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许进,不许出。”冷酷嚣张之极的话炸响在天幕,带着无与伦比的霸气。

  林教头心头yi颤,转头,跟着他yi同冲出的中年人,此时卷曲在地上,腿骨怪异的扭曲着,而他所在的地方,白色的鞭痕内。

  左相府最好的两个高手,同yi刻折在了这小小女孩的手下,这女子到底是谁?

  惊骇,无法置信的惊骇。

  周围看热闹的人,此时惊的yi个个瞠目结舌,下意识的再度朝后退,这个女孩太厉害了。

  收敛了yi瞬间释放出来的杀气,琉月任由长鞭匍匐在她脚下,藐视之极的扫了yi眼yi群残兵败将,冷冷的yi哼,那冷哼中的轻蔑,几乎让几十丈外的人,都感觉的到。

  天空阳光灿烂,此地却yi片阴寒。

  这厢琉月如此咄咄逼人,旁有与左相交好或欲献媚的,第yi时间找来了九门提督,当街殴打左相府的人,这不是无视王法,这就该九门提督府管。

  高头大马,几百兵士浩浩荡荡的快速奔来。

  “今日可要好好在左相面前表yi功。”九门提督亲自领队,眼中散发着狂喜,品日还愁找不到时机好好巴结巴结左相,今日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yi话落下,旁边的副将还没有答言,突然yi冷冷的声音响起:“邀功,你知道找相府麻烦的是谁?”

  九门提督听言立刻yi勒马,朝街道旁看去。

  yi身青衣长衫,容貌极是俊朗,这不是慕容府年轻yi辈中最杰出的慕容尘,这主儿可得罪不起。

  当下九门提督yi勒马,笑看着慕容尘道:“请问是?”

  “我的小妹,慕容琉月。”慕容尘靠在转角的墙上,看着九门提督,微微扬了扬眉。

  兴师问罪6

  “慕容琉月。”九门提督得意的脸立刻收敛了下来。

  这可是个更大的主儿,身后是慕容将军府,天辰国第yi武将世家,现在更是三皇子的准王妃,有权倾朝野的翼王撑腰,身后更加有右相府暗地支持。

  yi东宫,yi西宫,左相,右相,慕容将军府,这几家他可是谁都得罪不起。

  眼珠yi转,九门提督立刻哎哟yi声,捧着头道:“头疼,我的头疼病犯了,快回返,回返。”

  边说边掉转马头就朝来路驶了去,比来的时候更加的快。

  靠在墙头的慕容尘见此,鄙视的yi笑,转头看着前方被围堵的水泄不通的地方,慕容琉月,这个从没听说过的妹妹,他当真小看了。

  前yi刻,yi飞马报信直达他们慕容府,老祖宗慕容无敌听了来人口信,什么话也没多说,直接发下号令,给他堵了黄曲大街左相府这yi段路程,任他九门提督或者是京城守备军,yi个也不许过。

  这不摆明了,为她腾出战场。

  前后兼顾,有勇有谋,这个慕容琉月,真正是潜龙不露面,露面就要yi飞冲天。

  维持京城次序的人不管,这慕容琉月还真没有人请的动。

  左相府朱漆大门前,局面yi片冷清。

  “让开,让开,你个丑八怪,敢到我门上来撒野,当我左相府没人是不是。”正对持间,柳心艾横冲直闯的到了。

  身后柳心晴和太子轩辕承紧跟其后。

  在宫里,他们晚了yi步找到皇帝,得知琉月已经讨了恩典,要打柳心艾yi顿,本来宫里准备好怎么化解这事情,那想琉月居然出了宫。

  紧接着就听见无数的消息传递了进来,她琉月居然堵了左相府大门,打了左相府里的人,这事情可就闹大了,当下立刻马不停蹄的赶来。

  微闭着眼的琉月听见柳心艾的声音,冷酷的脸上涌现出浓浓的嗜血,看也不朝后看,手中匍匐在地上的长鞭,突然犹如自己长了眼睛yi般,嗖的飞射而出,朝着冲过来的柳心艾就迎了上去,来势如电。

  兴师问罪7

  “小小姐小心,快避开。”那门前唯yi没有受伤的中年护院,见此脸色瞬间苍白,急声大吼道。

  他们府里最好的教头,都败在琉月手下,小小姐那是对手。

  “我怕你啊”yi嚣张的话还没有说完,琉月的黑鞭已经舞出重重叠影而来,yi鞭缠绕上了柳心艾的腰,兜头提起就把柳心艾朝大门上摔去。

  “心艾。”尾随其后的柳心晴yi见,顿时惊叫出声。

  轩辕承先还没看清楚府门前的场景,此时隔的近了顿时把所有都收在眼里,不由眉间微微yi蹙,yi勒马站在了原地,并没有在上前去。

  琉月看起来今日是铁了心,他若上去定然会是自讨没趣。

  “砰。”yi声沉闷的碰撞声响起,柳心艾被结结实实摔在了朱漆大门上,黑鞭收去,柳心艾就地打了几个滚,唰的就站了起来。

  虽然被撞的yi身生疼,但是yi点事情都没有。

  柳心艾yi见如此,立刻以为琉月不过是空有表面功夫,立刻怒声道:“丑八怪,看本姑”

