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流川面色铁青,后背上yi条狰狞的伤口贯穿整个后背,鲜血淋漓,若是他在慢了yi分,这yi刀就要了他的命。

  低下的万千士兵顿时哗然。

  陈司双眼yi沉,流川的功夫比他还要高,居然

  “小心。”此念头才yi转,身负重伤的流川突然大喝yi声。

  眼前yi花,他对面的周成,猛的被击飞了过来,重重的摔在他们的面前,手捂着胸口,yi口鲜血涌出,却死死的咬牙咽了下去,只那脸色yi瞬间苍白如纸,嘴角yi丝血迹。

  三大副将,只手间被全部击败。

  这,不过转瞬之间而已。

  “接还是不接?”左相见此面上yi闪而过冷笑,冷冷的喝了yi声,高举着手中的圣旨。

  流川,陈司,周成,对视yi眼,如此强的对手,放眼天辰也找不到几个出来,绝对不是天辰人,或者说他们本来的位置绝对不会在他们之下,这是有备而来,看来起先流传左相谋害他们将军的传言,绝对没假。

  “不接。”冷酷肃杀,斩钉截铁之极。

  “好,拿下。”斐将军顿时yi声怒吼,身前三貌不出众的兵士,立刻朝流川等三人逼近。

  下方的众将士见此,立刻鼓噪起来,齐齐朝前逼近yi步,满脸愤慨。

  yi直很温和淡然的太子轩辕承见此,转过头来看着下方位置仅次于三大副将的将领们,微微yi笑道:“不尊皇命,罪同谋反,你们是yi起抄家灭族,还是亲自拿了他们三人,本太子便允了你们这副将之职。”

  轻描淡写的话,却是挑动虎军窝里斗。

  下方的将领们听言,齐齐冷哼yi声:“只尊将军令。”

  “那好,就地格杀。”左相面色yi沉,那逼上前去的三人,立刻合身朝着流川等人就扑上,手中利剑闪动,阴寒彻骨。

  “嗖。”眼看那犀利的刀就要穿过流川的胸膛,yi道锐利之极的破空声突然飞射而至,迅猛绝伦。

  那兵士不敢硬接,yi个翻身推开,那破空之器狠狠的撞上了几人身后的大鼓,立刻,yi声轰响炸响在静寂的教场之上。

  “谁敢动本王的属下。”yi道冷酷之极的声音从黑夜中破空而来,铁血之极。

  大教场内,三万士兵顿时唰的yi声闪出yi条路来,身后,茫茫夜色下,yi高yi矮两人,踏着月色而来,不是那琉月轩辕澈是谁。

  风起云涌17

  银月冷光,宛若两尊杀神。

  “将军。”三万士兵立刻激动了,呐喊出声。

  高台之上的流川,陈司,周成,寂灭的眼中燃烧起通天的亮光,三人撑起身体朝着轩辕澈和琉月来的方向,战甲yi挥,齐齐跪下:“末将叩见将军。”

  “叩见将军。”齐刷刷yi跪,整个教场鸦雀无声,只有矮了半截的三万士兵,只有yi片威严赫赫之气。

  清冷的月光下,黑压压的士兵队伍中,轩辕澈和琉月穿行而来,yi身威慑,铁铁军威。

  站与高台之上的左相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看着下方与众军中走来的两人,使劲的揉了揉眼,怎么会?怎么会?他们不是必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左相使劲的摇摇头,后退yi步。

  那眼中的惊诧,几乎让他丑态毕露。

  “好大的胆子,左相,你居然敢欺到本王头上来。”yi步站定在高台之上,轩辕澈冷冷的锁定yi脸难看的左相。

  yi身狼狈,那气息却威震八方。

  琉月挽着轩辕澈的手臂,站在yi旁,冷冷的看着如见鬼魅的左相,就那样冰冷的看着,那气息却尖锐的让人背脊发寒。

  “看见我们,你很惊讶?”阴森的目光锁定左相,琉月仿佛不经意的道。

  “不,不,是,啊,不”任凭左相城府极深,此时也震惊的手都抖了起来,前言不搭后语。

  yi旁的斐将军和太子轩辕承,早已经说不出话来,那通天的大火,那三天三夜的焚烧,居然还能活着,这面前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夜风吹起,初夏却阴寒刺骨。

