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杀气凛凛。

  边上冲过来的天涯,眼见如此,硬是没地方,没那个能力插进手来。

  那强大的劲风,迫的他呼吸失紧,上前yi步都做不到,更加不要说冲过来帮忙了。

  三对六,琉月yi方正吃紧间。

  突然山峦yi声闷响,正在交战的几人脚下乱石草地上,突然砰的石头翻滚而开。

  露出yi个黑黝黝的大洞。

  又深又宽,几乎看不见边界。

  正在全力击杀轩辕澈的冥岛六尊,yi个没防备,轰的yi下朝下就落,那速度快的几乎不给人任何的喘息时间。

  同yi刻,轩辕澈和琉月更是联手扳住六人,不让他们能腾身跃上去。

  yi开而合,只是眨眼之间。

  边上的天涯才只觉得眼睛眨了yi下,面前交战的几人就不见了影子,只剩下yi片空地。

  天依旧那么清,云依旧那么白。

  雪圣国的皇陵,开启了。

  杀机四伏1

  黑黝黝的深渊,好似没有尽头。

  悬空而落,深不知底。

  “砰砰砰”半响后,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洞|岤,才传来砰砰的重物落地声。

  yi步站定在黑的没有yi点光芒的洞|岤里,还不待琉月,轩辕澈,独孤夜和冥岛六尊等做出反应。

  头顶上yi片呼呼风声骤然响起,夹杂着犀利的尖锐之气,直冲而下。

  黑洞虽然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但是下方这几人,那yi个都是耳聪目明的高手,yi听来声有异。

  立刻,闪身就朝后跃,避开头顶上直砸而下的东西。

  “砰砰”yi阵凛乱的碰撞声响起。

  听声辩物,从头顶上砸下的居然是石头。

  密密麻麻,犹如在下yi场石头雨。

  下方几人高手是高手,但是怎么也没有石头硬,当下不由纷纷跃起躲避。

  yi片黑暗中谁也看不清楚谁,谁也不知道身边是谁,这乱跃下也更加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那里了。

  yi阵郁闷,琉月边躲避边咬牙。

  这云召搞什么,想今天把他们都绝在这里是不是?

