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四根白玉大柱巍峨耸立,四方青龙盘旋于上,活灵活现,几乎要破柱飞旋而去。

  缓步进入宫殿,轩辕澈走的小心翼翼。

  青龙属水,此方定然有水隐藏,小心方是上策,别没杀掉冥岛六尊,把自己赔在这,那可不划算。

  行行复行行,轩辕澈在宫殿里缓慢的走动着。

  这宫殿外面看似大气,里间却犹如那街头巷尾yi般,尽是狭窄的通道,看起来相当的诡异。

  轩辕澈缓步行着,眉头微皱。

  怎么身后还没有人追来?

  绝杀之地8

  难道他跑的太快了,以致身后的冥岛六尊没有追上?

  还是说他们跑了其他六个通道,唯独把他的给漏掉了?

  轩辕澈记得很清楚,他冲入这条通道的时候,有望过yi眼,云召开启的通道是八个。

  眉间微挑了挑,轩辕澈甩了yi下手。

  那先去汇合云召在说。

  正做此念,耳边突然风声做响,有人从前方如飞而来,速度之快,几乎要被轩辕澈疑惑是在逃命。

  前方?冥岛六尊应该不会出现在他前面,难道是云召?

  轩辕澈当下步伐微快,yi步转过眼前的转角。

  视线相交,面面相觑,两人差点撞了个正着。

  白尊,轩辕澈双眼瞬间yi眯,也来不及想金尊怎么从前方而来,反手就是yi剑,朝着白尊就砍了去。

  同yi刻,白尊反应也不慢,手中长刀yi挥,就架上了轩辕澈。

  “砰。”火花四溅。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说的也不过如此。

  白尊看见前方是轩辕澈,那手中的大刀几乎轮的犹如风转,暴雨般的朝着轩辕澈就狂扫而下。

  好像要在这么几招间,就把轩辕澈灭掉yi般。

  轩辕澈见此暗自yi声冷哼,凭他

  当下手中软剑飞转,缠绕着白尊的大刀就上。

  yi时间,只听见砰砰啪啪之声大作。

  看不见你来我往,看不见剑势刀厉,只见yi片刀光剑影飞腾,yi白yi黑两条人影在空中旋转。

  而周围精美的木制雕刻,悬空的浮雕油盏。

  在这看不见的刀光剑影中,纷纷碎裂如粉末,朝着四面八方洒下。

  绝杀之地9

  几乎让人眼花缭乱。

  剑气纵横,配合着阴风阵阵,在狭窄的通道中,几乎刮出狼啸的阴森,远远传开。

  在通道中引起阵阵回声重叠,厚重而悠远,仿佛龙的咆哮。

  yi剑横扫,砍开白尊疯狂的攻势,轩辕澈微微皱了皱眉。

  什么声音?这不应该是他们的剑势带起的风声。

  手中快速的递出,耳却竖了起来,轩辕澈侧耳听去。

  “轰隆隆”有点沉闷,有点厚重,像水声又有点不像水声,也不是风刮过的声音,这是什么声音?

  轩辕澈正皱眉间,对面的白尊疯狂的刀势,越发的疯狂了。

  看上去简直要跟轩辕澈拼命。

  虽然轩辕澈认为他们两人遇上拼命很正常,但是那种竭斯底里,好像不打倒他,这白尊也要跟着丧命的感觉,让轩辕澈有点皱眉。

  “砰。”yi个闪身,白尊yi刀砍在了地上。

  那青石版面立刻裂出小孩手掌那么大的口子,蜿蜒而去。

  如此猛打猛攻,不惜消耗yi切内力。

  不是有十足的把握在几招下拿下对手,就是疯了。

  轩辕澈皱眉,白尊这是在搞什么?

