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多。

  这只说明了yi个问题。

  南宋还活在这些南宋人的心中,他们正在以这种形式回忆它,想念它,期盼它。

  这样的信仰是很可怕的,yi种无形的精神,可是比有形的势力,更加不好收拾的。

  它可能就会是以后灾祸的源头。

  琉月对于这yi点,相当的清楚。

  旁边的轩辕澈听言不但不赞同,反而微微yi笑道:“你听听他们在说的是什么?”

  魑魅魍魉8

  “菩萨保佑不在有战乱,我们都是安全的”

  “菩萨保佑我们yi家老小平安”

  “菩萨保佑我们有吃的,有喝的”

  “菩萨”

  低低的祈祷声,从正殿的任何yi个角落,随着风飞扬而来,充斥于这yi片天地间。

  伴随着那旺盛的香火,直上青云。

  琉月侧耳听去,双手缓缓的抱胸。

  “统治,不能始于绝对的高压,不能拆毁他们所有的希望,陷入绝望的惊恐反而会坏事。

  有yi个让他们祈求,有yi个表示天辰的大肚能容,这是这个阶段最重要的事。”

  双手负在背后,轩辕澈缓缓的开口。

  他特意不拆除这国庙的,就是要给原来的南宋百姓留yi个念想,他们天辰不是暴君,不是残暴统治。

  他们不会改变现在的yi切,只会给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

  这,对于所有老百姓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现下看来,效果不错。

  转头,对上轩辕澈黑红的眼,琉月扬了扬眉。

  论安抚平定天下,她还是不如轩辕澈。

  斜着眼朝轩辕澈挑了下眼角,琉月嘴角微勾,这个家伙。

  侧头看着琉月笑看着他,轩辕澈面上浮现yi丝柔和看着琉月道:“走吧,回了。”

  天上颜色此时也淡了,夕阳如火盘旋在天际。

  出来yi天,查看了整个天辰辰郡,这个时候也该回去了。

  “好。”转身并肩而行,两人就朝着山下的方向走去。

  暖风飞扬,这时节的南宋,委实是有点热了。

  “天泉水,国庙的天泉水”转过两道弯,眼前路口边角上yi八角凉亭矗立在当下。

  魑魅魍魉9

  亭子上书着天泉两字,亭后yi弯小泉水流淌而去,碧蓝而清幽,叮咚声响,几乎削去yi半的暑热。

  八角亭间,yi小孩子和着yi中年人,正忙碌着。

  两人前方川流不息的围绕着下山的人,随饮随走,小男孩正扯开嗓子,叫的欢快。

  “天泉,原本南宋最好的山泉之yi。”轩辕澈yi步停在当下,抬头看着那八角亭上的天泉二字。

  琉月也顺着叫声看了过去。

  只见那八角亭上书两联,进国庙忽天泉,入宝山而空回。

  完全没有什么意境,不过这意思恐怕乃说到了这国庙而不喝着天泉水,就如进了宝山而空手回yi般无二。

  顶角横批,天赐神泉。

  眉色挑了挑,都是些糊弄人的东西,不过转悠了yi天,这时节还真是热的口干舌燥的。

  “渴了。”转头看着轩辕澈,琉月相当的直接。

  轩辕澈闻声淡笑笑,神泉不神泉,这不吸引他,不过跟琉月说的yi样,渴了。

  而前面,两人相当的清楚,还有几里路才能到皇城,路上可没卖水的。

  当下,两人并肩走了上去。

  不要钱,乃神赐天泉,只要诚心,随便喝。

  琉月和轩辕澈绝对不诚心,两人都是信奉信神不如求己的人,不过不代表就不能喝。

  “公子,来来。”那小孩子见轮到了琉月和轩辕澈,天真的笑脸灿烂的朝轩辕澈甜甜yi叫,伸手就从yi缸才打上来的天泉水勺去。

  刚刚那yi缸刚好喝完,这yi缸琉月和轩辕澈是第yi个呢。

  魑魅魍魉10

  “外地的客人吧,我们这天泉水可好了,喝了百病不生,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可是有神灵保佑的好泉呢。”

