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纵马而来的琉月,听见欧阳于飞的叹息,狠狠的朝天翻了yi个白眼。

  野狼军团11

  取水,拿干粮,不过这次没千里马换了。

  “我们身后的吃什么?”做完yi切,听着远远传来的狼嚎,欧阳于飞哭丧着脸道。

  回应他的则是琉月yi扬马鞭,朝前就跑了。

  今天没得吃的,没得抵抗的队伍,不能延缓野狼群的追逐。

  那就只有,他们跑了。

  草原风起,飞舞而过。

  灰色的野狼群在yi次yi次的战斗中不见减少,反而越发的壮大。

  真的整个草原上的野狼好像都给吸引到这里来了。

  有肉吃,这是yi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因此下,人多力量大,狼多胆量深。

  本来看见武装的兵士阵营不敢惹其锋芒的野狼军团。

  也因为它们阵营的空前强大,滋生出无比的傲气,在加上这些日子被鲜血刺激的红了眼。

  那前面就算是刀山火海也敢去冲了,那管他人多,它们现在这阵营,谁怕谁。

  因此下,匈奴兵马几次集结的势力对抗野狼群,都给攻破了去。

  天高风急,碧草悠然。

  北牧营帐。

  看着面前的地图,轩辕澈皱了皱眉。

  “这样乱攻不是个办法,我们反而被牵制了。”点了点地图,轩辕澈朝托比木道。

  托比木也意识到了这yi点。

  虽然琉月在前面给他们撕开了匈奴阵营,但是他们要跟着琉月身后去打这个仗,这效果先还不错,后面就不行了。

  琉月那可是乱跑啊,虽然yi直在匈奴的腹地跑。

  有很多本来应该去攻击的有力地方没有攻击,yi些无关紧要的地方到是被攻击了。

  野狼军团12

  这对大局实在是没什么帮助。

  “得让她听我的才行。”嘀咕了yi句,轩辕澈眉间微动。

  仰头望天,轩辕澈黑漆漆的脸看不出神色动容。

  夜幕降下,天空yi片漆黑。

  空荡荡的高坡上,琉月和欧阳于飞正在休息。

  “我说这日子过得我喜欢,我”

  “砰砰”正发表喜欢言论的欧阳于飞,话还没有说完,远处的天空突然绽放出五颜六色的烟花。

  很美,很绚丽。

  虽然隔的很远,但是琉月这处选择的地势比较高,正好能够看见隐约。

  “又是攻防的信号。”欧阳于飞看了眼笑了:“不知道库杂木他们能不能够反映过来,跟在我们身后突破,我看”

  “那不是攻防的信号。”

  看着远处隐隐约约的烟花,五颗,排成yi线,最顶头那颗朝着西南方向,琉月突然道。

  “不是攻防信号?”欧阳于飞yi愣。

  烟花缓缓的消失在天际。

  然消失后,紧接着又是五颗,与先前的烟花同样的位置和排列。

  “砰砰砰”yi共绽放了三次,烟花才最终消弭在夜色中。

  看着眼花消弭,琉月嘴角缓缓勾勒出yi丝浅笑,轩辕澈要她配合他。

  “这什么意思?”欧阳于飞扬眉。

  琉月听言也不多话,直接以树枝在地面两划,快速道:“西南五星,匈奴王帐在正西,就在我们的右手边。”

  说到这,琉月唰的yi下站起,扔开手中的树枝:“不用在乱跑,我们就从正西杀过去,端了匈奴王的老巢。”

  人狼决战1

  欧阳于飞听言抬头看了眼早已经消失的烟花方向,在低头看了眼琉月,高高的挑起了眉头。

  “你怎么知道?”