  “轰隆隆”那沉闷的声音越发的近了,听在耳里,也越发的真切了起来。

  不是风产生的回音,而是真真切切有东西在靠近。

  轩辕澈心下瞬间yi凛。

  反手快剑,手中的攻势越发的凛冽,耳却尖尖的竖了起来。

  来势很快,中间还夹杂着噼里啪啦清脆的凝结声,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绝杀之地10

  yi丝阴寒的气息从远处的通道传了过来。

  那是yi种冰寒之极的至阴之气,泛着轻轻的白烟,带起yi片雾里看花的朦胧,翻滚着蜂拥而来。

  白尊,手下越发的疯狂了,那眼几乎泛起了红色。

  yi个反身交手,轩辕澈眼角扫见那丝丝飞扬的白烟,从远处的通道口冒了出来。

  短暂的yi瞬间疑惑后,轩辕澈脸色大变。

  该死的,不是水,这东方青龙下隐藏的机关不是水,而是

  心中的念头还没落定,那通道口丝丝白雾下,仿佛龙吟虎啸的东西露出了真面目。

  透明的,纯净的,不染yi丝尘埃的冰水,正以yi种澎湃的,覆盖yi切的姿势而来。

  所过之处,精美的墙壁,浩美的雕饰,立刻被冻结成冰晶,淹没在了那透明的色泽中。

  冰水过处,冻结yi切。

  “混账。”轩辕澈yi眼扫之几乎是怒骂出声。

  现在他知道眼前的白尊为什么要跟他如此疯狂了。

  定然是这个混账不知道怎么开启了青龙殿的机关,放出了这滔天冰水,正在逃命的时候又遇见了他。

  想逃又想杀了他,所以才如此的疯狂。

  该死的,该死的。

  铁牙紧咬,轩辕澈yi瞬间头顶几乎要冒烟。

  想也不想,yi剑挥出隔开白尊的攻势,轩辕澈掉头就跑。

  白尊他不怕,这来势汹汹可以冻结yi切的冰晶,他却自讨没那个能力应付过去。

  白尊见轩辕澈掉头就跑,脚下yi错也跟着轩辕澈就跑了去。

  同时神色狰狞,朝着轩辕澈就纠缠而上。

  绝杀之地11

  他们出岛的目的就是杀轩辕澈,此时难得遇上他yi个人,那不管出于什么状态,都要杀了他。

  巷子狭窄,弯弯曲曲极不好走。

  轩辕澈纵然前行yi步,奈何身后的白尊yi身功力实非等闲,那是轻易逃脱得了的。

  不由yi副铁牙紧咬,轩辕澈连打带逃。

  两人在狭窄的通道中,打打走走,搅浑做yi团。

  而那身后咆哮而来的冰晶,却在轩辕澈和白尊的交手中,来的越发的快,越发的汹涌了。

  那丝丝的冰气升腾而出,所过之处立刻被覆盖上yi层白霜,几乎是接近绝对零度的冻气。

  白霜过之,冰水呼啸而来。

  充斥满整个狭窄的通道,冻结yi切可以冻结的东西。

  晶莹剔透,蓝光闪烁。

  “砰。”轩辕澈和白尊刀剑相交,绽放出yi窜火星。

  然而却抵不过那已经升腾而来的白色雾气。

  刺骨的寒冷,完全吞没小窜火星。

  轩辕澈头发上已经凝结上yi层冰晶,眉毛硬硬的,在夜明珠的照耀下,酝酿出反光。

  刀剑相交,那寒栗的兵器上,顷刻间已经覆盖上了yi层薄冰,让这本阴冷的武器,更加的阴冷。

  “轰隆隆”耳边冰晶的咆哮声越发的紧。

  那种张牙舞爪的咆哮,震的人发蒙。

  快速扫了yi眼现下站立之地,轩辕澈眼底深处精光yi闪。

  眼角扫到白尊身后离两人几乎只有十丈远的冰水,轩辕澈覆盖了yi层薄冰的脸上,冷酷的惊人

  “砰。”又是yi刀,生生的砍在轩辕澈的身前,阻止他前进的步伐。

  绝杀之地12

  刀风所向,轩辕澈突然yi个踉跄,好像被白尊的刀锋挂了yi下。

  白尊疯狂的脸上,双眼瞬间yi亮。

  轩辕澈露出了败象,虽然只是yi瞬间,但是瞒不过他。

  那两三招之内yi定能够拿下他。

  白尊见此越发的疯狂了,杀了轩辕澈,在跑也不迟。

  刀剑相交,乒乒乓乓声音大作。

  轩辕澈节节后退,那被冰气已经开始微微冻结的身体,好像活动不过来,左右难支。

  白尊步步紧逼,刀锋几乎砍至轩辕澈的鼻尖。

  两人身后,冰寒入骨的冰水呼啸而来。

  十丈,九丈,六丈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轩辕澈也越来越弱,好似下yi剑就能要了他的命,白尊更加的拼命。