  听着琉月问了下多少钱,小孩子立刻就领悟到这两人是外地人,那yi口招牌话说的可好了。

  琉月和轩辕澈具是淡淡点头,接过天泉水,并没答话。

  端过小孩递过来的什么天泉水,琉月把泉水放置鼻尖状似无意的闻了闻,舌尖轻轻的挑上yi丝。

  能够在世界上叱咤风云,翻云覆雨,靠的是绝对的实力,同样更多的则是绝对的谨慎。

  那份深入骨髓的谨慎和小心,是琉月任何时候都不会放下的,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性动作。

  天泉带着点微微的甜,带着点山中的清凉,没有毒,很好。

  侧头扫了yi眼热络的小男孩,已经给排在他们身后的游客,倾倒上了天泉水。

  而几人已经都喝了下去,无事。

  举碗yi饮而尽,痛快,这炎热的季节里走了yi天,喝下这如斯清凉的山泉,委实是yi门享受。

  身旁yi直看着琉月的轩辕澈,见此也举碗饮下。

  琉月这个人对毒太敏感,她要能喝,那这东西必然五毒。

  见琉月和轩辕澈饮下,小男孩立刻伸手过来就来接碗,那弯如豆荚的眼,看上去很是灿烂。

  伸手递过碗去,琉月指尖不经意的碰上了小男孩的手。

  yi触既分,小男孩立刻转头把手中的碗按习惯的洗了yi下,就递给后面排队的人。

  “走了。”递过碗去的轩辕澈见琉月还站在当地,看着那小男孩,不由出声道。

  魑魅魍魉11

  眉间微微的轻皱,琉月缓缓摸了yi下自己的指尖。

  那种肌肤yi瞬间的碰触,让她感觉有点不好。

  按这个年纪的小男孩算,那肌肤应该是很嫩的,而不是她刚刚碰触到的有丝干燥和上了年纪该有的粗糙。

  “怎么了?”看着琉月轻轻的皱眉,轩辕澈立刻省捂,琉月可能发现了什么,当下传音入密道。

  眼珠微转,琉月没有回答轩辕澈的问,突然yi伸手,yi把抓住那小男孩的裸露出来的小胳膊道:“在给我yi碗。”

  小男孩被琉月突如其来的yi抓,有yi瞬间的愕然。

  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好啊。”

  二话没说,小男孩再度给琉月递过来yi碗,笑的依旧甜蜜蜜的。

  五指缓缓的放开小男孩的胳膊,琉月难得的笑笑:“多谢。”

  说罢,yi口饮尽碗中天泉,转身与着轩辕澈就朝外走去。

  “有问题?”与着琉月转身离开,走过拐弯,已经看不尽后面的八角亭,轩辕澈方侧头看着琉月。

  摇摇头,琉月飞了yi下额间的黑发,笑道:“没什么,是我太敏感,草木皆兵了。”

  刚才她yi把抓下,立刻辨别出小男孩手臂上的骨头,那恰如这个身体该有的硬度和长度。

  不是侏儒症,也不是大人伪装的孩子。

  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小孩子。

  是她自己多疑了。

  想来应该是常年干活,所以手上的肌肤赶的上成年人的了吧。

  停步微微转头,看了眼身后已经看不见八角亭的方向,琉月轻轻的扬了扬眉。

  魑魅魍魉12

  冥岛三王死的时候那发出的报复信号,她虽然看似没有放在心上,实则却是深深的防备着。

  希望,今日是她多疑就好。

  暖风飞扬,天边夕阳如火,烧的半边天上的白云,都渲染上橘红色,美的如梦如幻。

  夜色飞扬,天边最后yi缕霞光落下。

  香火鼎盛了yi天的国庙,也静寂了下来。

  累了yi天的天泉面前的看似父子的两人,此时也才缓过yi口气来,周围在没有了川流不息的人。

  “好锐利的触觉。”夜色下,灿烂天真的小男孩,突然嘴角勾勒起崇拜的yi笑,扔下几个字。

  “差点就露出了破绽。”旁边的中年人,双手抱胸看着小男孩。

  脸上扬着笑,小男孩伸出双手翻来覆去的看了两眼,眼中神光闪动,犀利好似利剑。

  “幸好捏的是我的胳膊,呵呵,你也有走眼的时候。”

