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云召。

  两两对视,那眼中都闪着决绝。

  要保护自己,永远不能靠别人。

  与其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手上,不如自己拼命。

  这yi点他们都知道,他们都清楚。

  既然轩辕澈那里没有办法考量,那么他们只有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就在云召和独孤夜双目对视,已经要给出最后的决定的时候,外面的传令官,突然满脸震惊的狂冲了进来。

  那仪态,简直就失礼之极。

  云召和独孤夜yi眼看见传令官如此慌张失礼,心中都是yi跳。

  如此慌张,难道是冥岛又攻陷了那里?

  “出了什么事?”

  心中震慑,面上却保持着巍然不动,独孤夜沉声喝道。

  而那已经坐下去的云召,也死死盯着传令官。

  身体,不知不觉中已经再度站起。

  现在的战场,他们失不起任何yi个城池了。

  传令官满脸震惊,yi连串的快声道:“有人求见太子殿下。”

  yi听此话,提着心的独孤夜和云召,心都微微松了点。

  还好,不是战场上的事。

  冷眸锁定面前慌乱中夹杂着震惊神色的传令官,独孤夜皱了皱眉道:“什么人,你这么震惊?”

  “他们,他们说是太子殿下的故人。”

  传令官的话说的有点断断续续,额头同时还在冒汗。

  独孤夜和云召见此,对视了yi眼。

  故人,他的什么故人?

  “怎么,独孤夜,你不欢迎我们吗?”

  就在独孤夜沉默的yi瞬间,殿外yi道邪魅,却带着绝对高傲冷酷的声音响起。

  在这秋风中抖落yi地树叶。

  “砰。”云召yi把捏碎了手中的茶杯,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反攻开始3

  而独孤夜也同时面色yi变,唰的抬头望向殿门口。

  “与我上次来时,多了点行色匆匆,不过到底是独孤夜,兵临城下,却也不慌不乱。”

  就在那邪魅冷酷的声音响起后,yi道清冷的女声扬起。

  带着yi贯的犀利和冷锐。

  就在这两道声音中。

  没有关闭的殿门被推开,yi男yi女悠然自若的走了进来。

  “轩辕澈,慕容琉月。”

  砰的yi声大响,云召yi跃而起

  把手中捏碎的茶杯,带着茶水狠狠的砸在了进殿的轩辕澈和琉月脚前。

  那咬牙切齿的声音,几乎恨不得吞了这两人。

  轩辕澈抬头看了眼脸色铁青的云召。

  居然并不计较,反而扬眉淡淡的笑了笑,朝独孤夜道:“怎么,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礼?”

  “礼,还跟我们论理,我打死你个王八蛋。”

  云召气怒攻心,特别是看着轩辕澈yi脸的云淡风轻。

  那胸中的气几乎要烧了天去,扬起手就要冲过来。

  就是这个罪魁祸首,才让他雪圣国有今天。

  现在他雪圣国陷入血战,他却在这里yi派悠闲。

  真正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yi步冲过独孤夜身边,云召还没冲至轩辕澈身前,独孤夜突然yi伸手,yi把抓住了云召。

  “你放开。”云召怒。

  冷眼扫过并肩而立站在殿门上的轩辕澈和琉月。

  独孤夜抓着云召,缓缓的道:“胜就是胜,输就是输,你我不是输不起,别丢这个人。”

  说罢,放开云召的手。

  同时,冷冷的yi挥手,退开那被轩辕澈重现,惊的现在还在震惊中的传令官。

  眼光透过轩辕澈,冰冷的扫了yi眼轩辕澈和琉月身后。

  那如临大敌,整个包围过来的禁军。

  那禁军统领天涯见此,立刻挥手屏退了如临大敌的禁军。

  轩辕澈和琉月才两个人。

  他们出动这么多,别丢了傲云国的脸。

  反攻开始4

  yi切阵势飞速而来,又飞速而退。

  快的,不过是yi眨眼的时间。

  yi切重归平静。

  就好像,太子东宫,来的是串门的普通人yi般。

  而不是那天下人都知道死了,却突然在他们面前出现的别国君王。

  “啪啪啪。”轩辕澈看着独孤夜缓缓的鼓起掌。

  “独孤夜就是独孤夜,从来不会让我轻看半分。”

  对于独孤夜的评价,他从来也不会落下,也不会吝啬赞美。

  独孤夜看了轩辕澈yi眼,冷冷的转身,径直走到主位上,袖袍yi挥冰冷的道:“坐。”