  两丈,眼看着冰水就要冲向两人。

  轩辕澈突然弱相yi变,身上气息暴涨,yi步顿在地上,手中长剑yi挥,yi剑砍上了头顶的石壁,身体紧跟着上冲。

  “砰。”只听yi声大响,那青石的顶端被轩辕澈yi剑破开yi个大洞,露出黑压压的上方。

  轩辕澈yi个翻身,抓住洞口,瞬间就射了上去。

  同时朝着洞|岤下方反手就是yi剑。

  身下,白尊被轩辕澈陡变的气势惊的yi怔,紧跟着反应过来,脸色铁青,挥舞着大刀跟着轩辕澈跃出的地方就跃去。

  可,以下攻上,得胜怎么可能。

  跃起的身形被轩辕澈剑势yi逼,白尊的身体在半空中yi滞。

  呼啸而来的冰水,瞬间狂冲而来,淹没yi切,吞并yi切。

  所过之处,yi片冰晶。

  站在上层石墙上,轩辕澈听着那轰隆隆的声音咆哮而去,晃亮了手中的火折子。

  yi片幽蓝冰晶闪耀。

  下方整个被冻结住,剥夺去了yi切生命存在的痕迹。

  惊天yi箭1

  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轩辕澈无言。

  若不是来的时候仔细yi步yi步都看了,察觉这处的顶层最是薄弱,恐怕他今儿个还真不好脱身。

  看着下方堵塞了洞口,泛着yi片幽蓝光芒的冰晶,轩辕澈垂眼。

  雪圣国的皇陵,果然够变态,这万年寒冰水也能找得到。

  灭了手中的火折子,弓起身。

  轩辕澈转头匍匐着在夹缝中朝前行去。

  光芒幽深,雪圣国精美的皇陵,笼罩着层层冷光。

  行行复行行,有了前车之鉴,行动越发的小心。

  穿梁过房,行过亭台楼阁,走过主宫要道。

  四方神兽之中央大殿。

  yi步踏进大门,风声突然yi紧。

  然轩辕澈还没回手,凛冽的杀气已经消失而去。

  中央大殿中,此时从四面通道中,几乎是同yi时间迈步而入琉月,云召,独孤绝等三人。

  而靠他最近的琉月,此时正在收刀。

  扬了扬眉,轩辕澈看着琉月yi身的灰头土脸,不过身上却无伤痕,yi边走进yi边道:“怎么样?”

  “yi个。”琉月笑笑挥了挥手中的匕首。

  “yi个。”行过来的云召紧接着接过话去。

  轩辕澈点点头道:“我也yi个。”

  三人话音落下,齐齐扭头朝默不作声的独孤夜看去。

  独孤夜看见三人的目光,面色越发的冷了冷,不发yi言。

  听这话,这三人是联合好了的,就他误打误撞的自己送上了门。

  云召见独孤夜不说话,微勾了勾嘴角,斜了眼琉月和轩辕澈:“你们怎么把他给拽下水了?”

