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抬眼望了眼火红的夕阳,轩辕澈眼中杀气yi闪而过。

  有他在,谁也动不了琉月,谁也动不了北牧的根本。

  “传令左翼十万大军,前锋变后营,朝扎马河开拔”

  冰冷而威严的命令声从大帐中传出,响彻在天地间。

  夜,很快就降了下来。

  群星闪烁,那西方草原上那通天的大火,依旧燃烧的旺盛。

  在这夜色下,鲜艳的让人无法忽视。

  行行复行行。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搞不清楚时间。

  山洞里,琉月搀扶着欧阳于飞,在泥水地里走着。

  从最开始轻微的湿气,到后面冰冷的水渗透脚面,没过小腿。

  到现在的低下,与泥土混杂在yi起,成为厚重的泥浆,让人走起来深yi脚,浅yi脚的。

  道路高低起伏的,不知道他们是走进入了山腹,还是走出了山谷?

  “琉月,背我吧。”恬不知耻的欧阳于飞笑眯眯的看着琉月。

  把自身的重量直往琉月的身上扔。

  琉月扫了笑眯眯的欧阳于飞yi眼,很冷酷的点点头:“好,把你砍成几块,我就背。”

  欧阳于飞顿时哭丧着脸:“琉月,我是伤患。”

  琉月闻言斜了欧阳于飞yi眼。

  两肋插刀10

  那眼中很清楚的露出,要不是知道你是伤患,还想我搀扶你,做梦去吧的锐利。

  欧阳于飞见此憋了憋嘴,真是不讨人喜欢。

  琉月见欧阳于飞露出委屈的表情,脸上冷酷,眉却无语的纠结。

  “我说琉月,你觉不觉得这里味道怪怪的?”

  背不成就换个话题。

  琉月闻言眉头瞬间皱紧。

  这yi点她早就注意到了,yi股算不上浓郁,时有时无的刺鼻气味,时不时飘来yi股。

  很熟悉,很刺鼻。

  “我估计这味道yi定隐藏的有东西。”欧阳于飞眯起眼。

  他率领的右翼本来打了几个大胜仗,眼看着就要把匈奴左翼全部吞没,若不是这突然的三面起火,他哪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那可是三面都是活路啊。

  而这若有若无的味道,跟那黑土草原差不多,欧阳于飞愤恨。

  “兄弟啊,我觉得咦,有光。”

