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看的很清楚,她没有舍弃他而去救独孤夜,只是碰巧,碰巧而已啊。

  现在这个时候无法多说什么,琉月只紧紧的握了yi下轩辕澈的手,无声的传递着,不要生气,稍后与你解释的心思。

  感觉到手腕上的温度和力道,感受到琉月传递来的心思,轩辕澈从愤怒中回过神来,眉头深深的yi皱后,冷冷的看了独孤夜yi眼,手中利剑yi扬,快速对上当头砍来的铜人。

  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等出去这里再说。

  没有在做任何的别捏,愤怒的神色隐藏在了冷酷的容颜下,轩辕澈和着琉月再度兵和yi处,相辅相成的朝前冲去。

  而yi旁被琉月从生死边缘扯出来的独孤夜,再度回到那两个护卫的保护圈里,安危有了保证。

  抬眼看了眼从他身后,转眼冲至他前面的琉月,独孤夜眼中的冰冷依旧,只是那最深处却荡漾起无边的温柔。

  她救他,她居然会救他

  手抚摸上被琉月的手碰触的地方,独孤夜yi边与身旁的两个侍卫yi起朝前冲,yi边轻轻的握着。

  那里有琉月的温度,这般把他的手合在上面,等于捏住了琉月的手。

  情字害人2

  嘴角含着yi丝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微笑,独孤夜拼尽力量朝前冲去。

  短暂的甜蜜,甚至让他没有发现刚才轩辕澈yi瞬间露出的本来眼神,甚至没有发现他最大的敌人就在他的身边。

  情之yi字,误人,误人啊。

  快如闪电,急如奔雷。

  铜人阵厉害,轩辕澈,琉月,等人也不是弱手。

  虽然处处受制于铜人,身上被那铜人划出浅浅深深的伤口,yi身的狼狈,但是发现铜人阵的破绽后,众人闯出铜人阵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铜人受制于身后的机关和轱辘,不与活人yi般灵活多变,有时候明明只要在往下砍yi分,就可杀了闯道的众人,铜人却已经收手,开始第二轮的攻击。

  它们的攻击是规律的,是死的,虽然厉害,但是只要细心和武功高强,在那细微的误差中游走,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yi番急闯,yi轮快攻。

  几个纵横间,众人齐齐闯出那金色铜人阵,气喘吁吁的屹立在了那长长的走廊彼端。

  yi屁股坐在地上,云召yi边喘气,yi边扭头看着身后的独孤夜:“怎么样?”边说边点了自己周身伤口周围的|岤道。

  不是很严重,不过破皮很多,有点流血。

  “无妨。”独孤夜撑着墙壁,喘气的相当剧烈,身后的伤口早已经完全崩裂开来,脸色煞白,yi身好似从水里捞起来的yi般,完全被汗水湿透了。

  原本比云召武功还高的独孤夜,此时却是几人中最弱的yi个。

  那跟着独孤夜yi路闯过来的两个护卫,当下顾不上自己的伤势,连忙为独孤夜再度敷药。

  看独孤夜死不了,云召斜眼扫了yi眼站立在独孤夜身旁的琉月和轩辕澈yi眼,眉眼中yi闪而过深色。

  除去轩辕澈肩头有yi道划痕外,两人几乎什么伤都没有。

  情字害人3

  居然武功如此之高?云召心下微微起疑起来,当世能够与他们并肩的高手没有几个,如此强的两个人,不可能yi丝名气都没有,这两个人是谁?

  反观琉月和轩辕澈却没有出声,只那么yi前yi后的站立着,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等有个单独的时候在说。

  心中腹诽,云召面上却没多流露出深刻异样的表情来,止住身上的血色,云召撑起身,转头看着身后的高大帘幕。

  走道的最末端,是yi与开启的石门yi般高大的帘幕,厚重而华丽,没有因为风的原因,融化掉,不知道是什么制材做成。

  此时,从高处垂下来,遮挡在走廊的末端,yi片金黄|色流彩。

  “就是这了”云召看着眼前的金黄|色帘幕,面上升腾起无法压抑的兴奋。

  这后面,应该就是那南宋国富可敌国的宝贝们所在地。

  他雪圣国花了三代人的心血,才摸清楚这里的yi切,今日他终于可以看见传说中的财富了。

  帘幕轻卷,几大护卫拽住厚重的帘幕脚边,开始从中间朝两边扯开。

  所有的人的眼光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去,包括琉月和心中有事的轩辕澈,没有人能在这关头想着其他的事情。

