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当活马医。

  只要是大夫此时都上,何况是云召的贴身军医,定然是有yi把好医术的。

  年老的军医满面纠结,蹲在琉月的床铺前,汗水从头顶顺着脸颊就往下流,只顷刻间就是yi身大汗。

  环环相扣3

  紧紧盯着军医的云召和轩辕澈,见此齐齐咬紧了牙。

  又是这样的表情,又是这样不知所谓的表情。

  “太子殿下,这个微臣我我我不知”

  “滚开。”云召的军医断断续续的话还没有说完,殿外突然yi声大喝传来,好似半空中打了yi个惊雷。

  紧接着,殿门砰的yi声被人踢开,yi人如yi阵风yi般卷了过来。

  轩辕澈和云召没有回头,但是同yi刻脸上都闪过yi丝微喜。

  yi把提过那年老的军医,欧阳于飞yi脸薄汗面色铁青的yi指就搭上了琉月的脉搏。

  他才动身了两三日,就接到杜yi的飞鸽传书。

  这下,容不得他不昼夜兼程的狂冲而来。

  “混账东西,混账东西”yi指搭在琉月的脉搏上,欧阳于飞片刻后脸上浮现出yi丝又怒又无奈的表情。

  “怎么样?”轩辕澈yi见欧阳于飞如此的表情,立刻站了起来,紧紧的盯着欧阳于飞。

  铁牙微微的咬了咬,欧阳于飞伸出手拭去琉月嘴角的血迹,转头看着轩辕澈,突然深深的叹了yi口气。

  “什么意思?”轩辕澈yi见欧阳于飞叹气,那心都紧了。

  “三虫三花三草三木三水,乃是冥岛的独特配方,只有皇族中人可以用,你们为什么都不想想,这是普通人就可以解的吗?

  为什么就这么心急的想摆脱?就这么心急”

  “错了?”五指瞬间紧握成拳,那尖利的指甲几乎直插掌心。

  冥岛,这是个圈套,是个圈套。

  环环相扣4

  看着双眼瞬间血红的轩辕澈,欧阳于飞摇摇头缓缓的道:“没有,很对,这毒是解了。”

  顿了顿,迎着轩辕澈的眼光,欧阳于飞再度叹息了yi声:“此毒是解了,不过冥岛最擅长的是yi环连yi环,相生相克,有些东西并不是无毒,吃下去就不会有事的。”

  说罢,突然伸手抓过轩辕澈的手,指尖在轩辕澈手腕上yi划,立刻yi股鲜血就射了出来。

  还没容周围的人惊叫,欧阳于飞已经手yi伸,抓着轩辕澈的手,把那涌出的血滴至琉月的嘴边。

  “三虫三花三草三木三水,此毒好解,但是吃了解药后不能吃檀木水和牙蜜。

  否则,会自动生成另外yi种毒素。”

  顿了yi下,欧阳于飞头也没抬,自顾自的接下去道:“要想解也很简单,就是以那没有中三花毒,却服用了檀木水和牙蜜的人的血饮之,自然就好。”

  缓缓的声音在后殿中飘扬,很缓。

  既然是冥岛出的手,事情已经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么欧阳于飞绝对不怀疑,那个同样服用了冥岛特制的檀木水和牙蜜,能救琉月的人yi定是轩辕澈。

  殿内所在的云召,秋痕和彦虎闻言不由齐齐yi怔。

  血色蔓延,带着那夺目的红,流尽琉月的嘴里。

  那本来苍白的唇,立刻被渲染上了yi层妖艳的红。

  看着自己的血流入琉月的嘴里,耳里听见欧阳于飞的话,双目血红的轩辕澈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但是那眼神深处,却yi瞬间划过yi丝阴冷铁杀和心疼的神色,yi晃而逝。

  环环相扣5

  指尖滑过琉月的面颊,轩辕澈没有看欧阳于飞,冷沉的吓人:“怎样才会好?”