  他不记得他们曾经跟库杂木他们等人,有过这方面的沟通。

  这信号和琉月的领悟,来的突然。

  让他实在是有点诧异,有点感觉不太对。

  “你没沟通过,不代表我没有。”琉月起身上马,给欧阳于飞扔下yi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见琉月yi身冰冷的上了马,欧阳于飞眨了眨眼。

  原来琉月给库杂木他们打过招呼,难怪懂。

  当下,欧阳于飞也不怀疑了,跟着琉月身后就上马,调整方向,朝着正西的匈奴王营帐方向就杀了过去。

  端了匈奴王老巢,这个他喜欢。

  “我们从大后方绕过去,不要惊动任何yi个人。”

  “没问题”

  夜色迷醉,天时地利狼和。

  雄兵万千,气吞山河。

  轩辕澈节节进逼,吞没千里草原。

  匈奴兵败若山倒,节节败退。

  而这个时候,琉月和欧阳于飞所率领的野狼群,销声匿迹,完全没有了踪影。

  就如他们来的时候那么突兀,消失的也突然起来。

  不过,这并没影响什么。

  草原上的人都知道野狼本就是畜生,既然不会听人话。

  来与草原,自然散于草原。

  这没有什么好特别关注的。

  不过匈奴却是大喘了yi口气,没有了神出鬼没的野狼军团,他们可以不用三心两意,yi门心思对付已经兵临城下的北牧兵马了。

  茂盛草原正西百里大地,乃是茂盛草原西面最后yi片土地。

  人狼决战2

  除去这方圆百里草原,匈奴的京城盛京就屹立在那里。

  在无任何屏障。

  而此时,匈奴所剩下的二十万兵马,退无可退的被轩辕澈逼在了这最后的阵地上。

  只要在这草原上吞没匈奴最后的兵马。

  北牧就将迎来草原的yi统。

  交锋也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夏末初秋,天已经没有了那种炎热到无法抵御的酷暑。

  轻轻的微风在草原上吹拂着。

  带起丝丝微凉,带起丝丝柔和。

  碧蓝的天幕上白云飞扬,伴随着微风,幻化出无边的各异形态,映照着下方的血腥草原,更添杀伐。

  此时茂盛草原的正西所剩下的最后百里之地。

  yi片青草碧绿,yi片铮铮杀气。

  铁黑色的盔甲在青绿中泛着阴冷的光芒,那种墨黑在百里之地上连绵远去,泛出森森杀伐。

  三面合围。

  北牧四十万大军全线压上,三面合围与此百里之地上。

  北牧和匈奴的最后yi战。

  北牧王旗在天空中随风飘扬而动,带起的确是无边的犀利。

  库杂木和黎阔,带领十五万兵马,屯兵于左翼。

  韩飞,阔巴力,带领十五万兵马,屯兵于右翼。

  托比木和轩辕澈,带领剩下的十万兵马,坐镇与中军。

  旌旗招展,带起血红yi片,威风凛凛。

  而在他们的前方,黑色的甲胄闪着冰冷的光芒,在偌大的草原上,铿锵而立,yi眼望去几乎没有尽头,黑压压的yi片。

  匈奴王二十万兵马全部集结于此处。

  人狼决战3

  但见那匈奴单于,yi身铁黑战甲,纵马大阵之前,yi身彪悍。

  弓弦张,箭出鞘,两国人马严阵以待。

  那眼中脸上的血红杀气,辉映着最后yi场的疯狂。

  “轰隆隆”震耳的战鼓声突然之间狂飙而出,那厚重的杀伐之声,穿越万里草原,震破头顶苍穹。

  北牧和匈奴同时擂响了战鼓。

  “冲啊。”匈奴王yi扬手中长剑,血红双眼中yi片疯狂,大吼声几乎惊破天地。

  “冲啊。”

  被北牧三面包围的匈奴二十万兵马,伴随着匈奴的惊天yi吼,齐齐狂吼出声。

  “杀。”同yi刻,北牧左翼库杂木,右翼韩飞,狠狠的挥舞下了手中的长剑,厉喝出声。

  顷刻间,只见铁黑与墨黑两色,犹如脱缰的野马,朝着对方就冲了上去,整个撞击在了yi起。

  战鼓声声,惊天动地。

  激烈的鼓点响彻在天际,让人热血,几如疯狂。

  夏末秋初的轻微风凉,凉不过冰冷利器。

  战鼓血热,热不过铿锵血肉。

  刀剑无眼,大刀砍杀。

  不是北牧人就是匈奴人。。

  手起刀落,血色迸裂,鲜艳的色彩在阳光下飞溅而出。

  把这百里不过的草原,熏染成淡红yi片,蔓延而出。

  yi刀砍下敌人的人头,然而还没等自己回过头来,身后不知道从那里来的yi枪,就已经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yi剑砍断敌人的大腿,可还没等自己喘口气,杀神已经位临面前。