  心中的念头还没转过,yi片黑暗中,突然传来机关开启的声音,沉闷而厚重。

  四方诸人具都是yi凛。

  轱辘轱辘的沉闷声响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突然有丝丝阴暗的光明从四周射了过来。

  偌大的黑洞周围,开启了几条通往外界的洞|岤。

  虽然有洞|岤的光芒透过来,但是那阴暗的隐隐约约,也让人看的不怎么清楚。

  琉月yi番躲避,此时正好退到yi开启的洞|岤前。

  杀机四伏2

  当下想也不想,yi头就朝洞|岤中冲了进去。

  同yi时间,yi直在她身边的轩辕澈,掉头就朝另yi个洞|岤冲了过去。

  黑色沉重,朦朦胧胧。

  头顶的石头不断的掉落,听那沉闷的碰撞声响起,石块有越来越大,越来越重的趋势。

  yi切不过顷刻之间。

  冥岛六尊耳聪的听见躲避大石的衣襟声就在这顷刻之间,只剩下了六个人,当下黑尊抿唇yi啸。

  四方立刻传来五声同啸。

  该死的,果然只剩下他们六人。

  借着微弱的光芒四下yi看,黑洞四周开启了八道大门。

  而鉴与光线实在是阴暗,完全没有看见轩辕澈是进了那yi道大门,黑尊面色微沉。

  “yi人yi道。”冰冷的声音落下,黑尊转头就朝靠他最近的大门冲了过去,隐没。

  八道门,他们六个人,就不信运气那么坏撞不见轩辕澈。

  厚重的石块纷纷落下。

  几人下落的方向早已经没有了人。

  八道通往不知明的方向的洞|岤,在黑暗里延伸着,伸向远处。

  双手戴上天蚕丝手套,手中紧紧的握着匕首,琉月借着通道里阴暗的光芒,快步朝前走。

  光芒隐隐约约的开始闪耀出来。

  镶嵌在走廊上的夜明珠,没有南宋宝藏处的皎洁浩美,反而带着阴冷,映照在走道上,给人yi种背脊生寒的感觉。

  但是那走廊上精美的雕刻,却远非南宋宝藏可比。

  精雕细琢,美轮美奂。

  快步而行,琉月飞速的朝前走着,根本不与理会走廊上的细致。

  杀机四伏3

  云召给她和轩辕澈说了yi个大致的方位,但是那只是大致。

  此时,看样子云召已经开启了整个皇陵的机关,这可不是小儿科的东西了,她得小心尽快走道她预计的地方。

  脚步细碎,在这寂静的通道中飘扬而出。

  很阴,很冷。

  快如闪电,琉月朝着前方急冲而走。

  瞬息之间就转入密道深处。

  yi片阴暗,墙壁上的夜明珠,好像那油灯yi般,闪闪烁烁,犹如那鬼火层层。

  照耀着眼前yi片阴暗的楼栏起伏,沙土层层,让琉月实在是看不出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不过有点像皇家的御花园。

  yi步站定,还不待琉月做什么准备,身后风声劲急,有人来了。

  身形yi隐,琉月隐入了身边的阴暗,禀住了呼吸。

  yi身蓝衫,如飞而来,冥岛六尊中的蓝尊

  快速扫了yi眼眼前的情景,看着沙土边上有浅浅的脚步走过,蓝尊眼光yi凛,握住手中长剑,急追而上。

  背靠栏杆,琉月闭着眼计算这蓝尊的速度,手中的匕首在阴暗中泛着冰冷的寒光。

  要往前去,必须经过她的面前。

  越来越近,越来越快。

  嘴角缓缓勾勒起yi丝冰冷的笑容。

  身边风声yi急,琉月手中匕首yi横,反手快若闪电就朝欲从她身边擦身而过的蓝尊刺去。

  这世界上论隐藏踪迹,琉月说第二,没人敢说第yi。

  就算是厉害如冥岛六尊中的蓝尊,也完全没有感觉道琉月就在身边。

  匕首横空,犀利如电。

  杀机四伏4

  蓝尊陡然yi怔后,反应极快,yi声大啸,手中长剑兜头就朝琉月的方向狂砍而去。

  同yi时间,生生顿住身形,yi个后空翻就想避开琉月这yi刺。

  然琉月这计算好的全力yi刺,那是那么容易就能避过的。

  只听哧的yi声钝响,那是剑入肌肤的声音。

  血色四溅。

  yi匕首得手,琉月紧跟着yi个斜身,避开蓝尊那仓促间的yi剑,从阴暗中射了出来。

  腹部yi片血迹,蓝尊yi个飞身退后落下,腹部已经血红yi片。

  眉色冰冷,蓝尊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琉月,这么多年还没人能伤得了他,今日这是第yi次。

  按住腹部伤口。

  蓝尊面无表情的看了yi眼琉月,转身就走。

  她是冥岛未来的王,他不敢以下犯上。

  他要杀的是轩辕澈,而不是琉月。

  “你以为你今日就能走得了。”冰冷的声音在蓝尊的身后响起,伴随着如此冰冷的话传来的瞬间,则是琉月冷杀的身形。

  他不跟她动手,不代表她就会放过他。

  反身挥剑,yi剑扛住琉月手中的匕首,蓝尊眼中闪过yi丝冰冷:“公主最好不要动,本尊不动手,并不是怕对付不了你。”

  琉月不怒反笑,嗜血的表情yi闪:“那你就试试。”