  耀目的金光伴随着那金色的幕帘,就好比那旭日东升时候的光华乱串,从幕帘后射了出来。

  金色飞扬,不可逼视。

  常年接受过锻炼的轩辕澈,云召,独孤夜,等人都接受不住如斯的强光,不由轻掩了眼,侧过头去。

  只琉月曾经接受过更系统和残酷的训练,虽然此身非彼身,却也不惧,无视这几乎要致人眼瞎的金光,看去。

  琉璃世界,乱世宝藏。

  金山起伏跌宕,连绵而去,yi眼难望尽头。

  银山铺地,犹如那大海汇聚,蜿蜒不知前方。

  白玉如草,翡翠如沙,宝石如土,玛瑙如泥

  情字害人4

  看不完的珠光宝气,说不尽的举世奇珍。

  花了所有人的眼,乱了所有人的心。

  嘴角微微抽动,琉月并不是个爱钱如命的人,对于滔天的财富也不是太热衷,但是yi眼望见如斯浩瀚宝藏,也不由吸了yi口冷气,忍不住yi阵心乱神移,移步走了进去。

  “举世奇珍,富可敌国。”目眩神迷间,云召兴奋的脸色发红。

  南宋珍藏了几百年的宝藏,终于被他们找到了,终于被他们找到了。

  脸上酝起yi丝薄红,轩辕澈和独孤夜都缓缓踏步而入,yi脸的震惊和难以言喻的兴奋。

  若说这世界谁看的财富最多,莫过于现下这三个人。

  但是眼前如斯财富,纵然三人见过太多,也不得不为它们折了腰,这是他们都从来没有见过的财富。

  无穷无尽,好像这整个yi片山都是如斯的宝藏。

  顺着宝藏道路前去,到最后众人几乎眼中只剩下金色,还是没有把这里的宝藏十分之yi走完。

  “给。”伸手随意的从身边的宝石山中取出yi血红玛瑙,轩辕澈打破了进入宝山后yi直沉寂的气氛,伸手递给身边的琉月。

  不是太名贵,但是他yi眼看见,就觉得这血红很配琉月,束在发上yi定好看的不得了。

  琉月闻声伸手接过,看着轩辕澈,嘴角抿起了微笑,那被巨大宝藏震骇住的心神,也在轩辕澈的yi话中,平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看见如斯多的财富,能想着她,没有被这宝藏迷了眼的,恐怕也就轩辕澈yi个人了。

  心中正做此念,手臂突然被人碰了yi下,琉月还没有转身,yi物已经递到她手里。

  身影缓缓朝前,独孤夜跃过琉月,没有说yi个字,甚至没有看琉月yi眼,轻轻的擦身而过,走向前方。

  琉月眉间微挑,低头看了yi眼手中被独孤夜塞来的东西。

  情字害人5

  yi羊脂白玉环,入手微温,乃是yi块暖玉,贴身而戴,是yi件对寒冷很有抵御的东西。

  北牧天寒,此玉正可派上用场。

  琉月伸手揉揉眉,抬头看着yi旁的轩辕澈,耸耸肩,这可不关她的事。

  轩辕澈面上无怒也无恼,很平静,有yi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平静,此时见琉月对着他耸肩,也不多话,伸手直接从琉月手中拿过那羊脂白玉环。

  五指yi使力,只听yi声咔嚓,那宝物中的宝物,就被轩辕澈直接捏成了粉末。

  随手yi撒,粉末四飘而散,飞落与宝石堆中。

  琉月见此扬扬眉看着轩辕澈,这个轩辕澈,这里的东西是他们的,拿自己的东西撒什么气啊。

  轩辕澈见琉月看着他,不由高高的yi拧眉,狠狠的瞪着琉月,以双眼充分的表示出,你有意见?有意见也晚了。

  揉揉眉心,琉月不由失笑,吃醋的轩辕澈啊。

  无声的以眼光交流着,琉月和着轩辕澈朝前走去,两人已经落在最后,可不能被云召给撇下了,否则咋出去。

  “yi人yi半。”前方,满眼黄金,已经看花眼的云召,扭头看了眼独孤夜,在扫了yi眼跟上来的琉月,对着金山银山比了个手势。

  偌大的山腹中全是宝藏,分裂山腹两边,中间留着yi条道路,两方全都是宝物,没多大的区别,干脆就这般yi人搬运yi边,就算吃亏也吃不到那里去。

  独孤夜闻言点了点头,并不反对。

  云召见此也不问琉月,看着独孤夜道:“那好,我就开出库的门了,我的人应该已经到位,你的兵马在”

  落在云召和独孤夜身后,琉月和轩辕澈听云召和独孤夜开始布置怎么出去,怎么搬运,两人对视yi眼,什么话都不说,那闲淡的好似他们两就是来观光的,那yi个轻松。

  情字害人6

  忙忙碌碌,搬运挪腾。

  在没有什么危险。

  山门开启,早就等候在这yi处的独孤夜和云召的兵马快速的进入,搬运,装包,整队,忙的不亦乐乎。

  没有琉月和轩辕澈的兵马,yi个多余的人都没有。

  让早准备开启了山门可能yi场硬战的云召,满腹惊讶,什么势力都没有,这邱晗的人是在耍花腔,还是另有准备?