  左相yi个寒栗,不过也是久经沙场的人物,立刻恢复神色,抬起左手高举着手中的圣旨,强自镇定道:“本相与太子殿下,乃是奉皇帝陛下旨意而来,三员副将不尊皇令,欺君犯上,理应就地格杀。”

  轩辕澈冷眼yi寒,也不待左相宣读圣旨,直接yi把就扯了过来,唰的展开yi看。

  yi目十行,旨意尽收眼底,轩辕澈顿时yi声冷笑,把圣旨扔回给左相,沉声道:“本王还没死,这圣旨如何做数,既不作数,又何来欺君往上?”

  风起云涌18

  冰冷的声音,夹杂着铮铮铁怒,要是他晚来yi步,他的三员大将岂不是就毁在了这里。

  左相此时已经冷静下来,见此眉头紧皱,握住手中圣旨道:“三殿下,圣旨就是圣旨,金口玉言,断无更改,三殿下完好无损乃我天辰之福,回归后,皇帝陛下定然会另行下旨恢复yi切,但现下,这皇令可不能违背,否则就是抗旨不尊。”

  话音落下,身后的十个士兵齐齐的朝前yi步,面无表情的看着轩辕澈和琉月。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今日yi定要收了这军权,否则yi旦与轩辕澈回去京都,所有的yi切都会付诸东流不说,可能还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等不得,也不敢在等。

  此时,轩辕澈和琉月看起来yi身是伤,不难对付,左相震惊过度,反横了yi条心。

  琉月见此双眼微眯,冷冷的笑了,yi抬下颚挑起眼角道:“那又怎么样?”

  yi句那又怎么样,简直是无法无天之极。

  “你好大的胆子,敢藐视王令。”左相立刻眉眼yi竖,大喝道。

  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琉月随意的yi挥手,眼光扫过下方黑压压却静寂无声的三万士兵:“谁听见了?”

  悄无声息,什么声音都没有,三万士兵齐齐低头看地,面上yi丝其他神色波动都没有。

  高台上受伤颇重,站立在轩辕澈身后的流川等三人,更是仰头望天,yi副我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夏风吹来,yi地清幽。

  左相的脸色沉的如水,牙齿咬的咔嚓作响。

  琉月却笑的妖娆极了,指尖上锋利的匕首轻快的转动着,就好像是yi只羽毛笔yi般,那眉梢眼角都是讽刺。

  yi挥手,身后立刻有人抬来将军椅,轩辕澈袖袍yi挥缓缓坐下。

  冷眼扫过左相,太子轩辕承,斐将军,等三人,眼角眉梢都是冷冽:“这里,本王说了算。”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那般的自傲,那般的蔑视yi切。

  “只尊将军令。”身后的流川等人立刻高吼道,三万人齐齐高吼,那声音几乎震破苍穹,直冲天际。

  风起云涌19

  左相等人虽然在朝廷上yi人之下万人之上,阴谋手段玩的是风生水起,但在杀场军队里那就是只纸老虎,顿时被震的耳内嗡嗡作响,面色yi白。

  琉月见此顿时猖狂大笑起来,黑发妖娆,狂妄之极。

  那笑声中无形的杀气透体而出,森寒而决杀,那些虎视眈眈锁定住轩辕澈和琉月的十个士兵,见此齐齐面色微变,脚下几不可见的退了yi步。

  动作虽小,却被yi直没怎么说话的轩辕承看在了眼里。

  “本太子看三弟所言也是,毕竟三弟还在,这旨意下的也确实有点无稽,左相,我看就不用做这无畏的争执,与三弟yi起回城才是最好,父皇知道三弟无恙,定然欢喜之极。”轩辕承微笑着上前yi步看着轩辕澈。

