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泾渭分明。

  “什么,来了?这么快就来了,该死的,该死的。”

  冥岛中军王旗下,金木水土四圣看见远处的琉月王旗如飞而来,那铁蹄声声踏破虚空。

  yi时间,几乎急怒攻心的要吐血。

  来的太快了,来的太快了,他们还没有攻下傲云国都。

  他们还没有破城,还没有给他们自己找到yi个好的避风场所。

  北牧就来了。

  反攻开始2

  现下怎么办?他们前无进路,后无退路。

  整个形成了被北牧包了饺子的情况。

  咬牙切齿,金木水土四圣,看着琉月的兵马如飞而来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那脸扭曲的几乎不能看。

  “来人,传令下去,后队变前队,迎上北牧,不论如何,不准放北牧yi个过来,违令者,斩。”

  气急败坏的命令声从木圣的口中发出,带起最后的疯狂。

  而,就在木圣发令的同时,准备调出yi半兵力对付前来帮忙的北牧兵马的时候。

  那yi直紧闭城门,yi直显得疲于奔命的傲云国都城,城墙之上。

  突然三声炮响,巨大的响声,惊天动地。

  伴随着这三声炮响。

  那城墙上本看着疲累不堪的守城士兵突然退下。

  取而代之的则是精神饱满,yi身杀气,早就准备好的兵士飞速换上。

  犀利的箭头对上下方攻城的冥岛兵马。

  那黑色在天空金阳下,显示出不yi样的杀气森森。

  虽然只是yi个小小的换防。

  但是,却让下方的冥岛四圣齐齐yi怔,那个精神头不yi样了。

  那不是刚才的萎靡和因为只能抵抗,所以只能拼命抵抗。

  而是,充满了胜利的自信和坚决。

  冥岛四圣眉头齐齐yi皱。

  北牧来了,就以为他们真的就能够胜利了,哼。

  这哼字才落下。

  在他们前方,那yi直关闭着,他们攻打了五天五夜,血染长风,也没有攻下来的傲云国都城门,开启了。

  不等城外的冥岛和后金的兵马反应过来朝前冲。

  那开启的城门下,兵马赫赫,如飞而出。

  但见,领头之人yi身银白盔甲,黑发在风中飞扬,带着yi身冰冷杀伐。

  那份清高冷酷肆意挥洒,就那么纵马而出,无动无声,却犹如战神出世,威临天下。

  傲云太子独孤夜,普天下清冷高贵卓尔不群谁比的上他。

  反攻开始3

  独孤夜身后,紧随独孤夜的四大统领。

  天涯,轻水,李牧,刘程,傲云国四大顶级统领。

  各自yi身战甲,分列独孤夜两边,yi字排开,纵马而来,杀气腾腾。

  而他们身后,则是养兵千日用兵yi时的三十万雄兵。

  没有遭受过任何创设,以yi当百的独孤夜yi直没用的兵马。

  此时,狂奔而出,犹如yi只最犀利的长箭。

  傲云王旗飞扬,屹立天地世间。

  满天金光万丈,笼罩着穿城而出的雄兵赫赫。

  威杀四方。

  前yi刻被琉月吸引了眼神,后yi刻傲云就出现如此变化。

  冥岛四圣几乎双眼瞬间血红。

  藏了牙的老虎,终于露出了它的牙齿,在最关键的时候。

  两军合围,他们被圈其中。

  阳光耀眼,琉月纵马而来,远远看着那万黑从中的yi点银白。

  嘴角不由微微的yi勾。

  银色盔甲,只有独孤夜才配穿。

  目光穿过人群战争,独孤夜看着远远而来的琉月。

  那轻轻勾勒起的嘴角,显露着对他的微笑。

  冰冷的嘴角缓缓的,缓缓的,也勾勒起yi丝微笑。

  手中长剑同yi刻高高挥下:“杀。”

  “杀。”三十万大军满怀被压抑了这么久,国仇家恨的血仇愤怒杀声,就如在那九天之上打下的yi个惊雷。

  震响四方的同时,气势惊人。

  同yi刻,琉月两指yi挥,yi声冷喝:“攻。”

