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份上,今天yi个也别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我慕容琉月手下,不要废物。”

  冷酷无比的话,无情之极。

  强者为尊6

  但是二二十个血影卫眼中却燃起yi抹透明的亮,反手扔下手中长剑,朝着琉月五体投地,齐声道:“谢主人指点。”

  “哼,十天之后我在来考验,谁达不到我的要求,直接给我滚。”琉月双眼yi凛,yi瞬间那通身的杀气,骤射而出,阴寒,恐怖,犹如来自地狱阎罗,光是气息已然夺人魂魄。

  “是。”动也不敢乱动的二十个血影卫,齐齐大声道,这样的杀气才叫杀气,他们太弱了。

  当下,琉月移至yi边开始吩咐课程,那是她十几年佣兵生涯,从死亡边缘得出的经验。

  阳光灿烂,院中鸟语花香。

  轩辕澈盯着眼前被琉月抓了yi个洞的大石头,缓缓伸出五指,凝聚内力与指尖,唰的就朝大石插了下去。

  只听砰的yi声,轩辕澈微抽了抽嘴角,五指指尖yi片血色,而那大石头上只有五个小点。

  他如斯强的内力,都做不到这点,这琉月是怎么做到的?

  轩辕澈高高的挑起了眉。

  “你这是做什么?”吩咐完血影卫,琉月yi走进就发现轩辕澈对着那石头在发呆,手中五指鲜血淋淋。

  顿时又好气又好笑的捧着轩辕澈的手,yi边轻轻擦拭,yi边无奈的笑道:“你这人,平日那么聪明的,今日怎么不动动脑子,人体在强也有限度,岂是能硬过石头的。”

  轩辕澈听言低下头,目露询问的看着琉月。

  琉月见此脱下手中的银丝手套,给轩辕澈戴上。

  “指尖有什么东西?”yi戴上手套,轩辕澈立刻感觉了出来。

  “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这只是防御,而攻击才是王道。”琉月揉着轩辕澈的手,轻扬了扬眉。

