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以抽身。

  阳光从树梢洒下,三月天气却有点阴冷。

  “冥岛对上轩辕澈?”才穿过雪圣国,还没到傲云边境,独孤夜就收到了消息。

  皱了皱眉,看了眼手中的飞鸽传书。

  半响,独孤夜手yi挥,飞鸽扑腾着翅膀而去,没带回任何的消息和指示。

  琉月是冥岛的人,冥岛当不会伤害琉月,至于轩辕澈,管他独孤夜什么事情。

  灭了天辰,对他傲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长袍飞扬,纵马朝着傲云而归,没有丝毫的停息。

  天蓝如锦,白云飞卷,浩浩汤汤。

  无数的消息,在这蓝天白云下,飞扬与中原四国。

  普通民众不知冥岛为何物,四国皇族却无yi不知。

  yi时间,四方势力都按兵不动,静观其变来,包括天辰的盟友后金,也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既不帮,也不落井下石。

  yi片沉静,比之太平盛世的时候,还要更加安宁。

  死水无波,安宁的古怪,就连冥岛三王也不见了踪影,好似偃旗息鼓就这么走了。

  引君入瓮3

  但是轩辕澈和琉月等人都清楚,他们不会走,如此平静下,恐怕在起就是滔天巨浪。

  天辰皇宫。

  “将军。”轩辕澈指尖yi弹,yi棋推进,吃掉欧阳于飞的兵,棋面上谁赢谁输已经现出端倪。

  欧阳于飞摇晃着手中的折扇,看看棋盘,在看看yi脸平静悠然自若的轩辕澈,折扇yi挥,乱了棋盘:“不来了。”

  yi旁坐着正吃水果的琉月,见此挑眉看着欧阳于飞:“输不起?”

  好难得,欧阳于飞居然也会耍赖,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升起了。

  “有意见?”欧阳于飞斜视着琉月,扬眉。

  “当然没有。”琉月扔出yi颗樱桃,落入嘴里,yi边伸手喂给轩辕澈yi颗,轩辕澈都没意见,她有什么意见,反正她也看不懂。

  指尖夹起yi颗红彤彤的樱桃,轩辕澈微微yi笑,递给琉月,琉月张口吃下,自然之极。

  看着在他面前打情骂俏,表演亲密的轩辕澈和琉月,欧阳于飞手中折扇挥动,黑着眼道:“你们当我不存在?”

  他从不知道他的存在感这么的薄弱。

  “这么大个人,谁会忽略你,吃不吃?”琉月扫了欧阳于飞yi眼,递给他几颗。

  随意自然的好像欧阳于飞不是冥岛的人,而是他们的朋友兄弟yi般。

  yi旁的轩辕澈显然也没意见。

  欧阳于飞见此不由摇摇头,这两个人真正清闲的好似无事yi身轻yi般,每日里上朝听政,下朝批阅,赏花,下棋,品酒。

  引君入瓮4

  这简直就是盛世君王所作的事情,而不是现在应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天辰王所作的。

  偏生这轩辕澈还真就不动如山了,还心情相当好的把他在棋盘上杀个片甲不留。

  深深的看了不动如山的轩辕澈yi眼,欧阳于飞叹息yi声,缓缓道:“刮目相看。”

  无头无尾的四个字,轩辕澈却听懂了。

  当下嘴角微勾,轩辕澈冷冷yi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怕,我也没有今天。”

  想他从十几岁开始,刺杀,围堵,有时候yi天就可以遇上几次,他要防备着,岂不是连路都不敢多迈出yi步。

  这对他来说早就习惯了。

  这yi次,不过是对手稍微强大点而已。

  轻笑yi声,琉月伸手在喂给轩辕澈yi颗樱桃,笑着道:“我们都是从十面埋伏中走过来的,早已经yi身钢筋铁骨了。”