  轩辕澈听言潇洒自若的走至第yi客位坐下。

  自然的好像这里是他的皇宫。

  被独孤夜拿话堵住的云召。

  此时,那满腔的怒气快速的收敛了起来。

  是,愿赌就要服输。

  这争天下,靠的就是本事,靠的就是手段。

  没人会在意过程怎么样,最后的结果才会是最重要的。

  那怕他们输不起,也必须要认输。

  深深的吸了yi口气,云召转身朝自己的位置走去,不理身后的琉月。

  琉月见此摇摇头,快走上前几步,yi拍云召的肩头:“兄弟,别气,他也骗了我。”

  云召和独孤夜听言,同时抬头看了琉月yi眼。

  琉月耸耸肩膀。

  虽然轩辕澈原意不是骗她,但是她也误会了不是。

  结果,那是yi样的。

  “那他这种人你还要?”云召瞪着琉月。

  琉月闻言状似无奈的道:“不要他要谁?”

  已经坐上客位的轩辕澈,听言狠狠的瞪了琉月yi眼。

  换来琉月的yi笑。

  好像开玩笑yi样的轻松语言和瞪视。

  把那浓浓的情意汇集在了yi起,融入了骨髓。

  独孤夜把这情况看在眼里,蓝黑的双眸深处越发的深了下去。

  如此从容,如此有闲心。

  看来,他那纸密信,没有起到效果吧。

  反攻开始5

  抬眼,独孤夜深深看了琉月yi眼。

  那yi眼电闪中,充斥了太多的感情。

  充斥了太多的复杂。

  却仅仅是yi眼。

  快的琉月几乎还没有注释到。

  yi眼过之,独孤夜收回眼光,那眼中见到琉月乍起的光芒,已经深深的隐藏。

  恢复到那个面无表情的傲云太子独孤夜。

  窗外秋风飞过,带着丝丝清凉的温柔。

  不过,本来剑拔弩张的殿内气氛,却要稍微缓解yi点了。

  瞪了琉月yi眼后,轩辕澈回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独孤夜。

  靠在椅上,指尖敲打着身边的案几。

  轩辕澈慢条斯理的道:“是要拐弯抹角,还是要直来直往

  寡人都可以奉陪,现在我很有时间。”

  此话yi落,殿内几乎能听见云召磨牙齿的声音。

  现在雪圣国和傲云国已经被冥岛兵临城下,yi切迫在眉睫。

  他还在这里表现悠闲,委实可恨。

  冰冷的眼扫过轩辕澈,独孤夜冷冷道:“天辰什么时候出兵?”

  “看你们怎么配合。”

  独孤夜爽快,轩辕澈自然来的也爽快。

  强压下心中的气,云召沉着脸却快速的接过话道:“怎么配合?这本来就该是你的战事。”

  话音yi落,云召突然又后悔起来。

  此时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他真是

  轩辕澈指尖点在案几上,转头看着云召。

  “云召,你觉得我yi直按兵不动,等着你们和冥岛拼的两败俱伤。

  或者冥岛干脆吞并了你们之后,我在出手。

  这样的结果,我胜利的希望大,还是我输的希望大。”

  很平稳的声音,但是却让云召的心yi惊。

  这还用说。

  战争进行到这个地步,冥岛很有可能最后吞并傲云国和雪圣国。

  但是,他们也将浮出惨重的代价,两败俱伤。

  等那个时候,轩辕澈在出手,绝对比现在时机更好。

  反攻开始6

  没有说话,殿内陷入短暂的沉默。

  轩辕澈也没想云召接话,看了云召和独孤夜yi眼。

  缓缓接下去道:“你们帮过我,我记得,不管你们卖的是谁的人情,总归帮过我。

  我轩辕澈不是忘恩负义之徒。

  这天下,我要争,这情义,我也会还。

  我此时出来插手,就算我还你们的。”

  此时轩辕澈出来插手,雪圣国和傲云国还能保yi少半天下,不至于落得国破家亡。

  不过yi切因他而起,总归落了天大的好处。

  寂静,丝丝的寂静飘扬。

  东宫大殿内,yi片沉默。

  琉月见此靠在边上的椅子上,望着窗外的红枫。

  她不参与轩辕澈和独孤夜云召的谈判。

  “你就这么有信心?”半响后,独孤夜突然冷冷的问了yi句。

  “我天辰倾全国兵马,在加草原几十万雄兵,你认为呢?”

  轩辕澈不答反问。

  独孤夜沉吟了yi瞬间,缓缓的点了点头。

  “围杀冥岛之后呢?”就在独孤夜点了点头后,云召面色很严肃的再度起问。

  如果灭了冥岛。

  那中原破碎的山川。

  傲云国和雪圣国都遭受如此重创,轩辕澈是个会好心放过的人?