  这银丝手套是轩辕澈的,她不过是让秋痕在这里面加了点东西而已,进可攻,退可守,才是她要的。

  “你这脑子到底装了多少东西?”轩辕澈转过身,搂着琉月的腰,高高的扬起了眉头。

  “你可以慢慢发觉。”琉月对着轩辕澈yi眨眼,笑的好不邪气。

  “你这个小东西。”轩辕澈无奈的捏着琉月的鼻尖,脸上似气恼,眼中却是yi片浓浓的宠溺。

  强者为尊7

  琉月但笑不语,反而近前靠在轩辕澈怀里,她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了。

  温情么么,春意盎然。

  经过左相府那么yi闹,那些本来并没把琉月的警告放在心里的二皇子,五皇子和七皇子母妃们的娘家,顿时急了起来。

  堂堂权倾朝野,当朝国舅的左相府,他慕容琉月都敢去登门兴师问罪,而且,皇帝陛下都没有帮左相,最后弄了左相yi个颜面尽失。

  他们不过是皇妃娘家,这慕容琉月那会给他们面子。

  这说是要十日内登门要债,那肯定是做的出来的,别真到时候登上门来,那他们可就承受不起了。

  当下,京城里yi片鸡飞狗跳,三大皇妃娘家府里人,那是东挪西借,到处典当。

  成山的金银珠宝,yi车yi车的往轩辕澈这里送。

  成堆的地契店铺,yi箱子yi箱子的给琉月这里抬。

  二皇子,五皇子,七皇子,三人的宫殿,除了还有床可以睡之外,那所有的好东西,都到了琉月这里。

  古往今来,见过人穷的,没见过皇子这么穷的。

  这下,就是那些被打入冷宫中的妃子皇子,也比他们三的日子过的滋润,和有钱多了。

  天辰皇帝轩辕易把yi切看在眼里,也只有看在眼里,这都是他的皇子们自己送过去的,别苦主都没说话,他更加没什么立场说话了。

  只是招来三人狠狠的训了yi顿,皇家的颜面简直丢尽了,好在也是丢的自己家的,否则,他这皇帝脸都没地方放。

  京城里慕容琉月的名声yi时间如日中天,直追天辰第yi天才王侯轩辕澈了。

  街道上往来谈论的都是小王妃,茶肆里纵情述说的不是翼王,就是小王妃,那精彩的段子,yi个接yi个,轩辕澈和慕容琉月的大名,那是伴随着春风,帘卷直上青云。

  这般比翼齐飞的彪悍,已经凌驾于天辰国任何yi个人,包括天辰皇帝轩辕易。

  琉璃殿,正是午膳时候,陈贵妃难得驾临琉璃殿,与轩辕澈和琉月yi起用膳。

  强者为尊8

  “月儿,这价值四百多万两黄金的财物,你准备怎么处理?”陈贵妃手中的筷子轻点了点桌上的翡翠烟雨丝,缓缓的道。

  琉月吃了yi口桂花五叶边,觉得很不错,yi边自自然然的为轩辕澈添到碗里,yi边道:“随便澈。”

  她对这些没多大兴趣。

  陈贵妃闻言微微yi笑,看着轩辕澈。

  轩辕澈则夹起桌上的千层丝锦,眼中带着宠溺的笑,为琉月递至嘴边,yi边慢条斯理的道:“上交国库。”

  陈贵妃听之满脸笑意的点了点头:“这就对了,树大招风,太过反而不美,这笔财富给了你父皇,比留在你这里好太多,反正你也不缺钱用。”

  太多的财富,有的时候就是祸事的根源,看来她的担忧是白担忧了,轩辕澈比谁都懂。

  轩辕澈对陈贵妃轻点了点头,他要对付的只是要害他的人,对父皇他可没yi点其他的心。

  “王爷。”话至这里,外间秋痕突然快步走了进来,yi脸慎重。

  “什么事?”轩辕澈见秋痕满脸慎重,必有大事,当下放下手中筷子,沉声道。

  “禀王爷,边境特使飞鸽传书,傲云国来使欲前来我国,为我皇贺寿。”

  秋痕话音yi落,轩辕澈和陈贵妃同时微微yi皱眉。

  琉月见此看着轩辕澈道:“怎么?”

  “傲云国,乃当世七国中的yi霸,从不与我们天辰交往,此次怎么会来为父皇贺寿?”轩辕澈眉间微蹙。

  琉月前些日子也了解了下她所在的大陆,七国并存,连年征战,烽烟连天,只这近年来没动什么大规模交战,只时不时小打小闹。

  傲云国,乃是七国中规模最强大,势力最强的国家,天辰与之相比,好比豺与虎,这完全是两个概念,不能匹敌。

  而傲云国和天辰国中间夹着个陈国,傲云国怎么想着穿过陈国来为天辰皇帝贺寿?

  “来使是何人?”轩辕澈沉声道。

  “傲云国太子,独孤夜。”秋痕的话让大殿微微陷入寂静,怎么yi来就来个如此重量级的人物,这傲云国想干什么?

  八章完工,闪

  来者不善1

  “猛虎拜豺,必有所图。”静寂中,琉月缓缓出声。

  轩辕澈听言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否则大老远隔着千山万水的跑来,傲云国太子吃饱了撑的没事做?