  正欲商谈的欧阳于飞,yi话还没说完,眼突然yi亮,看着前面绽放出来的白光。

  白色的光芒,那是晨光,是外界的光芒。

  琉月双眼微微yi眯,yi日yi夜,终于快要走出山洞了。

  “外面的空气就是好,我讨厌冷和脏。”伸手伸了个懒腰,欧阳于飞立刻扑腾着就朝前面的白光处大步走去,把那气味放在了yi边。

  这家伙可是喜欢温暖而不喜欢冰冷。

  看着欧阳于飞扑腾的朝前走,琉月眼中冷光yi闪。

  抬起yi脚就朝欧阳于飞的后背踢去。

  该死的家伙,明明有点力气了,还要把她靠的死死的,给她装。

  两肋插刀11

  “哎哟。”欧阳于飞被琉月yi脚踢出,顿时yi个踉跄,摇摇晃晃就朝前面冲去。

  几步冲出,还不等他站稳。

  琉月清楚的在后面看见,欧阳于飞脚下yi滑,yi步好像踩差了地方,身体yi倾,朝着前方yi个踉跄就倒了下去。

  “兄弟。”欧阳于飞扯起就是yi嗓子。

  琉月眉头yi皱,几步窜前yi把就朝下沉的欧阳于飞抓去。

  然而yi步行来,琉月才发现欧阳于飞所踩的地方有yi个巨大的反差,就好像悬崖峭壁yi般。

  前yi刻还在峭壁上,下yi刻已经踩踏下去,从空中落了下去。

  yi步踩差,琉月和着欧阳于飞,立刻就如两只滚地葫芦,咕噜噜的就朝下滚了下去。

  yi个巨大的斜坡。

  琉月和欧阳于飞咕噜噜的从斜坡上yi路滚到底,直滑出三四百丈远。

  金光耀眼,又是橘红晚霞。

  晃的yi时间还不适应光线变化的琉月和欧阳于飞,两人闭紧了眼,摔在软地上。

  “我还是喜欢夏天。”半响,欧阳于飞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睁开眼感慨了yi声。

  yi边说yi边顺手撑在地上,准备撑起身体。

  那想yi手才微微用劲,啪,无声无息的yi下就按进了草地里,整个陷入了半只胳膊。

  欧阳于飞yi下就僵住了,瞪大了眼。

  旁边就滚在他身边的琉月,睁眼就把这yi情况看的清清楚楚。

  对视,两人无声的yi个对视,脸都慎重了起来。

  身体在缓缓的下沉,以yi种相当慢,但是绝对在下沉是速度往下。

  两肋插刀12

  泥浆混合着水的味道,充斥在鼻端。

  周围有水草,有泥。

  但是没有活物行动的踪迹,没有鸟,鱼,蝶,甚至没有虫。

  刚刚的滚落没有注意,此时两人都注意到了。

  身边才草地上盘旋着是yi种死寂,yi种什么生命都没有的死寂。

  沼泽,靠,是沼泽。

  琉月的眼尖锐的眯起,草原有沼泽,她知道,但是她没想她居然在这种情况下遇到。

  还被扔在了沼泽中央。

  身体缓慢的下陷,但是因为两人本是躺在地上的,这速度就算慢,顷刻间也去了半个身体被泥包围。

  “兄弟,天蚕丝。”半个身体都陷下去的欧阳于飞,抽了抽嘴角。

  速的波动,看准远处yi碧绿的草地,琉月身体停止不动,手腕瞬间微扬,yi下从泥里抬起。

  唰,天蚕丝如飞射出。

  “砰。”只听砰的yi声清脆沉闷的声音传来,琉月和欧阳于飞齐齐松了口气,这证明那方是实地。

  反手yi把抓住天蚕丝,琉月顺着天蚕丝的力量,拔除身体就朝那方射去,同时yi把抓住了欧阳于飞。

  草原也有沼泽,但是绝对没有雨林中的庞大和无敌。

  相对比较小和浅。

  这就是活命的基准。

  从沼泽上yi晃而过,琉月和欧阳于飞几乎以恶狗扑屎的姿态,扑向了那青青的草地。

  yi身泥浆,满身狼狈。

  同时扑在草地上的两人对视了yi眼,无语。

  漫天流火,橘红遍地,青碧的草被渲染上橘红,美的如梦如幻。

  却带着吞噬yi切的狰狞杀气。

  夕阳快速的落下。

  两肋插刀13

  夜色再度浓重登场。

  群星璀璨下,远离沼泽地的yi弯空地上。

  星火圈成yi个圆圈绽放在yi有几颗树木前的空地上,包裹着中间的琉月和欧阳于飞。

  不是这么大热的天气想烤火取暖,而是广袤的草原,有些危机可以以火抵御。

  坐在火圈中,欧阳于飞看着两人身前就着yi小股清水,洗干净的外衣,伸手揉了揉眉心。

  不是他们这个时候想洗衣服,而是干后的泥衣贴在身上,脏乱不说,实在是影响动作的敏锐度。

  更何况他现在满身是伤,伤口不能感染,这方面琉月很坚持。

  嚼着手里的草根,欧阳于飞看了眼天空。

  “我说琉月,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在回去好好看yi下我们落脚那地,我总觉得那地方不对劲。”

  琉月点点头。

  她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没发出信号。

  信号yi出,轩辕澈看见的同时,匈奴也看见了。

  这山河黑土,她需要在探测yi次。

  “琉月,我觉得我们可以从另yi个方向”

  yi话还没说完,欧阳于飞突然顿住声,嘴里也停止了咀嚼的动作,眉头微皱。

  周围的气息不对。

  火焰噼啪,yi片寂静,琉月看着远处也没有做声。

  但是那背脊,却是紧绷的。

  “琉月,我说”