  欧阳于飞放开轩辕澈的手,也同样没有看轩辕澈:“每日三服,每次yi小碗,七七四十九天后,自然根除。”

  此话yi落,周围的几人顿时吸了yi口冷气。

  每日三次,yi共要以血养七七四十九天,这么下来,琉月恐怕是好了,轩辕澈却

  没有什么人可以这样支持过的。

  “冥岛,不是只会武力的笨蛋,冥岛三王是轻敌所以输了。”

  后面的话欧阳于飞没有在往下说,不过那意思已经很明了了。

  没有任何人反驳。

  因为冥岛不在轻敌的后果,他们已经看见了。

  聪明狡猾如琉月和轩辕澈,也上了当,被整个的套在了里面。

  面色微微的变了变,从欧阳于飞进来就没有说话的云召,轻咳了yi声,看着欧阳于飞道:“没有解药?”

  “没有。”欧阳于飞摇摇头。

  他就是怕出这事,所以赶过来,但是越是怕越是来,果然还是让他的预感料对了。

  yi死yi生,这本就是这毒的目的。

  这恐怕也是冥岛来人的目的。

  让轩辕澈亲手把自己的命送给琉月,亲手断送琉月yi切心念。

  没有什么比这招狠,没有什么让人如斯难以抉择。

  救,要的是自己的命。

  不救,死去的是自己最爱的人的命。

  生和死,都是yi种悲伤的极端。

  后殿中,立刻陷入yi片短暂的沉默。

  暖风从殿外吹过,树梢微微作响。

  环环相扣6

  面面相觑,站在大殿门口两侧的秋痕和彦虎对视了yi眼。

  在回头看了眼听见此话,什么声音都没发出,什么动作都没有,只是定定看着昏迷的他们的王妃的王上。

  会的,他们的王上肯定不会放弃他们的王妃不管的。

  他会给她他的血,他会给她,不管那前提是不是会要了他的命,不管前提是不是人故意设计。

  只因为对象是琉月,轩辕澈就yi定会给。

  拳头紧紧的握起,冥岛,冥岛。

  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人下毒,没有任何人下黑手,甚至连轻微的磕碰都没有。

  没有挑拨,没有动乱,什么杀鸡儆猴,借刀杀人都没有做。

  但是他们对了,有些人不用自己去杀,有些人外在的力量绝对杀不死。

  但是他们也有弱点,而那弱点只要yi击就会致命。

  yi殿令人窒息的气氛中。

  轩辕澈轻轻的俯下身,在琉月唇上印下深深的yi吻。

  那黑红的眼波深处荡漾起的是无边的温柔,无悔的深情。

  陷阱也罢,圈套也好,面前的这个人,终是他不能舍,不会舍,就是倾尽性命也要救的人。

  暖风飞扬,丝丝花香传来,那么幽静而美好。

  但是却沉甸甸的,让人心为之沉。

  转眼又是yi日。

  蓝天白云,遮挡住光芒万丈的金乌,难得的有丝阴凉。

  后殿御花园中。

  百花盛开,yi地灿烂缤纷。

  yi身淡黄|色劲装的琉月,动了动脖子,yi个旋转横踢,劲风呼啸,甚是得力。

  满意的点点头,琉月捏了捏手腕,转头看着yi脸温润的欧阳于飞道:“你的药果然不错,好了。”

  环环相扣7

  “那是当然,我出手怎么可能有问题。”欧阳于飞隐去了眼底深处的暗色,如往日yi般无二的与琉月调笑道。

  琉月听言勾了勾嘴角。

  食物与解药之间产生反应,换做今日的话就是食物中毒相生相克了,就如那兔子肉不能与绿毛龟同吃yi个样,她居然也有载在这上面的时候。

  动了动身体,很好,什么都恢复了。

  看来这食物中毒来的快,解的也快。

  “琉月,你的血花茶。”正动着身体,远处yi身淡蓝的云召,端着yi碗茶盅走了过来。

  “我没要。”什么血花茶,她没开口说过要喝这东西。

  云召闻声调侃的笑道:“你们家那护卫给你送来的,说是什么南宋宝库里面的精品茶叶,让你尝尝。”

  说罢,深深的嗅了yi口茶香:“好东西都给你,把我们晾yi边,你家护卫还真是不大方。”

  琉月听是轩辕澈让送来的,当下伸手接了过来。

  yi边扭头四下看了yi眼:“澈,人呢?”

  自从她早上醒来就没见到他,这人跑哪里去了?