  “砰。”yi话还没说完,琉月突然横手就是yi鞭,那铁木做的朱漆大门,被琉月yi鞭打成碎片,铁木四溅而出,朱漆大门轰然垮塌。

  柳心艾yi瞬间骇然了脸,铁木乃是木中最硬之木,几乎可比精铁,这么yi鞭就

  “再敢出言不逊,下yi鞭就是你的脑袋。”嗜血的双眸牢牢的锁定柳心艾,琉月冷酷之极的道。

  柳心艾脸色瞬间苍白,琉月的眼,那股杀气,让她止不住的发抖起来,这个女的,怎么yi瞬间如此可怕。

  尾随其后的柳心晴见柳心艾没什么事,不由松了yi口气,快步行到柳心艾身边,对着琉月轻轻点了点头:“琉月,今日事情是心艾不对,我带她向你赔个不是,你大人大量,不要跟她计较。

  何况,大家都这么熟,这事情闹大,对我们都不好。”

  琉月听言冷哼yi声,斜眼看着柳心晴冷冷的道:“你是谁?”

  冷冷的三个字,让柳心晴顿时颇为尴尬,不过这柳心晴还是有点城府,吸了口气朝琉月微笑道:“我乃左相之三孙女,表字心晴。”

  兴师问罪8

  “你有何资格跟我讨人情。”冰冷的话语,尖锐之极。

  柳心晴顿时yi愣,立刻明白过来,琉月是皇上赐婚的翼王妃,那是有名正言顺的妃位,虽然她不久后就会入主东宫,但是并无任何行文,身份只是yi个左相之女,与翼王妃可是差了天差地远,她没有任何资格向她讨要人情。

  转念明白过来,柳心晴不由银牙暗咬,抬眼四处张望,她没有资格,太子殿下总有资格吧。

  眼光快速的掠过人群,那里有太子轩辕承的身影,柳心晴不由急的跺脚,这个人怎么关键时候跑不见了。

  琉月见此冷冷yi笑,轩辕承若是敢来,她也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左相府大门前yi片闹腾,呻吟声,呼痛声,伴随着那破烂的大门,让这yi方难得的热闹。

  “都退下。”正热闹间,yi道平稳之极的声音响起,yi身着青色长袍的男人缓缓行了出来,看上去五十来岁,黑发中搀着点点银丝,精神却很是健硕。

  中正却极有威严,今日来封门打狗的正主出来了。

  “不知本相可有资格?”淡淡的对上琉月,左相缓缓的道。

  琉月把玩着手中的黑鞭,冷冷的与左相深邃的眼光对上,终于坐不住了。

  互不相容,冷冷对持。

  “不知慕容小姐光天化日之下,不顾王法威严,堵我相府,伤我下人,所为何事?”温淡的声音响起,yi句句都扣在琉月失礼之上。

  “兴师问罪。”琉月冷笑yi声,高高的yi抬下颚,狂妄之极。

  周围围观的人顿时大哗,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登门问罪,这慕容家的小姐,简直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左相听言微挑了挑眉,看了眼身边战战兢兢yi脸苍白的柳心艾,在看见柳心晴不断的朝他使眼色,欲进府去说,可他已经被琉月逼出来,在邀琉月进府内商,这左相府的里子面子还要不要。

  何况琉月口气如此嚣张,yi个小小十三岁女子,敢跟他叫嚣,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有多厉害。

  当下微微yi顿后,沉声道:“好,问。”

  “藐视君王,无视圣令,以下犯上,污蔑朝廷重臣,藐视当朝王妃,够不够?”最后yi句,琉月大喝出声,顿时犹如在半空中打了yi个炸雷,气势惊人。

  这每yi罪都够他左相府满门抄斩。

  兴师问罪9

  第五十三章

  左相顿时眉头yi皱,这几罪,他yi罪都承担不起。

  当下面色yi沉道:“慕容小姐,可不要信口开河,我左相府可不是能容忍诬陷的地方,若今日你拿不出证据,就别怪本相上殿面圣,参你本诬陷朝廷重臣。”说罢朝着皇宫所在地,拱了拱手。

  琉月听言冷笑出声:“要证据,好,柳心艾可是你女?”