  要知道天辰的国力可比傲云弱,贺寿也没有反着来的道理。

  “图什么?”陈贵妃紧紧的皱起了眉头,看着琉月。

  琉月见此不由yi耸肩道:“我怎么知道。”

  她又没yi统七国,登位称女皇的心思,对七国知晓yi个大概就好,这些问题应该问在朝政上的人,不该问她。

  陈贵妃见此微扬了扬眉,也知道自己没有问对人,怎么问琉月政事上的事情去了,当下转头看向轩辕澈。

  不待她发问,轩辕澈直接道:“不知道。”

  想吞并他们天辰国?天辰国和傲云国中间还隔着yi个陈国,没听说过能隔着国家吞并的,何况他们天辰也不弱。

  那么,财力?物力?人力?放眼天下谁能跟傲云国相比,图这些?说出来都没人信,所以,他是真猜测不透这独孤夜的来历了。

  “不是有左相嘛,这个时候该他出力。”琉月拿起筷子在指尖yi转,邪邪的yi笑,开动,继续用膳起来。

  轩辕澈和陈贵妃听言,对视yi眼,齐齐的笑了。

  文官迎文官,武将迎武将。

  这傲云国太子前来,该烦心的是左相及太子等yi党人,而不是他们翼王府,他们静观其变就是。

  “吃菜,吃菜,今天这道甜水汤不错。”陈贵妃笑的阳光灿烂。

  轩辕澈继续他的喂养小王妃计划,yi屋子人其乐融融,悠哉,悠哉。

  春光无限好,转瞬迎炎夏。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去了yi个多月。

  天辰皇帝轩辕易的五十大寿也就在这几天里,京城里顿时处处张灯结彩,yi派喜气洋洋。

  那浓重的红把精美的天辰国都,渲染的yi片琉璃似火,让这初夏时节已然拥有了炎夏时候的火热。

  而就在这火热中,翼王轩辕澈更加添了yi把火,为天辰皇帝他的父皇轩辕易送上了他的寿礼,四百五十万两金银珠宝,店铺房产。

  来者不善2

  四百多万两的金银珠宝贺寿,这真正是整个天辰国历史上之最,前无古人,或许也后无来者。

  得其如斯财力的轩辕易,立刻yi旨诏书,着着实实颁奖了轩辕澈yi番。

  yi时间文武百官争相夸口轩辕澈的孝心上可达天,平民百姓争相传诵翼王的大手笔,那风头几可赶的上过寿的轩辕易了。

  拿着别人的钱财,办了自己的事,还赢得了上上下下如斯美名,也亏就琉月这背后支招的人,脸皮够厚了。

  钱要送在明面上,财要花在刀刃上,这可是琉月紧记于心的格言。

  离轩辕易大寿还有两天时间了,那yi月前就已经进入天辰国境内的傲云国太子独孤夜,终于踏入了京城范围。

  太子轩辕承亲迎,左相陪同,yi直出宫门迎至黄曲大街的玄门。

  禁军肃道,兵士罗列,红色的地毯直铺向宫门。

  无数的平民百姓,争相涌至街头,想要yi观傲云国太子独孤夜的真容。

  不为其他,只为听说这傲云国太子独孤夜,与他们的翼王,乃并称当世双王。

  传言,独孤夜容貌绝美,乃世上yi等yi的人才,只有他们的翼王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传言,独孤夜七岁位列朝堂之上,开始指点江山群豪戏,十岁废祖制,选能臣,六年之内,傲云yi跃而成当世第yi大国,十六岁出谋划策,并吞周边七小国,yi扫傲云周边所有障碍。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若说轩辕澈是天辰不世出的天才,那么独孤夜就是傲云国百年难见的人才,双雄并立,南北争辉。

  黄曲大街上顿时人头攒动,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人围绕在戒备森严的禁卫军身后。

  杏花坞,黄曲大街上最大的酒楼,此时也人满为患。

  二楼临街最好的位置上,琉月把玩着手中的状元红,听说是这里的招牌酒,不过,酒,对于随时走在生死边缘的雇佣兵是毒药,要么千杯不醉,要么就要滴酒不沾。

  以前的她千杯不醉,现在这身体还没锻炼到那个程度,还是少喝为妙,况且,她并不好酒。

  来者不善3

  手中把玩着小小的酒杯,看着酒杯中的酒水荡漾,琉月微扬起眉,傲云太子好大的架子,轩辕承已经等候半日,还没行来。

  不过,无所谓,反正没面子的又不是她。

  yi荣俱荣,yi损俱损,这话不适用于她。

  坐在琉月对面yi身普通装束的轩辕澈,见此摇摇头,酒是喝的那里是玩的,正想笑言,轩辕澈突然好似发现什么,好好打量了琉月yi番,突然道:“好像长高了不少。”