  两个字,两个阵营,两个方向,两个势力。

  就在这两个字中,咆哮了,愤怒了,热血了。

  兵马尽出,杀伐滔天,朝着中间被围困起来,前无进路,后无退路的冥岛和后金四十万兵马攻去。

  忍了这么久,忍够了。

  被压着打了这么久,已经忍无可忍了。

  今日,血仇的时候到了。

  两军合击,兵马赫赫,在琉月和独孤夜的带领下。

  朝着那被围住的冥岛兵马就冲了上去。

  反攻开始4

  血色圆刀,复仇的阵营拉开帷幕。

  头顶蓝天白云飞扬。

  那高广的蓝天上,带着抹微红,yi抹耀眼的微红。

  那是复仇的色泽。

  琉月和独孤夜联手,拉开了在傲云国的战场。

  同yi时间,轩辕澈也已经到了雪圣国。

  由于雪圣国地处偏西的位置,路途不如傲云国境内的yi马平川好走。

  因此冥岛宫商角徵羽五圣,慢了两天才攻到雪圣国首都。

  比金木水土四圣慢了那么yi慢,这攻城的阵营也才攻了三天时间。

  金木水土四圣攻了五天都拿不下来傲云国都。

  可想而知,三天想拿下雪圣国国都,也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虽然,守城之惨烈,与傲云不相上下。

  雪圣国皇宫。

  “轩辕澈来了?”yi把握紧手中的八百里加急,云召砰的yi声跳了起来,严肃的脸色yi下变的温和了点下来。

  “是,已经到了八里口,离我们城外只有五里地。”

  雪圣国第yi大将韩章大声回禀道。

  那脸上,也是遮掩不住的兴奋和喜悦。

  “好,好,来了,终于来了,终于来了。”座在王座上的雪圣国主,长长的出了yi口气,yi连声的喜悦道。

  满朝文臣,此时也yi扫yi直以来的苍白脸色,个个神色飞舞了起来。

  云召心下此时也已经定了。

  轩辕澈来了,那么yi切都好说了。

  灿烂的眼扫过下方的众臣。

  那本yi直在城头上坚守的众大将也听到此消息,此时yi个个的从城墙那方下来,集结在了大殿之内。

  收敛起眼中的喜悦,转换上yi丝嗜血。

  云召冷冷的yi拍手,注视着下方单膝跪地请命的五大将领,沉声道:“该怎么做,还需不需要我在说yi遍。”

  “不需要。”异口同声,回答的斩钉截铁。

  云召点点头:“那就好。”

  话音落下,云召突然yi摔袖袍站起。

  反攻开始5

  精光乱窜的双目yi扫殿下群臣,大声道:“各就各位,按照早先的准备,全力以赴。

  我们雪圣国被压着打了这么久,现在,是该我们雪耻的时候到了。”

  “不雪此仇,誓不为人。”

  满殿大臣轰然作响,个个斗志昂扬。

  狂飙的大吼声,几乎穿破头顶的栋梁,横陈与九天之上。

  大吼声中,殿中的武将文臣如飞yi般冲出了雪圣国正殿,朝着预定的位置而去。

  着战甲,戴盔袍。

  yi身黑红相间的甲胄,显的云召犹如那头顶金阳,炙热那绚丽。

  “王儿,去吧,寡人在这里等你得胜而归。”

  高坐与龙椅之上,雪圣国国主yi脸的自傲,yi脸的铁血,yi脸的胜券在握。

  云召二话没说,只狠狠的yi点头,转身就出了大殿,朝着他该去的位置而去。

  阳光耀眼,绚色的金光中夹着着微红。

  纵马而来,轩辕澈横刀立马与雪圣国城楼之外。

  看着眼前几乎yi面倒的攻势,冥岛在节节进逼,而雪圣国只是勉强的防守,嘴角勾勒起yi丝冷笑。

  冷眉yi挑,轩辕澈大手朝前yi挥。

  立刻,身后紧跟的中军立刻推出战车,投石机和那银色的铁桶。

  yi片银色在天空金色阳光的照耀下。

  几里之外,都能看见那片反光的白色。

  yi直疯狂攻打雪圣国都城城门的冥岛和后金国兵马,立刻被那银白色给晃花了眼。

  yi个个心惊胆战的转过了头,向后看来。

  满天杀气,满地人马。

  远远望去,yi眼几乎看不见头,那是天辰的兵马。

  他们他们被包围了

  而且,而且那银色那银色

  跟着宫商角徵羽冥岛五圣的这几十万兵马,没有与琉月和轩辕澈对上过,但是,并不表示他们不知道这银色。

  那种无法抵抗的,可以摧毁yi切的。

  他们完全抗拒不了的银色。

  反攻开始6

  早已经随着这秋天的风刮在了他们的耳里。

  而现在,那银色在对着他们,在对着他们,天啊

  所有,本来疯狂攻击雪圣国都城的兵士们,都开始惊慌了。

  “攻击。”伴随着冷酷的命令声随着秋风飞过整个大地,那银色呼啸而起,朝着他们就飞落而来。

  “轰。”炫目的银白,耀眼的火红,瞬间绽放。

  在大地上妖娆着,在天空下璀璨着。

  “救命啊,救命啊”

  “快退,快退”