  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血。

  人狼决战4

  已经分不清楚这到底是自己的阵营还是敌人的阵营,那些人是匈奴人,那些人是北牧人。

  只有拼命的刀起剑落。

  杀掉yi切能够威胁到自己生命的人,那怕他是站在自己身边的战友。

  战场上,从来都不是游戏的地方。

  战鼓擂动,带着最后的疯狂。

  匈奴二十万兵马被北牧三面合围,不想死于这里,那就只有拼命,那就只有从这里冲出去。

  有了这破釜沉舟的决绝。

  匈奴二十万兵马整个的疯狂了。

  二十万人集结在yi起,不顾北牧左翼和右翼的合围,在匈奴王的带领下,朝着前方北牧最薄弱的十万中军冲杀而去。

  十万对二十万,胜负还用的着说。

  血色迸裂,杀伐滔天。

  高高的站在整个战场后的高坡上,轩辕澈看着眼前的血腥战场,嘴角缓缓勾勒出yi丝冷笑。

  匈奴正以yi只有去无回的箭,深深的插入他们的中军位置。

  虽然被包围,却犀利之极。

  不过却也被他的左翼和右翼在最短的时间内,啃下了周边的第yi阵营,削弱十分之yi的力量。

  抬头看了眼天色,轩辕澈掐指算了算。

  “左翼退后。”

  “右翼退后。”

  轩辕澈手中杏黄旗冷冷的投掷下,冷冷的命令道。

  立刻身边他的近卫纵马就飞传命令而去。

  冰冷的命令带着杀伐果断。

  战场调动,快速之极,转眼收到命令的左翼库杂木和右翼韩飞,在剿灭触手可及的匈奴兵马后,立刻开始退后。

  动作很慢,看上去有点像是要变换阵型。

  人狼决战5

  这样的缓慢动作,没有吸引匈奴的阵营,甚至没有吸引匈奴兵马的yi转头,yi抬眼。

  他们的匈奴王已经下了命令了。

  所以的阵型变动都不用理会,只要破开这前方的十万兵马就能得出升天,就能活。

  因此下,匈奴周边兵马,眼睁睁看着北牧左翼和右翼开始变动,却硬是意志yi点也不动摇的朝前冲。

  没有了左翼和右翼的三十万兵马牵制。

  战场上立刻就只剩下北牧中军的十万兵马,正对匈奴二十万。

  十万对二十万,何况是已经疯狂的破釜沉舟的二十万,这般的压倒性力量,可想而知。

  中军阵营立刻陷入飘摇不定的状态。

  纵马回撤,黎阔看着前方的阵势,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我们就这么退了?中军可能要全军覆没。”

  yi旁满脸正色的库杂木,也皱着眉头。

  听言沉吟了yi瞬间道:“不会。”

  “你就这么相信托比木?”

  “这是军令。”

  黎阔哑了言,是的,这是军令,是琉月的主帅令。

  战场上不遵命令,那是大忌,那怕是明显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调动。

  “那怕是错的?”黎阔咬了咬牙。

  现在这绝对是个好机会,他们四十万包围住匈奴王的二十万兵马,这根本就是赢定了。

  但是,现在他们却要退走。

  这yi退走,他们不但不能赢不说,中军十万可能更会全军覆没,这命令明显错误。

  “不会错,你忘记这段时间托比木从来没有错过,更何况他早就告诉我们,打了头就开始撤。”

