  他诚实的认为,这里没有人能够及的上他。

  他就是这么认为的,他就是这样诚实着的。

  所以,才是最绝对的嚣张,才是绝顶的狂傲。

  建立在自己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把握中的诚实。

  那,才是嚣张和狂傲的巅峰。

  因此,感觉到了这气息的轩辕澈,欧阳于飞和云召,沉稳了。

  嘎嘣yi声,小小的很简陋的铜锁跳开。

  五成商会12

  那yi头黄|色头发的小厮,长相却yi样带着易于风情的小厮,缓慢的打开了木盒。

  yi股清香伴随着木盒的打开,扑鼻而来。

  那是yi种很淡,很淡,淡的几乎如那飘渺的风。

  捕捉不到痕迹,追逐不了尾巴。

  好似兰花,又似莲花。

  但是就在这花香中,却好像又夹杂着龙涎香的味道。

  那是yi种神秘的香味。

  萦萦绕绕飞出,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盘旋于整个大厅之中。

  “这是我家少爷酿造的yi种酒,酒色很清,但是闻之欲醉,不能喝酒或者酒量不大的人,还是不要在闻的好。”

  那黄头发小厮看都没看下方的众人yi眼,yi边打开木盒,yi边缓缓的道。

  琉月听言,伸手捂住耶律洪的口鼻,嘴角却蕴藏起了yi抹笑。

  先做提点,果然没把所有人放在眼里。

  木盒打开,yi玛瑙瓶子盛放在木盒中,还没有开封。

  还没开封居然就有如此味道,轩辕澈双眼微动。

  “砰。”轩辕澈双眼才微动,身后突然yi声摔倒声响起。

  琉月,轩辕澈,欧阳于飞,云召,不用回头,也知道,有人醉倒了。

  就这么还没开封的酒香中,就有人醉倒了。

  “好厉害的酒。”

  “砰”

  “砰”

  下方,立刻响起yi阵惊骇声,和着咕咚朝下倒的声音。

  那上方双手抱胸坐在展示台上,悠闲自若的漠河人,见此耸了耸肩,好像对于这些人的倒下,意料之中的叹息。

  “我早告诫过你们。”

  黄头发小厮扫了下方众人yi眼:“抬回去,睡上十日,自己就醒。”

  只闻其味,就要十日方才能醒,若是喝上yi杯

  下方还保持着清醒的众人,震撼的瞪大了双眼。

  就在众人的震撼中,黄头发小厮揭开玛瑙瓶子,为面前的三个琥珀杯倾倒满三杯。

  然后停手,抬头看向众人。

  三场交锋1

  “酒乃水也,请众位变酒为水,卸了这酒气,还水之真谛。”

  看着下方的众人,黄头发小厮淡淡的道下这yi句,就后退yi步,负双手与背后不在说话。

  此音yi落,下方还抵御着这烈酒浓香为数不多的人。

  不由齐齐哗然。

  变酒为水?怎么变?如何变?

  这不是刁难吗?