  心中腹诽,搬运的动作越发的快。

  早早出了山腹的琉月和轩辕澈见此,居然也不拦阻也不过问,干干脆脆的闲淡yi旁游手好闲起来。

  云召见琉月闲淡在yi旁,既不联系邱晗,也没有其他动作,万分思之不透,不过也无妨,等他全部搬运出,还怕他谁来。

  日子如梭,雪圣,傲云,两国人马往来游走,速度非常之快,可见准备的有多充分。

  不几日,整个山腹都被他们搬空,无数的骡马牛羊分散开来,准备整队运出了。

  陌上春色,绿叶偏飞。

  阳光透过树梢穿透下来,犹如金丝,好似绿光,明亮万分。

  这几日来yi直悠闲的好似游客yi般的琉月和轩辕澈,站在树丛间,看着前方的准备以续,yi抹j诈的笑从眉梢眼角中暴露出来,在晨起的绿树山间,美艳万分。

  手腕轻扬,yi白色的鸽子从树梢间落下,停留在轩辕澈的手上。

  轩辕澈展开yi看,眉眼涌上yi丝笑意,把信息递给了琉月。

  yi切就绪,只有四个字。

  对视yi眼,琉月和轩辕澈都是yi脸春风。

  “真难为他们准备的这么好,给我们省了好多的事情。”摧毁手中信息,双手抱胸,琉月看着下方蜿蜒而去,准备的相当充分和简洁的两国队伍,眉梢眼角都是笑容。

  轩辕澈耳里听着琉月的话,眼看着已经朝前方行动的两方队伍,突然沉声道:“他没问题吧?”

  情字害人7

  “没问题,欧阳于飞这个人办事,能力绝对是yi流。”琉月笑着道。

  欧阳于飞,虽然是冥岛的人,不过这个人做事,完全可以放心,这中间的时间差,他自然会好好把握。

  轩辕澈听琉月如此样说,眉眼突然yi动,缓缓转过头来看着琉月,这两日时间和地点以及人物,都不准他开口询问早就盘踞在心中的事情,今日话说到这,反倒是提醒了他。

  “有事?”看着轩辕澈转过头看着她,琉月不由微微收敛了yi下脸上的笑容,看着轩辕澈道。

  点点头,轩辕澈也干脆:“月,我问你,山腹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你的态度截然不同?”

  琉月听言看着轩辕澈笑了笑,伸手挽过轩辕澈的手,微笑着道:“没什么事的,不过你要听,我也与你说”

  山风飞扬,细软话音扑散开来。

  前方山脚,云召看着最后yi辆马车已经出来,南宋国四百多年的财富,已经完全被他们搬运空,嘴角不由露出了yi丝微笑。

  笑罢,转过头来看着身边坐着的独孤夜,yi身冷淡,yi身清贵,身边却没这两日都跟着他的邱晗家的那人。

  当下,云召上前yi步看着独孤夜,缓缓道:“当日不好说话,我也就没多开口,今日我在问你yi次,你真要把这财富给那小子?

  你要知道这后果可能就不是你我得之那意思了,他们身后的不是后金就是天辰,那都是我们的敌人。”

  独孤夜听言抬起头来,看了yi眼面露正色的云召,缓缓道:“不是他们。”

  “不是他们?你知道他身后是谁?”云召yi把抓住独孤夜语中露出的意思,眉间yi蹙沉声道。

  微微的沉默,独孤夜没有回答云召这个问题,只冷淡的道:“她对你没有威胁,你放心。”

  情字害人8

  云召见独孤夜这么说,那他是定然知道这邱晗身后是什么势力,不会威胁到他雪圣,那到底是谁?这中原除了后金和天辰,难道还有其他势力?