  人狼决战6

  库杂木很沉稳,话说的斩钉截铁,但是眼中却有动摇。

  机会太好了,他们现在不需要佯装败退,不需要在怎么进行心思算计,只要挥军拿下就成。

  而这莫名其妙的退后,实在是

  “大将军忘记了,杀敌yi万,自损八千,何况面前的是已经疯狂了的二十万。”

  就在黎阔和库杂木纠结退与不退的时候,身边那传令小兵突然淡淡的冒了yi句。

  库杂木和黎阔yi听,顿时眉毛yi拧。

  这yi点他们是想过,但是战场不可能没有伤亡。

  “而且,你们把主帅忘了。”

  更加冷淡的话,却好似醍醐灌顶,瞬间惊醒了沉静在战场思维的库杂木和黎阔。

  是啊,他们忘记琉月了。

  忘记这几天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的琉月了。

  他们的摄政王,这个时候带着的可是万匹野狼啊。

  “可是,这两天没什么消息,野狼群或许灭了或者散了也说不定。”黎阔咕噜了yi句。

  对于把战局压在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的摄政王琉月身上,他还是觉得他们自己更加保险。

  “没有消息,并不代表她不存在。”

  冰冷的声音,夹杂着不用质疑的信任。

  对视yi眼,库杂木和黎阔同时扬眉,是的,没有消息,并不代表摄政王不在。

  她定然有高招在其后,当下两人齐齐yi挥手:“退。”

  清风维扬,库杂木的左翼以yi种绝对迅速的速度远远的退了开去。

  人狼决战7

  而同样退后的右翼,韩飞和阔巴力,却是yi点质疑都没有,既然是琉月的命令,那就退,没有任何道理也退。

  风起云舞,北牧左翼和右翼狂退。

  而就在他们退开之后的顷刻间。

  那正面对抗匈奴二十万兵马的北牧中军十万,也开始缓缓的后退了。

  就好像是抗不住匈奴的疯狂攻击yi般,开始缓慢的以yi种溃败的状态开始后退。

  匈奴王见此喜形于色。

  越发猛冲猛打,只要破开这北牧阵营,他们不仅能够不输,反而可以反噬了他。

  欣喜之下,却没有看见。

  在退后的北牧十万兵马身后,那步行的步兵,开始飞速的跳上早就准备好的战马身上。

  yi批yi批的跳上战马,然后回旋到前方进行抵抗。

  就如那纽带在yi圈yi圈的转动,把后面的替换到前面,在把前面的替换到后方。

  看起来变动并不大。

  然而,yi盏茶功夫,匈奴二十万大军面对的北牧十万中军,整个都已经换上了战马。

  稳居中军位置的匈奴王见此,不由微愣,这是什么意思?

  这十万步兵变成了骑兵。

  在看看周围已经无影无踪的北牧左翼和右翼。

  匈奴王突然心中涌起yi股惊异不定,不对,这左翼和右翼不是变动阵型去了。

  他们离的这么开,是真正的退下了。

  这北牧要做什么?

  而此时,高高站立在高坡上的轩辕澈,抬头望了眼苍穹。

  头上白云帘卷而飞,飞速的变换着。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人狼决战8

  轩辕澈缓缓低下头来,左翼和右翼的三十万步兵已经远远的退后,看不见人影了。

  抬眼,看着远处的广袤草原。

  轩辕澈嘴角扬起yi抹笑容。

  月,不要让我失望,你能懂我的意思的。

  我给你计算的时间,已经到了。

  天边白云飞卷,重重叠叠,yi望无垠。

  战场战鼓擂动,所以北牧十万兵马已经全部上了战马,上了左翼和右翼所有骑兵的马。

  蠢蠢欲动,北牧的兵马按照命令,开始后退。

  开始只略做抵抗就后退。

  不在于疯狂的匈奴兵马厮杀,不在进行不要拼的拼搏。

  这是,这是要放他们匈奴yi马?

  这是要放他们离开?

  所以前线阵营上的匈奴兵士们惊讶了,震骇了,兴奋了,狂喜了。

  北牧左翼右翼退开,中军从步兵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