  yi时间,叽叽喳喳声音四起。

  而上方那漠河人和四个小厮,就好像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yi般。

  无视所有的议论和质疑。

  只是那眼光中带着的不屑,开始浓烈而已。

  坐在黄金大椅上,琉月抱着就算是被她捂住口鼻,也还是抵抗不住,醉倒与怀的耶律洪。

  指尖在椅扶手上轻点,微微动了动眼。

  变酒为水,卸了这酒气,还水之真谛。

  若是她理解不错的话。

  其意就是要他们把这三杯水酒中的水和酒分割开来。

  任何物体都有yi个临界点。

  找到这个临界点,就可以yi击击中。

  就好似她可以只凭借yi匕首,就碎掉磨盘那么大的石头是yi样的道理。

  酒和水,造就成酒水。

  这本就是yi身。

  但是,它们又不是yi身。

  粥,水和米,缺少任何yi样,都不称呼为粥。

  但是,它们却实实在在是两样物体不是。

  或者,换句通俗yi点的解释来说。

  就是用东西消融去这酒劲。

  把这浓烈的酒,变成纯净的水。

  说起来复杂,实则就是这么简单。

  简单的没有人敢接,没有人能接,没有人会接。

  微微侧头与身边的轩辕澈对视了yi眼,琉月几不可见的摇摇头。

  她能喝酒,千杯不醉,但是她分辨不出来酒的好坏。

  更加分辨不出来这里有些什么酒,他们是用什么东西酿造出来的,年份是多久。

  这些都是破坏酒力的关键。

  但是,她不会,所以她爱莫能助。

  三场交锋2

  轩辕澈收到琉月的示意,眉头微微的皱了皱。

  他也喝酒,他可以辨认出好坏。

  也能够大概辨认出成分和年代。

  但是,他主攻的方向不是酒道,酒,在帝王学中算杂学。

  他只懂皮毛,不知内中深浅。

  冒然出手,恐怕

  轩辕澈也有点迟疑的以眼角扫了皱眉的云召yi眼。

  回应他的则是云召眼角的微摇。

  他曾经也是雪圣国的太子,学的也是帝王学。

  那里会这什么酒道,能喝出好酒,品出味道,就已经不错了。

  轩辕澈见此眉眼更是略皱。

  然,就在琉月,轩辕澈,云召,yi筹莫展的时候。

  欧阳于飞突然晃悠着手中的折扇,慢条斯理的站起来,懒洋洋的笑道:“稀奇,酿的如此好的酒。

  居然不好好享受,要把它们还原成水。

  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边说边缓步走上展示台,微俯下头深深的嗅了yi口空气中的酒香。

  那摸样,说有多陶醉,就有多陶醉。

  身后的琉月,轩辕澈,云召,见此,齐齐沉淀下来。

  欧阳于飞,他们怎么忘了这个yi身杂学。

  根本就已经看不出来,他到底最擅长的是什么东西的欧阳于飞了。

  那漠河人见欧阳于飞的动作,眼中扬起yi抹笑意

  呵呵yi笑道:“既然你喜欢,赢了自然可以送你。”

  欧阳于飞握着折扇在手中转了yi圈。

  笑眯眯的道:“这正是我想开口的。”

  说罢,自然之极的端起酒杯,就着唇口饮了yi小口。

  好像,他就是这酒水的主人yi般,自若之极。

  而那漠河人居然也不阻拦,反而笑着,眼中露出期待。

  “香,香而不腻,有果酒的味道。”

  放下第yi杯,欧阳于飞赞了yi声,紧接着端起第二杯。

  “烈而不辣,有陈年老窖的风味。”

  点了点头,欧阳于飞放下第二杯,直接端起第三杯。

  三场交锋3

  下方的琉月听言,眨巴了yi下眼睛。

  明明从yi个瓶子里倾倒出来的,居然能喝入两种翟然不同的味道。

  这不是酒太古怪,就是瓶子有问题。

  不过,以这漠河人的态度看来,琉月更加偏向于酒的口感太过丰厚。

  眼,微微的动了动。

  yi种味道的酒,代表yi种粮食或者其他东西的酿造。

  两种味道,就只能说明里面的原料越发的复杂。

  而要消融它们的酒力,势必更加的繁复。

  难怪,yi路从漠河进入中原这里,被五成商会看中这么久。

  就是拿不下来,这第yi关就已经难过之极。

  “酱香味道,缠绵醇厚,果然是好酒。”

  琉月这方念头在心中转动,那方欧阳于飞已经品了第三杯救。

  yi个瓶子,倾倒出来的三杯酒,三种不同的口味。

  果然是极品。

  欧阳于飞品酒的声音不大,但是就是这不大的声音,让本来叽叽喳喳的大厅瞬间鸦雀无声。

  那些质疑的烦躁的众人,立刻把目光都集中在了欧阳于飞的身上。

  yi瓶酒,三种味道。

  而那漠河人显然满脸笑意,这回答是正确的。

  不由yi个个握紧了拳头看着欧阳于飞。

  品出来,不算本事,怎么解决了它们,才是本事。

  手中折扇轻摇,欧阳于飞yi头苦恼的yi边摇扇,yi边用手摸着头发道:“这可难了。

  哎呀呀,今天要把老面子给丢在这里了。

  霉气,霉气,这要是传回去,我这脸往哪里搁啊。

  不妥,不妥,让我好好想想。”

  嘴里乱七八糟的,眉头皱的死紧。

  周围的众人看着欧阳于飞的神色,不由都垮下脸来。

  看来这个人也不行呢。

  而琉月,轩辕澈,云召,三人则对视yi眼,好整以暇的坐好。

  欧阳于飞这家伙,要是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