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够快,想攻寡人个措手不及,哼。”yi声冷哼,说不出的尖锐,说不出的轻蔑。

  “走。”铁黑色的披风yi挥,轩辕澈拉着琉月的手就朝中军大营走去。

  天色清亮,蓝天白云在上,焦土兵马在下。

  yi片杀机四伏。

  南宋得天辰粮草被烧之筹机,调集十五万兵马直攻天辰中军。

  金戈铁马,犀利之极。

  同时四下传播天辰粮草被烧的消息。

  微风帘卷,天辰几十万担粮草被烧,瞬间伴随着四月间的春风,直上青云,传递与天辰几十万军队的任何yi个角落。

  刹那,天辰几十万大军军心立刻有了微微的动摇。

  而就在这微微动摇中,天辰与传言完全相符合的乃是众兵士吃的米饭,被换成了稀粥。

  这yi举动,无形的承认了天辰的粮草被烧,没有粮食了。

  天辰几十万大军,瞬间心乱。

  人心的溃乱效果是相当的惊人的,顷刻之间,本来还跟南宋十五万兵马对阵的中军,yi下就溃乱了开来。

  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南宋国兵马督帅见此,立刻大军攻进,朝着轩辕澈所在的中军王帐,yi路砍杀了过去。

  将计就计5

  天蓝如锦缎,微风吹拂,不见清凉,却带着厚重的杀气。

  战鼓轰鸣,响彻整个这yi方天际。

  杀伐滔天,鲜血染红了绿色的土地。

  天辰人心溃散,几乎只能勉强抵挡。

  南宋国见此,那是挥军直进,yi路杀来,那尖锐的杀气和高涨的士气,在这期间,几乎掀了这天去。

  “杀”蓝绿色的南宋主帅旗帜,在天空中飘舞,带起血色飞舞,战剑所向,杀声震天。

  抵至不住,在南宋强大的攻势下,天辰中军几乎只抗拒了yi下,就溃不成军,朝着后方狂退而走。

  满地的丢盔弃甲,满地仓促之间不及收拾的帐篷,刀剑。

  天辰军队后退的道路上随处可见,显然天辰中军实在是人心乱到了yi定的程度了。

  南宋十五万兵马见此,留下五万攻天辰两翼,剩下的十万朝着轩辕澈所在的yi路后退的中军,狂追而去。

  如此好的机会,势要灭了天辰王才是。

  微风飞卷,yi地混乱。

  天辰中军营帐。

  “报,王上,南宋十万兵马已经攻进我腹地,中沿阵地失守。”周成yi脸严肃。

  轩辕澈高高坐在主位上,闻言,手指弹了yi下软剑的剑身,发出嗡的yi声轻啸,冷冷的道:“再退。”

  “是。”周成二话不说,立刻转身就出了主帐。

  站在yi旁的琉月听轩辕澈如此命令,眉微微的皱了皱,在退,就退到他们所在的主帐了。

  十万南宋兵马攻到面前,这可不是。

  踏前yi步,琉月正想开口,身旁的欧阳于飞突然伸手拽了yi下她,琉月不由侧头向欧阳于飞看去。

  将计就计6

  这么几日她都没有出声,因为她自知对行军布阵绝对没有轩辕澈来的高明,可这怎么还退?

  而且,今日已经五日上了,已经没有了粮草,这轩辕澈为何yi点动静都没有?

  “他比你想象中厉害。”欧阳于飞见琉月侧过头看着他,不由压低了声音,朝琉月传音入密道。

  琉月听言眉色微动,复又转头看向yi身冷静的不像人的轩辕澈,纠结。

  反手回鞘,轩辕澈软剑归于腰上后,抬起头来,入眼就见琉月正皱着眉头看着他。

  当下,轩辕澈勾勒起嘴角,妖魅yi笑站起身来:“不用担心。”

  说罢,走上前拉过琉月的手道:“走。”

  “去哪?打他们回去?”琉月顺着轩辕澈往出走,yi边边走边问,轩辕澈要反击了?