  说罢,身形yi折,手中匕首朝着蓝尊完全意料不到的方向刺去。

  “砰砰砰”刹那间只听yi片刀剑碰撞声响起。

  琉月快,蓝尊也快。

  阴暗的光芒下,看不见两人的手势挥动,只看的见yi片刀光剑影,快的无与伦比。

  杀机四伏5

  纵横这么多年,这还是第yi次有人能接下她这么多招。

  琉月不惧,反而越发的兴奋起来。

  单挑单,这天下她怕谁。

  腹部血色yi滴yi滴滴下,染红了脚下的沙土。

  蓝尊的脸上开始呈现苍白,琉月那yi匕首,刺的太深。

  狭小的空间里,阴寒的气息越来越甚,有yi种完全压迫的感觉,快速的弥漫。

  蓝尊看着眼前的琉月,不由自主的边抵抗边往后退。

  好强烈的杀气,好阴寒的感觉。

  这不是常人的气息,这简直就是来自十八层地狱。

  后背隐隐发寒,早就知道他们这公主厉害,但是亲自对上,那种气压的压迫,简直是yi种酷刑。

  心中忐忑,蓝尊越发的朝后退去,yi脚踩在那中间的沙土区域之上。

  “砰。”顷刻间只听砰的yi声轻响。

  蓝尊和琉月脚下的土地,yi下陷没了下去。

  就好似那沙漠上,踏中了流沙,瞬间就把yi切吞没。

  琉月但觉身体yi沉,只瞬间身体已经就陷了下去,眼中的视线对上的是他们刚才站立的沙土。

  身体周围泥沙飞速而落,混杂着人的身体,就好像有yi股无形的拉扯力,拉拽着你下落。

  琉月心中瞬间yi凛,这完全是流沙的特性。

  心中才yi定位,身体早已经急落而下,整个的被拉拽了下去。

  周身泥沙滚滚,没有着力点,没有可用支持的地方。

  而身旁,蓝尊剑尖yi挑,就要朝上跃去。

  琉月眼角扫之,不顾自身危险,不及上跃,反手就朝蓝尊撞去,绝对不能让他上去。

  杀机四伏6

  流沙厚重,裹着人几乎抬不起来手。

  蓝尊挥动不了剑,当下手yi翻,舍剑以手架住了琉月攻击过来的手。

  琉月yi感觉到蓝尊居然以手相搏,立刻手上yi使劲,身体整个的在空中转了半圈,欺到了蓝尊的身后。

  两手yi翻,yi个小擒拿手。

  琉月yi把抓住身前蓝尊的两只手腕,五指yi扭,只听yi声咔嚓,蓝尊两手手腕立刻被琉月拗断了去。

  同时yi脚踢出,抵上蓝尊的背,狠狠的就朝下yi按。

  背对着琉月的蓝尊,立刻止不住的双手朝后yi抬,身体yi下前倾。

  只听砰砰两声,蓝尊两个胳膊完全被琉月yi招之间给捏脱了臼。

  蓝尊强在剑上功夫和yi身内功,手上功夫并不强。

  而不好意思,琉月完全现代化的手中擒拿手,那可是集泰拳,自由搏击,中华武术,跆拳等等中的精华练习而成。

  以彼之短,攻彼之强。

  yi瞬就可以定输赢。

  yi扭脱臼蓝尊的双臂,琉月还没待做出下yi步的攻击,耳边突然听见下方泥沙底部,传来沙沙的声音。

  沙沙声入耳,很轻,很弱。

  但是却让琉月瞬间惊出yi身冷汗。

  不及在顾及手中蓝尊,琉月yi脚踏上蓝尊的后背,借势往上yi跃。

  同时手腕yi抖,手中的天蚕丝朝着上方几乎已经看不见头的洞顶射了出去,整个人朝着洞壁就扑了过去。

  身形急坠而下。

  身边的泥沙跟着滚落,琉月yi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杀机四伏7

  “砰。”yi声轻微的碰撞声响起,急落而下的身形立刻yi顿,朝着旁边的洞壁就撞了过去。

  狠狠撞上那泥沙后的石壁,琉月第yi时间紧紧的抓住了那光滑的石壁。

  而就在她抓住天蚕丝巴住石壁的同yi时间,脚下不远处传来蓝尊尖利之极的尖叫。

  那声音之凄厉,就算是琉月也不禁微微的抽了抽嘴角。

  身边滚落的泥沙已经缓缓的停了下来,琉月擦了yi把额头上冒出来的汗,晃亮手中的火折子,借着火光朝脚下看去。

  只见就在离她脚下只有yi丈距离之处就是洞|岤底部。

  而在那底部上,此时盘旋着翻滚着无数红色的毒蛇。

  火光照耀在它们的身上,那妖艳的红色,几乎比琉月手中的火光都还要鲜艳的多。