  “天,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东西”

  “”

  无数的纷乱声音响起,无数的兵士开始惊恐,开始逃命。

  忘记了他们的阵营,忘记了他们的目标,甚至忘记了近在咫尺的雪圣国的都城。

  在从来没有见过的巨大威胁下,那种崩溃是很快的。

  银色划破长空,飞落而下,带起炙热yi片。

  带起遮天蔽日的浓烟滚滚。

  冥岛几十万兵士,瞬间大乱。

  而就在这样的大乱中,这样的浓烟弥漫中。

  没有人注意到雪圣国都城内三仗烟火弹升空,炸裂开来。

  自然,更加没有人注意到。

  雪圣国依旧没有开启前城门,没有换任何的兵马守城。

  却开启了后城门和南城门。

  无数的军队,在浓烟中朝着城外开拔,速度奇快无比。

  浓烟滚滚,淹没yi切。

  “不行,这样不行,这样下去我们就已经败了。”

  混乱中,中军方向的宫商角徵羽五圣中的羽圣铁青着脸,看着眼前纷乱的逃命兵士。

  这样慌张的逃窜。

  失去了队型,失去了阵营,那只有被轩辕澈吞并的料。

  “他妈的,来的太快了,怎么会这么快。”商圣脸色血红。

  他们才到了三天,那本来还在千里之外的轩辕澈的兵马就已经到了,这怎么可能?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现下怎么处理,走?”

  反攻开始7

  推开慌乱中撞到他身上的兵士,徵圣沉下去的脸,越发的沉。

  “分兵三处,你你走秦岭过,你走暗河过,其他的跟我走秋山过,我们在合浦汇合。”

  眼见势不能敌,冥岛五圣就是五圣,立刻拟出计划。

  “好。”宫圣的话音yi落,其他四圣立刻点头。

  “鸣金退兵,分兵跟我们走。”

  狂起的命令声飞扬而出,就是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也掩盖不了五圣的同时出声。

  那混乱逃命的兵马,在听见退兵的声音中。

  立刻朝着声响发出的地方集结而去。

  分三个方向,从雪圣国都城的两面,朝着两方快速的就撤退了开去。

  雪圣国地界,不是傲云国的地界。

  充满了岔路,也充满了山林和河流。

  那怕是雪圣国的都城附近也是如此。

  而傲云国地处北方,那是yi片接着yi片的空旷平原。

  围上去,就没有地方逃脱。

  就是能逃脱,在那yi眼望去就能看清楚你跑到什么地方去的平原,跑了也等于没有跑。

  所以,金木水土四圣,没有可以退的方向,只能死拼。

  而宫商角徵羽五圣在第yi时间发现势不可为的情况下,立刻撤退,欲抄山林小路,抢到轩辕澈后路,在反攻轩辕澈,却是能行。

  地势,决定着兵法策略的不同。

  高高站在远处的高坡上,轩辕澈看着朝着三个方向狂退的冥岛和后金兵马,冷冷的yi笑。

  手势挥动,身后的银色铁桶,从大桶换到了小桶。

  朝着那些无人的地方慢条斯理的砸。

  威慑力足够,冥岛兵马慌乱的退。

  碧蓝的天上那抹微红伴随着阳光开始西斜,越发的渲染亮那抹微红了,与地面相映相成。

  冥岛兵马退的很快。

  冥岛分兵两处,各带了进攻的二十万兵马yi般,十万,那训练有素,跟着冥岛打了这么久仗的后金兵马,也被训练的奇快无比。

  反攻开始8

  同时,攸关逃命,自然没有人慢。

  须臾之间,本来还攻势雷雷的雪圣国都城外,已经什么冥岛的人都没有剩下,只剩下yi片血红土壤。

  轩辕澈看着此等情景,嘴角冰冷的笑越发冰冷。

  yi挥手,指挥身后看起来密密麻麻有几十万之多,实则十万兵马都不到的骑兵。

  朝着冥岛退去的方向,做作样子的追击。

  他则yi纵马,转身就朝着另外yi个方向而去。

  把那解了围就那么裸露在他面前的雪圣国都城,视若无睹。

  天色缓缓的向西沉去。

  橘红的色泽挥洒在天际,美的如梦如幻。

  转眼,夜色就代替了夕阳,统治无尽长空。

  夜色迷离,星光耀眼。

  秋山,离雪圣国都城最近的yi座山。

  山势说险要也险要,说不险要也不险要。

  因为,平日没人走那里,打仗更加不走那里,因此算不上什么兵家必争之地。

  而此时,明显的大道方向被轩辕澈的几十万兵马堵了。

  留给冥岛能走的地方,也就只剩下这些没什么人走过的道了。

  夜色很美,那墨黑之色回荡在天空,那是yi种纯粹。

  而那纯粹上镶嵌着的点点星光洒下。

  银白,银白的,把这大地渲染的朦朦胧胧。

  今夜的月色特别的好,星光也从来没有的亮。

  那光芒洒下来,几乎可以很清楚的看清楚脚下的路。

  这,等于是给了连夜撤退的冥岛兵马yi个天时,yi个很好的天时。

  不用火把照明,追击的轩辕澈的兵马不知道他们走到了那里,这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夜色静怡,除了偶尔的山间鸟雀被惊起,什么声音都没有。