  “区区小兵,轮不到我出手。”轩辕澈听琉月突然这样问,冷冷yi笑,紧紧握了握琉月的手,出了营帐。

  暖风飞扬,天蓝如海。

  而这样的节节溃败,立刻被虎视眈眈紧紧盯着这yi块的中原其他三国收在了眼睛里。

  傲云国都皇宫。

  指尖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独孤夜看着手中的飞鸽传书,没什么表情的轻轻yi挥。

  传书立刻变成碎片,四下而飞。

  “太子殿下,天辰节节溃败,今次天辰王肯定逃不了。”独孤夜的四大侍卫之yi无涯,yi脸幸灾乐祸的笑。

  抬头饮尽杯中酒,独孤夜扫了yi眼幸灾乐祸的无涯,淡淡的道:“无涯,你轻视轩辕澈?”

  淡淡的话,顿时打断了无涯脸上幸灾乐祸的笑。

  将计就计7

  无涯yi下收敛了起来,低头道:“不敢。”

  “不敢最好,否则你这么多年在我身边是白待了。

  节节溃败,哼,轩辕澈与南宋主帅完全不是yi个档次的人,这yi仗南宋败定了。”

  声淡如水,波澜不兴,放下酒杯站起身,独孤夜没在看无涯yi眼,就朝外走去。

  轻视对手就是无视自己的性命,对于轩辕澈,他比任何人都熟悉。

  而此时雪圣国皇宫。

  “云召,你怎么看?”王座上,雪圣国国主看着赫连云召道。

  云召扬扬手中的飞鸽传书,耸耸肩膀道:“不怎么看,烂船还有三斤钉,何况轩辕澈。”

  雪圣国国主闻言点点头道:“父王也是这个意思。”

  “按兵不动,等战局明了了再说。”云召看了眼殿外的蓝天白云,这么蓝的天,他可不会这个时候去搅这趟浑水。

  相对于傲云和雪圣国的静观其变,后金则有点蠢蠢欲动了。

  后金国都皇城。

  “王上,这可是个好时候。”后金宰相看着年轻的后金国主道。

  后金国主辰飞听言皱眉道:“两场败仗不代表什么。”

  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几次败仗还不足以确定天辰就这么完了,更不能说是好时候。

  后金宰相听言笑的狡猾道:“王上,天辰这yi仗不管怎么打,都不可能很快完结。

  天辰王在外,几十万兵力在应对南宋,天辰本土必然没有多少力量,我后金这个时候若是”

  话没有说完,不过辰飞听懂了。

  后金和天辰接壤,这个时候天辰全力对付南宋,国力空虚,顾此失彼。

  将计就计8

  这对他后金来说却是yi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双眼对视,两人眼中都闪过yi丝j邪。

  同盟国,有好处才同盟,没好处,自然就不同盟了。

  “宰相,这事情寡人看”

  “王上,边城传信。”辰飞叮嘱后金宰相的话才开头,殿外突然响起yi声禀报声。

  天辰第yi武将慕容无敌,率领四十万兵马与后金和天辰边界练兵。

  面面相觑,辰飞心yi下就沉了。

  怎么天辰还有这么多兵马?

  这在两国交界的天辰地盘上练兵,他后金若出不是正好就对上。

  这兵家阵势谁不清楚,若是想进攻他国,要么出其不意,要么兵力要绝对的两倍于对方,方占优势。

  要他后金出八十万进攻天辰,这

  草青水绿,这天下谁都不是傻子。

  战火纷飞,血色四溅。

  南宋边关外天辰节节后退,南宋yi军直杀入天辰驻军腹地。

  铁黑色中军营帐旗帜飞扬,属于天辰,属于轩辕澈那独特的铁金猛虎旗帜,在风中猎猎飞舞。

  “冲啊”眼看着轩辕澈的中军帐就在前方,那高高的旗帜下,yi身铁黑色帝王战甲的天辰王轩辕澈,好像就站在那里。

  十万南宋兵将整个的兴奋了,喊杀着就朝前冲杀了过去,人人奋勇争先,几乎不要命。

  yi力擒拿天辰王轩辕澈,这是多大的战功。

  灭了天辰王,天辰群龙无首,南宋在以胜利之师,挥军直逼天辰,吞下莫大领土,这是多大的荣耀。

  率领这yi只队伍的主帅几乎兴奋红了眼。

  将计就计9

  不顾左右副将的劝阻,言如此溃败恐防有诈,yi力孤军深入,朝着轩辕澈那高高的帝王营帐方向冲去。

  铁金色飞舞,在阳光下耀眼之极。

  溃不成军的败退,天辰看上去几乎已经军心涣散如yi盘散沙。

  纵马狂冲,南宋主帅yi骑绝尘,朝着轩辕澈的营帐就冲了上去。

  yi箭放倒那象征轩辕澈战旗的铁金猛虎旗,南宋主帅狂吼yi声:“天辰王,上前受死。”

  yi边,挥马就朝着那半开半闭的营帐砍了过去。

  yi刀挥过,营帐瞬间被砍开来,里间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那里有什么天辰王轩辕澈的影子。