  轩辕澈听言嘴角yi下勾勒起yi丝铁血妖艳的笑容。

  “那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没有虚与委蛇,没有安抚。

  只有挑明之极的言论。

  有本事就屹立不倒。

  但是,他yi定会进行吞并。

  “好。”独孤夜和云召在轩辕澈话语落下沉吟了yi瞬间后,齐齐出声,斩钉截铁。

  “那么,我们是不是就来商谈怎么联合的事情了。”

  双手抱胸,轩辕澈笑的妖孽。

  他和琉月来,就是为了联合的事情。

  要是三国各自为政,或者暗中对他天辰报以敌视。

  这,可不是他愿意看见的。

  那将会影响整个作战计划。

  反攻开始7

  所以,他才来亲自缔结和约。

  独孤夜则二话没说,唰的铺开了面前的地图,yi指点了上去。

  窗外,阳光洒在红枫身上,那橘红的色泽美丽的惊人。

  琉月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天空,没有回头。

  云召,是她认可的兄弟。

  独孤夜,她更是有点怜惜,有点对他宽慰。

  这两个人,这两个人的天下。

  若是她主宰,她定然不会去相争。

  只是,三雄并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这yi点,她懂,yi山容不了二虎,她懂。

  那么,她选择的只会是轩辕澈。

  望着窗外的红枫,琉月面色很淡。

  只是心底清楚明白她要做什么,她该做什么。

  独孤夜和云召的天下,她让他们去争,只是他们的命,她保定了。

  秋风飞扬,殿内丝丝交谈声响起。

  三雄联手,同谋中原。

  秋天,是yi种成熟的季节,是yi个欢快的季节。

  从初秋到中秋,转眼就逝,快的让人没有yi丝察觉。

  碧绿的树叶儿,开始转黄了。

  带上了yi点萧索的前奏。

  季节交替,无法改变。

  然而就在这秋天的步伐欢快的跃过时候。

  整个草原和天辰也在这秋风中,快速的动作了起来。

  yi声惊雷,从天际滚滚而来。

  头顶苍穹乌云变化,飞涌着,翻滚着,咆哮着。

  闪电在乌云中犹如尖利的蛇,乱颤而过,划破天际。

  轰隆隆的闷雷声yi声接着yi声,炸响。

  入秋以来的第yi场大雨,磅礴而来。

  洗涤过血腥的yi切,重新酝酿着大地上的yi切。

  而就在这大雨倾盆,闷雷声声中。

  yi声更大的惊雷炸响在山河大地。

  北牧夹yi统草原之余威,由北牧新女王耶律琉月领衔,率领北牧五十万铁骑。

  跨过浩瀚草原,进军中原。

  中原大哗。

  中原四国本已经陷入如此苦战境地。

  反攻开始8

  前有冥岛还无法对付,这关外北牧在发兵如此之多,进军中原。

  在这乱世中在搅浑yi池水。

  天啊,这中原天下,要遭受怎样的血洗啊。

  然,就在这中原百姓惶恐已经达到鼎盛的时候。

  傲云国居然大开国门,任由北牧五十万大军借到而过,五十万铁骑直逼后金国土。

  茫然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惊讶还盘踞在所有人的心中,在这中秋时节,又yi道惊雷炸响在天际,震骇九州山河。

  传闻已死的天辰王轩辕澈,突然死而复生,出现在天辰朝堂之上。

  惊讶,已经不能形容所有中原百姓的心情。

  这天辰王不是传闻早已经死了。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真的是什么死而复生吗?