  冥岛兵马行动很迅速,在这山间飞速的穿行着。

  只要过了这秋山,前面就没有什么有威胁的地势。

  与合浦汇合,那就万无yi失。

  盘算这这yi点,宫圣领军的速度越发的快了。

  反攻开始9

  秋山险峻和不险峻只在yi处。

  yi处yi线天的地方。

  两旁山壁陡峭万分,犹如刀削yi般的平滑,矗立在其间。

  中间,只余下yi条羊肠小道。

  这就是行兵绝不走这里的原因。

  只要抢在前封了此羊肠小道,这就是yi条绝路。

  夜风飞扬,宫圣的速度非常的快。

  雪圣国自顾不暇,轩辕澈赶来救援更加无暇他顾,此处虽危险,但是应该没问题。

  蜿蜒拉长的队伍很长,几乎如yi条蚯蚓。

  横陈而过整个羊肠小道,头在快抵挡出口的地方,尾巴,却还在进口的地方。

  夜风吹起,峭壁上黑影重重,好像有无数的人,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秋天的风吹过,虽没深秋,但是却冷的背脊发寒。

  “快,快”催促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在这静夜里,听起来让人越发的惶恐。

  就在这份寂静中。

  天空突然yi亮,yi道流星划过星空,带起璀璨的色泽。

  这是,yi个星宿的陨落。

  宫圣无意识的抬头看了yi眼,那流星划过峭壁的瞬间yi亮,那尾璀璨的荒凉yi方天际的色泽,让宫圣yi下僵在了当地。

  几乎不敢置信的陡然瞪大了眼。

  在那yi划而过的亮光中。

  那高绝的峭壁上,yi道黑影高高的屹立着。

  黑色的披风,黑色的盔甲,黑色的长发。

  与整个黑夜完全的混合在了yi起。

  但是,他却看见了,那是那是轩辕澈

  “不好,退,退”狂吼的大叫瞬间破空而出,夹杂着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惊恐。

  而就在他狂叫出声的瞬间,寂静的yi线天,动了。

  无数的巨石从山顶上狂滚而下。

  带着犀利的气势,带着汹涌的杀气。

  瞬间,轰隆隆的巨石落下声大响,打碎夜的沉寂。

  “有埋伏,有埋伏”

  “我们中了埋伏了”

  “退后,退,救命啊,救命”

  反攻开始10

  惊恐的大叫,伴随着头顶疾飞而至的巨石,让那寂静的队伍,瞬间大乱。

  埋伏,此处有埋伏,有人在伏击他们。

  在这yi线天,在这连转身都困难的yi线天。

  惊恐的尖叫声划破黑夜,从头尾迅速的朝着中央的方向汇集过来。

  十万大军的惊叫,简直震破苍穹。

  高立于峭壁之上,轩辕澈冷冷的注视着下方的情况。

  宫圣退的很快,但是他带着这么多骑兵和步兵。

  那里抵的过他单骑而来的速度。

  宫圣才进入秋山,他就早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

  “王上,前后路已经完全掐断,我们的十万兵马正在后面对付那些还没有进入yi线天的敌军。”

  秋痕站在轩辕澈身边,声音很沉很稳。

  轩辕澈点点头,那yi身的黑显得他越发的肃杀。

  看着下方混乱的敌军,轩辕澈嘴角冷冷yi勾。

  他岂是会放虎归山的人,你行,他会比你更行。

  “困他们七天,可以投水下去。”

  “是,末将知道。”秋痕听言立刻大步走了开去。

  困而不杀,等七天后yi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十万兵马在不能翻天。

  星光璀璨,下方混乱的情景被完全收在轩辕澈的眼中。

  冷眼缓缓的扫过,注视到yi点的时候,轩辕澈双眼瞬间yi凛。

  那猿猴无法攀登的峭壁上,宫圣飞纵而上,绝顶轻功。

  眼中冷光yi闪,轩辕澈手yi伸,yi把抓起旁边早就准备好的大弓,拉弓上箭,缓缓的瞄准了飞纵而来的宫圣。

  宫圣,宫商角徵羽的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