  虽然只是小小的食物中毒,但是睁开眼第yi个看见的不是他,心里总是不舒服。

  “去牙城了,据说那边有小股兵马叛乱,他杀鸡儆猴去。”欧阳于飞回答的很是轻描淡写。

  眉间微挑,小股势力叛乱,何须轩辕澈亲自去杀鸡儆猴,流川那些人是摆设不成?

  云召见琉月皱眉,眉眼微动碰碰琉月的手,岔开话题道:“快喝,凉了味道可就重了,这茶不能凉。”

  环环相扣8

  琉月听言也没起什么心,端起就饮了yi口。

  yi口血花茶顺喉而下,琉月眼神突然微变。

  端着杯子轻轻的嗅了几下,在押了yi口,琉月突然眉间yi蹙。

  抬头看着欧阳于飞和云召,缓缓的道:“好重的血腥味?”

  “血花茶的血花茶,自然是以血为茶引,万金难求的好东西。”欧阳于飞挥舞着折扇,看着琉月笑道。

  “什么血?”琉月盯着欧阳于飞。

  “鹿血。”欧阳于飞回答的相当顺口。

  “你这两日吐了些血,鹿血最补,你家护卫就给你用上了。”云召见此也插了yi句。

  冷冷的扫了眼欧阳于飞和云召。

  琉月突然抬头看着面前yi树的火红石榴花,红的似火,红的妖艳。

  刚才看见还不觉得,此时却红的刺眼。

  五指握紧了手中的玉碗,琉月看似漫不经心的道:“欧阳于飞,云召,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声音很平淡,就好像问的并不在意。

  但是那里面隐藏着的尖锐气息,却让欧阳于飞和云召心中yi滞。

  他们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啊,琉月这话是什么意思?

  愣归愣,两人反映也快,欧阳于飞立刻笑了起来道:“喔,说说我有什么好瞒你的?”不答反问。

  琉月没有回头,只伸出二指yi夹,yi朵开的正灿烂的石榴花落在了琉月的手里。

  手指微动,花瓣飘落,飞雨而下。

  “那就最好。”淡淡的声音很淡,很淡。

  但是这炎热的气候,却也没掩饰住它的冰冷。

  环环相扣9

  不经意的交换了yi个眼神,云召突然笑眯眯的看着琉月,开口道:“兄弟,这天辰和雪圣国的边界问题和税法,通商,贸易,等等问题。

  你们家护卫可是让我找你,说,这问题只要你同意,他没意见。”

  琉月yi听顿时抬眼扫了云召yi眼,这个问题怎么要她来谈。

  “澈要你跟我谈?”指尖把玩着手中的白玉碗,琉月问的很淡。

  “是啊。”云召回答的落地有声。

  “好,请。”yi好字落下,琉月态度yi变,yi伸手就以主人之尊邀请云召朝大殿方向行。

  神色很淡,很稳,完全看不出来琉月在想什么。

  对视yi眼,欧阳于飞和云召再度交换了yi个眼色,奇怪,琉月居然答应的这么爽快,而且并不问她昏倒前的异状。

  隐藏去眼底深处的波动,两人按捺下心中的异样,跟着走上了前去。

  温淡的阳光斜斜从空中洒下,为三人身后拖曳出长长的影子。

  天色很快就沉了下去。

  月宫取代金乌,高高的悬挂于半空,洒下yi地的银白月光。

  “血莲子。”晚膳时分,琉月看了眼自己面前摆放的那碗红莲子,冷冷的出声。

  “养身,这可是为你好,这可是我特意吩咐厨子做的。”云召笑的yi身的阳光灿烂。

  “是吗?”琉月冷眼看了笑的灿烂的云召yi眼。

  突然手腕yi翻,yi把端起了那碗血莲子,抖手作势就要扔出去,同时冷冷的道:“不需要。”

  云召yi见立时想也不想的yi伸手拦阻道:“太浪费了你。”

  环环相扣10

  那里面可是轩辕澈的血。

  这东西可不多,可是那人拿命在换,怎么能够就这么倒了。

  更何况,秋痕彦虎这么两日寻遍了所有大夫。

  却没有任何人能改变现状,没有人能医治琉月,也就没有人能帮的上轩辕澈。

  冥岛特制的檀木水和牙蜜,可不是普通的东西,他们制作的吃了,完全派不上用场。

  而且,欧阳于飞今次也是爱莫能助,他不知道冥岛来人用了怎样的檀木水和牙蜜。

  自然就没那个本事敢去试着解。

  yi切只能靠轩辕澈的精血,怎么能够浪费,怎么能够丢弃。

  冷眼看着拦阻的云召,琉月眯起了眼睛“浪费,yi碗莲子汤而已,算什么浪费,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东西?”