  yi边说yi边伸过手去,捏捏琉月的脸,点点头笑道:“也胖了不少。”

  平日里琉月极喜欢坐他怀里,也就没怎么注意,今日对坐,才发现他家的小王妃被他喂大了点了。

  琉月听言收回跑远的心神,伸手捏了捏脸颊,胖了?她还真没注意。

  不过想来也该长了,女子发育的早的十三已经定型了,她由于慕容府的忽视,十三岁还像根豆芽菜。

  现在每日里住在琉璃宫中,轩辕澈知会寒总管变了花样的给她吃,还不长,那她可就真成豆芽菜了。

  “胖就胖,就算胖成个圆球,你也是我的。”琉月理直气壮。

  轩辕澈听言yi下就笑了,伸手捏着琉月的鼻尖,笑道:“真霸道,不过,我喜欢。”

  琉月顿时心情极好的朝轩辕澈飞了吻,看的轩辕澈莫名其妙。

  琉月见此乐的笑眯眯的,yi双黑曜石般的双目眯成了yi条线。

  轩辕澈见琉月笑的开心,不由也摇头笑了起来,靠在身后的椅背上,指尖挑着酒杯看着琉月,似笑非笑的道:“那你什么时候给我看真面目?我可不想到时候认不出我的小王妃是谁?”

  琉月早知轩辕澈知晓她面上有东西,但是yi直没有追问,现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当下嘴角yi勾道:“那就”

  “傲云国太子到。”yi话才开口,高声的赞礼声突然响起,打断了琉月的话。

  琉月和轩辕澈听言,齐齐转过头朝下方的大街看去。

  马车轱辘声远远的传来,紫色旗帜招展,上面绣着大大的傲云两字,张牙舞爪,狂放之极。

  来者不善4

  白无yi丝杂色的十六匹极品雪马开道,上面坐着身材魁梧,满身彪悍气息的十六个大汉,yi身铁色甲胄面无yi丝表情,气势倨傲之极。

  在他们的身后,yi顶十六人抬的金白色大轿,缓缓而来,轿上并无什么多余的装饰,只那金白色的轿身,白色底面乃是银丝织就,金色狂龙乃是金线罗织,单单如斯两物,已然华贵过yi切。

  想琉月刀枪不入的银丝手套,已然是天辰国的宝物。

  而此厢,居然用做轿身,可见其奢侈和财力之富足。

  而在这十六人抬的大轿后,跟着只不过百人,但见其yi个个龙行虎步,无yi不是强中手。

  高声的赞礼声响彻在这yi方,太子轩辕承与左相,早已在马上挺直了身形,此时微微纵马前行,迎接而上。

  “本太子代我皇迎接傲云国太子,太子远道而来,我皇十分高兴。”轩辕承yi身黄|色蟒袍,微笑着立与道路之中道。

  语气不倨傲也不算太谦卑。

  十六骑停下,分开躬身而立,身后十六抬大轿徐徐上前。

  “傲云,天辰,友好之邦,不须客气。”冷冷的声音传来,十六抬大轿停下,yi瓷白修长的手,缓缓的揭开轿帘,步行而下。

  琉月顿时侧头看去。

  yi头长及腰间的长发束成yi束随意的披散在身后,眉飞入鬓,那剑眉下那yi双眼眸,天啦,这是怎样的yi双眼,深邃的黑中带着大海的蓝,冰冷的可以冻结住yi切,但是却美丽的让人移不开眼。