  没等中原百姓推理过因为所以。

  天辰王轩辕澈坐镇天辰,登朝拜将,yi旨诏书昭告天下。

  天辰国,倾全国之兵力,对后金及冥岛,宣战。

  轰,此道消息就如天上的惊雷,飞速传遍中原。

  yi直按兵不动的天辰国,终于动了,终于出手了。

  而yi出手就是倾全国之兵。

  在诏书下达的第二天,天辰王轩辕澈亲为主帅,御驾亲征。

  副将,慕容无敌,慕容尘,慕容毅,周成,流川,秋痕,彦虎

  yi连串的大将名字陈列其上。

  天辰所有武将,全体出动。

  兵发举国六十万,宣战。

  秋风帘卷而上。

  这yi个充满了血腥和溃败的秋天

  这yi个中原被外人压着打的秋天,终于迎来了震惊天下的狂喜时候。

  中原所有的百姓狂喜了,兴奋了。

  奔走相告,群情。

  天辰是中原人,是自己人。

  中原所有国全部宣战,这yi次定要扭过劣势,定要打死那敢来侵犯的外族冥岛。

  烽烟滚滚,九州长河。

  就在天辰宣战的下yi刻。

  傲云国和雪圣国同时宣布。

  反攻开始9

  北牧五十万大军,乃我中原助力,出兵乃助我中原逐出外人。

  是我中原的铁杆兄弟之邦。

  哗然,这中秋时节震惊的消息yi个接着yi个。

  yi个比yi个让人振奋,yi个比yi个让人激动。

  原本以为是敌人的北牧,要来借机捣乱的北牧。居然是自己人,是来帮他们打仗的,是自己人。

  惊喜了,被久久压抑的中原所有百姓,惊喜了。

  就在这份惊喜中。

  雪圣国和傲云国同时在宣布。

  四国联合,雪圣,傲云,天辰,北牧,四国联手。

  集所有势力,同伐后金冥岛。

  定要将外族人,定要将敢欺负到我们中原头上的外族人,赶尽杀绝,yi个不留。

  微凉的中秋,迎来了比炎夏还要炙热的气息。

  四国联手,共猖盛世。

  烽烟滚滚,中原迎来最大的战役。

  艳阳高挂,碧草微黄。

  铁蹄践踏,磨刀赫赫。

  碧云苍天下,北牧五十万兵马,以yi种雄霸天下的气势,通过傲云国境,朝着后金国境而去。

  铺成开来的铁黑色兵马。

  映衬着那微微带着点黄|色的高草。

  折射出yi种越发冰冷骁勇的铁血杀情。

  十万前锋,三十万中军,十万后营。

  然,三十万中军在草地上铺陈开来,几乎达到六十万之势。

  不为其他,只为那三十万中军中,夹杂着说不清的战车马牛。

  而在那战车马牛中,银白色的铁皮木桶被yi层接yi层的捆绑着携带来。

  远远看去,在这耀目金光中。

  那散发出来的银色光芒,几乎夺人眼球。

  yi望无际。

  yi身银白色甲胄的琉月,没有在中军,而是纵马走在前锋。

  那里,同样带着有银色的铁桶。

  这些,就是这将近yi个月以来,欧阳于飞的战果。

  成千上万的铁桶,被制造出来。

  盛满了匈奴草原上的原油。

  反攻开始10

  而此时,盛京还在不断的制造着铁皮大桶,她要把那草原上的原油,全部yi网打尽。

  四国连兵围剿冥岛九圣。

  这不过是个开始。

  纵马前驰,琉月yi边凝望路线,yi边朝身边的库杂木道:“前方是何地?”

  “前面就是后金的路虎岭。”

  库杂木虽然是草原上的人。

  但是由于后金的这yi个区域,也属于与草原接壤的位置,所以,他清楚的很。

  琉月闻声点点头:“明日拿下。”

  “是。”

  “拿下后继续前插,深入后金东北部。”

  “是。”

  合围,什么是合围?

  那就是切断他的后路,断了他yi切的联系和逃跑的路线。

  她要做的,就是切断冥岛所有后退路线。

  这yi次,要关门打狗。

  “主帅,末将看这”

  “琉月,你给我站住,琉月,你给我站住。”

  库杂木要说的话才开了个头,身后突然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伴随着狂冲而来的马蹄声。

  琉月转头,看着欧阳于飞驾着马,远远的冲来。

  那脸上,是从来没有的愤怒。

  “你们先走。”琉月当下挥了挥手,支开了库杂木。

  勒马站在原地,琉月静静的等候欧阳于飞冲来。

  也不知道萧太后怎么跟欧阳于飞忽悠的。

  欧阳于飞居然去了盛京帮她制造铁桶,此时出征,也没跟来。

  却不想,此时如此气急败坏的冲了来。

  眉色微动,琉月静静的看着欧阳于飞狂冲而来。

  “慕容琉月,你好,你好。”纵马狂冲而来,欧阳于飞盯着琉月,脸色从来没有过的那么难看。

  砰的yi挥手,手中yi信息被扔到了琉月的面前。

  被风yi吹,露出上面轩辕澈三个字。

  “你骗我,你骗我。”欧阳于飞几乎是从牙缝中憋出来的字。

  咬牙切齿的看着琉月,yi字yi句道:“我有那点对不起你?我有那点没有为你着想过?

  反攻开始11

  你要对付冥岛,我依你,我帮你。

  我帮你打造利器,对付我的家园。

  倒头来,你来骗我。”

  狠狠咬着牙,欧阳于飞的神色是从来没有过的狰狞。

  他yi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