  轩辕澈听琉月如此说,不由回手覆着琉月的手,微微的yi握。

  琉月则是仰头朝轩辕澈yi笑。

  没什么深情对望,没什么肉麻当有趣,只是很自然,很随意。

  但就在这随意中,把那份相容yi体的感觉,表现的淋漓尽致。

  欧阳于飞看着眼前的两人,突然有yi种感觉,他是yi个外人,yi个怎么也插不进他们两人之间的yi个外人。

  眉间微皱,这感觉怎么说呢

  “王上”眉间正微皱间,秋痕突然从远处快步而来,手中握着yi八百里加急,满脸严肃。

  看着如斯表情而来的秋痕,轩辕澈坐正了身体。

  “晋城八百里加急。”快速冲至轩辕澈身边,秋痕呈上手中快件。

  引君入瓮5

  唰的yi声打开,轩辕澈yi目十行。

  嘴角冷冷的勾勒起yi丝冷笑,轩辕澈沉目道:“来了。”扔下两个字,把手中的八百里加急递给琉月。

  南宋风传南宋国倾世宝藏被天辰所得,南宋国主调集五十万兵马与边关,欲攻我天辰。

  yi行仓促而成的字迹。

  琉月扫之,眉眼中闪过yi丝冷锐。

  难怪这些时间没有动静,看来是不来小打小闹的刺杀,要干就干大的,暴露出天辰得了南宋倾国的宝藏,挑动南宋攻击天辰。

  好yi个冥岛三王,这yi招不是要灭天辰皇室,而是要挑动天下灭他天辰呢。

  冰冷的气息,立刻围绕着轩辕澈和琉月两人。

  “我早说过,冥岛不是笨人。”欧阳于飞缓缓靠在身后的椅子上,挥舞着折扇道。

  冥岛三王吃了个哑巴亏,已然不甘心就只灭轩辕澈,而是要亡天辰了。

  中原四国若知道南宋那绝密的宝藏被天辰得了,恐怕不会做静观其变,而是要调兵遣将围攻而来了吧。

  冷冷yi笑,轩辕澈突然袖袍yi挥,yi下立起:“寡人正愁找不到借口攻南宋,今天给我送上门来,正好。”

  说罢,yi示意琉月,转身就走。

  金光跳跃,此乃多事之春啊。

  伴随着这八百里加急后,中原五国铺天盖地的传出南宋开国宝藏被天辰所得。

  此流言被传的来势汹汹,尘嚣直上。

  有理有据,甚至还有宝物作证,证据yi时间好像铁的不能在铁。

  南宋举国震怒,调兵遣将而来。

  引君入瓮6

  五十万兵马,几乎倾巢而出。

  天下齐齐聚焦天辰。

  就在这南宋来势汹汹的当口,天辰王轩辕澈yi旨谕令,炸响在中原五国的上空。

  “天辰仁义为先,拒冥岛剧毒以害中原其四国皇室之意,独抗海外势力冥岛,未想南宋不但不感恩情,反而听信谣言,挥兵攻我天辰。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天辰无上军威,岂怕区区南宋,对此忘恩负义之国,寡人御驾亲征,必雪此辱。”

  yi旨令下,天辰调集四十万军队,开拔南宋。

  不等南宋攻来天辰,天辰已然挥兵直捣南宋而去。

  天下风云骤变,局势顷刻间两变。

  磨刀霍霍,天辰以天辰王轩辕澈为总帅,大将流川,周成,陈司,三人为副帅,直伐南宋。

  而天辰第yi武将慕容无敌则留守天辰国都,与太上皇轩辕易,共掌国事。

  瞬息之间,天下烽火在起。

  四月初天气,完全褪去了春的微凉,把那炙热撒播四方。

  天辰边关晋城,千里山脉,连绵起伏。

  碧绿的山林间,蜿蜒的军队铺成开来,浩浩荡荡,前不见头,后不见尾,连绵而去。

  yi径碧绿无边。

  火红的夕阳从天上洒下那璀璨的光辉,照耀的这茫茫绿色,好似发光了yi般,琉璃星火,烟霞红叶。

  yi袭白衣,欧阳于飞骑在高头大马上,yi边挥舞着折扇,yi边看着身边同行的轩辕澈,摇摇头道:“好你个轩辕澈,南宋遇上你,算他们倒霉。”

  yi身铁色甲胄,轩辕澈纵马在山间而行,闻言扫了欧阳于飞yi眼,yi脸平淡,并未出声。

  引君入瓮7

  “义正言辞的反咬yi口,把战场调换到南宋去打,亏你想的出来。”摇着折扇,看着前方蜿蜒的军队

  欧阳于飞第yi次觉得这轩辕澈也还是算的上个人物,这打仗和先机,他都没有想到。

  “反正是要打,无所谓调换。”轩辕澈眉色冷淡。

  欧阳于飞闻言鄙视的扫了轩辕澈yi眼:“当我不识数是不是,战场调换到南宋,打下来不管怎样天辰本土都没有损失,都是天辰赢。

  战场要是放在天辰,不管最后的输赢是谁,都是天辰输,被毁坏的城市,战后的废墟,没有十几年是恢复不了的。”

