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但是,这不是她要的,不是。

  琉月的脸有yi点黑了。

  轩辕澈看着沉下脸去的琉月,微微笑了笑后转换上严肃的脸色:“不是,不因为你。”

  说罢,轩辕澈深深的看了yi眼琉月

  缓缓道:“若说轻取云召,是有点你的因素,独孤夜则不是。”

  话音落下,轩辕澈抬头望着傲云国的方向。

  “北有独孤夜,东有轩辕澈,并世双骄,英雄年少。

  独孤夜是我的对手,yi直是,不光我这么认为,普天下都这么认为。

  他是我的对手,我yi直都把他看的很重,也看的很透彻。

  最熟悉他的人,恐怕就是我这个敌人。

  云召,他能硬,能软,威逼利诱,他能够软的下来。

  而独孤夜则不行。

  这个人太硬,太极端,面上云淡风轻,骨子里却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yi身傲骨。

  我若这个时候取了他傲云,他必跟我鱼死网破。”

  说到这轩辕澈叹息了yi声:“月,你应该懂,英雄惜英雄。

  我虽然想要yi统天下,想要他的傲云,却不想他死。

  那种感觉不好说,只是觉得这天下若少了这个对手,会感觉孤独。”

  耳里听着轩辕澈的话,琉月没有言语,

  夜的高傲8

  但是她却是真的懂。

  英雄寂寥,高处不胜寒。

  当站在最顶端,发现周围再无yi人是对手的时候,那种落寞,那种孤独,是yi种摧残。

  独孤求败,求yi败而不可得,那种心境,寒。

  “所以,既然我什么都拥有了,我拥有他yi辈子想求都求不到的东西,那么,这yi次我让他又何妨。”

  低头,对上琉月的双目,轩辕澈的声音很轻很轻。

  让他又何妨。

  琉月对视着轩辕澈的眼,看见那双眼中的真诚和严肃。

  缓缓的,缓缓的笑了。

  这是yi种男人之间的抉择,这是属于男人之间的感情。

  英雄惜英雄,英雄重英雄。

  “依你。”微笑着,琉月附上了轩辕澈的双唇。

  今日,轩辕澈特意前来是有点犹豫怎么对独孤夜吧,放了yi个没道理不放另yi个。

  虽然他把理由都揽到了他的身上。

  不过琉月知道,这里面轩辕澈也考虑了她的态度,所以,最终做出了让步。

  夜风飞扬,带起树叶婆娑声声。

  星空闪烁,月夜无边。

  秋风乍起,吹过傲云平原之上。

  yi旨命令,天辰撤军,放弃吞并傲云。

  傲云国皇宫。

  “天辰撤军了,天辰撤军了”

  “真的,走了,他们真的撤退了”

  “轩辕澈不吞并我们了”

  “天啊,我是不是在做梦”

  整个傲云国大殿,此时就如那yi滴水落入了油锅,整个的炸腾了开来。

  文臣,武将,yi个个几乎喜不自胜。

  就连高高坐于龙椅之上的傲云国国主,也满脸笑容。

  天辰放了他们yi马,放了他们yi马。

  这简直是想都想不到的事情,想都想不到。

  整个大殿yi片喜气洋洋,甚至整个皇宫,整个傲云国都城,都沉浸在喜悦之中。

  然而,同yi时刻在自己东宫接到此消息的独孤夜。

  夜的高傲9

  却面色yi沉,yi反手狠狠的砸碎了手中的琉璃茶碗。

  “太子殿下,你这是”

  “下去。”

  天涯的诧异还蕴藏在嘴边,独孤夜yi声冷喝就扔了出来。

  天涯见独孤夜脸色难看之极,不由惶恐着连忙就退了出来。

  天辰退兵,这是yi个好消息,为何他们的太子殿下

  东宫大殿,瞬间沉静下来。

  那冰寒的气息,却充斥满四面八方。

  脸色铁青,独孤夜yi拳头狠狠的砸向身边的玉石屏风。

  “砰。”只听yi声大响,玉石屏风被独孤夜灌注全力的yi拳头轰成碎片,四溅而飞。

  拳头上被碎裂的石片划出丝丝血丝,滴落。

  独孤夜却看也不看。

  “轩辕澈,你让我,你让我。”

  满脸冰寒,独孤夜双眼中戾气之浓,遮天蔽日。

  yi时间,独孤夜几乎气的发狂。

  若说第yi时间得到云召投降的消息,他还搞不清楚为什么。

  那么,在后来天辰围而不攻的日子里。

  他自然是了解了个彻彻底底。

  轩辕澈放了雪圣国yi马,因为琉月而放了云召yi马。

  而现在,在这么久的围城下,却退去了,退走了,不攻了。

  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不攻了。

  这是为什么?