  yi队队,yi群群,看上去怕没有几万条,整个纠结在了yi起。

  而在这几万条红蛇之间,那直直落下去的蓝尊,已经看不见人,只剩下yi堆衣服横陈在蛇群上面。

  琉月脸颊抽动了yi下。

  沙漠赤练蛇,剧毒种类中的剧毒老大,在沙漠上横行无忌,yi口可以毒死yi头大象。

  若不是她刚才听见轻微的沙沙声,那是蛇的爬行声。

  此时恐怕也已经是这个样子。

  背上冷汗直流,琉月扫了眼脚下竖立起身体,紧紧盯着她脚,几乎只有五十厘米左右的沙漠赤练蛇。

  琉月滴着汗,很小心翼翼的把脚缩了起来。

  差yi点,差yi点。

  晃了晃手中的火折子,琉月以比猴子还快的速度朝石洞上爬了上去,远离是非之地。

  杀机四伏8

  该死的云召,这皇陵弄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告诉她清楚,差点要了她的老命。

  yi边往上爬,琉月yi边冒火。

  拟算着等出去了,把这件事情搞定后,肯定要收拾云召yi顿。

  光影暗淡,丝丝阴冷在皇陵中盘旋。

  幽亮的夜明珠光芒洒下,精雕细刻的皇陵,肆意在这份阴冷中,挥洒着它的精美绝伦。

  而此时从另yi边进入皇陵的云召,突然打了yi个寒战。

  伸手揉了揉胳膊,这是怎么的。

  揉着胳膊,云召快速的从通道中下了来,进入琉月轩辕澈下落的这yi方空间。

  早点汇合两人才好,这雪圣国的皇陵可不是。

  现在机关都已经开启,若是yi步踏错,那就是要老命的问题。

  在曲曲折折的皇陵中快速行来。

  沿途雕梁画栋,层层宫殿蜿蜒而去,亭台楼阁,妖娆而又静寂的展现着,隐寂在阴冷中。

  浩美如画,整个地下宫殿,完全秉承了雪圣国皇宫的风格。

  主殿,寝宫,外殿,摘星楼,碧湖等等yi栋接着yi栋的建筑伸展开去,这就是个地下皇宫。

  而这整个地下皇宫,则完全按照着四方神兽为中心点依照而建。

  左青龙,右白虎,南朱雀,北玄武。

  各自占据yi方,把守中皇宫的四大方向,镇守于此。

  云召快速的穿过北玄武,进入轩辕澈和琉月应该在的右白虎方位,整个地下皇宫的右殿。

  yi步踏进右殿,不等云召穿行而过,yi道风声夹杂着杀气透空而来,朝着云召就射了过来。

  杀机四伏9

  云召当即yi个闪身,快若闪电的yi剑对上,同时扭头yi看。

  金尊,yi身金色的冥岛六尊之yi。

  这个人居然走到了这里。

  yi剑接过金尊的大刀,云召身形yi斜,快速退后,yi边道:“喂喂,这可不管我的事情。

  你们冥岛不能不讲理,你要在我的地盘上杀了我,我雪圣国也不是好欺负的,就算你冥岛强,我父王也yi定会跟我报仇。”

  好似撇清自己的话,让金尊微微yi皱眉,手中的攻势轻微的yi松。

  不是他冥岛怕雪圣国,而是他们动手yi般不杀目标外的人物,既然他说不管他的事,那

  “这就对了。”云召yi个翻身落在偏殿yi角的石壁前,笑看着金尊道:“你慢忙,我先走了。”

  说罢,身形往后yi靠,身后那面yi丝缝隙的墙,突然yi个旋转,立刻就吞噬了云召去。

  金尊见此眉头紧紧的yi皱。

  yi步从偏殿中闪出,云召沉下刚才微笑的脸,转身就步入了身后高高的台阶。

  同yi刻,伸手在台阶当头,狠狠的yi拍。

  “轰。”只听yi声闷响。

  冷风微扬,四面八方都可以出去的白虎偏殿,突然四方殿门yi沉,从那石头缝顶中落下厚重之极的铁门。

  整个的把右殿给封锁了。

  形成yi个圆形的死地。

  里间还没来得及离开的金尊,yi听见异外响立刻知道不好,身形如电的朝着殿门就冲了过去。

  然而,精铁落下,四面八方所有的出路全部被封锁了个严严实实。

  杀机四伏10

  灯火灰暗,那夜明珠的光芒闪闪烁烁,阴冷之极。

  抬步上的阶梯之上,云召敲了yi下眼前矗立的yi扇墙。

  墙壁立刻开启,露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