  欧阳于飞见此yi边压低了声音,yi边顺着琉月的眼神看去。

  yi见下,顿时惊的动都不敢动,话yi下卡在了喉头。

  绿油油的眼睛,在黑暗的夜色中闪烁着,看不完,数不清,凶神恶煞。

  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他们。

  yi股阴森的感觉快速蔓延开来。

  前狼后虎1

  杀气,那是无声无息潜伏过来的杀气。

  那绿油油的眼睛是草原上的魔鬼。

  狼,是无数的草原野狼。

  天,欧阳于飞倒吸了yi口冷气,狼,草原上最凶残的动物。

  惹什么都别惹上这家伙啊。

  嘴角无意识的抽筋,欧阳于飞头皮发麻,顶着压抑的眼神,快速的扫视了yi圈周围。

  密密麻麻的绿色眼珠隐藏在草丛中,眨也不眨。

  成圆形的包围住了他们。

  而远处,那悄无声息的逼近声,还在继续,还在不断的朝他们这边叠加。

  欧阳于飞听在耳里,几乎想哭的心都有了。

  “琉月,狼,天,那里来的这么多狼?我们被包围了。”

  欧阳于飞的传音入密,带着绝对的悲愤,我们被包围了,这实在是yi个强大的字句。

  yi只狼好说,十只狼也没话说,百只就问题了。

  而现在,从根本听不见脚步声的高草沙沙声中,已经无法判断这周围到底是多少只狼。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也没问题了。

  是他们没问题了,而不是狼。

  欧阳于飞想哭,第yi次想哭,什么叫才出虎|岤就入狼窝,他现在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还是挑选的他最没力量的时候。

  夜色弥漫,带着属于暗的魅力。

  绿光阴森,伴随着层层的杀气。

  背脊绷的笔直,琉月维持着添加柴火的动作,没有动。

  那跳跃的火光映照在她的脸上,辉映出红丹丹的绚丽色泽。

  在欧阳于飞感觉到的那yi瞬间,她也察觉到了,那属于野兽的危险。

  前狼后虎2

  只是,容不得她动,已经行成包围。

  他们两人太少,而敌方数目太多。

  盛夏的夜,此时却充满了冰冷。

  琉月透过火光冷冷的看着从草丛中现出身形的野狼群。

  灰色的身躯,流畅形的线条,以yi种攻防yi体的矫健,勾勒出他们的凶残和贪婪。

  狼,这天底下不是最凶猛庞大的动物。

  但是,却是最难对付的家伙。

  琉月,深谙它们的厉害。

  灰色从高草中显露出来,逼近。

  那灰色的身影在火光的照耀下,阴冷而充满了杀气。

  绿油油的眼被火光渲染成红色,张开的大嘴里露出的獠牙,白森森的让人胆寒。

  火圈周围布满了狼群。

  身形未动,但那通身的杀气已经展露开来。

  丝丝阴森,犹如地狱阎罗。

  琉月冷冷的盯着那几乎有小牛犊子那么大的头狼,冷冷的盯着,yi瞬不瞬,浓重的杀气在四方里升腾。

  那凶残的头狼在对视上琉月通身的杀气时候,脚步yi顿,yi下停在了当口,停止了前进。

  野兽,有野兽的本能和敏锐。

  琉月的杀气犹如实质,锁定了它。

  让它感觉到了危险,绝对的危险。

  头狼yi停下,周围的群狼好像接受到了指挥yi般,立刻也停了下来。

  围绕着火堆,冷冷的与琉月对持着。

  冷眼旁观看着眼前的动静,欧阳于飞瘪了瘪嘴,朝琉月传音入密道:“怎么办?”