  这是为他在琉月心中有点份量,怕琉月伤心,所以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放过他。

  放过他,独孤夜。

  拳头紧紧的握起,独孤夜双目瞬间血红。

  那骨头,几乎被摩擦的咔嚓作响。

  若其他时候知道他在琉月心中有点份量,他会很高兴。

  但是,绝对不是这个时候,绝对不是。

  这是侮辱,是对他的侮辱,是对他的藐视。

  他不稀罕,他不稀罕。

  他宁愿轩辕澈倾尽全力跟他打yi场,那怕最后他输了,他把傲云国输了。

  他也不怨天,不怨地。

  却不是因为yi个女人,而放了他,饶过他。

  夜的高傲10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轩辕澈,轩辕澈。”yi回身,yi脚踢翻面前的檀木案几,独孤夜牙齿几乎咬出血来。

  傲气,独孤夜本身是冰冷的,看似情绪并不外露。

  但是,那骨子里与轩辕澈说的yi样,傲气,绝对的傲气。

  那是yi种宁折不弯的狂傲。

  是yi种,普天下谁也收不到眼里的,来自心底的自傲。

  当这份自傲不是被完胜的推到。

  而是被宽恕,被放过,被别人以yi种宽阔心胸放过。

  他,就接受不了了。

  “来人啊,传四大统领。”双唇血红,沾上了血色的唇色,冷的惊人,从那里吐出的话语更加的冰冷。

  “在。”

  早看见独孤夜情绪不对就等候在外的天涯,轻水,等四大统领,立刻从外殿冲了进来。

  “整军,开城门。”独孤夜yi声冷喝。

  四大统领听言齐齐yi愣,对视yi眼,轻水微皱眉道:“太子殿下,目前我们已经没有敌人,你这是”

  “照做。”独孤夜双眉yi横。

  “殿下,泛不着啊,现在我们打不过天辰的。”

  天涯听这意思也明白了,他们殿下是想去对上天辰兵马呢,顿时接上yi句道:“殿下,你要是气不过。

  我们休养生息,等他日我们傲云兵强马壮的时候。

  我们在出兵,yi举夺了天辰的天下。”

  “是啊,太子殿下,现在根本没有必要。”

  “我们傲云的伤亡已经很重了,在负担不起战争,能不打,殿下”

  四大统领都是知道独孤夜的,不由纷纷劝道。

  心,在急怒攻心中慢慢的变凉。

  独孤夜冷冷的看着面前劝慰他的四大统领,他yi手带出来的四个大将。

  那目光越来越冷,越来越寒。

  是的,没错,他们说的没错。

  傲云耗不起了,在也打不起了。

  那看向他的眼神,就好像在安慰yi个小孩,yi个不懂事没吃着糖闹别扭的小孩。

  夜的高傲11

  他不懂事,他不懂事。

  独孤夜突然有点想笑。

  然后,也真的附和他的想法yi般的笑了起来。

  “哈哈”独孤夜本生的极是俊美,此yi纵声大笑,就如那雪山上的雪莲盛开,几乎让人无法逼视。

  却也如那雪莲,冷的惊人,冷的没有yi点烟火气息。

  “殿下,你这是”

  天涯等四大统领见此,yi下就呆愣了,这

  “你们下去吧,是我想法偏激了。”收敛了笑声,独孤夜微笑着朝四大统领挥了挥手。

  “太子”

  “下去吧,我累了。”挥了挥袖袍,独孤夜转身进了内殿。

  天涯等面面相觑后,低头退出了东宫,他们太子能想清楚的。

  屏退开了所有人,独孤夜yi人独立东宫之内。

  举头,晚霞似火,红的妖艳。

  可是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

  傲云是他yi手扶持起来,傲云有今天的强大,是他尽了全力。

  然而,今天,他的傲云不在强大了。

  他的傲云不在需要他了。

  只剩下破破烂烂的半壁江山。

  中原九分归天辰,北上草原归天辰。

  前后包围,把他的傲云整个的包围在了里面。

  要想翻天,在无可能,在无可能。

  而守天下,要他何用。

  伸手,缓缓的拿起那小巧的虎符。

  独孤夜突然yi笑,五指yi使力,只听啪的yi声,那小小的白玉虎符,被独孤夜yi把捏成了粉末。

  看着粉末从五指中落下。

  那白色的尘土落于地面,混淆与风中。

  独孤夜身上显露出yi股从来没有的平静,yi种绝对的平静。

  这天下,他可受任何人的恩惠。

  唯独,不会要轩辕澈的。

  这天下,他可以卧薪尝胆十年谋划。

  但是,他绝对不会看轩辕澈的脸色。

  他不要施舍,不要怜惜,不要因为别人而放过他,不要。

  他宁可站着死,也绝不坐着生。

  夜的高傲12

  那是他独孤夜的骄傲,那是属于他独孤夜的狂妄。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是夜,秋风呼呼的刮过,带起丝丝的清凉。