  惊天yi箭2

  yi边说,yi边悄无声息的给两人竖了个大拇指。

  这才多大点的功夫,居然就把独孤夜给拽了出来,刚才他陡然看见,还以为自己眼花,这独孤夜什么时候跑他家皇陵来了。

  不过看那独孤夜冷沉着脸的神态,面上流露的就yi个字,怨,让他想不明白都艰难。

  回应他的是琉月和轩辕澈的齐齐微笑和独孤夜的yi个冷眼。

  “谢了。”看着独孤夜衣襟上的yi丝鲜红之色,琉月嘴角微勾,朝独孤夜点了点下颚。

  独孤夜出手,绝对不会是帮轩辕澈,只会是帮她。

  虽然现在很明显错帮了轩辕澈,不过这份情,她可要承。

  独孤夜听琉月这么说,抬眼看了yi眼琉月。

  这是从南宋国藏宝地回来后的第yi次见面。

  蔚蓝的眼波流转,有点深,有点不可见底,却也有点难以言喻的温柔。

  当日琉月对他的软手,他还历历在目。

  让他心暖,让他心跳。

  而今,琉月却还是和轩辕澈在yi起。

  眉色微微的荡漾了yi下,掩盖下那层层的波涛酸涩,再度抬起已经重新恢复成平静无波,独孤夜看着琉月嗯了yi声,脚下缓步的走了过来。

  若是早知道这些人追杀的目标是轩辕澈而不是琉月,他绝对会袖手旁观,可能还会在yi旁插手帮yi把追杀的人。

  不过现下帮都帮了,这怨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认了。

  轩辕澈看了眼走过来的独孤夜,眼神微闪,没有言什么谢。

  这人不会帮他,他出手要帮的是琉月,就如云召开这皇陵也是因为琉月,不是为了帮他。

  惊天yi箭3

  所以,他不用言谢。

  别人不承他的情,他自然也不承别人的情。

  面色淡然,看着独孤夜缓缓走近琉月,既不吃醋,也无过分的动作。

  琉月和他之间还有什么需要怀疑,需要吃醋的。

  微笑而立,yi女两男,风平浪静。

  yi旁的云召见此,几不可见的眼神深了yi下。

  这种情况下碰见,居然如此风平浪静,不知是波涛下的汹涌,还是

  “现在还剩下两个。”云召眼也厉,看见独孤夜袍子上的血迹,已然明了又少了yi人,当下直接挑开了另yi个话题。

  当下yi边取出血珠给琉月,yi边道:“我家的皇陵怎么样?这才多大点功夫就是四个。”

  云召很有点得意。

  他可忘不了轩辕澈和琉月栽了个大跟头在这冥岛六尊手上。

  也忘不了yi路被追杀的狼狈样,他长这么大还没被追杀的这么嚣张,这么不动声色过。

  而现在,yi进入他雪圣国的皇陵。

  片刻之间就灭了四个。

  这能说的只有yi句话,他雪圣国太能了。

  “够变态。”琉月听着云召的自吹自擂,竖了个大拇指。

  是好东西就应该表扬,这雪圣国的皇陵绝对是个好东西,变态到极致的好东西。

  “不错。”轩辕澈抽了抽嘴角,那万年寒冰,他现在身上都还有点冷。

  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独孤夜也给与了承认,区区yi个偏殿,他走了yi个时辰。

  雪圣国的皇陵,那是极品中极品,闻名不如见面,厉害。

  云召听三人如斯言喻,脸上浮现起很得意的笑容,yi扫先前的谨慎和严肃,灿烂了。

  惊天yi箭4

  冥岛六尊已灭其四,剩下两个不足为惧。

  “四兽中央这yi方路,出路只可能是这里?”轩辕澈看着琉月服下珠子后,心情也很不错的抬头看着云召道。

  云召听言点了点头:“对,只能是这里。”

  这是地下皇陵最中央的地方,进入了那八条通道,要出去,必须要走这里,那是绝对的必经之道。

  “守株待兔。”琉月yi口吞下珠子朝两人扬了扬眉。

  轩辕澈和云召听言同时点了点头。

  那八条通道的最后终端就是这里。

  与其现在折返去其他通道里找剩下的冥岛两尊,不如就在这里等,反正不死要出来绝对要走这里。

  以逸待劳,何乐而不为。

  当下,三人各自悠闲了下来。

  yi直yi言不发的独孤夜,见此也没多大的表情,围绕着中央宫殿缓步而走,仿佛欣赏雪圣国这百年皇陵来了。

  显然,也是同意了轩辕澈等人的说法。

  光芒幽亮,丝丝清风吹拂,清冷。

  半日,yi日,两日

  时间快速的过去,没有人,剩下的冥岛两尊就好像凭空消失了,根本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琉月坐在高台上皱着眉头。

  两天了,就算迷路到东南西北都绕了yi圈,凭借冥岛六尊的本事,也应该来了。

  这两人跑什么地方去了?

  “机关启动过很多次。”云召靠在中央宫殿的王座旁,看着yi排沙漏缓缓的道。

  难道剩下的两尊,直接被机关给应付了,连来到这里都没做到?

  面面相觑的对视了yi眼,四人沉默。

  惊天yi箭5

  要是这么容易就把冥岛六尊给灭了,那他们何必还等在这里。

  回去找,显然是不现实的。

  这偌大的皇陵不知道有多少岔道,多少横七竖八的通道。

  这回头去找人要找到什么地方。

  看着yi排yi排的沙漏,云召皱了皱眉突然沉声道:“该不会是走向了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