  左相听言面上神色冷硬,沉声道:“是。”

  “柳心艾今日当着所有龙骑护卫之面,诬陷本王妃与慕容将军联手,以次充好欺瞒当今圣上,左相,yi招制敌,本王妃难道做不到。”

  冰冷的声音中,琉月手中黑鞭骤然yi挥,左相身后那yi扇还完好的朱漆大门,立刻轰然垮塌,碎木四溅。

  “污蔑朝廷重臣,此yi罪。”

  左相脸上顿时yi抽,这可是能大能小的罪责,顿时狠狠的瞪了柳心艾yi眼。

  未等他说话,琉月冷眉yi竖,大声道:“本王妃乃皇帝陛下亲自赐婚,所列名册已然皇族之中,当街对本王妃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藐视当朝王妃,此二罪。

  小小yi个左相之女,敢肆意辱骂当朝王妃,难道左相之女就能凌驾我皇室王妃之上。

  以下犯上,此三罪。”

  冷冷的声音道来,琉月每说yi句,左相的脸就沉下yi分,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哼,污蔑本王妃和慕容将军府,这还算其次,胆敢藐视圣听,本王妃抬出皇帝陛下时候,居然敢出言不逊,言道那又怎么样。

  好,我天辰国皇帝陛下不怎么样,是不是就你左相能怎么样?

  皇帝陛下说的话不算话,颁布的圣旨不算圣旨,难道你左相说的话才算话?”

  冷冷的声音犹如北极的冰雪,yi句难道你左相说的话才算话,顿时四周yi片寂静,无数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这可是大逆不道,犯上之极的话。

  “胡说,本相对皇帝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何成有过这样的言论?慕容小姐,可别肆意污蔑本相。”

  兴师问罪10

  左相的脸在听见琉月最后yi句话时候,顿时满脸严肃,其他罪都还好说,这最后yi罪,那可是抄九族的大罪。

  “我污蔑你,左相,要不要本王妃亲自带人来与你作为证据参考,这话可不是只yi个人听见,包括现在你身后的三孙女柳心晴。”手中黑鞭yi扯,琉月满脸冷酷。

  左相立刻转头看了yi眼柳心晴,柳心晴眉间紧蹙,没有反应。

  “瞧瞧,这就是左相的厉害,当事人不敢说,是不是在等过yi晚上,当时在场的太子殿下,翼王,龙骑护卫,yi个个都要改口没有听见,或者干脆反咬本王妃yi口,说我诬陷与你。

  看来,这天辰皇朝,左相你的权力是不是已经凌驾”

  “慕容小姐。”琉月的话还没说完,左相突然厉声打断。

  琉月顿时双眼yi凛,同样大喝道:“柳城清,本王妃念你是长辈,又是当朝国舅,敬让你三分,你别以为我慕容琉月当真好欺负,这天辰皇朝,还轮不到你yi手遮天。”

  字字句句扣住那皇权,这yi顶天大的帽子,看你怎么脱?

  气氛yi瞬间剑拔弩张。

  稍微沉不住气的后果,那可就是左相与右相,翼王,慕容将军府,几大龙头同时对上。

  深深的吸气,左相按捺着胸中的怒火,面上还是比较沉稳。

  “我,我不是那意思。”正剑拔弩张的当口,柳心艾突然期期艾艾的道:“我只是看她不顺眼,没有不听陛下的意思,我我也没有没有”

  美丽的桃花眼,在看着琉月冷冷的目光扫过来后,顿时没有了个半天,接不下下面的话。

  左相听之眉色微动,yi身的怒火立刻收敛了起来。

  当下朝琉月微微yi笑道:“原来是孙女误言,慕容小姐,孩子的话当不得听,再说本相孙女并无藐视皇帝陛下的意思,相信到了皇帝陛下那里,皇帝陛下也不会怪罪,这罪名左相府可不敢承担啊。”

  顿了顿接着道:“至于污蔑当朝重臣,心艾恐也是随口yi说,慕容将军那里,本相自然会亲自登门,免得伤你我两家和气。

  兴师问罪11

  而对慕容小姐不敬,这yi点心艾该罚,岂能没有了规矩,心艾,快过来,给慕容小姐赔个不是。”说到这转头朝柳心艾唤了yi声。

  三言两语,就化解了琉月的责怪,左相这么几十年阅历,也不是白混了的。

  琉月早就很清楚,今天想凭借柳心艾的失言搬到左相,根本是想都不要想,那些花也不过虚张声势吧了,她的目的可不是这个。

  “道歉,这就够了?”冰冷的话吐出口,琉月握着手中的软鞭,翘脚靠上椅背,冷笑yi声道。

  “那慕容小姐你的意思?”左相双手拢在袖子中,对视着琉月。

  “我的意思,养不教父之过,左相,你该不会以为就这样就算了吧?”嘴角勾勒起yi丝冷冷的笑意,琉月手中的鞭子砰的yi声拉直。

  左相闻言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来他的避重就轻行不通。

  抬眼深深的打量了琉月yi眼,这个女子才十三岁,怎么心思如此慎密,气势却如此逼人,若是让她长成,那

  “打狗也得看主人,我慕容琉月的骂不是白挨的。”双眼微微yi眯,里面闪过yi丝红光。

  “孩子的话当不得听,好,本王妃不跟她柳心艾计较,还是那句话,本王妃今日若得不到yi个满意的回复,这左相府,许进,不许出。”狂妄之极的话声中,琉月黑鞭yi挥,横在了左相府的大门前。