  夜空无星,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那是yi种令人窒息的黑。

  下方傲云皇宫,灯火通明。

  虽然没有什么大势喧哗和庆贺,却比前些日子的压抑,好上很多。

  众多臣民都汇集在大殿之中。

  而就在这样的时刻。

  太子东宫,突然火起。

  那妖艳的红色,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中,跳跃着,飞扬着,疯狂着。

  以yi种张扬的姿态,以yi种决绝的程度。

  在向世人彰显着。

  火势飞扬,半边天都是火红之色。

  “太子殿下在东宫里”

  “太子殿下没有出来”

  “砰。”大殿上握着酒杯的傲云国主,yi把捏碎了手中的酒杯,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身形开始颤抖,站不起来,完全站不起来。

  傲云皇宫,瞬间大乱。

  墨黑的夜空,黑的滴得下来水。

  那丝丝秋风拂过,淅淅沥沥的小雨开始飞扬而下。

  雨势渐渐的大了,串联成了yi线。

  渲染湿了整个夜空,万里大地。

  而却没有盖过那橘红的火光,妖异的火光。

  黑红相加,浓重的让人窒息。

  雨后天色,青蓝如碧。

  傲云国和雪圣国边境,琉月和轩辕澈正回兵欲往天辰。

  “王上,王上,大消息,惊天的大消息”正纵马间,秋痕突然如飞yi般手握信鸽冲来,那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震撼。

  “什么事?”轩辕澈顿时yi勒马,沉声道。

  “昨日夜间,傲云太子独孤夜,东宫。”

  “什么?”秋痕yi音落下,轩辕澈陡然瞪大了眼,那眼中的难以置信几乎让他整个脸都扭曲。

  身边的琉月和欧阳于飞也是yi愣,脸色也都变了。

  “死了?”琉月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不知道,还没得到具体消息。”

  澈月大婚1

  沉默,冰冷的秋风吹过,此地瞬间陷入寂静。

  琉月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独孤夜,?这个人怎么这样?

  怎么这样的放不开?

  简直是个混账东西。

  枉费她在听见轩辕澈放过他的时候,还有yi点高兴。

  傲气,就能比生命更重要?

  琉月脸色yi瞬间铁青,紧紧握住了手中的马鞭。

  好心当做驴肝肺。

  “独孤夜这脾气,委实这普天下,也就他做的出来,绝不受你滴点恩惠,半点情分。”

  沉默中,欧阳于飞突然缓缓的开口,看了眼轩辕澈。

  轩辕澈听着欧阳于飞的话,扭曲的脸yi怔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那冲过来的秋痕见此,快速道:“独孤夜既然,那”

  “他不会死。”话还没说完,轩辕澈突然沉声开口。

  yi旁冷怒着脸的琉月yi听,不由微诧异的看着轩辕澈。

  都了,怎么

  “焚尽东宫,是他在向轩辕澈表明他的态度,表明他的坚持,也是向傲云国主等人表明他对他们的失望。

  同时,也是yi种宣战,yi种对你单挑的宣战吧。”

  指尖把玩着马鞭,欧阳于飞看着轩辕澈。

  话音很慢,却字字都在点上。

  “若这样就自杀死了,他也就不是独孤夜,也不配我把他当做对手。”

  对视着欧阳于飞的眼,轩辕澈嘴角缓缓的勾勒起yi丝笑容。

  消息有误,世人看不出来独孤夜焚尽东宫的含义。

  但是,并不表示他们,体会不出来。

  “哈哈,有个人以后要小心了,谁知道独孤夜什么时候卷土重来,啧啧,夜不安寝啊,哈哈。”

  刚才的浓重气压,飞速的消散。

  在欧阳于飞朝轩辕澈的取笑声中,恢复平静无波。

  听到这里,琉月算是明白了。

  男人就是男人,表达宣告的话语,都是这么的浓烈。

  脸上的怒气酝散了开去。

  澈月大婚2

  这样的独孤夜,也才是她认识的独孤夜不是。

  不过,他这样的宣告,是代表他放弃傲云了?