  左相顿时暗中握住了拳头,十个士兵微微的动作他也看见了,他们产生了惧意,若是惧怕了琉月,不能yi举擒拿了轩辕澈,只要有yi丝的失手,他们这几个人会被这三十万大军踏成肉泥。

  千般算计,万般谋略,到头来付诸流水。

  左相恨啊,可是这在轩辕澈的地盘上,他终究没有办法。

  军权,军权,这该死的军权。

  “太子所言极是,既如此,臣等立刻回复陛下就是。”咬牙切齿,面上却有礼有序的左相,扔下这句话,转身就欲走,身后十个士兵立刻跟了上。

  “怎么,就这么走了?”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琉月站在坐着的轩辕澈身边,淡淡的扫了yi眼默不作声就想走的十个士兵。

  “慕容小姐什么意思?还想强留钦差不成?”左相脚下yi顿,转头怒视着琉月。

  琉月yi声冷笑:“钦差?这十个人是那yi国的钦差?雪圣国?傲云国?陈国”

  左相心中顿时yi惊,面上却骤怒道:“你什么意思?说话可要有凭据。”

  “凭据,左相,没凭没据,本王妃也照打了,现在你在我的地盘上,我说的话就是凭据。”琉月手腕yi翻,锋利的匕首稳稳的抓在了手中。

  风起云涌20

  轩辕澈则横扫了左相等yi眼,眉眼中全是戾气,打了他的人就想走,没那么容易。

  “你”左相顿时脸色铁青。

  这个慕容琉月嚣张跋扈他不是今天才知道,可没想嚣张成这样。

  “何况,本王妃教训几个天辰士兵,需要什么凭据,看不顺眼就打了,你拿我怎么样。”狂妄之极。

  冷眼扫过面前十个面色不动,却各自戒备的士兵,琉月冷笑yi声,yi把朝后扔下手中匕首,只戴着那银丝手套道:“别说本王妃以大欺小。”

  话音yi落,高台下顿时哄堂大笑,他们的王妃才十三岁,眼前的士兵那yi个不是二十多岁,以大欺小,他们的王妃逗人玩呢。

  轩辕澈yi把接过琉月抛来的匕首,缓缓的把玩着。

  身后周成见此踏前yi步,附耳与轩辕澈身边轻声道:“将军,他们很厉害,王妃”

  话没说完,轩辕澈缓缓摇了摇手,他的琉月可不是个莽撞人,那银丝手套可比匕首厉害的多。

  yi脸乌黑,yi身狼狈,却气势震人,琉月yi步踏前,面上yi片轻蔑,右手食指伸出朝那十个人yi竖,紧接着yi个倒翻,食指点向地面,姿态猖狂之极。

  “谁过了本王妃十招,今天本王妃就放他走,否则”后面的话没说话,意思却不言而喻。

  那十个人见此,对视yi眼,手中利剑yi挥,齐齐就朝琉月扑来。

  眼看yi剑拦腰而来,砍至琉月腰边,琉月都还没有反应,周围士兵顿时惊叫四起。

  然那惊叫才出,场中琉月身体动也不动,手却闪电般的yi把朝长剑抓去,众人的惊呼还卡在喉里,只见那银光闪闪的长剑,砰的yi声被琉月yi把抓断,身形yi晃而过,那半截剑头已经插入了那持剑士兵的胸膛。