  南宋主帅瞬间yi愣。

  “轰轰轰。”就在南宋这只中军的主帅yi愣之间,突然从四面八方响起沉闷,却震耳欲聋的战鼓声。

  浩瀚而肃杀,带着逼人的威严之气,带着穿破苍穹的赫赫军威。

  战鼓擂动,天地变色。

  就在这战鼓响起的顷刻间,铁色旗帜飞舞而来。

  那yi队队罗列有序,身穿天辰黑色甲胄,早已经溃逃的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的天辰兵马,手握长枪,阵势分明而来。

  黑压压yi片,放眼望去几乎看不见尽头。

  南宋主帅瞬间yi勒马匹,脸色yi下就变了,如此赫赫军威,那里像是那人心涣散,四下逃逸的天辰诸军。

  “糟,中计了。”南宋副将yi见前方来势,瞬间脸色大变,暴喊出声。

  “退,主帅快退。”另yi副将立刻紧跟着大喊出声。

  铁色森严,重重叠叠而来,还没碰撞,杀气已经遮天蔽日。

  将计就计10

  南宋主帅见此也知不好,当下大手yi挥,大吼道:“鸣金退兵。”yi边抽马掉头就走。

  金钟骤响,清脆悦耳之声瞬间传递开去。

  擂鼓则进,鸣金则退,这是战场铁规。

  掉头就走,南宋十万兵马训练也极有数,立刻后队变前队,朝来路就狂飙而去。

  然纵马还没开几步,身后那yi地混乱的平原上,黑漆漆的铁色军队,磨刀赫赫而来。

  铁甲,盾牌,四方正形。

  鼓声昂扬,铁金猛虎旗在阳光下,散发着阴森的寒气。

  “我们被断了后路。”南宋十万兵马立刻有点蹙了,前有狼,后有虎,他们两路已断。

  “轰轰轰”就在此时,yi阵狂如暴风骤雨的鼓点,从两翼传来,声声震耳,带着铁色的杀伐之气。

  那激烈的鼓点,几乎震的人站立不稳。

  两股铁色天辰兵马,伴随着这激烈肃杀的鼓声,从东西方向夹击而来,步伐威严,yi身冰冷。

  “我们被包围了”

  “啊,中埋伏,中埋伏”

  刹那之间,所有的南宋兵马都惊恐了,看着从四面八方冲杀而来的天辰兵马。

  看着那泛着阴冷杀气的铁色军队。

  开始止不住的惧怕了,他们被整个的包围在里面了。

  四方合围。

  刹那之间,先还张狂的不可yi世的南宋十万兵马,立刻被围堵在了天辰四方阵势之中。

  但见黑压压的铁色在平原上铺陈来开,泛起阴冷而肃杀之极的光。

  暖风飞扬,带起无尽的杀戮之气。

  高高的站在崛起的山坡之上,轩辕澈背负着双手看着下方的阵势,眉眼中yi丝神色波动都没有,只扔下yi个冷冷的哼字。

  将计就计11

  伸手弹弹眉心,琉月看着下方。

  天辰兵马成四方形,把南宋的十万兵马围困在内,胜败,境况,yi瞬间就翻了个身。

  眼中微微扬起yi抹笑意,原来藏的是这手。

  而在她身边,欧阳于飞折扇轻巧着掌心,笑笑,并不是很惊讶,好像他早知道轩辕澈绝对不会如此之败的。

  “走。”冷冷的扔下yi声哼字后,轩辕澈转过头,牵起琉月的手就欲朝南宋边关的方向而去。

  “不管了?”琉月指指下方。

  “还要我管,留他们何用?”