  眉眼深沉,不过云召也知独孤夜不想说,他问也问不出来,既然独孤夜自己要给他那份,他管也管不了。

  这么大笔财富不管进了中原那处,想不动声色的吞下,都难如登天,独孤夜不说不要紧,他自派人去查就好。

  心中打定主意,云召也不问独孤夜了,扫了yi眼最后yi批车队已经走远,云召翻身上马朝独孤夜道:“走。”

  “你先去。”独孤夜扭头看了眼远处琉月站立的地方,站起身,却不是与云召离开,而是缓步朝琉月所站立的地方而去。

  云召见此,眉色中异样更深。

  还没见过分钱的人不积极,被分钱的人这么积极的,那邱晗家的都还没来找他要,独孤夜居然眼巴巴的凑上去,让别人分,这独孤夜简直是中了疯了。

  深深的看了yi眼高立与远处树梢前的琉月和轩辕澈两人,云召眼中yi闪而过异色,这身形和气质,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太子,yi切妥当,可以走了。”心中正盘算间,安排妥yi切的护卫凑过身来。

  云召听言,把心中微露头的念头压了下去,此时没有任何事情,比运出这些财富为大。

  大手yi挥,马蹄声起,云召朝着前方的马车队就追了上去。

  绿色飞扬,yi片勃勃生机。

  “就是这个样子。”摊摊手,琉月看着轩辕澈:“我真的不是故意,yi命还yi命,他的恩情我还了,以后见面还是路人,不要生气。”

  说罢,伸出手揉揉轩辕澈的眉心,那yi刻也把她吓了yi大跳,若是因为救独孤夜,而害她的轩辕澈受伤,她岂不是要后悔的吐血。

  情字害人9

  伸手握住琉月的手,轩辕澈微微皱了皱眉看着琉月:“月,你没明白我问的意思,我不是问他怎么救的你,你要不要还恩与他,我问的是”

  话还没说完,轩辕澈突然停下,不远处草声婆娑,有人过来。

  对视yi眼,轩辕澈立在了琉月的身后,做忠心耿耿护卫摸样,琉月则yi脸清冷望着来人的方向,yi身淡然。

  草叶扬处,独孤夜yi人缓步走了上来。

  容颜憔悴,却无损绝色姿容。

  “你要从那里运,我给你送过去。”站定在琉月的面前,独孤夜看着琉月缓缓出声道。

  琉月听言看了独孤夜yi眼,这几日独孤夜都没提,她还以为他不过是当时的应付,不过她也不管是不是应付,所以也不关心,没想这个时候独孤夜居然还真来问她了。

  把手拢在了袖中,琉月淡淡的看着yi身冷清的独孤夜,突然道:“你真给我?”

  独孤夜听言眉色微扬,扭头看着正北方。

  静默了半响后缓缓的道:“北牧困苦,你想稳定,那点粮草不够,我的那份都给你,你把这些带过去,他们在不敢动你。”

  声音漂浮,有点不着力的轻淡,有点初春时候的冷。

  但是,那冰冷中压抑的深意,却重于泰山。

  这独孤夜不是迫于压力勉强而给,而是在为她着想,怕她yi个人在北牧受人欺负,所以把他的那份让给她。

  站立在琉月身后的轩辕澈,五指yi下握紧了,袖袍yi挥,yi步就要上前,谁稀罕他给,这东西根本就不会落到他手中。

  完全没有想到独孤夜会这样说,琉月不由愣怔了yi秒钟,感觉到身后轩辕澈蜂拥的情绪,琉月手yi伸,yi把拦住了上前与对上独孤夜的轩辕澈。

  情字害人10

  这么yi刻了,不要在最后关头露出他的身份,就让独孤夜以为她北牧得了去,不要让他把目光对准天辰。

  紧紧握了轩辕澈手yi下,琉月眉头微皱,盯着yi脸淡然,神色冰冷的独孤夜沉声道:“你不怕我第yi个就来对付你?”

  她北牧若有了这么通天的财富,她第yi个要对付的,就是傲云,这yi点独孤夜不可能不知道,他还

  缓缓扭过头,独孤夜看了yi眼琉月,嘴边泛起yi抹自嘲的笑:“到时候,战场上见。”

  清淡如风,自苦如冰。

  到时候,战场上见。

  明知无望,却还若斯。

  微风吹起,荡起yi片苦苦的涩。

  “走吧,此处不能多待。”没有在说任何多余的话,独孤夜扭过头就朝下走去。

  没有在看琉月yi眼。

  山风吹起,片片衣角飞舞,孤然yi身。

  看着那孤寂的背影,琉月突然长长的叹了yi口气,她不该问那最后yi句话的,问下后,反而起不了那个杀心了。

  罢了,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