  轻轻的笑声中,小男孩突然扯开身上的衣服,头部弯下,身体躬成了新月摸样。

  只听yi片山风吹拂声中,yi阵好似竹筒倒豆子的声音响起,噼里啪啦的不大,但是在这份寂静中分外清晰。

  眼光所见,那小男孩好似yi瞬间突然长大yi般,身体在不断的拉长,长高,变大。

  半响后,小男孩缓缓的抬起了头,挺直了身体。

  身高七尺,的身体充满了成年人的精壮和结实。

  头yi甩,黑发随风飞扬,刚才还是小男孩,此时已经变成成|人的男子,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他的缩骨功厉害,可是在练也练不到手上,今日,差点就被看穿了去。

  夜风飞扬,两人缓缓没入了黑夜。

  琉月受伤1

  夜色如墨,看似平静,殊不知魑魅魍魉都已经开始粉墨登场。

  可惜,聪明警觉如琉月,也没有察觉到。

  谁叫她只知道现代的yi切,却不知道古武世界,有些东西是完全不能以现代观念去看的。

  夜色过去,转眼就到了第二日。

  天气真正的是炎热了起来。

  红彤彤的太阳在碧蓝的天空中,散发着它的魅力。

  天蓝如海,yi丝白云都没有。

  丝丝热力从地面上升腾起来,火红了天辰辰郡。

  “砰砰砰。”三声礼炮轰鸣在辰郡上空,炸响出万丈礼花。

  兵马罗列正街两边,森严赫赫,yi直蜿蜒而至南宋皇宫。

  铁黑色的天辰国旗帜在微风中猎猎飞舞,充斥着不可yi世的威严。

  正东面城门大开,雪圣国太子云召yi行,蹄声踏踏而来。

  两大吞并南宋的巨头,在原本的南宋国都聚合在了yi起。

  旗帜飞扬,兵马赫赫,秋痕亲迎,看似派出大场面,给足了前来的雪圣国太子面子。

  白马蓝袍,yi身灿烂的云召,扫了眼前来迎接的秋痕,嘴角勾勒起yi丝笑容:“给本太子下马威呢。”

  秋痕听言面色不动,很平静的道:“不敢。”

  云召却不听秋痕的,这看似大场面的迎接,实则却是摆明了势力让他看,当他傻瓜看不出来啊。

  “可惜,慢了yi步,要不然今日也是本太子给轩辕澈摆下这仪仗。”笑笑,云召yi纵马就朝皇宫而去。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他慢了yi步,虽然占了南宋小半壁天下,不过史书流传,这南宋终是灭与天辰之手。

  琉月受伤2

  容不得轩辕澈不对他摆场面。

  轩辕澈这会可是主,而他则是客了。

  皇宫内殿,轩辕澈yi身黑金色龙袍,气宇轩昂。

  “云召来了。”扭头看着要朝正殿而去的轩辕澈,琉月搭了句话。

  “yi起去?”轩辕澈闻声回过头来,看着琉月,他不介意yi起上殿会面云召。

  “不去。”琉月拢拢头发,挥舞了yi下手。

  才收到从北牧传过来的消息,匈奴和鲜卑十七族的攻防快到了最后阶段,库杂木正在讨要她的看法呢,她要回言。

  见琉月说完这两个字紧接着又转过头去,轩辕澈有yi瞬间的顿步。

  紧接着眼睛yi亮,不往外行,反而朝琉月走来。

  “怎么,不去?”琉月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没有回头的扔来yi句。

  没回答琉月的话,轩辕澈只走进琉月背后,伸手撩起了琉月的头发,露出那白皙的颈项。

  白皙的犹如那上好的瓷器,yi点瑕疵都没有。

  眼中快速的涌出喜色,轩辕澈的眼整个的亮了起来。

  感觉到轩辕澈的动作,琉月有yi瞬间的愣怔后,突然反应过来,抬眼压低了声音道:“解除了?”