  话音落下,琉月手yi斜,那碗红色的莲子羹,就着琉月的手朝着地面就倾倒了下来。

  而那冰冷的眼,却紧紧的盯着云召和欧阳于飞。

  鲜红的颜色,红的如玛瑙。

  “琉月”声色yi厉,云召脸色微变就欲站起身来抢过。

  不想身还没抬起,旁边欧阳于飞突然踩着他的脚,制止住他欲起身的身形,笑看着琉月道:“不补就不补,yi碗鹿血莲子羹而已。”

  脚尖上传来的疼,立刻提点了云召,他太露相了。

  当下,云召脸色微收,摇摇头挽回刚才是失口道:“可惜了那鹿血,这可是上好的羊羔血。”

  琉月冷眼扫着二人的表情,见此眉眼深处暗色yi荡,淡淡的哼了yi声,把碗扔在了桌子上。

  yi顿饭吃的很冷淡。

  没有多言,欧阳于飞和云召在间隙时候,几不可见的对视了yi眼,齐齐无声的叹息。

  环环相扣11

  夜色朦胧,天空yi片昏暗。

  难得的徐徐的清风吹过,降下了白日的炎热,带来阵阵的清凉。

  树梢在风中沙沙作响,勾勒出yi地的影子晃动。

  混乱了人的听觉,也晃花了人的眼,让所有人都没看见yi道身影在夜色中飞速的穿梭而过。

  夜色中,皇宫东园。

  yi身黑色锦袍,轩辕澈站在窗户下,望着漆黑的夜空。

  风沙沙的在他身边吹去,带起他的衣角,吹乱外间的树梢。

  那本该在外平敌的人,此时却居然就在皇宫之中。

  脸色很冷,那背负在身后的双手拢在宽大的袖子里,从间隙中,能够看见隐隐约约露出的红色血痕。

  “不吃?”缓缓转头,轩辕澈看着身后屋中的秋痕,微微皱眉。

  秋痕紧咬着牙,沉声道:“是,王妃不想吃,所以所以就倒了。”

  倒了,她居然倒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眉间微动,轩辕澈转身朝屋子正中的八仙桌走来,yi边冷冷的道:“调查的如何?”

  “没有消息,什么都没有,他们隐藏的太深,yi点痕迹都没有。”皱着眉看着轩辕澈的动作,秋痕嘴里却还是快速的回答。

  听着秋痕的回禀,轩辕澈眉心上蕴藏起yi身铁杀冷怒,人却走至桌前,取过yi小瓷碗,轻轻挽起了袖子。

  袖子下,那几道血痕立刻露了出来。

  “王上,明知道冥岛此举就是借王妃要你的命,你别这样,我们想办法,或许我们也可以告诉王妃,赌yi把”

  看着轩辕澈的动作,秋痕眉头越发的深了,焦急道。

  他们不是傻瓜,冥岛这毒下在琉月的身上,图的是什么,他们懂。

  环环相扣12

  “不许告诉月。”秋痕的话还没说完,轩辕澈yi个冷眼就打断了秋痕的劝告和打算。

  琉月要知道她喝的是他的血,恐怕只要从知道那刻起,她就不会在喝。

  别人不了解琉月的脾气,他了解。

  这也是他为什么琉月醒了后,他就不敢接触她的原因。

  琉月太敏锐了,他手腕上的伤,瞒不过她的眼睛。

  “王上”秋痕看着轩辕澈挽起袖子,要开始放血,脸都青了。

  “任何人的命我都可以博,包括我自己,但是她的,我赌不起,我博不起,只要不是万无yi失的把握,我都不会拿她的命去赌,我做不到。”

  很冷很淡,但是那缓缓吐出的话,却让人心乱如麻。

  雄图霸业,yi生挚爱,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天下固他所愿也,可琉月更固他所愿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