  这般的对持不是办法。

  就算现在头狼不动,但是伴随着越来越多的群狼。

  前狼后虎3

  吃亏的绝对是他们。

  没有说话,琉月没有回答。

  只狠狠的盯着那头狼,锁定目标。

  月夜下,泛着yi片悄无声息的杀气。

  而就在火焰的旁边,琉月缓缓伸出手,在衣角旁的地面比了两个手势。

  欧阳于飞看在眼里,立刻明了。

  当下,身形没怎么动,手却开始快速的准备起来。

  以柴就火,快速的拾取点燃剩余的柴火成火把。

  形成yi个巨大的火球摸样。

  群狼看着欧阳于飞的动作,不断的起起伏伏的,时不时传来yi声狼嘶,在静寂的夜色中,充满了阴森。

  看见食物,群狼有点控制不住了。

  但是,头狼在琉月冰冷杀气的锁定下,头狼没动,其他狼尽管有点控制不住。

  但是,也没有动,只静静的,狰狞的看着动弹的欧阳于飞。

  欧阳于飞的动作很快。

  这是yi个对持,头狼和琉月的对持。

  若是琉月的杀气yi个波动,等待他们的可能就是万狼齐上。

  速度很快,欧阳于飞手中的火球越来越大,快速的绑定了两个。

  “走。”就在欧阳于飞绑好手中火球的yi瞬间,琉月yi声轻喝,身形yi跃而起,临空yi个翻身,朝着头狼相反的方向就急冲而出。

  而同yi时刻,yi直被琉月杀气锁定的头狼。

  忍不住自己的气息被压抑在yi个人类之下,头yi昂,yi声狼啸破空而出,响彻在整个月夜之下。

  “嗷呜”群狼嘶吼,声动八方。

  就在这嘶吼声中,琉月已经冲入了群狼圈里。

  前狼后虎4

  手中长剑所向,狠狠的砍上了拦路的野狼。

  而身后,欧阳于飞也在第yi时间yi跃而起,跟了上来。

  手中的两个火把连挥,带着恢复过来的力量,呼啸着朝扑向琉月的群狼挥去。

  火光炙热,来势汹汹。

  群狼嘶吼,朝着两人急冲而上。

  琉月陷入群狼中,眉不动,眼不眨,yi身杀伐几乎滔天。

  伴随着她的yi扬手yi抬脚,那猩红的长剑溅起血色血花的同时,带起的都是野狼的尸体。

  没有多余的动作,没有花哨的招式。

  只有yi击必杀。

  杀气凛冽,佛挡杀佛,神挡嗜神。

  yi身冰冷,yi脸决然。

  琉月挥舞着长剑在狼群中杀出yi条血路,朝着前方就冲。

  就如yi尊杀神。

  身后,欧阳于飞舞动着两把火球,护卫在琉月的身后。

  群狼被琉月杀红了眼,那浓重的血腥气蔓延而出,刺激的它们整个开始疯狂。

  朝着琉月不断的以各种姿态和速度扑来。

  欧阳于飞见此双手挥动,庞大的火球砸在扑来的野狼身上。

  炙热的火烧焦了它们的皮毛,强大的力量击的它们远远的撞出。

  yi前yi后,琉月和欧阳于飞在野狼群中杀出yi条血路,朝前就闯。

  野狼们的速度很快,yi个死去,身后立刻就有狼在补上位置。

  有着野兽中最好的群体进攻素质。

  但是,它们面对的是琉月和欧阳于飞。

  欧阳于飞此时有伤,yi身本领还没发挥出来。

  但是琉月是什么角色,那绝对的杀伐之王。

  前狼后虎5

  犀利的杀招和凌厉的杀气,相辅相成与黑夜之中。

  让所有野狼没有看见可口的食物,而是yi个杀神。

  血色四溅,野狼尸体铺成而开。

  直接杀出yi条血路,琉月yi步退后,手yi伸yi把抓住了欧阳于飞手中的大火把。

  “快。”冷冰冰的扔出了yi个字。

  而同yi刻,欧阳于飞快速的扔下手中的火球,yi把抓起琉月,身形yi闪,运起轻功朝着前方的黑夜就射了过去。

  琉月奔跑的速度很快,但是绝对没有会轻功的欧阳于飞快。

  转眼,两人就陷入了黑夜之中。

  就算迅猛与野狼,也在追了yi瞬间后,失去了两个人的踪迹。

  皎洁的月色下,显露出yi地的阴森杀气和铺陈在地面的几十具野狼尸体,和染红的碧草。

  绿油油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必杀的光。

  “嗷呜”头狼yi扬头,朝着天空就是yi嗓子。

  穿破层云,直入九霄。

  “嗷呜”群狼立刻紧跟着仰头长啸。

  在月夜下,群狼嚎叫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yi吼落寞,群狼掉转身形,朝着琉月和欧阳于飞消失的方向就追了上去。

  夜色弥漫,带着深深的黑。

  飞纵而走,欧阳于飞带着琉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