  听欧阳于飞如此样说,yi直面无表情的轩辕澈,冷冷的勾了勾嘴角。

  行军打仗,谋定天下,他轩辕澈绝对不输这天下任何人。

  看着轩辕澈嘴角的自傲笑容,欧阳于飞唰的合起手中的折扇,仰头看了眼天边的流火。

  “调换战场是其yi,其二,是想引出三王吧,你在明,他们在暗,换个方向想,何尝不是你在暗,他们在明。”

  轻轻淡淡的声音响起,欧阳于飞没有回头看轩辕澈。

  听欧阳于飞如此样说,轩辕澈缓缓的转过头看着欧阳于飞,第yi次好好打量了欧阳于飞yi眼。

  “欧阳于飞,我有没有说过,你若为敌,必是天下间最可怕的对手,你若为友,则是平生最快意之事。”

  低沉的声音响起,随风而上青云。

  欧阳于飞闻言嘴角yi勾,这话听着舒服,合他心意,面上却笑了笑道:“我们是情敌。”

  引君入瓮8

  欢迎您轩辕澈听言斜眼扫了yi眼欧阳于飞,无视。

  情敌,也得有点谱才是。

  是敌是友,轩辕澈和欧阳于飞,两人间有点扑朔迷离。

  “对了,琉月跑哪里去了?”不与轩辕澈在进行刚才的话题,欧阳于飞扭头看了眼四方,都没琉月的影子。

  “找安顿的地方去了。”轩辕澈看着眼前蜿蜒的山脉,眼底深处闪过yi丝似笑非笑,精锐亮光。

  兵马前行,四十万军队蜿蜒而过几座山脉。

  天色西沉,夕阳落下,转眼夜色将至。

  安营扎寨,轩辕澈的帅帐按扎在山顶上yi相对较为平坦之地。

  周围兵马严实,星星火光几乎散播了这几匹山。

  平地扎营,起火做饭。

  夜色中,就在轩辕澈的大帐外,上百士兵架起了十多二十口大锅,围成了yi个半圆的圈,也不知道从那里找来的水,在锅里煮的咕噜噜的直吐泡泡。

  边上火焰熊熊,正烧着干肉yi类的东西。

  轩辕澈yi身黑色长袍也围坐在火堆旁,这四月初的天气,虽然不在冷,不过在这山林中,夜风吹拂,烤着火也不觉得热。

  “我说琉月你还真会选地方,会当临绝顶,yi览众山小,选个这么高的地方,你生怕别人看不见你,不知道你在这里扎营的是吧?”欧阳于飞看看四周,笑看着琉月道。

  如此高绝之地,把轩辕澈的王帐安排在这里,她是不是想告诉任何人,轩辕澈就是在这里,几十万军的统帅就是在这里。

  那有安排的这么明显的。

  引君入瓮9

  yi身小卫兵服饰的琉月,yi边架火,yi边抬眼笑看着欧阳于飞道:“我还不知道你这么关心他。”

  边说边指了指轩辕澈。

  欧阳于飞顿时朝天翻了个白眼,yi脸看白痴的瞪着琉月道:“我关心他?你有没有搞错。”

  琉月听言顿时低笑起来,这欧阳于飞那话的意思不就是提点她地方没有找对,太危险了,还死不承认。

  手中拨动着火焰,烤着肉,声音却压低的不能在低的得道:“你说他们今晚会不会来?”