  高挺的鼻梁下嫣红的双唇,淡淡的泯着,绝色姿容,倾国倾城。

  yi身月华白的长袍,在金色的阳光中,随风微微轻拂,衬的他宛若月中神仙,华贵清冷之极。

  眉眼扫过,不属于人间的清冷,把yi切都冻结在原地。

  冷,不似轩辕澈的冷酷,而是yi种冰冷,yi种仿佛世界yi切都不在眼中的冷漠。

  那种散发与外的冷意,让人赞叹其出尘姿容时,却不敢有丝毫猥亵之想。

  若说轩辕澈是罗刹和妖精的混合体,那么眼前的独孤夜就是雪中的冰莲花,yi则妖魅铁血,yi则冷漠无尘。

  来者不善5

  琉月见此扬了扬眉,难怪能够与轩辕澈并称于世,果然人中极品,就算是她,也要赞yi声了。

  眉眼锁定下方的独孤夜,琉月还待细看,腰间突然yi疼,琉月顿时转头看去。

  只见身旁的轩辕澈,眼望着下方,手指却捏在她腰间,那妖魅的脸上笼罩着yi层寒气。

  这人,这是在吃醋?

  琉月瞬间反应过来,不由又好气又好笑的伸手握住捏着她腰间的手,紧紧的握了握,人皆有爱美之心,欣赏美好的事物,这是yi种天份。

  不过,她不是花痴,不就是多看两眼而已,这个人吃什么醋啊。

  感觉到琉月的紧握,轩辕澈反手紧紧的握住琉月的手,回首瞪了琉月yi眼,那yi眼的意思明白的紧,不许多看,要看就看我。

  琉月顿时轻笑了起来,这个轩辕澈。

  “夜太子,请。”下方,轩辕承的声音传来。

  “承太子,请。”冷漠的声音冰冷之极。

  不过,并没人有丝毫介意,傲云国太子独孤绝,天性清冷,这并不是yi个绝密的消息。

  握着轩辕澈的手,琉月再度伸出头去,这个独孤夜身上带着的气息有点怪,她第yi次有点琢磨不定。

  纵身上马,独孤夜并肩与轩辕承朝前而去。

  马蹄踏前,yi身清冷华贵的独孤夜,突然好似很随意的扭转头,朝他们看来,那冷漠的双眼中是洞悉yi切。

  黝黑的眼对上黑蓝的眼,那眼中平静无波却洞察若说。

  琉月毫不怀疑,他认出了她,虽然她自认她的名声真没那么响,可以传遍整个大陆。

  黑蓝的双眸扫过琉月的脸,对上了yi旁的轩辕澈。

  暗红和黑蓝,这是yi对可以碰撞出无数色泽的原色。

  yi手握着琉月的手,yi手端着酒杯的轩辕澈,面无表情的对视独孤夜看过来的眼神。

  火花四溅,气息惊人。

  两个并称于世的奇男子,在此时遥空对上。

  半响,轩辕澈缓缓的朝独孤夜举了举手中的酒杯。

  而就在同yi时间,独孤夜朝着轩辕澈微点了点头,对着太子轩辕承都没yi丝谦虚的施礼,给了对手轩辕澈。

  来者不善6

  这是,只有真正的对手,才能赢得对方的尊重。

  转过头,独孤夜纵马离开,在没回头。

  轩辕澈yi口饮尽杯中酒,不复在望。

  交错而过,但是,这才是yi个开始。

  “这人怎么能冷到这个程度?”独孤夜与轩辕承走远,皇朝卫队散去,下方刚才静寂无声的百姓们,顿时喧闹起来,yi直站在琉月身后的彦虎,抽了抽嘴角。

  独孤夜的冷,不是杀手的冷锐,不是他们王爷的冷酷,是yi种任何情绪都没有的冰冷,仿佛他乃是yi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