  若是这样的情况下,流川还收拾不下来这十万兵马,那还要他何用,简直就是丢了他轩辕澈的脸。

  琉月听轩辕澈如此样说,顿时笑了起来,她倒是忘了流川等人无yi不是大将。

  将计就计,欲退还进,简直被轩辕澈演绎的淋漓尽致。

  是谁说弱点被人抓住就必须败的,有点时候弱点利用好了,才是胜敌的关键。

  摇摇头,看着身边yi脸铁色的轩辕澈,琉月很舒爽,这个人真是越看越好,越看越喜欢了。

  “划整为零,分而食之,妙。”折扇轻敲着掌心,欧阳于飞转过身笑看了轩辕澈。

  南宋五十万兵马重防边关,天辰四十万想吃下南宋,简直就是白日做梦,这轩辕澈分化出南宋的兵马yi点yi点的吃掉,算他精。

  回应他的则是轩辕澈冷冷的yi笑,脚步越发的加快。

  “去哪?”战场在这里,他们去什么地方?

  “现在才开始。”回应琉月的则是轩辕澈yi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当下琉月二话没说,直接翻身上马,跟着轩辕澈走。

  将计就计12

  战场此时瞬息万变,容不得她柔情蜜意,也容不得她多问,跟着轩辕澈走,防护着他的安全就是。

  天蓝如海,微风飞扬,日头开始有点微微的西沉了,三人朝着南宋边关的方向疾奔而去。

  快如闪电,转瞬十里。

  纵马而上屹立在南宋和天辰两军交界处的山坡,轩辕澈俯身就朝下看去,琉月见此也不由跟着看去。

  山坡下,yi片黑压压的人马。

  天辰兵马罗列整齐,yi身杀伐,严阵以待,居然全部都是骑兵。

  这是轩辕澈什么时候备下的,看起来是两翼前锋汇集到了yi处。

  而他们所对的前方,则是南宋失去了十万兵马,而显然还什么都不知道的中军。

  嘴角边勾勒起冷酷之极的yi笑,轩辕澈反手取过坐下黑骑身上的弯弓,搭弓挽箭,yi箭就朝着红彤彤的天空就射了出去。

  只听yi声尖利之极的箭响划破虚空,绽放在严阵以待的天辰兵马头顶上。

  “轰隆隆”战鼓瞬间擂动,前方大将周成,yi挥手中长剑,刹那间之听马蹄声动四方,黑色铁蹄骤踏而出。

  天辰两翼前锋,朝着南宋中军奔腾而去。

  此时,明知天辰全线溃败,南宋中军尽出,整个南宋中军只有几万人马,相当于是空的,两翼虽然有几十万兵马,却按兵不动在。

  而几十万南宋兵马的粮草后备,却是在中军阵营之后,此时,天辰两翼前锋冲去的后果

  琉月终于明白轩辕澈那yi句,现在才开始,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了,药王毁了他天辰几十万担粮草,这是要从南宋找回来了。

  红彤彤的太阳挂在西方天际,红色的光芒洒下,映照的那白云也变成了红色,妖艳万分。

  战场万变,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

  三王齐出1

  “老谋深算。”折扇轻挥,欧阳于飞看着急冲而走的天辰两翼前锋,苦大仇深的冒了yi句道:“今日终于可以吃米饭了。”

  轩辕澈听言不由黑了眉,怎么听起来好像他克扣欧阳于飞的饮食yi般,虽然这两日是吃的少。

  扬眉伸了个懒腰,琉月紧跟着也冒了yi句:“回去,准备吃饭。”

  喝了五天的稀粥,今日更是只吃了点能够yi颗yi颗数清楚的米粒稀粥,琉月虽然自喻不挑剔,但是也没不挑剔到这个份上。

  她不想减肥。

  耳里听着琉月的话,轩辕澈yi时间黑脸也不是,笑也不是。

  不过那严肃的情绪却被两人这yi打诨,给消磨了去,当下笑起来,伸手勾了yi下琉月的鼻尖:“好,回去准备吃饭。”

  对着轩辕澈yi笑,琉月拉过轩辕澈的手,反身就欲朝后走去。

  yi步跨出间,琉月眼角突然扫见前方矗立的yi座大山,突兀的矗立在这平原之上,很高,颇有点yi览众山小的感觉。

  琉月顿时yi步停住,来的时候赶的太匆忙,居然没看见

  “怎么?”顺着琉月的眼光看去,轩辕澈微诧异的道,yi座单薄的大山有什么好看的?

  没有应轩辕澈的话,琉月上上下下,左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