  心中的念头才yi转。

  身旁轩辕澈突然yi挥马鞭,大喝出声道:“停止前进,后军变前锋,进攻傲云,十日内,给我拿下傲云国。”

  犀利的大喊响彻天际。

  那yi直有点憋屈,看着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放过的天辰大将们,眼睛亮了,狂喜了。

  “是。”

  军威声声,兵马赫赫。

  直透蓝天之上。

  独孤夜,好,你不需要我的怜惜和放过。

  那我就竭尽全力,拿下曾经属于你的傲云。

  你的骄傲,我还给你。

  待以后,你我重逢,在yi决雌雄。

  天下风云起,铁骨傲云锋。

  天辰调军而回,剑指傲云。

  就在这回军而来中,那yi场大火后。

  东宫,毁于yi旦,什么都没有剩下。

  那焦黑的废墟中,只剩下瓦砾,再不复独孤夜住时的yi景yi木。

  然而,焚尽的东宫中,却没有yi具尸体。

  yi具都没有。

  傲云国主在狂松yi口气中,找遍整个皇宫。

  却发现,独孤夜不在。

  就好似从来没有这样yi个人yi般,消失的干干净净,消失的无影无踪。

  独孤夜消失了。

  傲云,举国震惊。

  就在这震惊中,退兵而走的天辰大军压境。

  傲云的定海神针不在,还有什么抵挡的住天辰的攻伐。

  溃败,时间上而已。

  秋,越发的深了,那碧绿的叶儿开始泛黄,开始从树梢上脱落。

  这是yi个收获的季节。

  却也是yi个萧索的季节。

  对于冥岛,对于雪圣国,傲云国,是萧索。

  但是,对于天辰,却是yi个收获的季节。

  天辰立国二百七十三年秋,挟雪圣国归降之余威,兵破傲云,收九州天下为yi统,幕万千黎民为yi国。

  从此,中原七雄尽皆成为过去。

  澈月大婚3

  从历史的舞台上退出。

  只留下yi个yi统的江山,yi个yi统的霸主,天辰。

  百年夙愿,今夕得偿。

  万万里江山,七国争霸,从今日起挥别过去,迎来yi国独尊。

  几百年的战乱,也从今日起兵刀止消。

  天蓝如海,白云飞卷。

  秋风飞过五洲四海,荡回天下大地。

  而就在这深秋中。

  “轰。”震碎天地的钟鼓声响彻大地。

  yi道道命令,以天辰国都为中心点,朝着中原大地飞扬而去。

  千口大钟,千面大鼓的擂鼓轰鸣,惊天动地,震慑宇内,覆盖这万万里山河。

  天辰九鹿台。

  帝王将相,归降皇室,无边兵马,万千百姓。

  匍匐于天地之下,高挺与九州之上。

  普天之下,天辰独尊。

  秋风飞荡,带起无边豪情壮志。

  天辰立国二百七十三年秋。

  天辰王轩辕澈yi统天下,改国号为永安,称帝。

  从此天下姓轩辕。

  农历九月十八,益嫁娶。

  刚举行了称帝大典的天辰国都百姓,在这日上,在度欢腾无限,涌上街头,迎接那比称帝大典还隆重的封后大典。

  十里红绸铺满地,大红灯笼遍都城。

  金龙起舞,凤凰于飞。

  至三日前称帝大典,就开始欢腾的天辰国都百姓,在今日,气氛更是达到了顶点。

  纷纷从家中涌出来,走上街头,欢喜无限。

  挤的是天辰国都,水泄不通。

  各地的官员,降臣,宗族,无不飞马而来参加天辰的封后大典。

  所有纵横了这yi场七国争霸的人都知道。

  赶不及参加轩辕澈称帝大典,无所谓。

  但是,yi定要赶上轩辕澈的封后大典。

  否则,那后果可就严重的多了。

  普天下,谁不知道轩辕澈的皇后,慕容琉月有多厉害。

  谁不知道,那是北牧的女王,是天辰yi统天下的关键人物。

  谁不知道,为中原,她尽了多大的力量。

  澈月大婚4

  谁不知道,他们的皇帝轩辕澈有多爱她。

  所以,得罪轩辕澈不要紧,千万不能得罪慕容琉月。

  锣鼓喧天闹都城,八方汇集庆封后。

  此时,慕容将军府,那整个里里外外的人几乎笑的合不拢嘴,乐的看不见眼。

  那脚下,更是忙的不粘尘。

  通红的红绸铺陈开来,远远看去,简直是yi片红色的海洋。

  三房主屋。

  无数的慕容家人都聚集在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