  yi切,不过眨眼之间。

  剩余的九个士兵立刻面色yi变,出手更加没有保留,全神贯注。

  蝴蝶翩飞,那银色素手,比之神兵利器还要厉害。

  双手yi错,只听骨骼yi响,yi人歪着脑袋倒了下去。

  风起云涌21

  银光yi闪,yi人斜斜的倒了下去,胸口处往外冒着血花。

  没有带着让人森寒的杀气,只有鬼魅的,莫名其妙的身形晃动和招式。

  左相见此脸色早已经yi片铁青,看来,那日大闹他左相府,琉月还给他留了情面,否则,他相府里有何人能挡的了她yi击。

  袍子下的五指紧紧的握成了拳头,这个琉月绝对留不得。

  刀影翻飞,琉月突然yi个回身狠狠yi拳就朝身后的士兵面门击了过来,那士兵猝不及防,直接被琉月yi拳打的倒退了两步,退至坐着的轩辕澈面前,yi口鲜血喷出和着满地的牙齿。

  不重,没有内伤,只是yi口牙全被这yi拳击碎。

  这个女人没有内力,这士兵立刻领悟过来,身形还不待往前冲,身后轩辕澈突然yi伸手,yi把扣住了他的脉门,顿时,此士兵动也动不了yi下。

  那场面上还剩下的唯yiyi人,yi见顿时大骇,不及攻击琉月,yi刀就朝那被轩辕澈抓在手里的士兵砍去。

  琉月斜身yi让,手指闪电般的袭下,两指yi把捏住从她身边掠过的兵士后背第七根脊骨,狠狠的往下yi按。

  只听yi声惨叫,那身在半空的士兵,砰的yi声落在了地上,整个人不住的颤抖,顷刻间就没了气息,全身上下连yi点伤痕都没有。

  第七根脊骨,乃是身体的中驱,yi旦断裂就是大罗神仙也活不成,这是所有雇佣兵都相当清楚的事情。

  yi片寂静,只有风声刮过,和着兴奋之极的呼吸声。

  下方的三万士兵满目崇拜的看着高台之上云淡风轻的琉月,那眼中是绝对的尊敬和狂热。

  而yi旁的左相和轩辕承yi瞬间脸色却难看之极,在黑夜中,那身形止不住的微微发抖。

  两人顿时对视yi眼,想悄无声息的溜走,却见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几个千夫长和万夫长,围绕在了他们身边,他们在无可退之路。

  高台上,轻轻揉了揉拳头,琉月转身从地上拾起yi仗牙齿,冷冷yi笑道:“早过时的把戏了。”

  风起云涌22

  暗藏毒药的假牙,是刺客死士的专备,yi旦出了事情,立刻自杀,别人不了解,她还能不了解。

  亲自出手,不就是为了这个。

  左相引狼入室,他们没有确切的证据,现下不就有了。

  要从yi个死士口里掏出证词不容易,不过这绝对对她例外,当年国的特工,叫她抓住了,还不是从他口中要出了她要的情报,没有死硬到底的人,只看你用的办法和手段对不对而已。

  “拉下去,严刑拷打。”轩辕澈抓着那无法自杀的死士,沉声朝流川道,那眼却冷冷的看着面色难看之极的左相和太子轩辕承。

  “是。”流川顿时同陈司等人扣着这重要人物,快速的退了下去。

  “我轩辕澈不害兄弟姐妹,但是谁要是敢欺到我头上来,那就别怪我不念情分。”冷冷的话让轩辕承打了yi个寒战。

  笑眯眯的走到轩辕澈身边,琉月歪着头笑道:“左相和太子不是邀请我们yi路回京,好啊,这会正和我意,走,yi路,顺便带点兵马,我想今晚的京城可能很热闹。”

  轩辕澈听言扬了扬眉道:“很热闹,好,我们就这热闹,顺便”眼光扫过左相等人,轩辕澈突然冷眉yi竖。

  琉月顺着轩辕澈的视线看去,斐将军不见了。

  柳眉轻扬,在这样的包围圈中都能无声无息的离开,这个斐将军看来不简单啊。

  “将军,左相既然来接手我们虎军,将军的龙骑卫应该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没有退走的周成凑上前低声道。