  容颜冰冷,那平庸的脸上,散发出来的却是逼人的锐气。

  左相听琉月拿他的话来堵他的嘴,当下紧紧皱着眉,没有出声。

  yi时间,这yi片天空yi片沉寂。

  周围围观的人没有成千上万,也有几百上千,却yi个人也没说话,这yi方,刹那之间针头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够听见。

  寂静无声,两两对持。

  而此时皇宫里也热闹的很,天陈宫,天辰皇帝轩辕易,此时揉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后宫双雄,柳皇后和陈贵妃,面上扬起yi抹苦笑。

  他只当琉月孩子心性,被欺负了打回来就是,所以允了不插手,

  兴师问罪12

  那里想到这琉月胆子比天大,行事之绝,居然堵去了左相府,还打的左相府yi个人也闯不过,实在是让他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皇上,你可要给臣妾做主,堂堂yi个左相,被yi孩儿堵了大门,闹出去,我爹没有面子是小,我们天辰国都没面子啊。”柳皇后哀怨的看着轩辕易,沉声道。

  做主,他也想做主,可答应了琉月在先,现在叫他怎么出尔反尔。

  “我允了不插手她的事情,让她打回来yi顿的。”轩辕易再度揉了揉眉。

  “那她现在人也打了,还想要怎么样?”柳皇后哀怨的脸上,隐藏着丝丝怒气。

  “可打了左相柳字辈的人?”yi旁慢条斯理擦着蔻丹的陈贵妃,缓缓问了举身后的人。

  “没有,打的不过是yi些下人,左相府yi个主子都没打,就连出口不逊的柳心艾小姐,也没有打。”身后的嚒嚒立刻上前应了yi声。

  陈贵妃点点头喔了yi声。

  什么多余的言语也没有,但是意思已经摆在了那里,答应她打柳字辈的人,这还没打呢,应允的话不能不算话。

  轩辕易坐在两妃之间,听言,左右为难。

  柳皇后听言皱了皱眉,转头看着陈贵妃道:“妹妹,柳心艾还不懂事,出口伤了人,是该罚,琉月做主罚了就是,哀家绝对不会说yi句袒护的话,这扯上我爹的左相府,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贵妃见柳皇后点了她的名,当下满脸微笑的抬起头来,笑道:“说的也是,李嚒嚒,琉月那话是怎么说来着?”

  “养不教父之过,既然孩子做错了,自然是找大人要公道。”陈贵妃身后的李嚒嚒,立刻躬身快速回道。

  陈贵妃听言笑着点了点头,看向面色不好看的柳皇后道:“姐姐也说了,柳心艾不懂事,她十六岁了还不懂事,自然是左相没有教导好,这琉月虽然年纪小,不过已经赐了婚,那就是大人,大人岂能跟孩子计较,自然是找大人解决,姐姐你说是不是?”

  慢条斯理的话,几乎要把柳皇后气的吐血,却yi句反驳的话都找不出来。

  兴师问罪13

  沉默了半响,柳皇后也知道今日讨不了好去,没想琉月年纪轻轻,心思却如此之密,让她左相府今日吃了个大亏,成了皇城的笑柄。

  顿了顿,柳皇后深吸了yi口气,看向没有说话的轩辕易,轻声道:“陛下,既然如此,还请陛下调动九门提督和京城守备军,驱散了看热闹的民众,这样聚众成何体统。”

  轩辕易听言看了眼没反对的陈贵妃,点了点头道:“这倒是可以”

  “父皇。”yi话还没说完,太子轩辕承大步走了进来,打断了他的话。

  “父皇,儿臣刚才已经找过九门提督府和京城守备军统领,yi个不在府中,听说是京城附近有人拦路抢劫,带兵去了。另yi个卧床不起,手下的三大副领,都带兵在郊外操练,yi时半会回不来。”

  太子轩辕承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他话音落下,天陈宫中yi片寂静,柳皇后牙齿咬的咔嚓作响。

  这不明摆着是临阵脱逃跑了吗,打劫,生病,亏他们想的出来,京城附近还有人敢打劫,yi个昨天还壮的像头牛,今日就yi病不起,说出来谁信。

  不就是

章节目录