  缓缓俯下身,轩辕澈在那本来有yi点朱红砂点,此时却什么也没有的颈项上,深深的印下了yi吻。

  没有了,完全的消失了。

  那个下在琉月身上十几年,受冥岛控制的毒,解除了。

  没有回头,但是那轩辕澈重重的yi吻,已经告诉了琉月答案,双眼微挑,yi丝笑容从嘴角泄露了出来。

  比那窗外的太阳还要光芒万丈。

  琉月受伤3

  终于没有任何东西制约她,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她的举动了。

  抬起手,琉月向后握住了轩辕澈的手。

  没有多余的话,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双手相握,但是那份激动和兴奋,已经从手间完全的传递给了对方。

  怎么这yi段时间,全是好日子呢。

  窗外阳光灿烂,百花飘香,集精品花朵为yi身的原南宋皇宫,此时那花香更是迷人的很了。

  高兴,真正的高兴。

  做起事情来也如行云流水,处处显露着轩辕澈的好心情。

  与云召会面,例行的大殿接待,双方的问候,对两国现下边境的定位等等事情,那是进行的无比的顺利。

  转眼之间,居然就华灯初上时候了。

  例行的迎接盛宴开始。

  皇宫正殿前的那方空地上。

  此时早已经人声鼎沸,来往宫女太监往来如梭,想在新主子面前讨个彩头,那更是办事办的扎扎实实,热闹之极。

  华灯飞舞,美酒佳肴流水yi般的上。

  艺伶杂耍,乐曲舞蹈,几乎要晃花所有人的眼。

  空地正前方,轩辕澈yi身黑金色龙袍坐于主位之上,身旁琉月依旧那身普通装束,斜靠在大椅上看前方的吞火表演,心情很好。

  而在轩辕澈的左下手方,yi身蓝袍的云召当先而坐,而他的对面则是南宋原本的太子,现在的天辰任亲王。。

  在他们两人的身后,秋痕等天辰高官,与原来的南宋高官成两方,蜿蜒下去。

  看起来相处的是相当融洽。

  夜色如墨,笼罩在普天之下。

  琉月受伤4

  天空上yi轮弯月高高的悬挂着,异常的皎洁。

  下方灯火辉煌,高台上正唱做俱佳着。

  品了口手中南宋皇宫的陈年佳酿,云召斜眼看着观赏这歌舞的轩辕澈。

  这人眼看着在观赏歌舞,不过那嘴角的笑容怎么也隐藏不去,看起来心情是极度的好。

  “轩辕澈。”云召见此恶毒的扬了扬声。

  轩辕澈yi听顿时双眼yi眯,斜下眼看着云召,周身yi冷。

  他是天辰的王,而他云召不过是雪圣国的太子,他有什么资格喊自己的名字。

  看着轩辕澈陡然沉下了脸,云召yi点也不惧,笑看着轩辕澈道:“前些日子我在南宋见到我兄弟身边yi贴身护卫,跟你实在是有点像呢。”

  轩辕澈听云召这么yi说,面上神色不变,眉却深了深,淡淡的扔下yi句:“你看错了。”

  云召闻声高高的喔了yi声,点点头,挥舞着手中的扇子笑道:“原来我看错了。

  兄弟,你的保镖呢?或者是说你的未婚夫呢?不是眼前这yi位,那是谁,你给我介绍yi下,我好认识认识。”

  说到这,云召斜眼就对上正看钻火圈的琉月。

  琉月见云召朝她开口,问的刁钻,当下斜眼看了眼陡然黑了脸的轩辕澈,琉月不由弯起嘴角笑了笑。

  “兄弟啊,你看别人都不认,枉费你废那么多心,急着跑去见面,我看你还不如跟了我的好。

  我绝对敢作敢当,不会不认。”

  笑眯眯的扬起笑脸,云召说着风凉之极的话。

  边上的轩辕澈闻言狠狠的扫了云召yi眼,面上闪过yi丝杀气。

  琉月受伤5

  琉月见此扬扬眉:“有那个命认吗?”yi边朝云召道,yi边微微斜眼给轩辕澈使了个眼色。

  轩辕澈立刻明白,云召知道那日那个侍卫是他,所以才冒这话,不由皱了皱眉。

  这么说来,云召早就知道南宋那宝藏,是他得了,月怎么不跟他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