  轩辕澈和欧阳于飞沉吟了yi瞬间,同时道:“你不就是在等他们。”

  话音落下,两人对视yi眼,立刻又齐齐撇开眼去。

  琉月见此不由笑笑,抬眼看了眼四方,缓缓道:“最绝顶之地,若起动乱整个几十万军队都能看见。

  今日,天辰主帅若死在这里,几十万大军立刻崩塌,晋城外南宋五十万大军挥毫而来,天辰指日可灭。

  这,可是个绝对的好时候。

  若我是他们,我今天就来,在这么多军队面前杀了天辰王,往日所有失败颜面,具可找回。”

  轩辕澈听琉月如此yi说,不由与琉月对视了yi眼,眼中涌起yi股笑意。

  欧阳于飞则是摇晃着折扇,yi副似笑非笑的看着琉月:“我说”

  说字才出口,背后的山林中突然冷风yi闪,yi道逼人的杀气骤射而来,阴寒刺骨,快若闪电。

  蓝色飞天,利剑当空,冥岛三王之yi,力王如飞而来。

  引君入瓮10

  “天辰王,轩辕澈,接本王yi剑。”冷如石头的话,炸响在黑漆漆的夜空中,声震四方。

  立刻,四下具备惊动。

  力王来势如电,奇快无比,轩辕澈反应也不慢,单手在地面yi撑,yi个飞身朝后就射。

  转瞬间yi掠十丈之远。

  “有刺客,有刺客”yi个翻身躲的远远的琉月,扯起嗓子就是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

  跟着她yi起快随退开的欧阳于飞见此,不由哭笑不得的看着叫的欢的琉月,这家伙干什么?

  yi剑劈空,力如泰山。

  轩辕澈眼见巨剑砍到,手在腰间yi抹,反手就是yi剑迎了上去。

  只听砰的yi声大响,yi股火花在两剑交加中炸射而出,火星四溅。

  手腕yi酸,轩辕澈眼中冷光yi沉,好大的力量。

  yi剑劈上,转眼力王又是yi剑,又快又猛,出手几乎不给轩辕澈任何喘息时机。

  yi个临空翻身,轩辕澈身体yi斜,闪身避过力王第二剑。

  力王yi剑划过轩辕澈的身体,重重的砍在了地面。

  只听轰的yi声闷响,地面在力王yi剑之下,瞬间裂开yi条大口,炸裂开去,yi剑裂山。

  周围兵士齐齐变色,好强悍的力量。

  琉月神色也是微变,好强。

  yi声冷哼,力王剑随人走,转身就朝轩辕澈顿步的方向急射而去。

  斜步yi个后飞,轩辕澈见此yi声大吼:“你也接寡人yi剑。”

  yi音还没落下,轩辕澈重重在他所站立的地方狠狠的yi顿脚,地面瞬间出现微微的裂缝。

  引君入瓮11

  而轩辕澈借力身冲半空,双手握剑朝着急冲而来的力王就砍了下去。

  转瞬就至,yi步踏定在轩辕澈刚才站立的地方,力王仰头看了yi眼从半空砸下来的轩辕澈,冷如石头的眼中,厉光yi闪。

  手中巨剑狠狠yi握,反手横空,气运丹田脚下朝着地面就是全力yi踩,欲借力跳起搏杀轩辕澈。

  灌注全力的yi脚狠狠的踏上地面。

  还不等力王借力跃至半空,那处地面突然yi沉,整个的朝着下方就溃散开去。

  顷刻间露出yi深如漆黑,好几人大的yi个大洞。

  那力王正全力运劲与脚,这yi踩之下,身形都降,仓促之间来不及换劲变招,咚的yi声就朝地洞中落了下去。

  “上。”yi直在yi旁高叫有刺客的琉月见此,脸色yi变,大吼出声。

  那早已经等候在两旁的上百士兵,立刻二话不说,上前yi把抓起那架在火堆上的大锅,朝着那黑漆漆的大洞就狂灌而下。

  水色莹润,yi丝烟雾都没冒。

  风声飞动,那水味顺着风吹来,站在yi旁冷眼旁观的欧阳于飞嗅了嗅空气,脸色微微有点扭曲。

  这那里是水,这是油味。

  这琉月烧的是几十锅油,那是什么水。

  嘴角抽动,欧阳于飞yi脸怜惜的看着那显然是早就挖好的大洞里还没有出来的力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