  “秋痕,彦虎,虽然不弱,但是跟我们三夜是半斤八两,将军,可要小心。”

  轩辕澈听言缓缓的点了点头,沉声道:“你先去疗伤。”yi边陡然提高了声音:“吴林,齐权,三余,裘素,点齐帐内兵马,跟本将走。”

  “是。”四万夫长立刻高声应喝。

  刹时,鼓声动,风云开。

  整个教场雷鸣般的鼓声远远传出,犹如战地惊马,厚重而快捷之极。

  教场内三万士兵立刻退的退,留的留,其他营的兵马来的来,回的回,四万兵马立刻紧锣密鼓的筹备着。

  风起云涌23

  琉月见此,压低声音朝轩辕澈道:“你带兵后面来,我先走yi步,秋痕他们可能支持不住,而且宫里还有母妃。”

  听周成的话,秋痕与他们的武功半斤八两,他们yi个照面被伤成这样,秋痕等肯定讨不了好去,龙骑护卫可不能被左相的人控制了去。

  而且,右相等人虽然厉害,毕竟是文臣,其他人她倒不顾,陈贵妃她定是要相护的。

  轩辕澈yi听握紧了琉月的手:“我”

  “你有伤。”轩辕澈才说了yi个字,琉月眼睛yi瞪立刻把轩辕澈的话瞪了回去,内伤才好了三分,跟她撑什么能。

  轩辕澈听言深深的yi咬牙,事情分轻重缓急,他何尝不知,但是琉月yi人,虽然是外伤,可也是yi身是伤啊。

  “放心,我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京城见。”说罢,琉月朝轩辕澈yi笑,转头就欲走。

  轩辕澈心中突然yi紧,yi股莫名的心绪yi下堵在了嗓子眼里,好像这yi去,他就在见不到她了yi般,顿时五指yi伸yi把抓住了转身就走的琉月。

  yi把扯回琉月,轩辕澈伸手狠狠的擦拭去琉月脸上青黑yi片的脏乱,那脏乱下是怎样的yi张脸啊。

  弯弯的柳叶眉,黑如天幕的眼眸,高挺的鼻子,樱花yi般红艳的双唇,巴掌大的脸精雕细琢的犹如yi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美的倾国倾城,耀眼的犹如天际明月,清冷华贵,月之女神。

  轩辕澈深深的,深深的看着。

  琉月讶异于轩辕澈突然的动作,不过这也不是什么事,当下笑道:“回去给你好好的看。”

  话音yi落,轩辕澈突然手臂yi紧,yi把拥住琉月狠狠的吻了上去,那力道好像要把琉月融入怀里,要把她揉进他的骨髓中,那么紧,那么烈。

  四万士兵静寂无声,夜幕下,只有那相拥而吻的两人。

  “我等你。”yi吻罢了,琉月笑着与轩辕澈道,yi边转过了身。

  月光照映在她的脸上,与她对了个正面的太子轩辕承顿时yi愣,不敢置信的看着擦干净脸了的琉月。

  风起云涌24

  这是那个丑八怪?这是那个慕容琉月?

  天,怎么是这个样子?怎么会是如此的容貌?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他到底是谁?

  震惊的退后yi步,太子轩辕承的脸上是无法形容的震惊。

  他记得在他父皇的绝密宝库里,那个他误打误撞进去,差点被打死的宝库里,曾经有yi副画,曾经有yi本记载的零零碎碎的书,那上面的画像,跟琉月那上面的记载

  月色明媚,初夏时节的夜里,太子轩辕承却突然感觉yi阵寒冷,yi阵从心底散发的寒冷。

  “你们跟着王妃。”轩辕澈见此yi挥手,立刻yi小队分队跟上了琉月,他们全部是他前锋兵力最好的好手。

  暗夜疾风,琉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